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火 停火 7.0分

剧本 | 停火

ocean hotel
2018-07-01 看过

自2003年4月巴格达陷落的三周后,在费卢杰发生了一场枪战,交战双方为美军和当地示威军。15名市民被杀死包括妇女和儿童,在接下来的几个月费卢杰成为逊尼派抵抗势力的大本营。2004年3月31日驾车穿过城区的四名美军雇佣兵一座被枪杀并被示众于幼发拉底河上的一座大桥上。烧焦尸体的照片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在4月4号美军展开了代号为“警惕决心”的行动。目的是逮捕恐怖分子给这座城市重新带来安宁。

1.沙漠的公路,日外

一辆汽车在暮色中急速行驶。

2.仓库外,日外

一列汽车急刹车停下来。司机焦急地从车上走下来,他跑到副驾驶把里面的伤者抱出来。一个男人跟在伤者的后面走出来。

男人:这边。快点,快点。

3.仓库的通道,日外

司机抱着伤者,男人和妇女急急忙忙地向前走去。

(巴格达2004年4月9号耶稣受难日)

一个妇女抱着两个孩子跟在他们后面,司机敲响仓库的大门。

4.电视直播间,日内

一名议员站在选举台上,和底下的民众激辩。

一个民众站起来:你一直强调这是一次警察行动。但根据我们推测,有超过5000名士兵镇守在费卢杰,而且你们还有后备军支持,请问,你们的意图是什么?

议员:我很抱歉我不能对外交事务做评论。

一名记者举手。

议员:嗯,那边的记者。

记者:在大规模的城市战中数百名市民死亡,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议员:你要是看了那些伤亡人员95%的都是男性士兵。

记者坐下来,轻蔑地:哦是么?那我们真能看看他们么?

底下一团哄笑。

议员:呃,我们不建议这么做。

5.仓库,日内

医生给伤者打好点滴,引领他们向里面走。

医生:过来,快点。

司机和医生把伤者放到病床上。

妇女痛哭:我的儿子。

一个年轻女人快速套上白袍走过来:阿兰。

阿兰:血液不足导致休克,输血。

年轻男人高高地举着一袋血,把妇女和司机用手轻轻隔开:请离开。

阿兰:O型阴性。

一个中年男人将他们往门口推:请离开。

护士:梅迪,O型阴性。

梅迪挂好血袋。

6.餐厅,日内

一群白领在餐厅内吃饭,一个男人高声谈论:艾瑞斯,巴黎的豆子是最难吃的,你们吃过巴黎的豆子吗?简直是噩梦一般。

大家笑。

男人:你们知道我最惨的一次是在哪儿吗?

男人:让我猜猜。在巴格达。

男人:不对。在我家厨房里,我试着给自己做饭吃。

大家笑。

男人:我很高兴我们没被邀请。

男人:我能喂饱自己。但我知道的,在餐厅一定能吃好。如果去麦姆家吃饭,记得一定要点“拉缇”。这可是他家的秘方。用的绝对是世上最新鲜的鱼,我发誓。

男人:你知道这个地方吧?味道不错吧? 男人:真的不错。

男人:我知道秘方,我在那和希腊人,法国人还有日本人一起吃的。

男人:但我刚知道那会还没人听说过呢,我发誓。

男人:绝对没有一个人知道。

大家举起酒杯:祝巴格达。祝巴格达。

7.仓库,日内

阿兰检查伤者的内部器官,梅迪把一次性卫生罩铺在伤者身上。

阿兰:可能是脾脏,肾。或者结肠出血。心跳加速了,他妈的。

伤者的眼睛大张,梅迪把氧气罩放在他的口鼻上,阿兰给伤者实施心脏复苏术。

伤者毫无反应。阿兰把手放在伤者的动脉处。

阿兰:停下来吧。没救了。

金姆还在试着挽救伤者。

阿兰靠在一边的病床上: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好几天了。

金姆收起卫生罩:你在这干嘛?

阿兰:在费卢杰,我们没有血站。没有医疗设施,什么都没有。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人们死去。

金姆:我认为他们不会允许任何人进出。

阿兰:停战将一直持续到明天早上五点,直到天明。

金姆走到阿兰身边。

阿兰:我们需要补给。

金姆:到今天下午? 阿兰:昨天枪战持续了整整一晚,我们有重伤员却连绷带都没有。金姆,你必须要帮我。

金姆:怎么帮?我们绝不可能那么快拿到文件。

阿兰看着她。

金姆:我试试吧。

阿兰:你会告诉他们吗? 金姆离开了屋子。

妇女冲进来,她的身后跟着司机和其他人。

妇女:我的儿子,不要啊。

8.电视直播间,日内

议员:好,我重申一次,我们强调这是一次有组织的警察行动,旨在打击阿富汗的犯罪分子和石油污染。

台下的记者们纷纷举手。

议员:好的,那一位。

记者:那海军伤亡情况呢?

9.办公大楼,日内

记者悄悄接电话:对不起,我现在在新闻发布会上。什么?什么时候?

记者迅速走出直播间:马上么?当然,我马上就能走,但是......好吧,你在哪知道这些消息的? 记者走下阶梯:在新闻发布会上?

10.电梯前,日内

记者:停火?你确定?你怎么知道的? 11.楼梯,日内

记者一边上楼:在曼苏尔的大街上,是么?好的,我们会在那的。

12.记者走进办公室,日内

记者打开门大喊:拉尔夫!拉尔夫!

键盘上插着一张纸:出去吃饭了。

记者:我靠!

记者拿起设摄像机放进包里。

13.伊拉克某官员办公室,日内

官员的面前坐着一位女士。

官员:我们从未听说过要停火,吕泰...吕泰尔小姐。

吕泰尔:我建议你应该好好查查市政厅和军事指挥部之间的谈话内容。我知道你只干你自己的事。我也是,你让几百个受重伤的人白白等着我们的救援。

官员:但我告诉你,此刻我可是保证了你的安全。

吕泰尔:谢谢你的关照,我很感激。但这之前,是你让危险发生的。

官员:我非常抱歉。

吕泰尔:我们有两名记者在场。需要我给他们简单介绍下情况吗?在维和或维稳政策上,你们对严重受伤的妇女儿童不管不顾,让他们自生自灭。

官员把一张纸递给吕泰尔:答案是“不”。

吕泰尔拿起那张纸:谢谢。

吕泰尔离开房间:我试着今晚发过去。

14.餐厅,日内

记者来到饭局,他一边通电话一边拉开椅子:是的,那样最好,拜。

饭桌上的人刚刚正在举杯庆贺,记者:你在这吃的挺好的啊,我们得走了。味道不错么?

拉尔夫:坐下来,这是保罗的告别晚宴了。

保罗:奥列弗,你想来点酒吗?

拉尔夫:抽个椅子过来。

奥利弗:谢谢,我们要开车去费卢杰了。

奥利弗举杯:干杯。

保罗:干杯。

拉尔夫:费卢杰? 奥列弗:我们马上就走。

拉尔夫:你在开玩笑吗? 奥列弗:坦齐姆要有行动了,我过会再跟你解释。

拉尔夫:等会。

奥列弗:他是个什叶派教徒,他会开车去见面地点。

拉尔夫:费卢杰是战区。

奥列弗点头:我们和一组护航队一起去。那儿会停火,这个消息只有我们知道。你来么?

拉尔夫把烟熄灭:再见了。

餐桌上的人:拜拜。

拉尔夫站起来布不情愿地走出去。

奥列弗:你去哪儿?

