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狂花 末路狂花 8.7分

我认为这种女性主义很恶心

紀紗真東
2018-06-3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看完之后,除了觉得塞尔玛的不谙世事表现得很狗血,还对这部电影获得的所谓“女性主义先锋”的评价感到很恶心。

这就是你们追求了几十年的女性主义?我反正是吐了。

女性主义的崛起,并不是对现有社会形态的全盘否定,女性仍然需要遵循很多准则,法律、健康的伦理观、社会责任等等。女性主义的崛起,不代表你可以肆意枪杀嘴巴不干净的男人,不代表你可以自由的享受外遇,不代表你没钱了就可以持枪抢劫、袭警后一走了之。当代的社会秩序并不是男性专权建立起来的,也有大量的女性为其做出了贡献。即使未来的世界是女性主宰,依旧需要法律、人伦来规范社会生活。反对男权不等于反社会,更不等于反智。

我不喜欢那种“这是受压迫之后产生的反抗”的论调,你可以去真的反抗一下试试,你就知道其实她们很多行为都是过激的,完全不顾后果的,也没有一丁点社会责任感的。

整部电影里的男性角色不是愚蠢就是狡猾,不是暴躁就是白莲花,不是嘴炮王者就是懦弱不堪,连警察都没个正气。这就衬托的两个女主角显得没那么差,也算是一种取巧,但是看得很别扭,尤其是那个白左警长,一副上帝视角高喊“女人有多少次让人家欺凌”,令人尴尬。

另外为什么觉得塞尔玛狗血,我想很多人会说我只看了前半段,后半段她转变了就很可爱。怂恿好朋友跟自己一起自杀就是可爱了?把一个无辜的警察闷在后备箱就是可爱了?没事戳朋友痛处而且还一脸很好笑的样子(即使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可爱了?可能你们对可爱的理解比较宽泛,我欣赏不来。在我的理解里,路易斯从一开始就在阻止事态变得更糟,提醒塞尔玛注意身边的危险,而塞尔玛为了“享受假日”却葬送了路易斯和自己的人生。在我眼里她不是成长了,反而退化了。

虽然让事情变糟的直接原因都是男人,但是每一次她们都是有更好的处理办法的。

在停车场本可以选择威吓完就走人,而不是一怒之下开枪射杀,因为路易斯已经救下塞尔玛了,根本不存在这个男人还能继续伤害塞尔玛的问题。这根本算不上是反抗,连自卫都不是,并且不像电影里说的那样“没有证据”,因为这本质上就是防卫过当或者过失杀人,如果在陌生男人实施强奸的时候射杀才能算是正当防卫,所以路易斯可以射杀男子并报警,或者直接带着塞尔玛走人,但是她都没有,为了卖惨把俩人逼上编剧设计好的绝路,她选择在男人爆粗之后才射杀他并且逃离了现场。如果你要说这是路易斯的经历导致她被激怒了,我也无话可说,毕竟杀人是真的犯法啊。

这也引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她们俩真的没救了吗?

其实路易斯后来也意识到了,当时报警才是最好的选择。就算是被认定人是她杀的,也有很大的可能可以判作正当防卫,因为没有目击证人,而美国是判例法系,这种情况应该是无罪推定的。

但是情况到了塞尔玛持枪抢劫后又不一样了,这回是妥妥的没救了。之前我还觉得她们俩可能会有救,塞尔玛从商店跑出来大喊路易斯开车的时候我就知道,塞尔玛要害死路易斯了。

所以说常识能够挽救生命是真的。

后来的袭警,先不说把一个男警察描绘的被两个女人欺负哭了是不是恶意,虽然塞尔玛那一段表现得很干练甚至有点小帅,但是却让我看的很不舒服——这个无辜的警察如果不是有人碰巧路过,大概就死在那里了吧?别说上面打了两个透气的孔,德州到新墨西哥一带的气候,后备箱里焖都能焖熟了,况且没人路过饿死了渴死了怎么办?而他对女性做了什么坏事呢?可是好像在女性主义的绽放面前生命显得一点都不重要。我记得他求饶的时候说了句自己也有妻儿,所以别人的妻子怎么想其实对女性主义者来说没有意义吗?这一段看得我尤其恶心。

还有就是油罐车司机的剧情,很明显是为了提现两位女主角的成长过程——从一开始的附庸受辱,到干脆视而不见,到最后的奋起反抗。我觉得这个设计是很不错的,而且直到打爆胎都可以忍受,但是把油罐车打爆的那一瞬间,我对这个设计仅有的一点点敬意都消失殆尽了。你们有点过了,不是有点,是太过了。

我觉得我说的这些会被人说太苛责了。其实这就是一部换了皮的公路片,跟其他讲述逃亡的故事没有区别。主角依旧是玩命的集团,跟女权、反抗其实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她们一样是目无法纪,也没什么头脑的冲动犯,尤其是塞尔玛。不信?你把她们俩换成两个男性角色。

