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阶级的畏惧和野望

catcher07
2018-06-3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过着双重生活的超人一家又回来了,14年前,动画电影的俏皮和超前的思维模式完美结合的一部《超人总动员》赢得了一片赞誉,14年后,同样带着对母题的探讨,更加细致紧贴时代的子题创作,《超人总动员2》再临银幕。

《超人总动员》给我们带来的最大冲击也是文本最锋利的地方就是超级英雄的平民化,当《守望者》严肃讨论超级英雄另一面的时候,皮克斯旗下的《超人总动员》却在四年之前就用诙谐的动画触碰了这一主题,并拿到了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 《超人总动员》是否以一种特殊的形式—动画开创了超级英雄电影的新分支,很难下定论,但不可否认,这些年,诺兰的蝙蝠侠系列,扎导的《守望者》,X战警系的《第一战》与《逆转未来》,甚至《美国队长3》都在社会政府这双游离于有影无形的双手中揭开了超级英雄的道德困境与不为人知的阴暗面。 14年之后,导演布拉德·伯德试图复制《超人总动员》的成功轨迹,续篇《超人总动员2》如期登录大银幕,布拉德·伯德可以说是带着延续前作概念的野心的,从电影文本中我们可以探知一二,开头影片就抛出了话题,超能力能否合理使用与索科维亚协议有着相似的背景,政府对超能力的态度又可以联想到X战警里类似的矛盾,超能力之外,女性主义老调新谈,现代媒介对生活本质的侵蚀也由反派屏霸带来。

如此丰富的蓝本,也许就是布拉德·伯德等待多年才敢接手续集的重要原因吧,更何况科技的进步,影片在视觉上都可以与真人超级英雄电影抗衡。《超人总动员》巴小杰的丛林追逐战无比惊艳,《超人总动员2》的急停轻轨戏码更是奉上了动画特效的精华。

这场戏有《蜘蛛侠2》的影子

丰富的文本和精益求精的视听体验,成片就算中规中矩,也不失一部优秀的动画电影。《超人总动员2》还没有上映,很多人就提到,明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争夺将在《犬之岛》和《超人总动员2》中展开。《犬之岛》已经在年初的柏林电影节率先亮相,相比较3D动画的童真,定格动画的《犬之岛》更多是一则寓言,夹着地缘政治、带着批判色彩,更加晦涩、更加成人化。曾经同样是韦斯安德森镜头下欢快的《了不起的狐狸爸爸》都没有办法拿下最佳长片,黑色的《犬之岛》在学院派以内心情感为主线的,表现纯真的审视维度下,作为异类被评委放弃也是有极大可能的,而足够细致也足够合家欢的《超人总动员2》似乎顺理成章成了最佳长片的头号种子。

但看过《超人总动员2》,总觉得手握史上最佳动画电影开画的续篇缺了点什么,纵向对比去年的《寻梦环游记》,亡灵世界的新鲜设定和能够和观众情绪互动的故事走向更具吸引力,依然切入超级英雄日常生活依然延续之前的话题走向依然在超能力与日常生活的对峙中寻找平衡。

如果《超人总动员》到第二部的周期不长,女性主义的伸张、对现代社交媒介的批判往前推几年或许能够满足人们对动画电影与现实意义互文的想象。但经历了女权的老生常谈,媒体社交的反复批判,再加上超级英雄电影也在追求多角度、类型化,充斥着这些探讨的《超人总动员2》似乎不可避免地站在了前人的肩膀上。在当下追求效率、流水生产的商业维度里,重复论点并不是不可接受,就像《寻梦环游记》仍然是家与梦想的交织,却仍然在观众心里激起波澜。对于论点,若是简单的堆砌,即便站在巨人肩膀上,巨人肩膀也无力维持这样对起点优势的浪费。

《超人总动员2》是站在前作的肩膀上的,因为前作,续篇必须延续故事里的概念性和先锋性,因为动画,也应该尽量制造欢快愉悦的合家氛围,前作在两者之间做到了算是有效的平衡,毕竟作为系列开篇的惊艳之感饰去了好莱坞动画强行制造笑点的生搬硬套。而当观众对系列有了概念性的认知后,如何沿用之前的框架开启新篇章,新段落怎样书写下去,《超人总动员2》给出的答案则是文本的堆叠,导演布拉德·伯德被问到过,为什么过了这么久才制作《超人总动员2》,他说:“我只是在寻找一个能够媲美原作,有意义的创作蓝本。现在我发现了它,那么续集就可以制作了。”

