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以为《我不是药神》是一部喜剧,结果…

格小拉
2018-06-3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徐峥、周一围、王传君……看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演员阵容后,可以说是毫不犹豫地决定要去看这部电影,没看预告片,单从电影海报里读取信息,原以为会是一部轻松的荒诞喜剧片。看完点映场后,捧着一张浸满泪水的纸巾,才发现,这部电影的价值远远高于里我的期待。

先说一个真实的故事。

故事主人公叫陆勇,他被很多人称为“药神”,而他在网上主流称号是—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陆勇是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2002年的时候,他被诊断出患有该疾病,当时医生便推荐他服用能稳定病情的进口药“格列宁”。患者必须不断地服用这个药品,才能正常生活。而这种药品在当时的售价是23500元/盒。一盒的剂量仅供患者服用一个月。

陆勇吃了两年,花费了56.4万。当时,陆勇所在的病友群里,100个人中只有两个人吃得起。2004年6月,在日常资料收集时,陆勇在一篇论文中找到了希望,他了解到自己在服用的抗癌药,被印度一家厂商仿制。他辗转从日本药店买到了这种药,价格仅售4000元。

陆勇当时并不敢直接换药,而是每期替换一颗药,一个月把四颗全部换完。频繁的复查让陆勇一点点看到了希望。换药数月后,各项指标均正常,陆勇终于确信了。

就这样,同年8月,陆勇在自己的病友群里分享了这一消息。随后,高达数千人拜托陆勇购置此药。

陆勇通过药盒上的联系方式,找到了印度厂方Cyno公司。通过直接议价购买,最后只花了3000元。之后,他发现印度厂商仍有议价空间,到了2014年,如果一次性购置一年用药,算上所有杂费,每月折合下来才199元。

但是问题来了,印度这个药品并没有专利,也没有获得国家的进口药品销售许可。根据我国法律,但凡没有取得相关部门所批发的进口药品销售许可证,均会被认为是“假药”。即使这些药有很好的疗效。

2013年11月23日,陆勇被湖南沅江市公安局逮捕并提起公诉,罪行是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

随后,白血病病友们知道了陆勇的事迹之后,在网上发起了实名签名——《为争取白血病患者基本生存权的集体自救行为的非罪化而呐喊》。

2015年2月27日,沅江市检察院正式对陆勇作出不予起诉决定。称其行为不构成相应罪名,并表示,“对陆勇定罪将背离刑事司法应有的价值观”。

最后政府也为患者做出了努力。2016年,工信部、国家卫计委等六部门联合印发《医药工业发展规划指南》。2018年,中国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政策,同时有19个省市相继将瑞士“格列宁”纳入医保名单中。

自抗癌药“瑞士”格列宁纳入医保名单后,慢粒白血病发病存活率从2002年的30%提升至了80%。

(以下涉及剧透)

而电影《我不是药神》就是以这一真实事件改编而成。主角程勇(徐峥饰演)是一个落魄潦倒的中年失意男,经营着一家没什么生意的印度神油店,拖欠房租。父亲瘫痪在老人院,无钱医治。前妻离婚后想带走儿子,打官司逼他放弃抚养权……他没什么抱负,生意惨淡经营也不寻求改变。他也没什么风度,面对前妻的强硬态度,他恼羞成怒,大打出手。他更没什么胆量,慢粒白血病人吕受益(王传君饰演)找上门来请求他到印度代购抗癌药物时,他因为害怕犯法而不予理会。说白了,他只是一个苟活于上海旧城区街角巷弄里的小人物,如果不是老父亲病情严重急需一笔不菲的手术费,他的人生大概也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去了。

急需用钱的程勇再次找到吕受益,决定冒险一次,走私一批印度抗癌药物。到了印度后,他发现印度抗癌药的出厂价仅500元/盒,药效与国内抗癌药并无二致(国内进口抗癌药3万元/盒),这其中巨大的差价让他发现了商机,他两眼开始放光,和印度厂商谈,企图拿下中国的代理权。