拉尔夫摊摊手:我房间。

奥列弗:这几周来,你一直说,不可能的,这太危险了。我不是来这儿读我在CNN上看过的提词器,如果你不想去,换个工作吧。

拉尔夫:说完了没?那我待会就去弄些电池来。如果相机突然没电就太遗憾了。

15.费卢杰,日外

金姆从一辆面包车上走下来,她迅速走进医院,走上台阶。

医生正在给一个病人听诊。

金姆拍拍她的肩。

医生:你拿到了吗? 金姆:嗯,我们就要去了。空瓶子已经装满安定了,就在外面。

医生:那你呢? 金姆:我们明天无论如何都不走。帐篷,绷带,还有所有你能找到的东西,放到地下室就行。

16.房间外,日内

金姆像往常一样去拧开门把,发现门不能打开。

金姆敲敲门:阿兰!阿兰,我们得走了。

17.房间内,日内

阿兰躺在手术床上休息,听到外面传来梅迪的声音。

阿兰慢慢地从手术床上起来:进来吧。

金姆:你没事吧? 阿兰坐在床上:是的,一切都正常。

18.房间外,日外

金姆匆匆离开阿兰的房间。

19.房间,日内

阿兰站在洗手池边拧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

20.费卢杰街道,日外

整个费卢杰一片狼藉,处处可见装备齐整的士兵。

男人开车行驶在城里,车的后座是拉尔夫和奥列弗。

奥列弗:对不起,拉尔夫。我不是故意说那些话的。

拉尔夫:四名美国人在费卢杰被烧死了,像我们这样离开巴格达,可能会在费卢杰被烧死了。

(一座座黄色的建筑匆匆过去。)

奥列弗:但我们和护航队一起,他们可是黑水保安公司的。

拉尔夫:谁信呢?他们在吹嘘一切的东西。如果你不和他们合作,那就是在反抗他们。

奥列弗:我们还要多久到那? 司机伸出五个手指。

奥列弗:五分钟? 拉尔夫:我实话告诉你,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走才是更明智的做法。

奥列弗:那到底什么才是聪明的做法?给每天都发生的汽车爆炸拍照?我们可能是第一个到费卢杰的,这可是我们的机会。

拉尔夫:我们什么的机会?能停止这烦人的战争?听着,我干这行已经20年了,你知道我们会遇到什么?一段30秒的报道才不是那一个个混蛋关心的呢!他们关心的是我们是否被爆头了,这样我们就成了大新闻了。

汽车经过一座地道桥。

21.医院外,日外

医生正在一辆货车上装医疗设备。

金姆走过来,医生:车子装满了,你务必记得要打电话给机场。

金姆:他们明天早上一定要拿到新来的货物,好吗?我很快就回来。

医生:好的。

阿兰从医院里面走出来:怎么回事? 金姆:我差点要敲碎你的门了。

阿兰:对不起,我那会在洗澡。

金姆:我们缺血液瓶,只留下一个稍微冷却的。

阿兰看看车上的血液瓶:这个是什么? 金姆:一两年前就过期了,但不碍事。

阿兰和梅迪把后备箱的门关上。

金姆:这也是它为什么这么便宜。还有,这个是给你的。

金姆拿出一份报纸。

阿兰摸摸梅迪的脸:你真是个天使,你怎么发现的? 司机走过来:我们现在能走了吗? 金姆:好的,我们走吧。

金姆拥抱医生,医生:我们晚上见。

金姆:好的。

金姆上车,阿兰跟在后面走进去。

阿兰:再见。

医生:注意安全。

阿兰把车门拉上,车子发动了。

22.医院外的空地,日外

金姆:胡萨姆,去阿拉伯街,然后再去曼苏尔的检查站。

阿兰:什么?为什么要去曼苏尔?

金姆:我们要去接两个记者。

阿兰:非得这么做吗?

金姆:他们和我们在一条船上了。公开一些没什么坏处。

阿兰:老天。

金姆:有一个人挺好的。

阿兰:那他一定不是个好记者。

23.曼苏尔检查站,日外

司机把汽车停下,奥列弗和拉尔夫从车里走下来。拉尔夫用脚推开门,坐在后座上,点燃了一支烟。奥列弗站在汽车外面,观察周围的情况。几个荷枪实弹的士兵站在街道上设置路障,他们的任务是注意有可能出现的危险。

拉尔夫站起来,看看手表。

一个货车司机到达这里,士兵举起枪对着这辆车,然后车子径自开过去,没有受到盘查。

奥列弗走过去:你好。

货车的车厢里站着两个小男孩,其中一个男孩看到奥列弗,开心地跟他打招呼。司机从车上走下来。

奥列弗:请给我一斤吧。

拉尔夫走到士兵面前,出示自己的证件:谢尔曼电视台。

士兵点点头。

拉尔夫:我能问你个问题吗?你两点的时候也就是20分钟前看见过一辆小型运输车或别的车从附近过来吗? 奥列弗:你们不上课吗? 司机:不上课。

奥列弗:生意好吗? 司机:特别好。再见。

奥列弗从裤兜里拿出两个气球递给两个男孩:再见。

男孩一:再见。

男孩二:再见。

拉尔夫:非常感谢。

拉尔夫收起证件往回走。

拉尔夫:奥列弗,他们对护卫队一无所知。我们还是回去吧,继续拍我们的汽车爆炸。然后我们就有稿子写了。

奥列弗看着远方:他们来了。

拉尔夫:可能搞错了,这种事经常发生。

奥列弗拿着手里的口袋站在路边,拉尔夫:至少我们有新鲜的枣子吃,也算个不错的开始。走不? 奥列弗:好哇。

拉尔夫看到运输车开过来:该死的。

金姆和阿兰从车上走下来。

奥列弗:你好,金姆。这是我的摄像师拉尔夫.西贝尔。

金姆和拉尔夫握手:金姆.吕泰尔。

拉尔夫:非常荣幸见到你。开货车过来,你是开玩笑的吧? 金姆:它可是我们的全部身家了,总比没有好吧? 奥列弗:你够了。我很高兴。

金姆:当然,走吧。

拉尔夫:坐一两没防护措施的小货车去费卢杰?

奥列弗:行了,快上车吧你。

金姆:直到明天日出前都会停火的,到那时候我们一定离开这里了。只有80公里路。

拉尔夫:到明天早上?

金姆:我们司机认识路。我们一定会见到我们的联系人,他会把我们带到医院的。一切都是计划好的。

奥列弗:满意了吧? 拉尔夫:我们要是不这么做,你就能和这个护士上床了,是吧? 奥列弗:你够了,上车吧。

拉尔夫走到轿车的后座,打开车门对司机说:我以后还会坐你的车的,谢谢你。

司机:祝你平安,好运。

拉尔夫从汽车里拿出行礼,扛上肩头。

拉尔夫走到金姆面前:你带文件了吗?那些大兵对你说的。护卫队一无所知。

金姆:我带了我们需要的一切。

金姆打开车门:阿兰.拉罗什医生。

奥列弗:你好。

金姆:胡萨姆.阿扎维,我们的司机。

司机向奥列弗点点头。

拉尔夫:我能坐前面吗?这样我至少还能拍些照片。

金姆坐进车里,奥列弗跟在她的后面,拉尔夫坐在前面。

24.街道上,日外

到处都是坍塌的房屋遗留的痕迹,城市里几乎没有人。 金姆:阿兰在费卢杰开了一家急救所,真正的医院在城外。

阿兰:阿.费卢杰医院。

金姆:它是城内唯一一家营业的医院。

奥列弗:医院情况如何?

阿兰:我们还有很多要做的。

金姆:从星期一开始来了100名新病人。很多都死了。

阿兰:精确一点,28个。

金姆:有些是军人,但他们大多数是市民。

奥列弗:你怎么区分军人和无辜的市民。

阿兰:没人是无辜的,加缪说的。

司机把车开到了另外的小路上。

拉尔夫:为什么不穿过检查站走高速? 金姆:这条路更安全。这一周高速上发生了三起袭击。所以我们避开检查站。

拉尔夫:只有离大兵近一点我才觉得更安全。

阿兰:伊拉克人可不这么想。

奥列弗:但是花的时间久啊,我们什么时候能到费卢杰?

