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中风景 雾中风景 8.9分

奥赛罗

侃笛丝
2018-07-0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雾中风景》这部电影里有大量隐晦的细节,十分值得从头细细梳理一遍剧情。影片开始,姐弟俩一如既往地没能搭上开往德国的列车。他们一动不动地站在站台边缘,看火车慢慢驶出站台。回到家里的姐弟俩讲起了创世论的故事。但这个故事里是没有造物主的存在的。故事还没讲完便被归家的母亲打断。母亲在这部电影里只出现了此处门缝下高跟鞋的影子。她推开房门,于是姐弟俩的黑暗中出现了一道强烈的光芒,如同创世纪中所述。

第二天,在一片瓦砾之中,一位老头立于土坡上,双手张开作势要飞翔,扮演海鸥。他对弟弟说:

快要下雨了,我的羽毛会湿。
你每天都说要去德国。

二人离去之前老人大吼:

德国长得怎么样呢?

这位神秘老人的身份是什么呢?他所处的地方被铁丝网所围住。一开始的远景中还出现了疑似救护车和医生的人物,操场上还有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在慢跑。这里应该是一座精神病院,而老人则是一位精神病患者。

姐弟俩第二次来到火车站,终于鼓起勇气登上列车。列车驶入一片黑暗之中。姐姐开始给不知在何方的父亲写信,表明此程是要去寻父的。因为被查出没买票,姐弟俩在下一站被赶下车。列车入站。姐弟俩站得离镜头很远。原本就是孩子,现在身影显得更加单薄了。警车带姐弟俩来到工厂寻找舅舅。巨大的烟囱拔地而起,如同怪兽。镜头依旧距离他们极远,再加上怪兽般的巨大工厂,更显得二人如米粒般大小。

舅舅刚出现时还算慈祥,不想转眼面对警察时换了一副冷漠的面孔。他揭示了姐弟俩父亲在德国只是一个谎言的事实,然而姐姐拒绝相信。只重复地喊着:

我们爸爸明明在德国!你撒谎!

这是一个从一开始就知道目的地不存在的公路片。姐弟俩的寻父之旅注定即将失败。

姐弟二人来到警局二楼等待。所有的警察只重复一句“下雪了”之后便冲出门外。一旁的妇人也是如同复读机般重复着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他脖子上的绳子掉了。

女孩不知所措,带着弟弟出了警局,所有人定格在原地仰望着天空,雪花纷纷落下。时间仿佛暂停。姐弟俩前往火车站,搭车前往下一站。

此处旁白念道:

我们一路上就像是叶子一样,在空中飘来飘去。这个世界太奇怪了!

这个时候写给父亲的信的内容还很乐观。在他们旅途的第一站,他们尚不明白这世界的意味。

第二站,两人来到雪后夜晚的小镇。一群人在举行结婚典礼。新娘哭着夺门而出,音乐与喧嚣骤然停止,男子追出来从背后将她一把抱住,把她带回仪式现场,此时一辆车拉着一匹奄奄一息的白马路过,欢快的音乐继续,典礼继续。绳索脱落,白马躺在地上,痛苦地挣扎摇摆。弟弟伤心地哭泣。身后举行典礼的人跳着舞走出来。同一个镜头里,一旁在举行诡异的结婚仪式,穿白纱的新娘逃离又被抓走,一旁一匹浑身脏兮兮的白马死去了。

天亮了之后姐弟沿着山间的马路走,看见一位青年在修报废的客车,认识了如希腊雕塑般修长俊美的Orestes。弟弟好奇地问他:

“你是做什么的?”
“我负责让人们捧腹大笑,或是泪流满面。你知道那有多难吗?”
“你扮演什么?”
“我的角色。”

剧团人员出场。一群戴礼帽,身着呢子大衣,穿皮鞋,手拿长柄伞仿佛活在二十世纪初的绅士淑女出现。十分有舞台剧的感觉,仿佛是从幕布后面钻出来的一群人。他们对Orestes说:

我们到不了剧院,想想办法呀。
如果我们找不到剧院的话,爷爷会死的。
时代不同了。所有的人事物都变了,随着时间渐渐被破坏掉。整个希腊都是这样……老是上演着相同的剧码。

弟弟一个人在空旷的街道寻找餐馆。老板要求他打扫所有的餐桌才给他吃的。一位拉小提琴的绅士进门演奏。弟弟默默地坐在椅子上听,听完了还认真地还鼓掌。而老板只顾着驱逐他。

获得食物之后男孩在街头晃悠。镜头拉得很远,整个广场尽收眼底。一队军人路过,整齐地列队降旗。第二次全场定格的镜头。只有弟弟在动。降旗之后男孩呼喊着海鸥冲向镜头,半路被姐姐和Orestes拦下后道:“海鸥飞走了。”

三人重聚之后,Orestes对姐姐说:

我知道你们赶时间,不是吗?感觉上你们好像没有什么目的,但其实你们又是有地方一定要去的。你们知道自己要上哪去吧?我只不过是一只漫无目的的蜗牛罢了,根本不知道我要上哪去。以前我还以为自己知道。我到底要去哪呢?

