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简析主角塑造的三个阶段

三事_
2018-07-0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

剧透警告,请不喜欢剧透的朋友移步

今天去看了这部电影的点映。当时电影的时间是下午两点,看着窗外炎热的太阳,差点就不想去了。现在想想,真的幸好没有不去。 故事的内容不想再做出过多的赘述。主要想谈的是这部电影关于人物主角的塑造,非常的成功。 关于主角人物的心路历程,我想从三个阶段来讲讲。 第一个阶段是一年前,也就是电影开头所给我们展现出来的主角。 电影的开头,所营造出来的场景,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油腻。油腻的大街,油腻的店铺,和一个油腻的卖着印度壮阳药的中年大叔。说实话,这个油腻的中年大叔程勇是有点令人生厌的,头发看起来凌乱从没打理过的样子,长长地在额头前吊着,说出来的话让人听起来也不舒服,你会觉得如果在现实生活看到这样的人肯定会不自觉地带有嫌弃的神色。你看到他在店铺的一举一动,你会更坚定了自己的感觉,出口成脏,咋咋呼呼,斤斤计较,世俗市侩。 后来,随着剧情的发展,你会开始有点同情这个生活在大城市为生活奔波的底层小人物。有一个卧病在床重老父亲,与老婆离婚了,怎么也不肯让自己的儿子跟自己的老婆。老人需要大量金钱养病,需要照顾,儿子的衣食住行也要钱,房租很久没交,也要钱。但是这个时候的程勇好像换了一个面孔,给老人喂药的时候那么认真,给老人看病出钱的时候也一点都不含糊。照顾儿子的时候尽心尽力,给儿子洗澡,带孩子吃好吃的,儿子要钱买球鞋,就算钱包都要空了,还是尽量在孩子面前表现出不犹豫的样子把钱给孩子了。 这个时候程勇的状态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穷。生活的重担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这个时候的程勇其实就挺复杂了,能看到他处于不同角色的不同表现。但这个时候只能说程勇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让人既嫌弃又有点同情但其实还挺有点做人原则的普通人。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那个慢性粒白血病人吕受益提出的想要叫他帮忙从印度带药的请求,(当时这个药在国内是禁止国外买卖的,也就是国内的唯一药业已经垄断了市场,国外买卖是犯法的)作为一个小人物的良知告诉他,犯法的事情不能做。 这个时候程勇爸爸病情的突变推动了剧情的走向。巨额的医药费逼得程勇没有了别的办法,决定铤而走险去印度买药来卖。因为印度的这个药,成分和国内的药成分一样,但是国内卖四万,印度只卖2700。程勇去了印度,发现这个药如果拿到代理,只需要500,这意味着如果他将药卖出去了,那么将会赚很多钱。后来,程勇成功了,他通过吕受益认识了一个病人群的群主谭卓,谭卓有个女儿也得了慢性粒白血病。通过谭卓他们顺利将药卖出去了。国内卖四万的药,他们卖5000。想顺便提一个比较触动我的一个细节,在程勇小店铺陆陆续续排队买药的人,交钱的时候,有个镜头是有人交了一堆硬币。这里其实也可以看得出来,就算这个药只卖5000,对于很多人来说,还是太贵了。 这个时候的程勇,其实只是一个商人,他不过仅仅是想通过这个市场来为他父亲赚取高额的医药费。那个时候他还没真正意识到,其实他卖的这个药是真的就是救命的药,很多病人因为他的低价一点的药,得以缓解白血病症病症。其实这个时候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的所做所为,赚钱的同时,顺便帮助了人。 后来,药的渠道被人发现,这个人以报警要挟,要将药的渠道给他。程勇迫于压力,答应了。曾经周围的和他一起的人都被他赶走了,记得他之前就说过,他不想当什么救世主。