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 燃烧 7.9分

使命犯罪和正义复仇,用心理学解读三个病态的人物

Jocker
2018-07-0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超长预警,剧透预警)

一、故事构成

故事改编于村上春树的《烧仓房》并以福克纳《烧马棚》中的愤怒为主线。在其中加上了李沧东惯用的宗教元素:基督教与大量南非Bushman的宗教文化。

关于Bushman,编剧在接受访谈的时候说,他看书时候觉得有句话特别好,一直想植入电影中,但是遗憾的是这句话在电影中无处安放: “这世界上所有的动物和事物都是great hunger,那夜空的星星之所以闪烁是因为它们知道自己的光正变得隐约而即将消失的事实,所以跳起了great hunger的舞蹈。黎明草叶上的露珠是那星星的眼泪。” 那么编剧在电影中植入了什么呢?

1、Meaning

“The Bushman in the Kalahari Desert talk about two ‘hungers.’ There is the Great Hunger and there is the Little Hunger. The Little Hunger wants food for the belly; but the Great Hunger, the greatest hunger of all, is the hunger for meaning. “There’s ultimately only one thing that makes human beings deeply and profoundly bitter, and that is to have thrust upon them a life without meaning. There is nothing wrong in searching for happiness. But of far more comfort to the soul is something greater than happiness or unhappiness, and that is meaning. “Meaning transfigures all; and once what you are living and what you are doing has for you meaning, it is irrelevant whether you are happy or unhappy. You are content. You’re not alone in your spirit. You belong.” —Sir Laurens van der Post (1906 – 1996) 影片中3个主演,面对迷一样的生活,无不在寻找自己的“Meaning”。

2、Trance dance

Trance is so overwhelming that it is difficult to describe. To explain it and to help people who were not shamans to see what they had been through, the painters of rock art images looked for comparative experiences. Crossing over to the spirit world during trance could be compared to 'death'. This did not mean that they actually died, but that they believed that while they were in trance, their spirits would leave their bodies and meet others in the spirit world. 'Death' is used as a metaphor for the trance state. Trance is very much like death. Sometimes it is called 'half-death'. Professor Lewis-Williams explained how all this suddenly made sense to him: "I saw that the dying eland was a metaphor for the dying medicine man. Shamans are said to die when they enter the spirit world through trance. And the dying eland is a source of potency (spiritual power)."

3、Bushman 文化中的DEATH

二、人物设定

1、惠美

边缘型人格。 20岁+,出生于坡州炭县面万隅里, 从小没有人关心,没有爱,被家人虐待、遗弃,受教育水平不高。没有固定收入,靠打零工,卡债及不同男人的临时救济为生。金字塔底层的盛世蝼蚁。

她满足边缘型人格的四个核心要素: (1)、难以建立稳固的自我同一性。非常依赖与他人的关系来获得对自己的认同,独自一人的时候很艰难,当一份亲密关系破裂的时候难以承受。 (2)、不信任。边缘型人格在依赖于他人的同时也对那些人进行猜疑,而且预期自己会被他们抛弃或受到他们的伤害。依赖性和不信任的结合使边缘型人格对他人的情感产生了极大的矛盾心理。 (3)、冲动的和自我毁灭性的行为。当他们要摆脱某种东西时,常常会采取毁灭性行为,如吸毒,不计后果的开车,性乱交,甚至用行动作出自杀威胁。 (4)、难以控制的愤怒和其他情绪。他们持续存在于情绪危机中,主要是悲伤和愤怒两种情绪。 影片中惠美即使欠着卡债,花完自己所有积蓄,也要去非洲寻找“meaning”。这种行为也是她自我毁灭的一个前兆。可是她又害怕死,很希望像没有存在过一样消失。 具有边缘型人格的人特别要忍受孤独,因为他们缺乏与他人之间稳定的依恋关系,从而这种强烈的害怕被抛弃感给他们带来了痛苦。 ben对钟秀说惠美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孤独。

