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小小小小小晓松
2018-07-01 20:03:1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电影结束,一时无法止住四次奔涌而出的眼泪,看着荧幕上的字幕平缓情绪。

从2002年格列宁在国内销售,每瓶3-4万人民币,每年需要12瓶,慢粒白血病存活率30%。 到2018年正式列入医保,医保承担80%,大多数省份覆盖医保,存活率达到85%。 30%到85%,每年近40万到7万左右,多么令人动人的数字,多么巨大的改变。

那些2018年之后不幸患病的病人,该是多么庆幸,自己能够在可负担的价钱下活下去。 然而,中间的16年呢?那些倾家荡产、痛不欲生只为了活下去的人们呢? 他们的生命故事,也能同短短两小时的光影一样,灯亮翻篇么?

内心被无力与悲痛填满,然而却找不到一个出口。 是医药公司、是医药代表、是医保制度、又或是执法部门做错了么?

仿佛他们都没错,依法办事,投入后追求回报,都是天理法理。 然而,这些只是想活下去,为了治病倾家荡产,没钱承担天价药费的普通人,难道错了么?

仔细想想,影片背后,问题背后,其实有许多更深更深的纠缠。

无法想清楚,但也试图抽丝剥茧,给自己一个答案。

慢粒白血病病人

全片最动容的是患病的老奶奶对周一围实验的警察说:

我生病吃药这些年,房子被吃没了,家人被吃垮了。警察领导,谁家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

也是同样这个奶奶,在警察抓捕前一分钟,面对一屋子病患说:

我想要活着,我希望活着。生命这么美好,更何况我们现在还有便宜的药。

还有就是王传君饰演的吕收益,看着熟睡的儿子说:

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就不想死了。

此时此刻,健康快乐的我们,总是觉得这样的疾病离我们无比遥远。然而想想朋友圈中转发的轻松筹,一个家庭顷刻间就可以因为突发的天灾人祸、疾病重病被生生打垮。

此刻我们在纠结,几千块买一个新手机、几万块买一个新包包或是十几万块一家人出国旅游的时候,对于患病的人,这些钱也许只是一瓶药,一个化疗或是一场手术。

当我们幸运地健康着时,当我们可以为马斯洛需求中更高层的欲望纠结时,不要太骄傲,不要太冷漠。

印度药代理商

徐峥饰演的程勇,是现实存在的人物。还记得16年初就在知乎上看到他的故事,也继而了解了重病病人如何在印度仿制药与国际制药集团专利药下的挣扎与苦痛。

看到一篇影评,写的真好:

看过了众生的病与死,就不能再面对普通的人生了。做过一次菩萨,就不能再做人了。

非法走私,销售违禁药,他做错了么?然而,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佛又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假药贩子

假药贩子可以穿着白大褂,面不改色的欺骗重病乱投医的病患,拿扑热息痛加面粉卖几千块一盒。是无可辩驳的骗子与坏人,发自心底不相信光明的力量。

他可以理直气壮地对程勇说出:

世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

他们贫穷,他们无药可医,这是社会问题,你一个小小的药贩子,救不了世间千千万万的受苦人。

然而,他也选择,在程勇以成本价销售仿制药时,咬紧牙关没有选择出卖对方。也许,见过了太多生命的无力,连与黑暗同行的人,也会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吧。

厂商医药代表

带着茶色墨镜,穿着人模狗样的医药代表,其实象征了利益的代言人。

他背后,一方面是卖药救人,花费巨资投入研发医药的顶级制药厂商,同时也是定出天价,为了高利益选择抛弃大多数病患的利益集团。

而他,作为他们的代表,既是救命的天使,更是为了自身利益,榨干病患最后一丝血汗的恶魔。

他出现在警察局、出现在电视台节目、出现在法院门口,这背后没有更复杂的利益纠缠?

我说没有,你信么?

瑞士医药厂商

全片电影,真正直接代表瑞士医药厂商的亚太区负责人,大概只出现了5s。处于幕后的大集团,一直通过医药代表发言,同时给各国政府施压,最终导致印度仿制药厂商暂停制药、印度政府停止许可。

然而,他们作为以经济利益发展的公司,选择前20%支付的起高昂定价产品的用户,而忽视其他无力支付的用户,以获取高毛利,进而投入研发其他药物,实现持续性发展,这个模式本身错了么?

假如他们是地产公司、奢侈品公司、甚至是科技公司,他们这样做都不会有任何争议。你买不起顶配豪宅、奢侈品包和知识付费产品,可以选择买破小区、普通包和免费产品嘛。

偏偏他们做的是医药生意,是救命于水火的靶向药生意,此刻的用户分层与定向销售,就变成了"To be or not to be",生存还是死亡的问题。

然而这偏偏是最大的荒谬,因为没有豪宅好包都没关系,没有生命却什么都没有了。而不维持这种模式,又何来利益去继续维持几亿几十亿的研发投入,拯救更多的疑难病患呢?

市场与道德,利益与慈善,这个矛盾从未消失,从未如此尖锐。

印度仿制药厂/印度政府

豆瓣化药专业同学分享了印度仿制药厂之所以可以名正言顺生产仿制药的原因,是“药物许可制度”。

印度人民实在是完全无力消费昂贵的正版特效药,于是印度政府执行了“药物强制许可制度”,也就是不经过专利人同意,由政府授权制造仿制药——听起来是不是不讲道理?但这却是符合WTO规定的!至于中国为什么不这样做?也许是我天朝上国不屑此宵小行径吧!

借用了加入WTO的10年过渡期,在国境内对仿制药厂开绿灯,同时控制外国药厂的专利许可,看似是劫富济贫,为吃不起天价专利药的穷苦百姓谋福利。

然而,换个角度,纯从经济思维去看,这难道不是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么?不用投入巨额研发,只需要颠覆专利保护,坐享其成就可以赚钱。

如果全世界市场都开始采用这样的低价等效仿制药,投入了高额研发成本的大药厂还要如何销售高价药,谁还会买?利润下降之后,还有什么动力继续投入研发,去攻克其他还未解决的疑难杂病?那更多无药可医、走投无路的患者,又将找谁去救?

我们究竟要庆幸印度仿制药的存在是对现有患者的福音,还是该担忧市场秩序被打破后,更多患者的无奈和悲惨呢?

政府执法/立法部门

曹:他们说这是假药,情况好像并不是这样,这是一种更加便宜的药,而且和正品药相似度高达99.9%,这不是假药,是救命的药啊。 局:他有药物许可证吗?有医疗备案吗?国内允许销售么?没有?没有就是假药。

销售假药——审判——判刑——假药被承认/真药进医保——违法人员成为救命英雄

只能感叹一句,何为真?何为假?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观影结束,与一同去的小伙伴们探讨是否有比买仿制药更好的方法,存在平衡各方利益的解决方案,一个即将入职国际顶级投行(代表邪恶资本主义力量的)同学总结了他认为合适的解决方案:

短期来说,医药制度改革是能够惠及大众的方式,也是影片结局展示的现实方式:通过谈判实现药品降低关税甚至零关税,减少医药代表从中获利的层层加码,同时将极为重要、救命的靶向药列入医保,切实降低病人用药的成本。

而更长远,真正能解决人类老病死问题的方法,只能通过加大医药研发投入,并提升相关人员的生活保障,从根本上提升药品研发的供应端,实现科技的长足发展。

就如同资本关注人工智能,相关科研人员收入暴增一样,关注那些投入无数时间与死神搏斗的药物研发人员和医生,给予他们应有的地位,关于生命的谜题才能被渐渐解开,人类的命运才能改变。

只希望,未来会更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