金姆:差不多四点,手表不错。

奥列弗:谢谢。70年了,从我爷爷那传过来的,一只飞行员手表。

阿兰:你爷爷是国防军(纳粹德国)?

奥列弗:他就是个飞行员。他说他在英吉利海峡投过炸弹,他本可能被枪决的。

阿兰:当然了,二战时候德国兵可不会受牵连的。

25.中东平原,日外

汽车飞驰在平坦的公路上。远处有炸弹爆炸,白烟升起,一辆辆汽车从他们身边开过去,每一辆车上几乎都放着货物。货车一路前行,往沙漠的中心越走越远。

奥列弗:你怎么德语说的这么好? 阿兰:我在那住过挺长一段时间。

金姆:阿兰来自阿尔萨斯,在海德尔堡学的医学。

奥列弗:你们认识很久了吗? 金姆:在索马里,当我开始医药护理工作的时候,五年前吧。

货车穿过一辆长长的大桥。

阿兰:你当战地记者几年了?

奥列弗:我很幸运。一月份的时候在黎巴嫩报道一起爆炸事故,那时候约施卡.菲舍尔上台,处理转移囚犯的事情,而且我还是唯一的德国人。后来我去了米特罗维察。简直是一个毁灭的地狱,那儿也曾安宁过好几年。

阿兰:你现在又在伊拉克,的确是挺“幸运”的。

奥列弗:三周前,他们问我想不想去伊拉克。

拉尔夫:是三周半前。

奥列弗:我立即就同意了,我不想失去这个机会。

阿兰:我的天啊,你真棒。

奥列弗:随你笑去吧,但我只相信我的工作。让人们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很重要。

阿兰:20年来我一直这样做。

拉尔夫:我猜是你女朋友把你甩了,你才来巴格达的。

奥列弗:对,没错。那我现在不是有你了吗? 26.村庄,日外

货车到达一个村庄。

拉尔夫:您能开慢点吗?他能开慢点吗?

金姆:胡萨姆,你能开慢点吗?

拉尔夫架着摄像机,拍摄了很多镜头。

拉尔夫:可怜的人,他们是幸运的,慢慢等着吧,会到费卢杰的。

27.村庄,日外

货车在村庄里狭小的道路上行驶。孩子们看到货车,兴奋地跟着货车跑。

拉尔夫向孩子们伸手悄悄地打招呼。

一声巨响传来,胡萨姆紧急刹车,车上的人都低下头。

阿兰:什么东西? 几个小孩子向货车扔石头。

阿兰:是小孩子,他们在向我们扔石头。

28.中东平原,日外

货车开出村庄,重新回到平原上。

金姆看到奥列弗的枣子:我能拿一个吗?

奥列弗:当然了。

奥列弗把枣子递给阿兰:你也拿一个吧。

他把枣子递给拉尔夫:要不要? 拉尔夫拿起一个枣子:谢谢。

阿兰:这里曾经是一个挺安宁的国家。我70年代末80年代初到过这里,那时候还没有战争和禁运。

奥列弗:禁止专业运营和私人贸易? 阿兰:卫生部部长请来了一群法国医生,那之后伊拉克还是我们的朋友。他们给我们展示了一些神奇的东西,这个国家就是一座宝藏,它曾是文明古国。之后不九,萨达姆解雇了部长,我再也没被邀请回国。

29.平原,日外

货车转向另一条路。

阿兰:这条路对么? 胡萨姆:我觉得是。

金姆:你确定吗? 胡萨姆:我确定。

奥列弗:怎么了?我们走错方向了? 阿兰摇摇头:也许我弄错了。

胡萨姆加速。

金姆:拉尔夫,给我地图,在储物箱里。

拉尔夫:我觉得他知道路怎么走。

金姆:查查地图总是可以的吧? 拉尔夫把地图递给金姆。

拉尔夫:走对了还是错了? 金姆:对,没错。

拉尔夫看到站在岩石上的士兵:别停,加快速度一直走。

金姆:只是几头羊和一个老人,怎么了,拉尔夫? 拉尔夫:他应该一直开过去。

金姆:但是有羊啊。

奥列弗:到底怎么了? 拉尔夫:看那上面。

拉尔夫去抢胡萨姆的方向盘,一群羊从货车前面经过,胡萨姆和拉尔夫争夺方向盘,牧羊人的羊群被惊吓得四散溃逃。

胡萨姆:神经病,你差点把我们害死了。你疯了吗?

金姆:你失心疯吗? 拉尔夫:你没看见那个狙击兵吗?

金姆:你不能碾着任何东西。

拉尔夫:只是只死山羊而已。

金姆:还有那个死老头是么?

拉尔夫:你想让他把我们杀死吗? 金姆:谁?

拉尔夫:我不知道。200000平方千米的沙漠只有他和他的死山羊出现。

金姆:他住在这里。

拉尔夫:这是个埋伏,你懂吗?上个月,有两个日本记者为了让羊先过就停下来了。知道后来怎么样了吗?

金姆:你碾着羊了。

拉尔夫:我们为什么不走高速?我们为什么非要穿过沙漠?

奥列弗:喂,冷静点行吗?我也看见那上面有东西。啥事都没有。

30.沙漠,日外

货车向前行驶。

奥列弗:有东西在地上摩擦,也许应该停下来了。我们可不想在沙漠里换轮胎。

阿兰:天黑之前出城比这个更重要。

金姆:胡萨姆应该停下来看看,先停会吧。

胡萨姆:前面有个加油站。

金姆:那里有个加油站。

31.加油站,日外

货车在加油站前面停下来,几辆当地人的车已经停在那里。

金姆:胡萨姆,你去检查检查吧。

胡萨姆:好。

胡萨姆走下车,发现保险杠掉下来了:该死。

奥列弗拍拍拉尔夫:嘿,我们下车拍几张难民营的照片吧。

拉尔夫:如果你也愿意那就走吧。

金姆:我们五分钟后就走。

奥列弗:知道了。

拉尔夫拿着摄像机走下车,看到车子的状况:天啊。

奥列弗:去吧,我一会儿就过来。

金姆:有什么我能帮你的么?

胡萨姆:好的,谢谢。

阿兰走下车。

奥列弗走到金姆身边:你现在能接受一下采访吗? 金姆:我得帮胡萨姆。

奥列弗:好吧。

拉尔夫扛着摄像机捕捉景色,奥列弗走过来:这景看上去不错,是吧? 拉尔夫:我们拍些什么好呢? 阿兰走到旁边的平方门前。

拉尔夫:两个小孩还是别的? 奥利弗手里拿着一瓶水和一袋食物,他走到小孩面前,把食物递给他们:你好哇。

小孩:你好。

一个白胡子老人走过来接过奥利弗手中的水:今天如何?

奥利弗:我们能摄像吗?

老人:可以。

奥利弗把话筒放到老人面前,拉尔夫的摄像机对准他。

奥列弗:开机了吗?

拉尔夫:开了。

奥列弗:袭击严重到什么程度?

老人:我们的家毁了。炸弹掉在房子上,一切都没了。他们杀了我们的孩子。他们屠杀了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家人。

妇女:你在干嘛? 老人:他在采访我。

妇女:他采访你?他会付你钱吗?

(一群百姓坐在地上聊天)

妇女:我们在这什么都干不了。这能给我们,给我们的家人带来什么? 老人:给我们钱。

百姓:滚开,走开。

拉尔夫:什么东西都不要给。

奥列弗:我叫奥列弗.克拉梅,你叫什么? 老人对奥列弗说了一些话,奥列弗没有听明白。

大家一起涌上来。

拉尔夫抓着奥利弗往回返:快离开这里。

奥列弗:让我做个自我介绍。

拉尔夫:快点,五分钟快到了。

奥列弗:准备,开机。海军陆战队的袭击开始后,三分之一的费卢杰人口流散了。这一周,许多人在恶劣的环境下生存,到处弥漫着愤怒和绝望的情绪。这位父亲,拉希德.阿尔.穆罕默德讲述了他如何失去家园。

奥列弗后面是乱成一团的百姓。他回头看一眼摄像机:好了吗?