欧文·亚隆说过,人生的痛苦大抵来自四个方面:不可避免的死亡、内心深处的孤独、追求自由以及生活并无意义的事实。 我们的惠美,具备这所有的痛苦。

2、钟秀

冲动控制障碍。 24,5岁。出生于坡州炭县面万隅里,自幼父母离异,被狂暴症的退役军人父亲带大。大学文学文艺系毕业,志向是像福克纳当一名作(小说)家。自卑、内向。有纵火经历,并经常做梦梦到自己纵火。无业,靠兼职送货为生,感受不到任何希望。

冲动控制障碍。 特征有以下五条: (1). 病人知道他的这种行为是不好的,极力加以控制,但总是归于失败,即难以控制。 (2). 行为没有任何明显的外目的,如偷窃和纵火为例,患者既不是为了经济收入,也不是为了掩盖罪行,不是为了改善个人生活条件,也不是出于政治与社会目的,也不是为了发泄私愤和报复。总之,什么外目的也没有。 (3). 在行为前,心情紧张或不快感越来越强烈。 (4). 在行为过程中,病人可体验到如释重负般的快感或行为本身可给与患者极大的心理满足。 (5). 反复发生,在发作的间歇期病人没有明显的精神障碍。 具体表现有以下形式:病理性赌博、病理性纵火、病理性偷窃、拔毛症(病理性拔毛发)等

纵火狂(Pyromania) 纵火狂是一种重复且蓄意或有目的的放火,他们在纵火前一样会有压力与情感兴奋,对于火与纵火后的结果,有一种沉溺感、兴趣、好奇心与吸引力;当纵火时,会有愉快、满足与轻松感。 病因学:佛洛依德认为纵火的行为,代表的是一种等同于同性恋本质的自慰行为,Lewis等则认为这种重复的放火行为的动机是报复,也有些人认为它是一些社交技巧缺失的人,原始的沟通的方式。 临床表现:多半在儿童与青少年期就有纵火或一些与火有相关的活动,比较常见的防卫机制是否认,常会有事先准备,多半会出现在其纵火地区的附近。

间歇性狂暴症

其主要的特征在其突发性的攻击冲动,与其相对应的心理压力不相称,且在没有发作的期间,并不会看到明显的冲动与攻击性。在发作期间,他们无法抗拒这种攻击的冲动,因此会造成严重的伤害与财产损失; 发病率:发生的机会低,多发生于男性,这些人常有比较高的机会有纵火的行为,通常有家族的关连性。 病因学:在心理分析的理论中,认为这种冲动的攻击行为是因为过去对于自恋有伤害的事件所引起,而这种暴力的事件,可以控制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因此也减少再次自恋受伤的机会; 典型的病人的型态,常是体型壮硕、有依赖个性,容易对于这种无助感与无能感产生很大反应,因而出现暴发身体的攻击行为。 常是突发且慢性,这种无法预测的攻击行为,常会造成人际关系恶化与社交孤立。 影片中对钟秀父亲的描写片段皆在告诉观众钟秀人格的形成原因。

3、Ben

30岁+。生活于江南最富有最安静的社区。开跑车,住豪宅、会烧菜、言谈举止优雅从容,做事有条不紊。家庭条件优异,生活有品位,迷一样的盖茨比。经常约会一些如惠美一样召之即来的社会底层女孩。吸食大麻。只要好玩的他都爱玩。家人中有基督教徒。 洁癖(OCD),反社会行为:无同情心,为了快感烧“塑料大棚”。 由于影片中对Ben家人及他的过去描述甚少,我们并不能从接机电话及家庭聚餐的两组谈话得出他的犯罪的stressor与trigger。(或许我并没有看懂导演这两个片段的用意)。没有完成对Ben人格的拼图(没有童年与成长环境等信息),所以并不能轻易总结Ben的人格。我们了解的Ben是在某个人格基础上进化而来的,他已经进化出了固定的行为模式: 1、选取类似的“塑料棚” 2、以一个相同的节奏烧掉“塑料棚” 3、了解“塑料棚”的燃烧规律:“浇上汽油,不到十分钟…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4、在这些行为中获得快感与加强

