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八月 7.1分

国企工人的主体性与矛盾性

飞骑斥候
2018-07-02 看过

这个题目好大,不过是从张慧瑜老师对《八月》的评论里联想而来,他认为,电影《八月》“最大的意义就是呈现了90年代的另一面,那个被90年代的改革开放话语所遮蔽、压抑的另一面。” 这个厂子是我(们)的 这一面,就是“主人意识”,确实,国企老工人有着自己的主人意识,不仅是《少年巴比伦》中对领导的嬉笑怒骂,而是“这个厂是我(们)的”,因为“这里的一切都是我创造的。” 过年回家,有一天晚上,我和爸爸出去散步,按照往常,我们要么绕着城墙,要么走过凤凰路,可这一次,他带我往西面的厂区走。那里晚上空旷无人,我和他也没有太多话讲,低头默默的走着。 直到到达了工厂的外面,黄昏的只有路灯,里面停放着几个巨大的钢铁机器,有5,6层楼那么高,爸爸兴高采烈的给我说,那是我们生产的海上井架,卖到了中东地区。又指了一下旁边的几个机器:那是抽井机,我们采用了xx技术,把他组装起来的时候是很难的。其实我完全听不懂,但他的话变得多的起来,里面每一个技术细节,他都了如指掌,几十年下来,他已经造了数不清的设备,从一个技校毕业生变成了一个高级技师。我更加能感受到的是他言语之间的自豪感,“劳动者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了这个世界”的意义在这里彰显,这个国家的强大孕育在他的劳动之中。 这个厂子未来还会是我(们)的吗? 爸爸经常感慨的一点是现在厂里的子弟都外出工作了,以后这个厂子是谁的?尽管他们想着自己的孩子能够脱离体力劳动,能够进入大城市,赚大钱,“只有混的最差的人才会回到厂里”,这已经是一个不成文的定律。 他的这一个提问的另一个背景在于:随着改革不断推进,“子承父业”越来越难,终身用工在法律层面上已经不存在(在事实中,还是无法轻易开除工人,这一奥秘体现于——“闹”。因工厂对于工人负有“完全责任”,我有个同学,因为不当操作,手被切割机切断,经过多次闹事,向厂里索赔了很多钱,同理,对于工人劳动能力下降,也会进行工作重新分配,否则就会闹的不可开交,整天找车间主任、找工会主席、找厂长),取而代之更低的用工成本,有着越来越多的“地方”(地方上也是工人们的一个重要话语, 好像工厂是半悬空于这片土地一样。)上的人通过合同工、劳务派遣进入了厂里,他们当然大部分都是所谓“农民工”。 国企老工人在对待“农民工”的态度上很有意思,因为都在同一个生产小组,互相之间有着密切的协作关系,平时在生活上也是融洽的,可是在“厂子是谁的”这一问题上,又凸显出了“小市民性”的地方:作为一贯以城里人自居的工人们,天然的对于收入不稳定的老乡们有着自身的优势,虽然工人赚不了大钱,日子也过得谨小慎微,但总归是因为稳定和保障带来的日积月累而建立起了相对舒适的生活。 不过这也不怪他们,在当下城乡分割、城市话语占据主导地位的中国,工人们的主体性与这一优越感结合,自然产生了“厂子未来是谁的”问题。 劳动能让我们富足吗? 改革的脚步真的很快,记得小的时候,我们厂有自己的一切:书店、幼儿园、小学、医院、游泳池、体育场、住宅。只有一条小路,能让我们“进城”,后来,那条该死的路开了,再后来,仿佛一切的打开了,住房从分配到购买了,书店倒闭了,游泳池被拆了,幼儿园和医院成私人的了,小学的大门已经不面向厂里了,唯有体育场盖得更加豪华,且收费了。 可是外界日益复杂的变化他们也看得见,房价越来越高,世界的大门向所有人敞开,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去,小区内的车也是停得满满当当,当自己有了车的时候,人们谈论的话题已经从“谁谁谁家买车”到“谁谁谁家买了什么豪车”。爸爸也曾想过,厂里效益不好了大不了去东南沿海打工,像他这种技术工人,一个月拿个八九千应该问题不大吧?可是,稳定性依然超越了一切,在他们眼里,政府、事业单位、国企是最稳定,一定要进这几个地方。这几个地方的对立面是“私人老板”,在这里,他们对资本家的鄙夷凸显的淋漓尽致——私人老板只是为了使用你的劳动力,不会对你负责任。在论述为什么不去沿海的时候,他也说了,私人老板只会把你技术和经验榨干,之后就不会再用你了,老了怎么办? 劳动能让我们满足吗? 在“这里的一切都是我创造的。”这句话里当然有巴比伦的反讽,“做办公室的(领导)整体没干什么,只会指手画脚”,可也有着工人们矛盾的心态:尽管觉得劳动很自豪,但如果能不劳而获,当然想去。 过年家庭聚会上,谈论的最多的话题,除了今年奖金降了,福利少了,就是领导很坏,我党世风日下,当然也有谁谁谁被提拔上去了,“他是走后门的”“他和谁有关系”,言辞之间,无不透露出一种嫉妒之情。 “干活的人永远干活,善于搞关系的人可以上去”,这是父母从小就教育我的箴言,因为这是“过来人”的经验。可是,说这句话的人永远都是只会干活的人。 爸爸曾经有机会成为“调度”,这一职务是仅次于车间主任的位置,负责一个车间的生产任务分配,那个时候他已经当了小组长,如果说小组长是劳动者的领头人,调度则是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的过渡,成了调度也就意味着你半只脚踏入了“办公室”。可是,这里的潜规则在于,成为调度要花十万元,有人劝他说,当了之后肯定可以捞回来,这也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可是,他还是没有下定这个决定,最终机会溜走了。 爸爸也因为腰伤,卸下了小组长的位置,领着最基本的工作,偶尔干干活。生活一如既往的过着。 结语 国企劳动者,并非单一的一面,他们有着自己的主体性,自己的自豪、骄傲与骨气,他们敢爱敢恨,他们热爱自己的劳动成果,他们既不喜欢资本家(私人老板),也不喜欢腐败干部(某党),更不喜欢不劳而获之人;他们也有着自己的矛盾性、局限性,他们为自己的小有积蓄心满意足,他们谨小慎微,老实巴交,不敢越雷池一步。 然而,我还是永远忘不了那昏黄路灯下高耸的钢铁巨人,里面仿佛伫立着一个工人的灵魂。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八月的更多影评

推荐八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