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 燃烧 7.9分

燃烧后,灵魂去了哪里?

野子
2018-07-0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燃烧后,我们的灵魂去了哪里? 如果燃烧是借由火,以一种销毁的形式宣泄我们的愤怒和悲伤,那么燃烧之后我们的灵魂去了哪里?或者说我们的内心和生活改变了什么? 你平时如果看韩国电影的话,那对李沧东导演一定不会陌生,这位作家出身的导演,从《薄荷糖》到《密阳》再到《诗》,获奖记录就不说了,但是每一部电影都能看到浓厚的只属于李沧东电影的文学性和诗性,和他电影对人性及犯罪和社会现实的追问剖析。 这三部电影里,故事和情节都不复杂,但李沧东的表现力在于,在呈现的过程中那些象征和隐喻,和他似是而非欲说还休的讲故事方式。他含蓄而克制的表达,既直接揭露人性的恶,生活的苦,又不直接评判,而总是转接,通过主人公的态度,传达救赎,表现现实。看完会觉得心中沉重,空荡,又好像被塞满了无形的堵塞感。 他镜头下的场景总是很美,这在《诗》中最能凸现,而他的电影里女性几乎总是悲剧的承受者,女性主人公的牺牲和对生命的感知推动着男性主人公的觉醒,和心灵的净化。即使他穿插着线索杂糅了许多元素去通过镜头承接,也不会觉得零乱无力,而是扎实的每一幕都经得起截图,主人公也都有自己的高光时刻,将角色定格在人们心中。 而刘亚仁则是韩国近些年中有代表力的青年男演员了,凭借《老手》和《思悼》夺得影帝,这次的《燃烧》更是让他备受瞩目。三个不同的角色都被他沉厚的演技赋予了人物鲜活的生命,《燃烧》中的李钟秀,更是让我挪不开眼。从他出场到后来的每一幕戏他的表情和表演我都认真的看,让我对这个人物有着一种相信感,让我好喜欢好喜欢。他不是一眼看过觉得帅气逼人的形象,反倒有种憨憨的像土地那种的纯朴感,当他开始进入角色,那个人物就活了起来。 《燃烧》是根据村上春树的《烧仓房》改编,融合了威廉.福克纳的短篇小说《烧马棚》。 关注的是底层青年窘迫生活和梦想之间的现实差距,以及贫富阶层的差距,阶级逾越的困难,还有青年的焦虑愤怒,灵魂的贫瘠空虚。不论是就业情况、父子家庭关系都相对悲惨的钟秀,贫苦但却要攒钱去非洲旅行寻找生命意义的海美,还是不知道做着什么但异常有钱的Ben,他们内心都有自己的空虚,尤其以海美为明线,突出表现想要上升却被束缚住的灵魂。 导演和演员是互相成就的。这部影片的三位主角,都很好的完成了角色。 刘亚仁饰演的李钟秀,嘴常常张着,眼睛和面容都呆呆的,有种出神的感觉,侧脸和仰望时脸上常常有迷惘,更多的是让人觉得真诚、单纯。但后面的表演里则更多表现了挣扎在底层生活里的青年的焦躁。 和海美最初相遇时他的表现有呆钝,有渴望。(这里的腕表也是后边的线索)。两人在海美工作的旁边一起抽烟时,他表现的是自嘲。一起吃饭时他面对主动的海美,有开心也有小得意。海美表演哑剧时,演技很好了,这里的台词“要忘记这里没有橘子,而不是想着这里有橘子”和后面的剧情是有呼应的。 两人去到海美住处时,交代了钟秀的家庭背景。钟秀站在楼梯那里望外边的城景。面对海美拥挤杂乱的一居室,钟秀说“还挺好的,我原来住的房子马桶在洗手台旁边。”也是借出租屋表现底层青年的生活现状。 