三、剧情发展

钟秀

1、 性唤醒

故事开始于钟秀与惠美两个蝼蚁的相遇。此时的惠美,想要摆脱现状而欲采取自我毁灭性的行为,已经处于想要消失的边缘,但又害怕死亡,因此处在无限的悲伤深渊中。如其他边缘型人格患者一样,惠美也对活着的“Meaning”深感困惑,甚至决定倾其所有去非洲寻找“Meaning”。 和钟秀的相遇,像是深井中的一抹阳光,她希望钟秀能像以前一样拯救她逃出这深渊,又害怕最终仍会被抛弃而遭遇更大的痛苦。在惠美去非洲之前,她完成了对钟秀的性唤醒。就如同幼年时被父亲唆使而纵火后,会经常梦到纵火的情景,而感到满足一样, 他被唤醒后也时常自慰来获得快感。自慰在这里是一种隐喻或者说是伏笔。而纵火则是性释放的替代。 在和惠美xx之后不久,他第一次接到莫名电话。在断线之后他只是叹了口气。

2、 性受挫

(1)、接风饭局

两周以后惠美从非洲归来,与她一起的是她在非洲结识的神秘男子Ben。 这里导演并没有说明Ben为什么在上一次烧了“塑料棚”不久要去非洲,也没有告诉观众他去的一个半月左右都做了些什么。 在接风饭局中,惠美又表达了想要消失的愿望。Ben也吐露了自己人格障碍的一个特征:没有同情心。 饭局过后开着保时捷的Ben提出送惠美回家,此刻的惠美还是渴望送她的人是钟秀或者说她很在意这个时候钟秀的心情。(惠美3次回头看钟秀,并略有些不舍地上了保时捷)。自卑的钟秀压抑了自己内心因“性宣泄渠道”被剥夺(性受挫,权力受挫)而产生的愤怒。 回到家后,接到第二次莫名电话。这次电话暴露了他的愤怒。

(2)、家中自炊

第一次见面不久,Ben就迫不及待要见钟秀,并提出了做面给他吃。这也是两个悬殊阶级在钟秀心中的又一次碰撞。一个是汤臣一品,一个是大凉山。想要夺回“power and control”的钟秀对秘一样的盖茨比产生了一种有罪推断(他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肯定是有问题的)。而惠美的回答,也让他更加愤怒。这种愤怒来源于“power and control”的受挫=也来源于自己的无能。 在咖啡厅见到惠美时候的喜悦与Ben出现后钟秀suffering表情的强烈反差也说明了这一点。 尼采说过,一个人受苦而不使别人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因为每句怨言都是复仇。

(3)、路边野餐

不喜欢聚会,在人群中会不自在的钟秀正在逗牛的时候,惠美和Ben突然要来造访。3个人在让钟秀深感窘迫的主场野餐。开着银色赛车的Ben有备而来,钟秀却对这个cold call猝不及防。他想要整理一下凌乱的房间,想到并不能改变什么,就此作罢。他并不想让他有敌意的对手Ben了解他什么,然而生活的惨淡却在Ben的面前暴露无疑。他用脚去踢那不争气的椅子也透露了他因此而生的愤怒,一种失去权力和控制力的愤怒。

酒过三巡,钟秀和惠美在Ben的教唆下吸起了大麻,并很快进入了恍惚阶段。 惠美在夕阳的晚霞下跳起了另大多数观众都称赞的“trance dance”,也是对她想要和晚霞一样消失的一种隐喻。伴随她进入Trance的那首爵士乐曲为《Générique》,出自美国爵士乐大师Miles Davis ,是黑色经典《通往绞刑架的电梯》的原声。 钟秀并没有get到惠美跳舞的意义。惠美相信自己在Trance过程中,灵魂会出窍而和她的精神世界的另一个灵魂相遇。而她的精神支柱却愤怒地骂她“妓女”。惠美在钟秀与Ben面前脱衣,也让钟秀感觉到自己没有“power and control”。

