《我不是药神》原型是谁?陆勇事件始末是个啥!

小&雅
2018-07-02 08:59:48

最近,徐峥的《我不是药神》试映反响很好,并将全国上映。无锡人陆勇是名白血病患者,也是一位企业家,许多白血病患者称他为“药神”,因此他也被认为是《我不是药神》的原型。2002年,陆勇被查出患有白血病,随后开启他漫漫寻药之路,为自己的同时也帮助病友。一直觉得自己在做好事的陆勇,2013年竟因涉嫌贩卖“假药”,被警方带走。之后千余名白血病病友签名为陆勇求情,最终有关部门“撤回起诉”。

剧透!!!!剧透!!!!剧透!!!!

公^人^号在下面

=========================

剧透361 抢先观看。亲测有效

来吧,我要粉丝。你要资源 就这样没有套路

  经历了“虚惊一场”的陆勇,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采访时说:自己始终敬畏法律,也感恩时代的变化。希望他的经历,能促使某些改变,并且终将给更多的白血病患者带来益处。

  紫牛新闻记者张建波

  创业起步遭“重创”

  患白血病,殷实之家也不堪药费重负

  无锡是乡镇企业发祥地,涌现了无数的本土创业者,1968年出生的陆勇就是其中之一。陆勇的家在无锡市锡山区,是一个当地比较有代表性的殷实之家。在他创业之前,他的父亲也有自己的工厂,某种意义上说,尽管不是“子承父业”,也算是“传承家业”。

  陆勇的创业之路在两年后遇到了一个当时看来几乎迈不过去的“坎”。2002年,他被确诊得了“慢粒细胞白血病”,一种国内普遍认为除了骨髓移植没有更好办法的“恶疾”。但骨髓移植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在等待的过程中,就靠用药维持。他说,当时主要服用原厂出产的一款瑞士产“格列卫”。但这个药物很贵,且只能自费,一年算下来近30万元,加上各种检查费,一年费用总要在三十四五万元,对财力和精力都是极大的考验。“我们家当时存款现金也就是100万,但是确诊后的两年里,因为我的病,已经花了70多万。”

  为了活下去,陆勇和家人遍寻名医,四处打听治疗新方法。这个过程中,陆勇结识了包括欧洲的很多相同疾病的病友,他们在网络平台上交流相关的信息。

  找到廉价仿制药

  不忘助人,他成病友们眼中的“药侠”

  因为英语好,与国外网友的交流不成问题。2004年,他在欧洲的一个论坛得悉了一条消息,韩国有位病友服用了一种印度生产的“格列卫”仿制药,效果相当不错。之后,一位客户在日本帮他购买了1个月的药量,费用仅4000多元,服用下来效果很不错。他就根据药瓶上的信息,联络仿制药的生产厂家直接购药。“算下来,印度的价格比日本购买的还要便宜,每个月只要3000元,之后我就一直用这个仿制药。”

  因为自己服用效果不错,热心的陆勇于是在群内分享了相关的经历,并贴出了用药的检查数据。有病友联系了陆勇,寻求他的帮助。“包括单子怎么填,购药的量多少等等,我都帮助他们、指导他们,主要是教给他们自己去买药的办法。”陆勇说。

  此后联系陆勇的人越来越多,于是帮助他们就成了陆勇做“老板”之外的另一项“工作”。“说实话,我家里条件比较好,自己也开厂,不需要靠这个牟利。所以做这件事,完全是为了帮助病友。”

  陆勇说,自己患病后结识了很多的病友,电话联络或见面的病友至少在一二百人,其中80%的人因为这个仿制药而病情得到了稳定,各方面情况不错。“因为对大家的困境和痛苦感同身受,能够帮助他们是自己的心愿。”如同博客的名字“药侠陆勇”,陆勇觉得自己在行侠仗义。

  “虚惊一场”之后

  他相信自己的遭遇促动了某些改变

  此后的10多年里,陆勇成了国内“慢粒细胞白血病”病友圈的“名人”,也被大家称为“药神”。

  2013年底,一位四川的病友,再一次通过网络联系陆勇,寻求买药帮助,但没有收到回复。信息汇总过来,病友们才知道:当年的11月,陆勇因为涉嫌贩卖“假药”,被警方带走,后被取保候审。根据我国的法律规定,没有注册的药物就是“假药”,而病友们通过陆勇的帮助购买到的印度仿制药就属于这一类。

  2015年1月10日,取保候审期间,陆勇因“多次传唤不到庭”被警方抓捕,并被湖南沅江市人民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罪”起诉。审理期间,陆勇坚持自己是无罪的。期间,为了帮助陆勇,一份有千名病友签名的求情信被递交到了法院,希望法院能够对陆勇免于刑事处罚。所幸的是,依据相关法律法规,检察机关撤回了对陆勇的起诉,法院也对“撤回起诉”做出裁定,陆勇避免了“牢狱之灾”。

  “说实话,内心挺受挫的,觉得自己是做好事,结果成了被告!”陆勇说,但来自病友们的那份签名声援,让他非常感动,证明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得人心”的。他还透露说,当时的事情出了后,包括央视的《新闻直播间》、《今日说法》等知名新闻栏目都做了采访和解读,最近资深影评人士还透过新闻报道,从影评的角度进行了更新解读。“我想我的事情,成了一个代表性的事件,促动了某些方面的改变。”

  不做“针尖对麦芒”的事

  希望电影能为白血病患者带来益处

  但那场险些到来的“牢狱之灾”,确实影响了陆勇与病友们的“互动”。慢慢的,联系他的病友也少了。他分析,一方面是大家学会自己去购买。另外,这些年仿制药的价格也下降得厉害,现在一年的药费也就3000元左右,加上相关药品进入医保,病友们有了更多的途径和理由,不再苦苦执着于他的帮助。

  陆勇的生活还在继续,从治疗出院后,他就一直没有停止工作,创办的企业现在也蒸蒸日上,不但在无锡有一个工厂,还在新疆建了一个援疆工厂,帮助当地200多人实现了就业。而他的病情也得到很好的控制,“当然副作用也有,比如容易疲劳,脸部水肿,腹泻,以及皮肤变白等。但这些都微不足道,是可以接受的。”

  说到此次上映的影片,陆勇说,影片制作方这两天也与他做了沟通,他认可电影表现出来的主题是积极向上的,“我唯一要关注的是,考虑这部电影上映后可能给我带来的负面影响,因为电影对主角的设计,会让对我案件不是很清楚的一些观众造成误解。”陆勇说,自己并不是要做“针尖对麦芒”的事,自己始终敬畏法律,感恩于时代的变化。他透露,通过双方沟通,相关方会在电影上映前做一些活动来消除影响,他希望这对电影中的主要群体——白血病患者带来一定的益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