这里海美拜托钟秀照顾的猫,也是后来一个重要的线索,关于猫究竟存不存在的问题其实是这部电影里存在问题的表述之一。 然后两人做爱,很简洁的过程,借性抚慰寂寞。但这里出现了海美口中很难得出现的光,钟秀伏在海美身上,从外边观景台玻璃反射过来一束光,很快就消失了。 这束光也许代表着希望,也许是一种抚慰,也许能给钟秀的心里带来光明。 镜头切到钟秀在乡下的家,阴雨天,屋内是一片狼藉的杂物,甚至没有床,只有一张沙发是钟秀睡觉的地方。屋内光线晦暗,镜头给到墙上的照片,展示了钟秀父亲从少年到青年到中年,还有钟秀骑在父亲头上的照片。 父亲顽固自尊和愤怒调节障碍的形象以及父亲和钟秀对立的关系,父亲养的牛,和牛棚,有借鉴福克纳的小说,这也一定程度上导致了钟秀的悲剧。钟秀家里没有灯光,晚上钟秀被电话吵醒时屋里是电视机亮出的光,他背对着屋里站着,让人觉得落寞。第二天他对着和父亲的照片玩投球,这里特别像一个开心的孩子。通过电视机的新闻说到韩国青年失业率非常高,就业困难。 钟秀在海美去旅行后去到海美的家里喂猫,并没见到猫,但却有猫屎,猫粮也空了。他站在窗前对着海美的照片自慰,撞击到风铃发出叮咚的声音。(海美床头挂着世界地图,和单独的非洲地图,喜欢这种小细节) 父亲打官司时看着钟秀不说话,钟秀离开,钟秀面对律师的劝告也一言不发。后面去请人签请愿书时站在院子里,有些怯弱,有些尴尬,又有些请求和讨好的样子,被刘亚仁表现的非常准确。 这些地方钟秀都没有表现出真正开心的笑,笑是在他接到海美回国的电话时,惊喜又开心,并没有夸张的表现,只发自内心的咧嘴笑然后说肯定要去接的。 机场这一幕真的很好了,钟秀特别开心的迎上去,笑容纯真,因为钟秀的形象是黑黑的皮肤、平头、健壮,话也不多的内敛,这种见到喜欢和想念姑娘的高兴真的拿捏的很好。然后海美对钟秀和Ben作介绍,介绍钟秀说“我唯一的朋友”。然后对话就偏向于Ben,甚至于差点忽略掉来接她的钟秀,钟秀开始退居备胎。 吃饭时海美抱膝坐在凳子上,(抱膝蜷缩很能表现她安全感的缺失,让人怜爱)喝了酒给钟秀描述她在非洲见到的落日和晚霞,这些都是对着钟秀说的,表示钟秀是她精神上的伴侣和信任,在强调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看向Ben,表达想和他在一起。三个人的座位也是海美和钟秀坐在一起,ben在对面,这时海美还没有和Ben开始,钟秀的爱情也还没有落幕。 这里非常触动的是海美描述落日和晚霞时的姿态和神情,她说好想随着晚霞一起消失,像原本不存在那样消失掉,就不用害怕死亡。她流了泪,非常动容,那一刻是她寂寞的第一次直接表达,也让我眼眶湿润。在这之前她和钟秀相遇时吃饭,对他说非洲原始部落族人们跳的little huanger生理上的饥饿和great huanger生存意义的饥饿,说她想去那里旅行其实也是为了寻找生存的意义,那是她寂寞的一次含蓄表达。 而这里引出Ben的工作就是玩,然后Ben问起钟秀写小说的事,说“也想说说我的故事”时流露出了有些悲伤和想要倾诉的表情,这是Ben的唯一一次心门稍稍打开的真实,那个表情有触动到我。