在惠美被抬进屋后,恍惚中的钟秀向Ben吐露了困扰他的过往,也是他人格障碍的核心元素: 1)父亲有冲动控制障碍 2)单亲环境长大 3)幼年纵火并经常梦到纵火场景

而Ben向钟秀讲了自己的特殊癖好“烧塑料大棚” 看着“塑料大棚”燃烧会让自己内心响起贝斯的声音。并表明了这次来的目的:踩点。要烧掉离钟秀很近很近的“塑料大棚”。这也是对钟秀的一种挑衅。从客场杀到主场来夺取他的“power and control”。 钟秀愤怒地告诉Ben,说他爱惠美。Ben也是很蔑视地笑。并没有正面反馈于钟秀的愤怒。

临走的时候,Ben留了自己的打火机给钟秀(Ben具有强迫症倾向,不会轻易遗忘东西),彷佛要激励那个纵火的幼年钟秀。 而钟秀也在他们离开的晚上又回到了自己纵火的场景,并在熊熊大火中得到了“性快感”。

3、 性分离

为了捍卫自己的“power and control”(离我那么近的塑料棚,我总能把它们保护好吧),钟秀在分开后的第一天就展开了塑料大棚的搜救工作。他认真地标记每一个符合Ben的选择条件的塑料大棚,并每天特意去看护。

在和Ben分开的第一天,钟秀接到了来自惠美的可疑电话。之后便失去了惠美的消息。 钟秀开始寻找她,她住的地方,她临时工作的同事,她学哑语的地方…钟秀自然地想到了最可疑的Ben,于是跟踪他,并直面去询(质)问他。Ben回答他说,自己也找不到惠美,她像一阵烟一样消失了。而“烧塑料大棚”的事情,在Ben回来之后就履行了,因为离钟秀特别特别近,所以他忽视了。

这时候Ben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女性。钟秀并不相信Ben能摆脱嫌疑,然后就一直跟踪他来完成自己有罪推论(“塑料大棚”就是惠美一样的人,Ben已经把惠美杀掉了)的证据收集。Ben健身时候他跟踪,家庭聚会他跟踪,郊野外出他跟踪…终于在一次蹲点中和Ben正面交锋。并在Ben的家中得到了自己想要求证的问题:惠美的猫与手表。钟秀认为自己的推想得到了验证:惠美已经被Ben杀死了。而自己已经完成了对Ben犯罪行为的证据搜集工作。

4、 性释放

“正义审判”

钟秀卖掉了牛,住进了惠美曾经的公寓,并幻想惠美给自己手淫。然而现实中的惠美却像从没存在过一样消失了。钟秀自认为Ben就是惠美消失的凶手,就是自己性宣泄对象的掠夺者和毁灭着,在完成了对Ben犯罪行为的证据搜集后,接下来就是要完成自己对Ben的“正义审判”,就像法庭对自己的父亲做的那样。他约了Ben在有很多塑料大棚的地方相见,并用父亲私藏的匕首一刀一刀地刺向Ben。 匕首刺向Ben的过程,也是钟秀性释放的过程,过度的杀戮也说明钟秀的愤怒被无克制地释放。

生理反射性呕吐与初次杀人癫痫式颤抖的细节描写,也增加了这段剧情的真实性。

最后,他脱掉了全身的衣服,和Ben以及他的保时捷一起燃烧了。我们见证了钟秀脱掉衣服,也如见证了他同脱茧一样的蜕变,雪花在映射着火焰的挡风玻璃上融化,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四、细节分析与常见问题解读

1、Ben究竟有没有杀惠美?