看电影的时候,我们不用很仔细就可以发现导演提到了的完美蓝本,反派屏霸就是根据现代人对信息工具的依赖创造出来的,女人工作、奶爸当家这是当前商业电影对于女性主义很直白的描述。至于对超能力的使用,这才是《超人总动员》精神的延续。

带孩子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就像前文提到的,这些都已是老调重弹,或者说在这些老调重弹的表象下,没有纵向挖掘。不自觉地又要提到《银翼杀手》了,续作《银翼杀手2049》顶着前作的荣耀回归,并没有创造出更加概念性先锋性的东西,但影片并没有纠结于创造,转而进入纵向挖掘,在原作概念基础上深入人性、虚实探讨,原作很“硬”具有概念前瞻性,而续作很“软”充满哲学意味,续作仿佛是前作精神上的再创造,也算是另一种延续了。

但堆砌论点的《超人总动员》似乎离精神意义的再创造越来越远,程序化、符号化的文本更加让影片更加中规中矩。影片的意义好像超人一家的中产属性一样,略显保守,充满焦虑,过程安逸。

之前看到过一篇文章,来自清华大学政治学教授任剑涛,论述了中产阶级的一些特征,何为中产,中产更多的是一种状态,不仅仅指资产,还有社会政治状态,他们期望一份良性的社会秩序,自己的利益权利能够得到保障,这样他们才有可能上升资产;他们也畏惧社会动荡、发展低于预期,他们也不希望自己从中产衰变为无产。

这样前有野心后有顾虑的心理很容易折中,即追求安逸、宁静、理性。

老婆在外工作的普通家庭日常

超人一家有着不可思议的超能力,但他们还是过着典型的中产生活,夫妻二人一人养家一人回归家庭,平日里追求一定的安逸,偶尔出门打击罪犯是维护稳定的社会秩序,更像志愿工作,正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他们认为自己有能力和责任维护社会安定,政府禁止超能力,就像是切断了他们对于社会秩序的关心,剥夺了他们对维护社会的权利,从而影响了他们对于安逸稳定的追求。另一方面,他们也担心政府政策的变动导致阶层动荡,进而影响生活的状态,更可能向下流入无产,所以政府以滥用超能力为由对夫妻施以拘留,夫妻因为这样的对待从经济上流入无产阶级。

超级英雄因为其能力之大,在处理社会公共事务的关系网络里,我倾向于理解成一个社会组织,普通人选择去相信这个组织,而政府希望能够管理这个能够聚集平民意志的社会团体。反过来,管理公共事务,政府与民众需要的是沟通,社会组织应承担更多的互动任务,一旦社会组织取得平民信任,成为了民众信仰,不管有无越权之心,政府必定会按照侵犯最高权利的威胁来处理,除非有更大的威胁摆在所有人面前,否则这样的关系会一直持续。

如果说《超人总动员》给人惊艳更多的在于展现超级英雄中产阶级的一面,那么《超人总动员2》则进一步描写了中产阶级的社会焦虑,一方面与政府的矛盾可能引发自身利益的丧失,自己的权利无法保障;另一方面现代化带来对效率的追求冷漠了人与人的距离,现代媒体的虚假控制者人们的心智,中产心态受到影响,中产状态处于不稳定的困境中。

超级英雄若为人类,若属于中产阶级,一定会有向上的野望和向下的焦虑,向上依赖于稳定的社会秩序,向下来源于无法预料的社会动荡。他们期望自己维护社会稳定的权利能够得到保障,也希望与政府与平民保持着友好,当其权利不管受到民众还是政府的侵犯,如何给予反击,这似乎可以是超级英雄电影的另一种呈现方式。

比较可惜的是,《超人总动员2》只是一种中产状态与焦虑的大杂烩,流于程序化模板化的展示,显得刻意。好莱坞3D动画电影视角下,叙事往往服务于幽默风趣的笔调、阖家欢乐的氛围,没有大方向的错误,传递着约定俗成的价值观,这也让影片成为了电影中的“中产阶级”,想发力,却在焦虑中迷茫了。

❤个人公众号,关于影评,欢迎关注❤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超人总动员2的更多影评

推荐超人总动员2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