回国后,程勇以5000元/盒的价格将抗癌药低调对外销售。通过几位白血病病友的内部关系网,药越来越畅销,即使从中获得的是暴利,程勇还是被白血病患者们当成救世主。同时,警方也一直在追查违禁药的下落,害怕坐牢的他赚了盆满钵满后及时收手脱身,将代理权转给了另一个假药贩子。这也意味着他将那一批白血病患者的命交到了假药贩子的手上,包括他的团队。为了家庭与刚出生的孩子而与病魔抗争的吕受益、为了给女儿治病而在夜店跳钢管舞的刘思慧、想引导更多患者在病痛中获取信仰的刘牧师、因为患病不想连累家里而独自出走的仗义男孩彭浩,这个小团队从此解散,各奔东西,再无联系。

一年后,程勇新的事业做得风生水起,搬进新房,有了新车,是一副老板的派头。只是,他昔日的“战友”过得并不好,吕受益的妻子找上门来,恳求他去印度再带些药物,他这才知道,曾经的那个假药贩子把印度抗癌药抬价到2万元/盒,无良的做法得不到患者的维护,警方也一直在追捕假药贩子。而曾经的许多患者因为负担不起高昂的药费,无药医治而无望地离开了人世。吕受益的病情也日益严重,程勇赶赴印度带药的途中,他就离世了。

吕受益的离世,让故事剧情有了一次重大转折,看不下一个个家庭被病魔摧毁,本质善良的程勇不再见死不救,决定“重操旧业”,再次做起印度抗癌药走私的生意。而这一次,他不挣钱,五百元的进货价,他五百元卖出。他不愿再挣这些可怜患者的钱,可他依旧害怕犯罪,所以,他对患者说:“这药我只卖给以前买过的人,也请大家保密低调些,我不想坐牢”

当一个人对世界抱有善意时,善意同样会回报于他。假药重新流传于市,警方一直在追查贩药源头,他们捉捕了一批批持有印度抗癌药的患者,但没有一个人供出程勇的名字。患癌老太太恳请警方放弃追踪假冒抗癌药的那一情节实在令人泪目,患者们的无助被演绎得淋漓尽致。“我之前吃药,家里的积蓄都吃没了,家里的房也吃没了。药贩子他并不挣钱,谁家没个病人啊?抓了他,我们没药了怎么办?我想活着”。

故事剧情的升华来自于彭浩的车祸,为了不让警方发现程勇,彭浩开一辆载着印度抗癌药的车与警方来了一场生死追击。不擅车技的他顺利地甩开警车,却与一辆货车相撞,二十岁的生命就此划上句号。在彭浩短暂的生命里,他读懂了这个倔强仗义又善良的灵魂,或许他心里也在暗暗决定延续浩子的精神。印度药厂被政府查封,印度厂商的货源也只能向市场回购,价格涨至2000元一盒,程勇依旧以五百元的价格卖给国内病友。“算是还之前欠他们的”。他的帮助对象也不再局限于之前的患者,而是将消息放出省外,让更多的白血病患者能够买得到药,吃得到药。

直到被抓的那一刻,程勇还是竭尽全力地把药传递出去。所以公正的法律遇到有情有义的犯罪,还是会变得宽容一些。两项罪名,五年的有期徒刑,算是比较好了。离开法院去监狱的路上,站满了白血病患者们,他们纷纷为这位“救世主”送行,嗯,这是飙泪最高点了。

政府因为如此轰动的大事也有所行动。就像文章开头所说,白血病抗癌药在2018年顺利纳入医保,成为每位患者都吃得起的抗癌药了。

故事结局是圆满的,其中,我们不仅可以看到小人物的蜕变,同时也能看到整个国家,政府为百姓所作出的改变。看完电影后,我的感动不止来源于故事本身。能够拍出那么棒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此处应该献给制作团队再一次掌声,每位演员的演技都在线。所以,我还感动于,仍有人在坚持打磨作品,给予我们最棒的呈现。

电影《我不是药神》7月6日全国公映。忍不住再次安利,虽然剧透了不少,但是电影里还是有很多细节值得细细品味,它值得每一个拥有正义感的人去观看。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