而来交给ben车钥匙的朋友的对话,和后来钟秀路边保时捷却发现是ben的车,而海美没有表现出要坐钟秀的卡车走时,一连串的讽刺,钟秀的表情由呆愣到尴尬再到迎合海美给自己圆场然后装作无所谓的强颜欢笑和失落。 钟秀的爱情从这里开始转向,海美和ben在一起,并邀请钟秀一起进入ben的富人生活。咖啡厅那场戏里钟秀的自嘲,吃醋,失落,海美的欲望、期待、ben的游戏人生的态度,海美看向钟秀的眼神,和ben看向钟秀玩味的眼神。钟秀说最喜欢的作家是福克纳,读他的小说就像在写自己,而后来ben也去读了福克纳的小说。 在ben的豪宅里,海美和钟秀在阳台抽烟,这里的镜头很有意思,两人在的站位和镜头的视角、偏向,以及镜头的拉进推出虚化都随着台词而变化,很美。钟秀说ben是“伟大的盖茨比,不知道在做什么却非常有钱的,谜一样的年轻人。韩国有很多这样的年轻人”,并没有像原著里那样交待清楚ben做的是进出口贸易,而让这个人物更加虚幻和成谜,也表现出阶层差异。 海美学着Ben那样说话仿佛融入了富人阶级的生活,在钟秀小心问她卫生间在哪儿时,她毫不在意的问Ben并一起笑了钟秀。钟秀在卫生间壁橱里看到Ben的化妆箱和一排排整齐的化妆刷,以及抽屉里各种女人留下的饰品。

其后在Ben的朋友聚会上,坐在远处格格不入的钟秀看着坐在中间神采奕奕的向富人们讲述非洲旅行的见闻,讲那里有个民族的人整夜跳着little huanger和great huanger的舞,在坐的人却都是嘲讽和戏谑的表情,怂恿海美表演,海美让大家给她打拍子,众人嫌弃,海美还是投入的跳着舞,而这时ben却在打哈欠,被钟秀看到后换回他的伪装式微笑。 海美这次跳舞是为了打破阶层做的努力,是想融入进去的讨好,这是她第二次跳舞,第一次是在工作时,为了吸引顾客无奈的为生存而卖弄。 第三次跳舞便是她的高光时刻,也是整个电影里最美的时刻,可以载入银幕最美夕阳,会被很多人记得的一幕。 Ben和海美来到钟秀家,海美说以前的水井不见了,说她曾经还掉入里面,孤独而绝望恐惧的等待着被人发现,最后是钟秀出现救了她。但钟秀完全不记得了。水井也是后来寻证的线索。三个人坐在椅子上喝酒,一起抽大麻,(借大麻来麻痹自己), 这时天开始黑,落日出现了。抽了大麻后的海美不停的笑,在看到夕阳时起身走向夕阳,脱掉上衣,赤裸上身在落日余晖里挥舞双臂,像一只鸟儿一样起舞。导演给了这一幕三分钟的长镜头,海美真的太美了,连手指都是美的。她跳着生存意义上饥饿的舞,看着消失了的晚霞,流着眼泪。那一刻,她的寂寞和孤独像海浪一样扑向我,我想她的灵魂是想飞升,想和晚霞一起消失,最后发现她仍然被留在困顿的现实里,她舞毕在卡车前捂脸哭泣的背影,这也许是最大的悲伤。只有这一刻,海美是真正敞开心门,裸露自己,表达真实的自己和她的渴望。之后导演给了一个空景,静谧的田野上树枝在风中摇动,像海美的舞。 然而,她希望能给她富足生活的Ben依旧不感兴趣的打哈欠,她精神上以为共通的钟秀,却认为她不要脸,对她说“你怎么能那么轻松的在男人面前脱衣服,只有妓女才那样脱衣服”听到这话的海美知道信错了人,受伤而自尊的样子,我觉得是最大的残忍。 也许谁也不能深刻的认识什么,谁也不会真正的理解谁,谁也不会走到谁心里看到最深的那面。 这场戏里还有另外一段重要的对话,即Ben对烧塑料棚的表述,有很多隐喻,无用的塑料棚代表无用的人,他说他烧掉塑料棚不是由他决定和评判价值,他只是接受。还举例说风引来雨,雨造成洪水,洪水把人冲走,造成了灾难,不能说是雨的错,雨只是接受了。烧塑料棚给他空虚的心灵带来慰藉。这场戏里钟秀的惊讶、责问、还有他宣告爱海美却被Ben无视嘲笑的愤怒,都更加反衬出Ben的空虚和扭曲的心理。