虽然他不是对他们没有感情,曾经他在吕受益的邀请下到他家做客,看到吕受益的孩子,吕受益告诉他,他曾经想过死,但是孩子一出生就不想死了,那是他的希望。我觉得那个时候程勇其实有动容,但是还不够。 可能有些人会觉得为什么程勇这么怂?因为他就是一个普通人啊,他上面有重病的老父亲,下面有一个等着照顾的儿子,他不能不怂,他要保住他的父亲和儿子。而且他又不是病人,他没办法理解到病痛的对那些病人的折磨。 这是程勇这个人物形象在电影中的第一阶段。 药的进价:500 卖价:5000 一年后,程勇已经把生意做起来,年薪也有百万,的形象气质也改变不少,头发打理比较整齐,穿着也很干净,虽然他在谈生意的时候也会点头哈腰,但不会让人觉得生厌。 在一次谈生意的时候,吕受益的老婆费尽千辛万苦找到他,希望他能帮忙带药,这个时候程勇还有带药的必要吗?已经没有了。但是在程勇亲眼看到昔日好友因为断药受尽病痛折磨并死去后,他决定继续带药,不过出于自身考虑,他也就只想给以前的顾客带药。这个时候的程勇其实还是害怕,但是他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个药对一个病人来说是多么重要,这个药真的就是命,所以他开始不自觉地把这个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不过这次已经不是处于利益化的目的。 我们也可以看到程勇这一年的成长。当查案的警官怀疑到他身上的时候,他不再像以前吓得话都说不出来,而是稳住心态,用语言巧妙地辩答警官的盘问。 顺便提一下电影中的一个场景,就是在吕受益的葬礼上,程勇离开吕受益家,穿过围在门口的慢性粒白血病人群的特写放大镜头,以人的视角把每个白血病人脸孔都拍摄出来了。这里完全展现了程勇的视角,把他内心愧疚、对病人的理解表现得很透彻。 这是程勇这个人物形象在电影中的第二阶段。 药的进价:500 卖价:500 后来在一次搬运药品的过程中,一个之前偷药被程勇抓住并留下来帮忙的黄毛小子为了帮程勇避过警察搜查,不幸被车撞死了。 那个才二十岁的小伙子,那天把留了很久的黄色长发剪了,准备第二天回那个十几年都没回过的家。 那天晚上,程勇拿着这个男孩红色的火车票,悲痛欲绝。我想,程勇这个时候已经认识到他所背负的使命,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不是一个普通人了。 随着警方和国内制药企业的动作,印度那边药的生产厂家已经被迫停产,要买药,只能从零售店以2700的进价买。 这个时候的程勇似乎已经觉悟了,他默不作声地放下了一切,悄悄地把自己疼爱的孩子送到他的前妻那边,要知道,他的儿子可是他的心头肉,曾经在穷困潦倒的时候,他硬是没有把儿子送到前期那边。程勇静静地告诉谭卓,他要继续卖药,不但卖,而且还是卖500,不但只卖500,还要卖给省外的人。谭卓忍不住说,你这样每个月自己不是至少要多出几十万。这时程勇淡淡地说道: 没事,就当我还他们的。 可是,他到底欠别人什么呢?这个时候的程勇不但在救人,也在自我救赎啊。他对自己昔日好友吕受益和那个黄毛小子所产生的巨大的愧疚,迫使他进行自我救赎的行动,就是默默背负起帮其他白血病人带低价药的责任。但事实上,这一切真的是他的责任吗? 这是程勇这个人物形象在电影中的第三阶段。 药的进价:2700 卖价:500 后来,由于影响太大,程勇终究是被抓了。在被抓的时候,他们正在运药,他不顾一切地叫其他人快跑,没想到其他人跑了,又跑回来,想救他。 在程勇被判刑送到监狱的路上,所有的白血病人都站在路边,送着警车离开。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一群戴口罩的人送着一个警车上所谓的罪犯,带着口罩的人,纷纷摘下了口罩。程勇坐在警车上,脸上轻轻扬起了笑意。

这个时候的他,可能觉得自己不过是做了该做的事情,他还是一个普通的人,不是药神。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