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猎人 荒野猎人 7.8分

生存还是毁灭

调反唱唱
2018-06-30 20:31:55

[荒野猎人]讲的是第一代美国人去西部拓荒,是现代意义上的“西部片”,这样的题材似乎超越了以往亚历桑德罗作品表现的主题。无论是[爱情是狗娘]、[通天塔]、[美错]亦或是[鸟人],都在讲现代人的绝望困境,而[荒野猎人]则放弃了城市,选择了亚历桑德罗不熟悉的西部荒野。这一次苦难升级了,他的主人公不但要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还要与人性的恶斗争,但即便是这样,亚历桑德罗依旧试图从中去寻找救赎的力量。

与天斗

由汤姆·哈迪饰演的大反派菲茨杰拉德在篝火边讲了自己父亲的前史。他的父亲原本没有信仰,但在一次狩猎的过程中,马被印第安人抢走了,在与大自然相处了许多天之后,他的父亲声称自己找到了神,找到了慈悲的光辉。但这信仰与菲茨杰拉德从小受到了基督教信仰相违背,在他对父亲的这番描述中充满了鄙夷态度。

这个前史是影片一个多小时才自爆出来的,菲茨杰拉德的反面形象已经完全展露给了观众。在他说出这番话后,不会有人感觉到意外,它完全符合菲茨杰拉德的个性,但其实这背后却深藏一个关于信仰的问题。美国第一代拓荒者信仰的是上帝,在他们看来,荒野是恶魔肆虐而上帝旨意未到达之地。去那里开疆拓土,则意味着传达上帝的旨意

...
显示全文

[荒野猎人]讲的是第一代美国人去西部拓荒,是现代意义上的“西部片”,这样的题材似乎超越了以往亚历桑德罗作品表现的主题。无论是[爱情是狗娘]、[通天塔]、[美错]亦或是[鸟人],都在讲现代人的绝望困境,而[荒野猎人]则放弃了城市,选择了亚历桑德罗不熟悉的西部荒野。这一次苦难升级了,他的主人公不但要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还要与人性的恶斗争,但即便是这样,亚历桑德罗依旧试图从中去寻找救赎的力量。

与天斗

由汤姆·哈迪饰演的大反派菲茨杰拉德在篝火边讲了自己父亲的前史。他的父亲原本没有信仰,但在一次狩猎的过程中,马被印第安人抢走了,在与大自然相处了许多天之后,他的父亲声称自己找到了神,找到了慈悲的光辉。但这信仰与菲茨杰拉德从小受到了基督教信仰相违背,在他对父亲的这番描述中充满了鄙夷态度。

这个前史是影片一个多小时才自爆出来的,菲茨杰拉德的反面形象已经完全展露给了观众。在他说出这番话后,不会有人感觉到意外,它完全符合菲茨杰拉德的个性,但其实这背后却深藏一个关于信仰的问题。美国第一代拓荒者信仰的是上帝,在他们看来,荒野是恶魔肆虐而上帝旨意未到达之地。去那里开疆拓土,则意味着传达上帝的旨意,让这块地不再处于蛮荒状态,让强势的基督教文明替代弱势的原始文明。于是便出现了菲茨杰拉德这号人物,利用上帝之手铲除异见者,这样一来,对基督教的所谓“虔诚”反而成了害人的借口。

住在荒野里的印第安人完全是另一种状态,他们不知道上帝是谁,大自然是他们的信仰,他们将它称之为神。格拉斯在复仇之路上遇见了一位恩人,这位老人的亲人都被其他印第安族群杀害,使得他不得不南下寻找其他波尼族人。但这个老人却说:“我的心在泣血,但复仇之路在神手上”。放下私人恩怨,一切交由自然神判断,这是荒野居民的信仰。

两种不相容的宗教在荒野上厮杀,但格拉斯的故事却在侧面佐证这两种信仰的共通性。一方面,格拉斯与他的同伴一样,是信仰基督教的。另一方面,他却从某种程度上接纳了印第安文明,与波尼族女人结婚生子,并为了维护印第安人的利益杀害了美国军人。但这些不能说明他皈依了自然神宗教,而只能表明,他比他的同伴们在信仰上少了些偏见,对异教留有起码的尊重。但他依旧有疑惑,在格拉斯的梦里,印第安人的图腾是与十字架反复交叉出现的。遭遇苦难之时,他会反复回忆与妻子、儿子相处的时光,对天发问是否因“不虔诚”受到了上帝的惩罚。但当他依照印第安人的信条放弃了复仇时,才明白自己已经在内心背叛了基督教文明,彻底融入了荒野。

与地斗

艾曼努尔·卢贝兹基镜头下的荒野的确美,它呈现出了大自然最为原始而空茫的一面,但笼罩全片的冷色调却在强调自然界中压倒一切的冷酷。影片开始十分钟不到,格拉斯就受到了熊的袭击,这一击几乎让这个领路人丧生。在这之后,格拉斯还有四次濒死体验,其中有三次都是在与大自然抗争。作为一部现代西部电影,[荒野猎人]对自然残酷一面的展现恰好填补了以往西部片中自然环境刻画的空缺,它还以西进运动一个真实的面貌。