说罢在路边捡到电影底片。全片第一次大特写就是这个电影底片。Orestes问众人有没有在在雾里面看到一棵树。大家都没有看到。

三人来到海边,一个极长的镜头。这镜头的调度绝了。众人有次序地出场,各自沉浸在各自的戏里,杂而不乱。短短的时间里出现了好几个时间点:

“1922年8月,土耳其人夺走了阿菲永卡拉希萨尔市。”
“1944年,英国人行军进入雅典。国家联盟组成了第一政府。还有许多热诚的集会运动。因为每个人都相信集会的力量。相信同盟,相信集会。而英国人竟然去解放纳粹盟军,还帮他们重整旗鼓。我们有种背叛的感觉。”
“我在1947年末被逮捕。”
“这个时代真是太糟糕了。”

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所代表的那段历史时间里。漫无目的地行走着,背诵着自己的台词。

最终众人失去了剧场,在沙滩上向大海走去。这些停留在过去的人究竟该去向何方呢?

豪雨中出现了电影海报的那一幕。男孩说他再也走不动了便蹲下,女孩无奈地在公路边拦车。那辆改变女孩人生的卡车出现了。司机秃顶,气质猥琐,在餐厅调戏服务员。最终他把车停在公路边的荒地里,从车的左侧绕到右侧,将女孩抓住,如同抓住一只白羽鸡一般将瘦小的女孩带到车厢里夺去了她的童贞。四年前我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时就是在此处停下,不忍继续往下看。画面左侧的公路,一辆车停下,来了另一辆车,两车司机简短交谈过后一同上路了。车内传来的音乐就是片尾在gay吧放的last drive的every night。弟弟在车外唤着女孩的名字:“乌拉!乌拉!”司机踉跄地下车,衬衣下摆翻出来大半。良久,女孩慢慢地从帷幔的黑暗中爬出来。首先是她瘦弱的小腿。白袜褪至脚踝,露出沾满车底灰尘的皮肤。然后是散乱的头发,脸上满是麻木。骤然间大片鲜血从裙摆下流出,沾满了女孩的双手。女孩颤抖的手指在车厢上留下了暗红色的印记。又是特写。随后是姐弟在雨中离开卡车的背影。镜头切至火车站。一只白羽鸡闯入了候车室。一名穿着与卡车司机十分相似的秃顶男子小心翼翼地靠近它,一把将鸡抱走了。一如卡车司机小心翼翼地从车的另外一侧靠近女孩,随后又一个冲刺将逃走的女孩抓住。与之相同的还有开头新娘逃出来被黑衣男子抓走的动作。三个动作如出一辙。女孩就像那只白羽鸡,闯入了自己不熟悉的领地,面对不怀好意的人只能束手就擒。

自此女孩的信不再充满信心。姐弟俩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弟弟认为旅行没有意义并希望回家,姐姐仍旧固执地想要前往德国。

候车室中的喧嚣忽然间消失了,旁白里女孩的声音念着给父亲的信:

我们望着相同的世界……灯光……黑夜……还有你……

此时画面中飘过四个穿着黄色连体衣手执铁锹的工人。他们在两个定格画面中都有出现。第一个定格画面中他们看起来在扫雪。第二个定格画面中又似乎在扫地。这是第三个定格画面,他们一动不动地盯着女孩,看向镜头的方向,又消失在镜头中了。

为了躲避警察的查票,姐弟俩又下了火车。画面背景出现了八座巨大的烟囱。他们奔向了一座庞大又可怖的机器。巨大的齿轮转动着指向姐弟俩,于是两人又折返。在这个工地他们与Orestes重逢。这里导演给了货运火车、运煤车、拖拉机许多镜头。甚至在Orestes用摩托载着姐弟俩离开后,镜头中仍然是一辆接一辆的泥头车。三人在两辆车的缝隙中骑摩托快速地穿过。他们是这个工业化社会的异类、边缘人,与周遭格格不入。

三人又回到了那个剧团排练的海边。度过了一段欢乐的时光。女孩对Orestes滋生了异样的情愫。男孩要教她跳舞,而两人最终只是尴尬地面对站立着,中间留了一条不宽不窄的缝隙。女孩逃跑了,蹲坐在沙滩上,任凭海浪冲刷。