导演在这个故事上用了一种电影语言,他告诉了你1、2、3,但并没有告诉你接下来是4。 从“逻辑必然性”上来看,Ben杀死了惠美 : (1)、Ben烧掉了离钟秀很近很近的“塑料棚”,而钟秀距离上的最近的真实的塑料棚在他日复一日的检查中并没有被掠夺。 (2)、惠美符合“塑料大棚”的定义。且是钟秀和Ben的唯一连接。 (3)、惠美在Ben踩点后消失。 (4)、消失后的惠美的家异常整洁,如同Ben洗手间的毛巾。 (5)、惠美的手表和其他同样廉价的饰品像战利品一样出现在Ben的家里。 (6)、惠美家的猫也随她一起消失了。之后Ben的家里便多了一只猫。且叫它Boil的时候有反应。 (7)、惠美以及售货员女朋友,都像Ben洗手间抽屉里的陈列品一样,与Ben的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2、Ben为什么要杀惠美,甚至在钟秀表示爱惠美后还要杀了她?

(基于上一条“逻辑必然性”) Ben从未流过眼泪。并且在“烧塑料棚”的时候能感到快感。烧掉那些没用的肮脏的碍眼的“塑料棚”,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清道夫(house clearing)并将这种行为深度合理化,一方面他知道杀人是犯罪,另一方面他深信他正在为这个世界做贡献,深信自己所作所为是自然规律。那些“塑料大棚”在等着被他燃烧,烧掉它们,是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情,是自己的“使命”所在。

如同《身后事》的杀手说,那些人像死尸一样毫无目的地游荡,他们只会大小便,他们的臭气让我们窒息,或者什么事也不做,也让想活着的人失去希望,我必须埋掉他们,我别无选择。

Ben提到了自然道德,让人想起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最需要死亡的就是穷人,他们是这个社会的过剩人口。饥饿、疾病、战争、犯罪而造就的人口的减少,都属于自然规律”。而近现代,甚至当代,我们还是能看到那些把穷人赶出去,甚至丢弃到垃圾场的残忍。 相对而言灭霸的一半一半或者《三体》中的灭掉重来似乎更没有违反道德规律。

钟秀表示爱惠美。而在Ben眼中,钟秀是懦弱的,在惠美3次回头的时候他没有让惠美上自己的牛粪车,在无意识中,又一次拒绝了刚看到希望的惠美 。在惠美和Ben在咖啡厅调情的时候他也只是suffering,在Ben说惠美“即使遇见喜欢的男人,也说不出喜欢”时对惠美的眼神也没有回应。钟秀是一个只关心自己作品是什么样子而不关心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作家。惠美对于他来说也只是个“性发泄的渠道”。他对于惠美有多重要,他却一无所知。

Ben蔑视的冷笑,彷佛在说“You know nothing, John snow” 惠美在恍惚中灵魂并没有与自己活着的唯一希望相遇,反而被钟秀愤怒地骂妓女。

没有比惠美更完美的“塑料大棚”,与家人互不联系,也没朋友,最信任唯一信任的人也骂她妓女,且她自己也想像一阵烟一样消失。

3、钟秀家里的无声电话谁打的?

从钟秀接到3次电话时候的情绪,可以看出钟秀在一步一步走向愤怒。导演故意没有给出来电者的信息也是电影语言的一种。 而大多数观众却像关注Ben而忽略了钟秀的主线一样,只关注来电者而忽略了钟秀的情绪变化。

4、枯井是否存在?意味着什么?