在杰克·伦敦的北疆小说里,荒野没有残酷到这个地步,里面散发出怀旧又浪漫的气质,把文明的疆界向未知的蛮荒地带推进,听起来充满了冒险精神与浪漫气质。去荒野打猎像是远离工业社会的尔虞我诈,在很多人眼里貌似是一个颇为理想的行为,大自然在他们看来是能拯救被俗世蒙蔽的灵魂的住所。但这个世界丝毫不比所谓现代人的“都市丛林”让人舒服多少,这个未知的,被人为贴上理想标签的地方随时可能吞噬人们的灵魂与肉体。

如此一来,西部拓荒者们想要征服自然的豪言壮语像是人类的自我粉饰。大自然千百年都在那儿,比人类的寿命长得多,它的存在与未知应当让人感到一丝畏惧。[荒野猎人]里的西部拓荒者因为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付出了代价。在被队友抛弃下之后,格拉斯必须在荒野中寻求生存的途径,他的存活和其意志力有关,其内心独白最常出现的一句话是“风无法吹倒有强根的树”。

但也不仅是此,在如此强大冷酷的自然界面前,光有意志力绝对不行。在荒野,资本主义社会的道德准则没有什么用了,还应该学会在特殊的生存环境生成特定的行为准则。所以我们看到这样来自东边城市的人,到了西部荒野不得不学习印第安人的生存方式,坚信他们崇拜的实用主义,淌冰河、睡马肚、吃牛肝。这样的转变正如《野性的呼唤》一样,被淘金人带到阿拉斯加荒野的狗巴克,在自然生存法则的逼迫下,身上狼的野性逐渐被唤醒,最后回归原始森林,变成了狼。

与人斗

菲茨杰拉德当着格拉斯的面,把他的儿子杀了,从此两人成了敌人,菲茨杰拉德从东往西逃亡,格拉斯一路紧跟。这里是特殊环境下特殊人物的特殊情况,本来没有什么普遍意义,但两人之间的差异涉及到了价值观念,这里就产生了普遍意义。

[现代启示录]之所以叫“启示”,是因为它真正的主角科茨上校是个“疯子”,他与普通的越战兵在价值观念上的不同正可承担启示一代美国人的作用。不管最后结果如何,真正代表当时越战兵状态的的确是那个奉命去带他回来的维拉德上尉。[荒野猎人]的两大主角也是这样的关系,主人公格拉斯部分融入了荒野,是当时的异类,而他的敌人菲茨杰拉德才是代表美国第一代拓荒者的那类人。他们有与自然斗争的勇气这没错,但他们往往自私冷酷,把工业社会的尔虞我诈、唯利是图带到了荒野。格拉斯与菲茨杰拉德的争夺与其说是私人恩怨,不如说是价值观念之争。

但这里的价值观念也不是以往西部片中野蛮与冲突的陈词滥调,而是亚利桑德罗从人类本性出发的一种道德焦虑。菲茨杰拉德被金钱所诱惑,如若将格拉斯与其儿子置于死地可以得到后半辈子发家致富的钱。他始终在盘算此行之后回家的打算,根本无心留在荒野,骨子里小农意识占据了主导。而格拉斯在一开始面对菲茨杰拉德的嘲笑时,就向观众表现了他性格里温和的一面,他没有对此进行争论,而是低着头保持了沉默,没有将他人的异见当回事。这种性格解释了为何他很容易融入荒野文明,但他的悲剧在于即便他的灵魂与身体都已经接受了原始文明的一切,但他在印第安人眼里依旧是个“异类”。这两种文明之间的碰撞实在太过于激烈,他个人无法调和这一切。这个人物就像是[美错]里的乌西巴尔,努力想做好事,但一切都是“美丽的错误”,所做的全是徒劳。

影片最后一幕,当格拉斯放手将受伤的菲茨杰拉德交给自然神的时候,找到女儿的里族人,从他身边走过,即便格拉斯救过他的女儿,但他依旧连看都没有看格拉斯一眼。此时自以为可以担当“和事佬”角色的格拉斯才显出彻底的绝望,他眼神空洞地望向远处的冰川河流,这一眼包含了太多复杂的东西。这是小李在这部戏中演技爆棚的一个瞬间,可以说先前的表演虽然生猛,但却没法体现什么演技。想想在拍摄条件如此艰苦,导演又坚决不肯用特效的情况下,演员的表演怎么可能不真实。但唯有这个场景,小李没有言语也没有动作,单单靠一个眼神,去传达整部[荒野猎人]没有言明只能会意的内涵,这才显出真正的演技来,可以说这一刻,荒野猎人才得以“还魂”。

本文首发于《看电影》周刊,转载请说明

文 调反唱唱

个人公众号:电影少女放浪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荒野猎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荒野猎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