拉尔夫的摄像机一直拍着他。

奥列弗:现在换成长镜头,然后就赶快走。

拉尔夫的摄像机对准当地百姓们。

奥列弗走向货车:他们非常失落但估计没什么事。

拉尔夫:没必要激怒他们。

金姆:我们差不多要弄好了。

胡萨姆还在修理安全杠。

奥列弗:尊敬的医生去哪儿了? 金姆:你没有博士学位吧?

奥列弗:我来自一个全是博士的家庭,我爸爸,哥哥...我是个害群之马。

金姆:那你为什么没成为博士呢?

奥列弗:我晕血。

拉尔夫:他在哪?

一辆吉普车开了过来。

金姆:我去看看他去哪儿了? 吉普车停下来,从上面走下一个当地居民,他的手里拿着一把机枪。

拉尔夫:噢,该死的。

拿着机枪的男人走到混乱的人群前,说了一些话。

32.沙漠的建筑,日外

金姆来到当地居民的房子:阿兰。

33.货车旁边,日外

拿着机枪的男人带着百姓们向货车的方向走来。

胡萨姆看到他们过来,站起来:该死的,快走。

拉尔夫:这也许不是巧合,我们不应该停在加油站的。

奥列弗:它不是巧合,我们碾死了一头山羊。

奥列弗和拉尔夫快速地坐进车里。

胡萨姆挡着冲过来的人们:冷静冷静。

人们激动地不停对胡萨姆讲话,胡萨姆劝说他们安静。

34.居民的房子外面,日外

金姆:阿兰。

金姆看到阿兰在一片玉米秆的后面。

金姆:我们弄好了。

阿兰挽袖口:我用了止痛剂。我的背快要痛死了,他们不必知道。

阿兰把盒子里的药品盖起来。

金姆:吗啡?

阿兰用拇指和食指比一个手势:只用了一点点。金姆,我......

金姆:怎么了?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走吧,他们在等我们呢。

阿兰站起来。

35.货车前,日外

胡萨姆:冷静点,我会帮你们的。

人们:采访我们是要收钱的。

拉尔夫:要是他们不出现,我们都走了。

奥列弗:真有意思。

拉尔夫:我们会因为他们再回来的。

阿兰和金姆回来了。

阿兰:胡萨姆。怎么回事?

胡萨姆:他俩采访了他们,现在他们要钱。

阿兰:他们想要钱

胡萨姆:你们一定能得到些啥的。

阿兰掏出钱包:他说你们用了他的加油站,还说你拍摄了他们。

奥列弗:我们的组织不支付采访的费用。

阿兰:你拍摄了他们,他们想要钱。这非常合理,我觉得。

奥列弗:要多少?

阿兰:多少钱?胡萨姆。

胡萨姆说了一句阿拉伯语:每个人3000。

胡萨姆把人们往后推:往后站。

奥列弗递给胡萨姆一些钱,胡萨姆把钱一一分给他们。

奥列弗:再见,谢谢。

货车开走了。

36.货车,日内

胡萨姆拧开音乐旋钮。

金姆:你背上的毛病多久了?

阿兰:差不多六个月了。

拉尔夫:我们快被处私刑了,所以他才放这首歌。

金姆:你想什么时候听?

奥列弗:对拉尔夫来说,音乐历史结束于约翰柯川自杀的那一刻。

胡萨姆:川?《鸟儿》

拉尔夫看看金姆和奥列弗:我真不敢相信我们的阿拉伯兄弟竟然听爵士。你喜欢爵士乐?

胡萨姆:爵士。

拉尔夫笑:你从来猜不透这些人在想些啥?即使经历了30年的恐怖主义,他们宁愿咬掉舌头也不愿意说话。

阿兰:谁说了恐怖的日子结束了?

胡萨姆换了一盘磁带。

拉尔夫:这是爵士乐? 胡萨姆:我给一个捷克人工作过得到了这盘磁带,他叫托马斯。他每天都听这个,我都快被烦死了。

金姆笑:胡萨姆从一个捷克人手里得到的这盘磁带,这个捷克人随身带在车上,他想每天都听。胡萨姆实在是受够了,但他却把这盘磁带当成告别礼物送给了胡萨姆。

拉尔夫:你叫她爵士?

胡萨姆:“夹”士。

拉尔夫摇摇头,笑:阿拉伯爵士。

37.沙漠的公路,日外

货车继续行驶。

奥列弗:你介意问你几个问题吗? 阿兰:不,我不想。太多人问过了。

拉尔夫:为什么?你可是为数不多可以在费卢杰接受采访的人。

拉尔夫把摄像机对准阿兰。

奥列弗:阿兰.拉罗什医生。你是少数扣留在费卢杰的人,费卢杰位于巴格达西部,激烈的战斗已经持续了一周半了。

阿兰:我只记得,我从不和记者交谈。

奥列弗:继续和他说,他只是在假装。

金姆:最起码他不喜欢整天就知道待在旅馆的家伙。喝着鸡尾酒,和人海聊。

拉尔夫:好吧。奥列弗想要个爆炸性的动作。

阿兰:没错,爆炸,就是它赋予了新闻价值。 新闻才能卖得火,医生太无聊了。

奥列弗:不好的经历么?你为什么不喜欢记者?

阿兰:战地记者报道别人的灾难获取钱财。

奥列弗:这样来说,我们和医生有很多相同之处,不是吗?费卢杰什么样?有什么我们能期待的?

阿兰:都被炸弹连续轰炸一周了,它能长成什么样?费卢杰以前有300000人,只有500或1000人是伊斯兰教徒。现在只有15万人了,这15万人全是伊斯兰教徒。

奥列弗:有什么能做的? 阿兰:上帝。就不应该有侵略战争,就这些。军人不要履行警察的职责,无辜的人不应该从床底被拖出来,也不应该被随意拘捕。要尊重人的尊严。这是日内瓦公约支持的。本来这些都是不用提的。

奥列弗:谢谢。很不错。

拉尔夫:我可能是想多了,但我觉得有人在跟踪我们。

阿兰:是辆宝马吗?经验表明绑架犯只开宝马。如果不是宝马,那就没什么事。

拉尔夫把摄像机伸出窗外,拍摄后面的跟踪者。

奥列弗:什么情况?

拉尔夫把摄像机收起:我看不清。有几个开的是尼桑或者是日产。

阿兰:它离多远?

金姆:10公里也可能8公里。

阿兰看到两辆汽车追上来。

金姆从后视镜里看到汽车:你能开到最快吗? 胡萨姆:我就是这么做的。

阿兰:我们快到了,不是吗?

胡萨姆:我对这条路不熟悉,我一般走高速。

拉尔夫:他在说什么? 金姆:他对北边不熟悉。

后面的汽车紧咬不放,胡萨姆开过一条沙带,车轮碾压过去,沙子高高扬起。

在车子行驶的方向,一连串的子弹射在他们面前的沙地上,子弹的火力形成一股黑烟升腾到半空中,车子停下来,一群士兵从公路两侧的卡车和沙袋垒成的掩体后面站起来,每个人手里举着一把机枪。

士兵:都给我下车。

拉尔夫:我们是电视台的。

士兵:慢慢举起手,走。

拉尔夫打开车门,拿着摄像机走下来。

士兵:慢步行至车前。

奥列弗,拉尔夫和金姆三个人站在车前,举起手来。士兵们迅速有序地靠近他们。

士兵:检查车去。

拉尔夫:向他出示你的证件。

士兵:给老子闭嘴,后面的,站前面来。

士兵把奥列弗踢倒在地,奥列弗趴在地上。

士兵走到阿兰面前:老头,趴下。过来,到这里来。趴下,现在。

士兵把阿兰摁到地上。

士兵:趴下,趴下,快点。

金姆拉尔夫和胡萨姆也被强迫趴在地上。

奥列弗:开机了吗? 拉尔夫:当然咯。

士兵举起一把枪:我搜到了一把枪。

拉尔夫:我们是谢尔曼电视台的,那是我的。

士兵:队长。

队长:到里面去,我们走。

士兵:起来,进去,走吧。

阿兰,金姆,奥列弗,拉尔夫和胡萨姆一一站起来。

士兵:快走,快走。

37.帐篷,日内

队长和一行人进入帐篷。

士兵走进来:队长,怎么处置这把枪? 队长:这不是非法的。他用来保护这些电视台的人的。这些人是“自由战士”。他们能做一切想做的事。包括杀人。

奥列弗:我们是谢尔曼电视台的,你们没有权利抓我们。

队长:有名片吗?