一对男性好友决定结伴出去兜个风。一个叫杰克,在酒吧当夜班调酒师,有一辆肌肉车;另一个叫麦基,长得很书生气,做一份没什么前途的文员工作,结了婚但被妻子嫌弃,没有过性生活。这天是周六,在杰克的再三劝说下,麦基决定趁老婆不在家的时候跟杰克一起出去兜个风,做一次愉快的旅行。

他们路过一家酒吧。麦基很兴奋,和几个大汉喝在了一起,结果好像有点惹怒其中一个大汉。老道的杰克很警觉,但是也没有阻止。趁着杰克上厕所,大汉蒙倒麦基,准备带到停车场打一顿,被杰克冲出来持枪制止。大汉放过了麦基,但出口成脏,甚至威胁对杰克动手。杰克想起自己年轻时在德州被欺凌的经历,开枪射杀了大汉。俩人驾车逃往墨西哥。

之后他们在路边遇到了“女学生”Y.B,麦基有点喜欢她,想捎上她,但是杰克有些不乐意。后来他们再次遇上YB的时候,杰克终于答应捎上她。麦基跟他聊的很开心……接下来就是麦基打炮,杰克和前来送钱的未婚妻的感情纠葛。麦基很兴奋地跑来跟杰克说他破处了,杰克却突然意识到YB会把他俩的钱卷走。于是俩人又进入绝境,杰克陷入低沉。

后来穷途末路的麦基决定男子汉一回,去打劫了一家商店,并且觉得很爽。于是他性格大变。杰克也干脆破罐子破摔,决意逃亡不再回头。

他们路上遇到了三次一个喜欢别他们车的卡车司机,第三次的时候他们俩叫他嘴巴放干净并且打爆了他的车。

路上碰到警察,他们俩把警察关在后备箱逃之夭夭。

最后他俩在悬崖边即将被抓,于是麦基建议杰克踩下油门一起跳崖。

是不是觉得这俩男的亡命天涯得有点微妙?

如果把两个男主角换成gay,更带感。

一对gay蜜决定结伴出去兜个风。一个叫杰克,在酒吧当夜班调酒师,有一辆肌肉车;另一个叫麦基,长得很受,做一份没什么前途的文员工作,知道自己是gay但是没谈过恋爱,没有过性生活。这天是周六,在杰克的再三劝说下,麦基决定趁爸妈不在家的时候跟杰克一起出去兜个风,做一次愉快的旅行。他们路过一家酒吧。麦基很兴奋,和几个大汉喝在了一起,其中一个大汉似乎对麦基有点挑逗。老道的杰克很警觉,但是也没有阻止。趁着杰克上厕所,大汉蒙倒麦基,准备带到停车场鸡奸,被杰克冲出来持枪制止。大汉放过了麦基,但出口成脏,甚至威胁猥亵杰克。杰克想起自己年轻时在德州被鸡奸的经历,开枪射杀了大汉。俩人驾车逃往墨西哥。

后面就不细说了,很容易对应起来。

换成gay之后是不是感觉更加政治正确了?阿肯色州直到2002年才废除鸡奸法,他们有更充足的理由逃亡和反抗。但是仍旧,他们的行为还是过火的,是把自己葬送了。

这就是个换皮故事而已。故事的主人公是不是女性根本不重要,这部电影只是是强行为主角们的过失行为找了一个“反抗”的幌子。

其实我想表达的就是,欺凌、压迫、偏见,不是仅仅存在于性别之间的。而这部电影把这些现象表现得很刻板化,把女人的受害者形象塑造的比男人高一等,好像所有的男人都不如这俩违法犯罪的女性来的崇高。但其实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会受到这些负面对待。你可以说这部电影只是表现了女性的这一个方面,但是它也的确传达了一个错误信息,那就是“违背社会秩序”等同于“反抗精神”。

为什么她们俩最后跳崖了?为了反映现阶段女性还没能从男性的压迫中挣脱出来,所以这样激烈的反抗只能葬送自己吗?

我觉得不是。因为她们做了太多违法的事情,根本就没办法好好活在美国了,去不了墨西哥就是死路一条。与其在背负责任中度过余生,不如逃避责任一死了之。如果主角是男人,你一样能得出这个结论,自由什么的完全是冠冕堂皇的说辞。

这就是很多女权人士的现状。“我只要自己爽,我丢下的烂摊子,我才不要负责,死都不要。”所以她们才要索取特权,不然在这种思维方式的指导下她们其实都不是合格的现代公民。

我很恨这些把矛盾全部推到“男权主义”上的思潮,它让人放弃思考,让人自私自利。尤其是塞尔玛埋怨自己老公对她的迫害的时候,我就会想,还好你有个这样的老公,不然你连个活成这样的借口都没有吧。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末路狂花的更多影评

推荐末路狂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