他对Ben烧塑料棚的时间频率地点的提问,则推动了后面的寻证过程。 电影从这里开始转折,走向悬疑。海美失联了。 出租屋收拾的干净整齐,行李箱也还在。失联前钟秀只接到过她的一个电话,一句没有衔接的话,和由远及近的由慢变快的步子声,一个拉上袋子的声音。后边电话便是无人接听和关机的状态。 钟秀踏上恐慌而执着的寻找海美的路。 工作地方的女孩儿说及年轻女孩儿遭遇的社会不公平眼光,许多人背负卡债会随时跑路,这和前边海美的那句“我的脸整容了,变漂亮了吧”其实都是表现韩国社会对女性外表的消费主义。而跑路和海美贫穷的事实倒是有一定契合性,也给她的消失另一种指向性。 钟秀去海美学哑剧的地方,没有找到海美。这里的哑剧表演十分摄人心魄,肢体和表演将无声的力量传出,很抓心。 随后钟秀去海美的家人那里,求证水井一事,得到否认,并让他转告“没还清卡债之前不许回家”。在族长那里求证同样被否认。那么水井究竟存不存在呢?海美究竟是在幻想还是真实的? 这部分主要是钟秀和Ben的对手戏,钟秀不断跟踪Ben,询问海美下落,Ben说海美就像一阵烟那样消失掉了,说她应该没有去旅行因为没有一分钱,“海美是个比表面看起来更寂寞的女人。” 在跟踪Ben时有两个镜头耐人寻味,一个是Ben在高层的健身房跑完步后气喘的表情和似乎往下看若有所思,而楼下钟秀吃着东西正抬头,随后低头离开,表情同样很微妙。另一个就是在水坝前,钟秀弯着腰躲在车后面看Ben,Ben背对着他看着水坝。导演给了空景,那一刻的Ben在想些什么呢?为什么他会来这里,看着小水库他的内心是怎样的呢?钟秀又是什么心理活动呢?是被发现而故意带他绕到这里来的吗?还是有别的什么意图? 这部分有意思的对话是,钟秀问Ben关于塑料棚的事。因为之前Ben说已经确定好很快要烧的塑料棚,且就在离钟秀很近很近很近的地方。而那之后钟秀每天都去确认周边所有的塑料棚,没有被烧毁的。而Ben的回答却是已经烧过了而且是在和海美回来的一两天后,说可能是因为离钟秀太近了,所以容易被忽略。这里的指向性非常强,即钟秀认为Ben杀掉了海美。 催化他这种认知的是,他在Ben浴室抽屉里发现了和海美一模一样的腕表,又在房间里见到非常认生的猫,他找猫的时候叫了海美那只猫的名字,猫就扑到他怀里了。在这之前房东否认过海美有猫,钟秀也没有见过海美的猫。不得不说这种没有明确指向性的线索真的是给观众出了大大的难题,真相究竟是怎样,没有人知道,你认为是怎样便是怎样. 于是钟秀认定Ben杀害了海美,最终杀死并烧掉了Ben。我们先不谈结局。 海美消失后,Ben的生活并没有任何变化,一个和海美类似的底层女孩儿代替了海美的位置。并且同样的讨好Ben和他的朋友们,在聚会上极力夸大描述她见到的中国人,表达对中国人的不耻,而Ben同样的无聊的打哈欠。海美只不过是他的无所谓的消遣和他眼中或许无用的人。Ben感到的无聊正是他空虚内心的表现。 钟秀的生活是,寻找海美,在这期间,父亲被判刑,工作更加没有着落,唯一剩的一匹牛被卖掉,而经常打电话来不说话的那个人也出现了,是他儿时就离开家的母亲。 和母亲见面的场景也很奇怪,母亲与他十多年未见,却只是为了借钱,并且穿着鲜艳的一直玩手机并发笑。这不禁让人思考,这一切究竟是不是真实的呢?钟秀再次求证水井的存在,妈妈说是有一口枯井的。只被有些奇怪的妈妈证实,但这时钟秀的反应是石头落下来的感觉,一种相信,和一点不动声色的愤怒。 