金姆把名片递给队长,奥列弗跟着把名片递给队长。其他人纷纷把名片递给队长。

队长:你从哪得到NGO的协助许可的?

金姆:他们保证我们能到这里来。从你这儿。

队长坐下来,拿起对讲机:你好,休斯顿。我是梅博耶。告诉我你知不知道关于NGO协助的事情?你确定?(看着金姆)好。谢谢了,伙计。

金姆:那个可能是个误会。我几个小时前还在那儿呢。他可能还在走程序。那里只剩下了一家医院,没有任何医疗补给。我们只是想去那照顾受伤的妇女儿童。你也一样不允许吗?你也照样跟媒体这样说吗?

队长:听着,这是个自由的国家,你想干嘛就干嘛。但这里发生了战争,有人因此死去,不管停没停火。我们应该在家好好呆着,你们应该庆幸你们能进到屋子来救了你,询问你这群所谓的朋友,你懂吗?

金姆:我们不祈求任何事,没把我们给打死我就很高兴了。

队长:停火会一直到明天凌晨。我们无论怎样都不会枪杀任何人。天快黑了,所以我希望那个时候你们都走了。到巴格达去,伯赫林更好。

金姆:非常感谢。

队长把名片还给他们:还有一小时天就黑了。

金姆:谢谢。

队长:祝你们好运。

士兵带着金姆一行人走出帐篷。远处忽然传来两声爆炸的声音,黑烟很快腾起到空中。

队长:那是傍晚祷告。

金姆一行人立刻往回走。

士兵:快走,别跟丢了。

他们迅速回到车上。

拉尔夫:等会。我们应该回去。

金姆:为什么?他都让我们走了。

阿兰:这儿既没停火,也没任何批准。

拉尔夫:你要是没突然标明身份,我们差点就被爆头了。

金姆:我当时是在总部跟他们说的,他们说这些不要紧,我们能把药带去医院。

拉尔夫:都是屁话。我们没有批准,没有护卫队,也没有停火,我们要立马回去。

金姆:我们都跑这里来了。

拉尔夫:你难道没听那个人说吗?我们要是上了那个见鬼的小河湾,没人来救我们。

金姆:我们有当地的联系人。

拉尔夫:要是他还在就好了。

金姆:他会来这的。对不起,我也不清楚。

拉尔夫:别信她的鬼话,这个女人一直在耍我们。

阿兰:在这呆着,一小时后来接你们。

拉尔夫:这主意可真不错。

金姆:可以吗? 奥列弗:她说的没错,我们天黑前一定能出去吧?

胡萨姆:一定的。

奥列弗:拍摄时间够吗? 金姆:我发誓。

奥列弗:我和她一起走。你想留在这吗?那就把相机给我吧。没关系的,我能理解。我们一会就来接你。、

拉尔夫看看他们,他们看着拉尔夫。

拉尔夫:我真的快被你搞疯了。

拉尔夫坐进车里。

货车绕过一个个荷枪实弹的士兵,向前继续行驶。

38.公路,日外

汽车在黄昏中行驶。

阿兰:把它放到储物箱里去,放那更安全。

金姆把枪递给拉尔夫,拉尔夫把枪放在前面的储物箱里。

金姆:阿兰,你怎么会有枪的? 阿兰:你知道有多少家医院被洗劫了吗?一旦从我手术台边推走了,我就没兴趣看他们了。

货车所到之处是一片片矗立在风沙中的废墟。

39.废墟,夜外

货车在一处废墟前的空地前停下来。

胡萨姆从车上跑下来,和迎面而来的年轻男人握手拥抱。

年轻男人:瑟兰.阿雷克。

胡萨姆亲吻他的脸颊:一切都好吗?

瑟兰:是的,感谢上帝。

拉尔夫:那是谁?

阿兰:赛义德,我们的联系人。

金姆:他会带我们穿过军事防线,他们人一直在换,死于城市战。

瑟兰和胡萨姆告别后迅速离开。

胡萨姆回到车里,继续向前行驶。

40.城镇,日外

货车开到一个残破的城镇,拉尔夫不停调整摄像机,保证画面的清晰。

奥列弗:找到什么有价值的镜头了吗? 拉尔夫:让他开慢点。

一个被炸毁的汽车壳子弃置在路边。

奥列弗:你能够跟他说一下吗?

金姆:胡萨姆,开慢点。

胡萨姆:不行,我已经开去赛义德了。

金姆:稍微开慢点。

城镇显然是刚刚经历过战争,周围仍然有硝烟残留。

奥列弗:还有多远? 胡萨姆:可能有4公里。

奥列弗:明天停火就结束了,那然后呢? 阿兰:照常工作呗。

到处都是被炸毁的房屋,拉尔夫把他们一一拍摄进镜头。黑色的房屋像一个个空荡荡的幽魂,失去了窗户和门后,残留的形状是它的伤口。

货车前方的一辆小轿车忽然急踩刹车。

奥雷夫大喊:停车,靠边。

胡萨姆停车,奥列弗走下车来。

金姆:别这样,我们已经失去赛义德了。

胡萨姆:他疯了吗?那儿危险。

地上有两具尸体,奥列弗翻开其中一个,把他转成正面。金姆走下车,把奥列弗往车上拉。

胡萨姆:快走,赶快上车。他死了。这儿可是前线。

阿兰:快回来。

拉尔夫提着摄像机走下来:快上车,奥列弗。

金姆向车上跑:快过来,快过来。

大家都上了车。

胡萨姆:这不安全,快走。快。

拉尔夫把摄像机伸出车窗,记录地上的两具尸体。

奥列弗:就是因为这里是前线,否则他们会移走尸体的。

货车继续跟着前面的小轿车。

拉尔夫:他在那。

货车的前方忽然遭到一连串子弹的攻击。从高处的楼房上,几个士兵分别站在特定的位置俯视射击,目的是胡萨姆的货车。

金姆:趴下!走啊。

一个火箭炮飞过来,打中了货车左前方的小汽车,又一个火箭炮飞过来,打中了一座房屋。士兵们连续开枪射击货车,货车的车身上立刻留下密集的弹孔。

大家全都趴下来躲在座位之间的空隙。

胡萨姆:发生了什么?

金姆:我的腿。

胡萨姆迅速向后倒车,再迅速地发动车子向前行驶。汽车在狭窄的小巷里穿梭,终于找到一处还算安全的院子,胡萨姆把车停下来。

拉尔夫迅速从车上跑下来。

奥列弗:我的腿。他妈的。

阿兰托住奥列弗的头:先让我看看你的头,然后我们再解决你的腿,非常疼吗?

拉尔夫把院子的铁门关上。胡萨姆把冒烟的车头的车盖打开。

阿兰:一个创口贴。

金姆急忙撕开一个创口贴递给阿兰。

金姆:我们必须要到医院去。

奥列弗:没有赛义德?

金姆:我们现在已经失去他了。

拉尔夫:妈的,电气系统全坏掉了,我们哪都去不了了。

金姆:药物必须要送到医院去。

拉尔夫:车子用不了了,你要走着去?

阿兰:你能走吗?

奥列弗:我试试吧。

阿兰:走吧。下车。

金姆把药箱递给阿兰:阿兰。

金姆和拉尔夫架着奥列弗走下车。

阿兰:没事吧?感觉如何?