去火车站预告了晚上的别离之后,三人来到港口。剧团将巴士里的戏服一字排开。尽头接着是剧团的演员们。他们同被挂出来卖的戏服并无二致,均是过时的,需要舍弃的东西。两位客人来看过之后不顾挽留便匆匆离开了。没有人愿意卖他们的戏服,也没有人愿意听他们的戏。Orestes很生气,认为不应该卖戏服。他问爷爷在哪里。一个女演员回答“他现在身体很糟糕。”呼应了前面所说“如果我们找不到剧院的话,爷爷会死的。”离开剧团成员前Orestes说“我很不喜欢葬礼。再见!”戏服和演员均已是可以被埋葬的东西了。

女孩半夜从酒店中醒来。从前电影中我们只看到姐弟俩在火车上睡觉,从来未在正经的床上睡过。好不容易睡一次,女孩却睡的不安稳。她悄悄来到Orestes的房间,门里是一片漆黑。开灯一看并没有人。我好奇女孩本来想干什么。上一次她的身影全部被黑暗吞噬是在卡车车厢里。

Orestes不睡觉,在海边盯着水中浮出的巨手石像。一架军方的直升飞机开过来。又是定格画面。又出现了身着黄色连体衣的人。这次他们骑在单车上,定格在路边。军方将巨手石像吊走了。石像在空中打转。景象十分奇异。目睹这一奇景之后的Orestes喃喃自语:

如果我现在大喊的话,有谁会听到呢?天使军团吗?

随后Orestes寻找摩托买家,带领姐弟俩来到酒吧。女孩发现自己喜欢的男孩竟然是同性恋,备受打击,便带着弟弟匆匆离开酒吧。Orestes骑着摩托赶上来重复着“我不希望我们是这样分离的”,可女孩依旧不领情,只决绝地往前走。最终女孩崩溃了,在他怀里痛哭失声。在她被卡车司机夺去童贞的时候她没有哭,在她被赶下火车流离失所的时候她没有哭。只在这个时候她绷紧的神经松懈了。Orestes温柔地抱着她,缓缓地告诉她:

当你的心不断跳动时,你以为自己会因此心碎,不过就是这样罢了,第一次都是如此……

空无一人的公路上,他们俩又像在海滩上一样面对面低着头站立,中间留一道尴尬的缝隙,弟弟在一旁看着他们。这次女孩真的同他告别了。

在火车站,没钱买票的女孩向一旁的士兵问能不能给她点钱。士兵是错愕的,因为女孩的年纪。他不敢相信这个年纪的女孩会向他暗示这样的交易。他挣扎几番,留下钱之后便落荒而逃。

在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之后,姐弟俩终于来到了德国边境。黑暗的画面中只一座铁塔。俗话说灯下黑,两人躲在塔下,避过巡逻士兵,乘上了一只小船。小船驶向无边的黑暗,就在二人被黑暗吞噬之际,灯光照亮了他们的船,随后是一声枪响。

一片浓雾中出现了弟弟亚历山大的身影。他又开始讲述创世纪的故事。他挥了挥手,浓雾消散,山坡上出现了Orestes所说的树。姐弟二人走向那棵树,结束了这段艰辛的旅程。

本片几乎全由的固定机位和长镜头。镜头推拉的速度也极慢。剧情隐晦,富有象征意义。导演对工业社会的态度已经算片中十分直白展现出来的主题之一了。几个有意思的细节,或者说谜团。一是着黄色连体衣的人和定格画面的意义。刚看完的我认为是指异化的人,可替代的,每个人都长一样的,分辨不出来的人,常见于工业社会。而向我推荐此片的基友认为是导演意识的外化。定格画面亦是对姐弟二人的一种关注。但也仅仅是关注,而无法帮助。定格画面有如给姐弟俩的特权,只这两人可以通过。第二个谜团是那只巨大的手,仿佛是哪个巨大的希腊神像上掉下来的手。那一幕里Orestes说:“如果我现在大喊的话,有谁会听到呢?天使军团吗?”几乎是直接在cue希腊神话军团出场了。荷马史诗里凡人虔诚地祈祷神便会听到。我认为剧中的人物便如荷马史诗中的凡人一般,被神,即观众,自奥林匹斯山上注视着。再加上本片剧情也有如奥德赛,讲述的是一种旅途。基友则认为是维度的概念,分上层与下层。维度低的人被维度高的人注视着。第三个谜团则是结局。经历这一切的男孩变成了造物主。原本看到白马死去还会伤心地哭泣的他后半部分变成了一个审视者的角色。冷静地旁观姐姐的命运沉浮。

一开始只有黑暗,后来出现了光线……那道光是从黑暗中某处产生。

从一开始,创世论的故事就是亚历山大在讲述。亚历山大其名之义也是——人类的守护者。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雾中风景的更多影评

推荐雾中风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