他没有说话但让我觉得那刻他的心理活动应该是海美是真实的经历过那种在死亡前绝望无助的等待,也真的是很恐惧死亡,而他已经爱上海美,证实之后他便要为海美做些什么了。 后半部分刘亚仁的表演很赞,导演的镜头语言也极好。钟秀打电话给海美时,并没有什么台词,无法接通后,镜头给到他的表情,然后切到身后作背景的树,树枝在太阳下被风吹的晃动着,十分简洁的就表达出焦躁的情绪。 而后他在找塑料棚时的奔跑,远景、近景、背影、日暮和雾霭浓重的黎明,飞过的群鸟,及乡村的晚景,落日晚霞,没有一个镜头是不美的。尤其是钟秀奔跑停下时镜头的回转,他的动作缓下来,表情由焦急转为疲累、迷茫、绝望、无助,那个镜头下的刘亚仁简直是最纯粹的少年。还有他隔着破烂肮脏的塑料纸往棚里望时,那种窥视感,塑料棚也被拍出了美感,一如荒诞衰破的生活。 这之后的结局,表演上是倾向于Ben的,他演的非常好。Ben在被捅刀后,立即反应过来要逃回车里,而钟秀追上来,要再捅他,他抵抗不过后,抱住了钟秀,那个抱不是死前的挣扎,而是寻求温暖和慰藉的一种带了感情的抱,而他的表情真的很让我抓心,他的眼睛里是获得解脱的快乐和哀伤,那一刻他是解脱了的,我有被这个表演感动到。同样是没有台词的。 结局里钟秀最终走向犯罪,是让人悲伤的,这一段钟秀杀人是利落和平静的,让人明明白白的感受到他就是预谋好的要杀死Ben。从他在车里不下来,到他捅刀,追过去,把尸体拖到座椅上,浇汽油,点火,脱掉自己带血的衣服,开车走。甚至连有车经过,他都表现的没有慌乱。 李沧东拍的犯罪是隐忍克制,爆裂无声的,这一段只有Ben的一句台词“不是说和海美一起见面的吗?海美怎么没有见”,这句台词似乎表明Ben真的不知道海美的下落,而海美也并没有被他杀死,但钟秀听到后仍然什么都没有问没有说,只是一定要杀死了他。不仅给全片的结局制造了更大的开放度,也让人物更加完整。Ben的死是无辜的吗?钟秀为什么一定要杀死Ben? 我想钟秀一定要杀死Ben,海美只是导火索和最大的催化剂,最终导致钟秀犯罪的,是他对于生活积累的愤怒,他只是借烧毁Ben的形式宣泄了自己的愤怒和改变不了的无力无奈。 电影结束在Ben赤身裸体开车走的黑暗里,留下了疑问和思考给看电影的我们。 电影里有意思的地方还在于人物的设定,钟秀是写小说的,那这一切会不会是他想象出来的呢?会不会是存在与他小说中的臆想呢?海美真的存在吗?为什么海美所说的童年经历没有人知道和记得,为什么证实真实性的母亲却也是反常的不真实。Ben这个人物会不会是钟秀的自我投影呢?钟秀在家里发现的箱子和箱子里整齐的刀,Ben壁橱里的化妆箱和化妆箱里整齐化妆刷,Ben说他是“同时存在的”,那会不会Ben就是钟秀的精神分身呢?这一切会不会只是钟秀的一场梦境? 另外还要说一下这部电影的意象——火。钟秀梦境里的儿时那场烧毁母亲衣物的火,Ben烧塑料棚的火,Ben的打火机,钟秀在展厅里看到的火的画,最后烧汽车时的火。火贯穿了整部电影,火是名词而燃烧是动词,燃的是爱情,烧的是愤怒,那么燃烧之后,灵魂怎么样了呢?是得到了惩罚还是得到了救赎?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燃烧的更多影评

推荐燃烧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