阿兰走在前面:走这边。我们先给你包扎。

阿兰:把他放到这。

金姆:这儿?

拉尔夫和金姆阿兰放到一块平板上。

奥列弗痛苦地动一下腿。

阿兰:来。

阿兰把医药箱打开,戴上一次性手套,金姆在旁边协助他。

拉尔夫在旁边点燃一支烟。

阿兰:抱歉了,你的裤子。

拉尔夫:天要黑了。很快就宵禁了,明天就再也不停火了。

阿兰:你刚才说什么? 拉尔夫:我们天黑前能出得去。

金姆:是有些错,但这不是我的错。

拉尔夫:是谁把我们搞得一团糟?你一点都不在乎我们能不能活着出去?

奥列弗:拉尔夫?

阿兰:车子怎么样了?

拉尔夫:电气系统全都烧化了,我们走不了了。

奥列弗:我们在这有多危险?

阿兰:这取决于他们今晚是否开始射击。

阿兰用棉花擦拭奥列弗的伤口,奥列弗疼得大叫出来。

拉尔夫:谁知道会不会有叛徒发现我们呢?

奥列弗:世事难料。(看看手机)谁有信号?

拉尔夫拿出手机:已经一个星期都没电没信号了。

金姆:那我们必须走出去找人帮忙。

拉尔夫:好主意。你听到了检查站里那家伙说的话。

阿兰:不是好主意,我们不能在周围瞎转。

拉尔夫:那计划是啥?干等到战争结束?

奥列弗:住口。

拉尔夫:我们他妈是有脑子的人!懂不懂。

阿兰给奥列弗包上纱布:应该弄得差不多了。

阿兰:谢谢。

金姆:也许胡萨姆能把车修好。

拉尔夫:你看了引擎没?

金姆没有回答,拉尔夫气冲冲地向外面走去。

阿兰也向外面走去。

金姆:阿兰?

金姆(继续剪奥列弗的裤子):我把它剪短。

奥列弗:这也算是在调情了。

金姆剪完后把垫在奥列弗伤腿下面的垫子撤走,奥列弗叫了一声。

金姆:渴吗?

奥列弗:嗯。

金姆:我去拿点水来。

41.城镇,夜内

硝烟缓慢地上升至苍茫的夜空。

金姆走到拉尔夫身边:你找到办法了?

拉尔夫:没呢,我们先把它拆了。

金姆:你能把它们组装回来吗?

拉尔夫:也许不行,那你能想到更好的办法?

金姆走到汽车的另一边。

拉尔夫:都是你害的我们出不去。

金姆点燃一台汽油灯,拿到后面的仓库里。

阿兰靠在墙上。

金姆:你在想什么? 阿兰:我们能做什么?祈祷。

金姆:你怎么啦?我感觉你有些不对劲。是吗啡的缘故吗?

阿兰:我正在戒。

金姆:那还挺好的。我会帮你的。

阿兰:我想放弃了。我坚持不住了。我想告诉你,但是...

金姆:你想说啥?我们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阿兰:我年纪大了,这事我已经做了太久了。

金姆:你在开玩笑。那你准备干嘛?回家和你老婆团聚?“亲爱的,我回来?”

阿兰:可能吧。

金姆:那医院呢?

阿兰:埃里克会接手。好吧。我在巴格达已经把所有事都交接好了。

金姆:你就这么丢下你的病人了?还有我?

阿兰:抱歉。

金姆起身离开。

42.货车前,夜内

胡萨姆和拉尔夫一起修车,天空不时传来炮火的亮光。

拉尔夫:停火。

胡萨姆:启动引擎。

拉尔夫启动引擎。

胡萨姆:停下,我的老天爷。

拉尔夫:该死。

胡萨姆:上帝会帮我们的。

拉尔夫递给胡萨姆一根烟,帮他点燃,自己也点燃一根烟。

拉尔夫看着一张照片:全家福?

胡萨姆点点头:嗯。

拉尔夫递给胡萨姆一张照片:这我女儿。

胡萨姆:名字?

拉尔夫:拉赫。

胡萨姆重复一遍:拉赫,好听。

拉尔夫从车里走下来。

拉尔夫走到货车前:加油,伙计们。

43.奥列弗休息的地方,夜内

金姆:这太他妈烦人了,一团糟。

奥列弗:怎么了?

金姆:你刚建立起一些东西,人们刚对你有点信任。但一瞬间的事,你就得说:“只能这样了。没人来帮你了。“我不想再经历这样的事,但它现在又一次发生了。而且这一次是我的责任。

奥列弗:这不怪你。

奥列弗喝水。

金姆:是啊,你朋友是对的,我把一切都搞砸了。

奥列弗:我们一定能成功抵达医院的。

金姆:你本来是会死掉的,是我骗了你。

奥列弗:你什么意思?

金姆:我是想让你一个人来的,我们本来就没得到过许可。情况也不够安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抄小路。

奥列弗:我不信。我不是一个人到这的。我还得对拉尔夫负责。

金姆:那我能怎么办?我们需要补给。没了它们,上百人都将死去。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只能祈祷,我只求情况能好转,我真的很抱歉。

奥列弗喝水。

金姆:真的真的很抱歉。

奥列弗:是我自己决定冒这个险的,不是你。

奥列弗走开了。

44.货车里,夜内

拉尔夫专注地修理货车。

奥列弗:要帮忙吗?

拉尔夫:这还用说?干活能堵住你这张破嘴。

奥列弗:我必须要向你道歉,对不起。你...

拉尔夫:行啦,去找个内胎。

奥列弗看着他。

拉尔夫:走羊肠道的时候有用。

奥列弗:好。

奥列弗走到后备厢,他找到一个手电筒,他拿着手电筒拖着伤腿慢慢地向前走。他听到一声巨响,然后他走过去。那是一个小小的锁起来的门。奥列弗走到门口,用力拧开门把,用全部力气撞开仓库的门。

仓库打开后,一个男人举起枪对着他:举起手来。你是谁?你在这搞什么鬼?

奥列弗举起双手:我不是士兵。

男人:你想要什么?我要开枪了。

奥列弗:我不是当兵的。

男人:我要把你的头打得稀巴烂。

奥列弗:我不是当兵的。

胡萨姆跑过来:先生,冷静。

男人:滚出去。

胡萨姆:没有恶意的,他是个记者。车子坏了,我们想修好。

男人:什么车?

胡萨姆:我们遭到了枪击,现在电气系统全瘫痪了。

男人:站着别动。

奥列弗:他干什么去了?

阿兰:怎么了?

金姆站在奥列弗的身后。

男人返回来:进来吧。

胡萨姆:去吧。

奥列弗四人走了进去。

男人:发生什么事了?

奥列弗:你好。

除了男人,屋子里还有一个妇女和两个孩子。

男人:你好,请坐吧。

奥列弗:安宁与您同在。

男人:你也是。

妇女倒了4杯茶招待他们。

奥列弗四人全部坐下来。

金姆:给你枕头。

奥列弗:谢谢。

妇女把茶端到四人面前,阿兰拿起一杯茶:谢谢。

金姆:谢谢。

拉尔夫:谢谢。

奥列弗:谢谢。

胡萨姆:先生,我们是从巴格达来的,要去费卢杰帮助伤员。

男人:愿上帝帮助你。我有两个儿子。他们都在前线。

金姆:他的两个儿子都在战场。

男人:我们帮忙照看孙子,保护他们不要卷入混乱。

金姆:所以他们照看小孩。

奥列弗:他们支持叛乱?穆斯林游击队?

男人:对,穆斯林游击队。我希望我的孩子生活安宁。

男人拿起枪,交给身边的孩子,拉尔夫趁机打开摄像机的开关。

孩子把枪高高地举起:我们一定会成功的,穆斯林游击队,胜利。穆斯林游击队!穆斯林游击队!