村上春树曾经说过:"人生基本是孤独的,但同时又能通过孤独这一频道同他人沟通。""人们总要进入自己一个人的世界,在进得最深的地方就会产生连带感。或者说人们总要深深挖井,只要一直挖下去就会在某处同别人连在一起。"

惠美曾经掉入枯井,在她最绝望无助的时候被钟秀拯救。而这次与钟秀的相遇,以为他还能如同以前一样拯救她于无尽的深渊,但是钟秀就像房间里的阳光一样,只给了她短暂的希望。 井是惠美与钟秀交集的关键证据。钟秀在认为惠美被杀掉后还去找井,也是找寻曾经救过惠美的证据。

钟秀在被Ben各方面碾压之后,要找到自己并不是完全失去power and control的证据。他主动答应了母亲要钱的非分要求,这也是钟秀在片中除了童年救人,请愿书文笔好以外,他唯一做成了的一件事。

5、火的寓意

在很多宗教中,神与火是密不可分的。印度教中婆罗门即为火,犹太人视上帝为圣火柱,基督教视上帝为烈火。Bushman在祭祀活着跳“Trance dance”的时候也用火。

影片中出现的火有四处 (1)钟秀梦中燃烧的塑料棚。幼年的钟秀在火光中微笑。 (2)Gana Art里Lim ok sang的展览,《三界火宅-火》(龙山惨案。另外一件展品为上善若水-水,水炮事件) (3)钟秀对塑料棚点起,又迅速扑灭的小火苗。 (4)杀掉Ben之后,毁掉证据的熊熊烈火。

火是一种极其难以控制的武器,对于有“冲动控制障碍”的钟秀来说,这并不会是他的首选犯罪工具。 而Ben是一个做事有条不紊,很有控制力的人。他十分清楚要怎么使用这种武器,并知道能焚烧他的祭品多久。进化到这种程度,想必也经过很多次脱离控制的尝试 。

Ps:纵火犯与以火为武器的杀人凶手并不一样。纵火犯无意于造成伤害。纵火往往是无害的,比如烧无用的塑料大棚。

6、看似颜俊多金,家庭和睦的Ben为什么会杀人,他的Stressor和Trigger是什么?

导演用Ben在车上和妈妈通话及家庭聚餐两个场景,来向观众说明Ben并没有不幸的家庭背景。那么这个盖茨比为什么会杀人?

猜想Ben原来是以烧塑料大棚来获得快感,来满足自己的性释放。三四年前,被底层女性嘲笑性无能,从此开始了第一次杀戮。Stressor是性无能,trigger是被嘲笑。 这个猜想的漏洞是被嘲笑的年龄是27,8岁,太晚了。 猜想2、鉴于Ben家中大量和非洲相关的摆件,艺术品等。以及Bushman在Young Moon祈祷(夕阳裸舞的月相为初二或者初三),猜想Ben是把受害人当作祭品烧掉,来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但是并不知道Trigger是什么,是什么促使他这样做。

总之,我们并不能找到Ben杀人的Stressor以及他三四年前开始杀人的Trigger。

五、影片的意义

导演在影片中也植入了很多政治元素:光州事件,中韩建交,龙山惨案,水炮事件,甚至在选址时也故意选取了离朝鲜很近的坡州。如中国很多在城市化的农村一样,坡州也在进行快速的城市化,大量的农民失去了土地与房屋,农民或因农产品低价而破产,或因土地被征用而失业。而影片中也借用电视片段说明了韩国失业问题的严重性。

不只是韩国,世界上很多国家都面临这些问题,失业问题、阶级固化。迷一样的年轻人,很多处在社会边缘。他们像惠美一样看不到生活的希望,像钟秀一样被上层阶级剥夺着各种资源。然后再用人口论告诉你说,资源的速度跟不上人口的速度,穷人必须死,这是自然规律。

看到之前网络上对“盛世蝼蚁”的描述,“无关紧要,无人在意,也无人关注”,这不正是一个个在上层阶级眼中无用且碍眼的“塑料棚”?那些惠美们,杨改兰们,王佳梅们正在我们见证中逐渐消失,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那些黄一川们,钟秀们还在自己的愤怒中挣扎,如同汽油一样一触即发。 这两天也在被上海黄一川报复社会而刷屏,人们总是将此作为一个天灾来提供“突发事件自救锦囊”,而不是追究其根源,在热度过后,只能证明这又是一次习得性无助。

金字塔的底座正在坍塌。Be Witness!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燃烧的更多影评

推荐燃烧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