奥列弗:我们可以录影吗?

男人:不行。他们会骂我们叛徒的。用手榴弹炸我们的房子。

金姆:他说他们会从窗子里向他们扔手榴弹。

两个孩子在吹气球,其中一个把气球吹飞了。

胡萨姆:你能帮我们修车吗?

男人:我们能试试。

胡萨姆:真的?就在外面。

男人:那走吧。

胡萨姆:上帝保佑你。

男人和胡萨姆走出去。

奥列弗:他们人很好,但他手里的冲锋枪让我觉得自己是个人质。

拉尔夫:这就是我常说的:你从来都猜不透他们要干什么。

阿兰拿起手中的杯子:欢迎来到伊拉克。

拉尔夫提起摄像机:我看看外面是不是要我帮忙的。

45.货车前,夜外

拉尔夫走到货车这里帮忙。

46.屋子,夜内、

奥列弗,金姆和孩子们呆在一起。

47.货车前,夜外

胡萨姆:打开引擎试试。

(汽车的引擎启动)

胡萨姆:哇,谢谢你了,哈吉。

拉尔夫:谢谢。嚯,真棒。

拉尔夫跑去屋子。

胡萨姆:上帝保佑你。

48.房间,夜内

拉尔夫:车能走了,我们出发吧。

奥列弗:怎么做到的?

拉尔夫:我也不知道,是胡萨姆还有老头干的。

金姆握住妇女的手:谢谢你的茶。

奥列弗和阿兰向妇女表示谢意。

妇女:现在怎么样了?

拉尔夫:他们跑了。

拉尔夫先跑出去,奥列弗和金姆跟在后面走出来。

拉尔夫:真不敢相信,他们竟然把我们的车开跑了。

金姆:他们会回来的,肯定的。

拉尔夫:蠢货,等他们回来就不只他们两个人了。

金姆:我们马上就得走。

拉尔夫走到奥列弗面前:你走得了吗?

奥列弗:他说的对。我们应该试试。一小时后停火就结束了,我们应该能赶到医院。

阿兰:嗨,小伙子,现在还宵禁呢。

拉尔夫:呆在这,我们一会来接你们。

奥列弗:医院离这多远?3公里?

阿兰:至少3公里。

奥列弗:谁愿意去?

拉尔夫和金姆举起手来。

阿兰:我给你点治腿的东西。

奥列弗:好吧,抓紧时间。

奥列弗坐在地上。

阿兰打开医药盒,给奥列弗注射:现在,你的血压开始下降。

49.城镇的街道,夜内

奥列弗在第一个,后面跟着拉尔夫,金姆,阿兰。四个人看看街道上没人。

拉尔夫:到那边去。

奥列弗:快走!

拉尔夫和阿兰架着伤腿的奥列弗向前走,他们沿着街边的建筑偷偷地前进。

阿兰:过来。

一辆车灯闪了一下。

奥列弗:该死。

四个人站在角落躲避,胡萨姆把车停下来:你们在这儿干嘛?怎么不等着我们?

金姆:是胡萨姆。

金姆急忙跑过去:上车,快点,快点。你死哪儿去了?

胡萨姆:我去接我的小姨子法蒂玛,送她去巴格达。

金姆飞快地跑到车的另一边,阿兰,拉尔夫和奥列弗跟在后面走上来。

男人:安宁与你同在。

拉尔夫:上车。这谁啊?

金姆:他小姨子,她和我们一道去巴格达。

拉尔夫关上车门:你怎么跑了?。你不能一句话都没有就跑了。为什么?

胡萨姆:我能走了吗?

金姆:我们能让他开车走了吗?

50.街道,夜外

货车在黑暗中紧张平稳地行驶,沿途经过的房屋还依稀能看到和平时的模样。

男人:右转。我们快到了,左转。

货车最终在一间亮灯的房子前面停下来。

阿兰走下车:把货送进去,我去找埃里克。

金姆抓住奥列弗的肩膀:灯会亮半个小时。

奥列弗:拍他们装货。

拉尔夫点点头。

金姆:我们有10分钟的时间。

金姆走进去,胡萨姆跟在后面,手里搬着两箱药物。

51.简易医院,夜内

一个老人缓缓走过去。

金姆搬着箱子走进来,她看到地上到处是由于受伤而痛苦不堪的人。

一个头上绑着绷带的男人拍拍奥列弗:你能帮帮我吗?

金姆走到一个医生面前询问:请问,乔纳森医生在哪儿?

医生:他中枪了。

金姆:谢谢。

奥列弗看到满屋子的伤员,拉尔夫扛着摄像机在拍摄。

奥列弗:这边来,拉尔夫。

一个妇女蹲在地上偷偷地哭泣。

52.简易医院里面的房间,夜内

拉尔夫和奥列弗看到一个受伤的女人落寞地坐在地上。

奥列弗: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男孩头上满是鲜血,呆滞地靠在墙上。

奥列弗:发生什么事了?

伤员虚弱地:楼上。

奥列弗:楼上?

伤员:对,在楼上。在这边的?

伤员点点头。

奥列弗:谢啦,多谢。走。

拉尔夫和奥列弗向楼上走去。

53.救治室,夜内

伤员:救救我,我的头。

金姆:稍等一会。

金姆走进宽敞的病房:埃里克?

金姆在一个帘子后面找到了埃里克:你还好吧?

埃里克: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你不应该来的。

金姆: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

54.医院二楼,夜内

奥列弗打开一个门,拉尔夫带着奥列弗走上楼,医院的走廊里处处是脏乱的痕迹:上这来。继续走,往前。

楼梯拐角处有几把毁坏的椅子。

拉尔夫:这边。

奥列弗:他们把医院炸毁了。

奥列弗和拉尔夫站在屋子的中央,摄像机的灯光扫过屋子的全貌。奥列弗看到一个长桌,上面落满了炮弹击落的墙体。一条沾着血迹的白布掉在地上。

55.简易病房,日内

埃里克:我们那时候都在休息,突然砰地一声巨响,外面特别亮。我醒过来,发现我正在流血。整间屋子都不见了。

金姆:美军攻击了医院?

埃里克:是啊,你知道的,先开枪,后说话。

金姆:其他人呢?

埃里克:阿布妮?

金姆:还活着?

埃里克:没有。

56.医院二楼,夜内

拉尔夫举摄像机:现在轮到你说了。

奥列弗:我们得找到目击全程的人,好了吗?

拉尔夫:嗯。

奥列弗:我们走吧。

拉尔夫和奥列弗离开这个房间。

57.简易病房,夜内

金姆看到一个男孩在病床上吃手指,一个头受伤的女孩和母亲一起躺在床上。金姆走到另一个房间。

58.房间,夜内

金姆看到阿兰刚刚给自己注射完吗啡。

金姆:埃里克受伤了。你必须得帮他。

阿兰摘下眼镜:易卜拉欣,哈祖尔都死了,两名护士,还有来自巴士拉的学生,要是那时候我在这儿他们就不会全都休息了。

金姆:你那时候不在这儿。但你现在在这儿。我会留下来帮你。

阿兰:你回巴格达去。

金姆:胡萨姆把伤员带走。

阿兰:这事会耽误很久,你必须离开这。

金姆:拉尔夫和奥列弗能帮我们。

阿兰穿上白袍:我要做手术了。你能带走多少伤员就带走多少。但是一定要快。

金姆:我就呆这。

阿兰:你要回巴格达去。

阿兰和金姆拥抱:谢谢,你做的一切。

59.房间外,夜外

奥列弗:谢谢,谢谢你。

金姆从屋子里走出来:我们得走了,我们要带着伤员一起走。

奥列弗:怎么做?这有几百人。我们带十个人走,可能多一些。

拉尔夫:我们拍完了。

妇女:我丈夫...

金姆:我们会照顾他的。

妇女:求你了,救救我丈夫吧。

奥列弗:我们拍完了,但我们需要一个目击者。最好是个医生。

金姆:两名医生死了,其他的在做手术。

拉尔夫:我们要采访阿兰。

奥列弗:阿兰人呢?

金姆:去你的鬼采访,炮弹快要打过来了。

拉尔夫:各司其职,我们互不相欠。货车一装满我们立马就走。

奥列弗:我们只要一个人回答几个问题就行。

医生:你赶紧走,有...

金姆:等会,等一会。

奥列弗:求你了。

金姆:好吧,埃里克目击了整个爆炸事件,他在第二道门的右手边。

奥列弗:感激不尽。

金姆:奥列弗。

金姆:我一个人干不过来,我们不能把这些人留在这儿。

拉尔夫:我们不是来这运伤员的。你是记者,不是护士。

奥列弗:我来帮金姆,你去做采访。你或许比我干得好。

拉尔夫走开。

奥列弗:来吧,阿兰告诉你谁要带走吗?

金姆:没有。

奥列弗:他人呢?

金姆:在手术呢。

奥列弗:我去开车,很快就回来。

60.简易病房,夜内

拉尔夫扛着摄像机走到埃里克的病床前。

拉尔夫:你是埃里克吗?

埃里克:嗯。

拉尔夫:我能采访你吗?会说德语吗?

埃里克:我想说英语会更方便一些。

拉尔夫:行。

61.手术室,夜内

阿兰:你怎么没走?

奥列弗:那些伤员......

阿兰:嗯。

奥列弗:我们要带走哪些人?

阿兰:能活着到巴格达的人。

62.简易病房,夜内

奥列弗迅速回到病房,挑选可以到巴格达的人。

奥列弗:帮我个忙吧,把他带到车上去。

奥列弗拉起地上的一个小男孩:咱们走。

一个头部受伤的男孩手里拿着枪。

奥列弗:放下枪,好的。

奥列弗扶着男孩,医生抱着受伤的小孩一齐向外面走。

63.医院外,夜外

医院外面的空地上挤满了人,大家都嚷着要离开这里。

金姆站在货车上呼吁大家保持秩序。

奥列弗把大家往后推:停,停。

金姆:来,那两个男孩,你们先上来。

奥列弗:停。

金姆把小孩推上车。

金姆:那个孕妇呢?她人呢?注意点路。

金姆把可以带走的伤员送上车,剩余的人太多了,他们伸出手来,眼睛里只有货车,他们不断地向前挤,期盼能被送上去。奥列弗,胡萨姆,医生和金姆尽力阻挡他们上车的举动。一个老人,一个小孩被送上了车。

金姆:差不多了,我觉得我们该走了。

奥列弗,金姆和胡萨姆把后门关上:走吧。

一个妇女抓着金姆。

奥列弗:我马上就回来。

奥列弗回到医院里。

64.简易病房,夜内

奥列弗:好了吗?

拉尔夫:完事了。

奥列弗:得抓紧离开这。

阿兰从手术室里走出来:再见喽。

奥列弗和阿兰握手:再见。

拉尔夫和阿兰握手:再见了,我们得走了。

阿兰:祝你好运。

65.医院外,夜外

奥列弗和拉尔夫走出医院,坐进货车。

阿兰站在医院门口看着他们离开。

66.街道,夜外

货车在黑暗的道路上行驶,货车里的伤员的情绪都十分稳定。

小姨子:再往左转。

胡萨姆:嗯。

金姆:你拿到采访了吗?

奥列弗:拿到了。进展得顺利吗?顺利吗?

拉尔夫:不知道.

奥列弗:什么啊,顺利还是不顺利? 拉尔夫:当然顺利咯。

奥列弗和拉尔夫激动地握了一下彼此的手。

拉尔夫把摄像机对准车厢后面的伤员开始拍摄。货车忽然急刹车,大家都惊叫起来。

一个阿拉伯人举着枪:全都下车,出来。

拉尔夫举起手。

胡萨姆:我的天,我们被挡住了。你们看看这些伤员。

阿拉伯人:出来。

拉尔夫:他想要什么? 阿拉伯人:出来。

拉尔夫:他说什么? 阿拉伯人:出来。

金姆:他不是要我们帮忙,他是要我们下车。

胡萨姆:我们只是在帮助伤员。

阿拉伯人:出来。

另一个阿拉比人:出来。

奥列弗:我们就呆着车上。

金姆:我们有伤员。

胡萨姆:我们只是想帮助伤员,我们想把他们送到巴格达去。

阿拉伯人:下车。

阿拉伯人靠近货车,拉尔夫就在他要接近的那一刻,用力地把车门打开,将阿拉伯人撞倒在地。趁这个时机,货车迅速地向前冲去。

阿拉伯人在后面向他们开枪射击,只要是能看到的阿拉伯人,统统向他们开枪,车身很快地又遭遇一连串子弹。

67.街道,夜外

货车继续前行,夜色中,能看到几个士兵站在掩体后面举着枪对准他们。当货车靠近了,一个士兵缓缓地从掩体后面走出来。

奥列弗:开慢点。

士兵打了个手势,让他们继续开。

金姆松了一口气,胡萨姆慢慢地把车开过去。

当货车完全离开关卡时,大家才是真正放下心来。

奥列弗:没事吧?

大家点点头。

奥列弗:还好吧?

胡萨姆惊呼:他中枪了。

奥列弗扳过前座的拉尔夫,拉尔夫没有反应。

奥列弗:停车,停车。

胡萨姆把车停下来。

奥列弗打开前门,金姆和他一起把拉尔夫抱下来放到地上。

奥列弗:嘿,我们快到了。我们就要出去了。拉尔夫?

拉尔夫没有反应。

奥列弗:拉尔夫?拉尔夫?

金姆摇摇头:他死了。

胡萨姆走下车来,明白拉尔夫死了。奥列弗十分悲痛,金姆捧着奥列弗的脸:我们还得继续走。

车上的人还在等着他们。胡萨姆和奥列弗把拉尔夫搬到车上。

货车继续行驶,走进深深的黑暗里。

68.公路,日外

太阳升起来了,云彩和大地被染上美丽的金色,沙漠里依旧是一望无际的荒凉,一辆货车冲破黑夜,再次踏上寻找目的地的旅程。

金姆拖着孩受伤孩子的头,大家静静地坐着。

69.巴格达的一家医院,日外

货车在院子里停下来。医生拿出一副担架放在地上,另一个医生匆匆跑过来给予帮助。金姆把受伤的男孩从车上抱下来往急救室走去。几名医生纷纷过来帮助其他的伤员。

奥列弗和胡萨姆把拉尔夫抬到一张活动病床上,并在拉尔夫身上盖上一块蓝色的布。

金姆把一个妇女扶到医院里。

所有的人都送到医院之后,金姆,奥列弗和胡萨姆站在院子里,他们的旁边放着拉尔夫的尸体。

奥列弗:我能喊一辆飞机来把他送回德国。

金姆:好。你呢?我能帮你做些什么吗?

奥列弗:不用了。我会开车回办公室。再打电话给总部,还有拉尔夫的妻子。我该怎么报道这件事啊?

我连磁带都不敢看。

金姆紧紧地拥抱奥列弗。

金姆:我进去了。等会叫你。

金姆拿起包走进医院。

拉尔夫一个人站在外面。

(拉尔夫的磁带里的画面:拉尔夫:你能描述一下当时的情景吗?埃里克:我们有五名医生在这家诊所工作。两个人死了,他们都在这工作很长时间了。拉尔夫:那现在怎么样了?埃里克:我们最后一批志愿者要撤回了。病人还留在我们这。拉尔夫:为什么?是因为觉得为这场战争丧失性命不值吗?埃里克:这跟战争无关。我认为我能做些事,改变些什么,如果我呆在这的话。拉尔夫:你现在觉得你其实并没有改变什么?埃里克摇摇头:如果连我们都不相信,那谁会相信?拉尔夫:谢谢。)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停火的更多影评

推荐停火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