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 燃烧 7.9分

归宿是空虚而不是燃烧:文化研究视野下的《燃烧》

饭来张口
2018-06-30 15:17:3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燃烧》是韩国著名导演李沧东沉淀八年后的作品,它改编自村上村树的短篇小说《烧仓房》。村上村树的小说曾被视为最难以改编的作品,其特点是作品中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感与人生的寂寞感。而这次李沧东的改编,不仅保留了村上春树作品中的孤寂与虚实难分,也将自己对韩国社会、历史的关注注入其中,刻画了一个贫富差距巨大,年轻人内心苦闷的韩国社会。本文旨在文化研究的视野中,以影片为切入点,通过文本细读,解释为影片所显露的韩国社会现状与年轻人心理。

一、对比的贫富差距

从作家转型而来的李沧东,一向被誉“作品中蕴涵着丰富的文学性”,那对比可算是他最喜爱的修辞了。但同《薄荷糖》中那种刻意用力的前后对比不同,在《燃烧》中,李沧东将对比藏了起来,藏在故意平淡的剧情中,藏在大量的长镜头中,藏在留白的台词行间。这样的对比使最后的效果,虽不及《薄荷糖》中的“控诉”那么触目惊心,却更贴近现实生活。事实上,韩国的贫富差距也是在这就与现实一般冗长、沉闷的日常现实中越来越大,特别是2008年经融危机后,其资料显示,农户平均收入为3212.1万韩元,只有城市家庭平均收入的66.8%。而2005年这个数据仅为78.2%。税收显示,工薪族中收入排在前2

...
显示全文

《燃烧》是韩国著名导演李沧东沉淀八年后的作品,它改编自村上村树的短篇小说《烧仓房》。村上村树的小说曾被视为最难以改编的作品,其特点是作品中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感与人生的寂寞感。而这次李沧东的改编,不仅保留了村上春树作品中的孤寂与虚实难分,也将自己对韩国社会、历史的关注注入其中,刻画了一个贫富差距巨大,年轻人内心苦闷的韩国社会。本文旨在文化研究的视野中,以影片为切入点,通过文本细读,解释为影片所显露的韩国社会现状与年轻人心理。

一、对比的贫富差距

从作家转型而来的李沧东,一向被誉“作品中蕴涵着丰富的文学性”,那对比可算是他最喜爱的修辞了。但同《薄荷糖》中那种刻意用力的前后对比不同,在《燃烧》中,李沧东将对比藏了起来,藏在故意平淡的剧情中,藏在大量的长镜头中,藏在留白的台词行间。这样的对比使最后的效果,虽不及《薄荷糖》中的“控诉”那么触目惊心,却更贴近现实生活。事实上,韩国的贫富差距也是在这就与现实一般冗长、沉闷的日常现实中越来越大,特别是2008年经融危机后,其资料显示,农户平均收入为3212.1万韩元,只有城市家庭平均收入的66.8%。而2005年这个数据仅为78.2%。税收显示,工薪族中收入排在前20%的人群工资总额合计占整体工薪阶层收入的41.6%,这意味着前20%的人拿走了近一半蛋糕。

影片一开始静静展现了宗秀与慧美的生活环境,他们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老乡,至今也处于同一阶级中,因此我们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问题,直到Ben出现。明明在国外是同患难、同旅行的朋友,回国了以后,一面是崭新的宝马车,一面是破破烂烂、锈迹斑斑的卡车,开Ben车的手下调侃“踩一脚油门要刹好几次”,不和谐的对比就次开始。

宗秀曾夸奖慧美拥挤混乱的小房间不错,虽然一天只有假的阳光照进来,起码比他“马桶就在洗碗机旁边”的房子要好,但她的房间甚至不及Ben家的厨房大;他们生长的环境更是天差地别,一边是满布高档餐厅、咖啡厅的江南地区,一个是靠近三八线的乡下,每天都能听到来自朝鲜的大分贝感召,空气中飘着牛粪的味道;宗秀与慧美很努力地工作着,却也一个卡债累累,一个勉强糊口,反观Ben,好像一天到晚就在聚会、做饭,悠闲地生活着。

实际上,巨大的贫富差距也变成了这部片子内部的发展动力,虽然片子中的人物宗秀、慧美并没有像我们平时观看的商业影片一样,具有超越一般人的积极主动性,但年轻人也并不是不质问这背后的原因,不想努力成为富人。宗秀梦想着成为作家,而慧美则追求着great hunger,似乎总能等来他们“燃烧”的那一天。但在巨大的社会资源分布不均面前,年轻人的努力是如此渺小无用,因此整个影片呈现出一种下降式的,归于空虚的泯灭感。

二、暗藏的阶级固化

影片中同样藏起来的,还有这种贫富差距背后的正的原因。就连导演也借宗秀的口说过“现在的这些年轻人,不知道在干什么就那么有钱。”宗秀多次询问过Ben的职业,Ben只是模模糊糊地以“说了你也不懂”、“和旅行差不多吧”带过。电视上也只会报道“经济下行,年轻人失业”。我们仿佛始终也说不清道不明,这如此明显的资源差距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年轻人又该如何努力才能改变现状。

我认为宗秀的父亲这个角色实际上暗示了导演的答案,宗秀位父亲向村民请愿签字时,村民曾给宗秀介绍了这个连他自己都不是很熟悉的父亲,“你父亲当年若是把外劳赚来的钱投入到江南去买一栋小房子,他早就发了。可他偏偏不听,非要回家乡来搞什么畜牧业”。这台词中的暗示作为国人我们应该是深有体会了。现阶段的富裕上层或许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只是恰好站在了风口上,然后在正确的地方正确的时间买了套房。然而在经济下行、阶级固化的今天,前人的一个抉择却造成了让年轻人拼命一辈子都难以弥补的差距。宗秀、慧美这一辈再也不能享受像父辈一样外劳几年,就能赚到改变阶层的钱的机会了。

更让人无奈的是,不仅是在经济突破方面,这种阶级固化甚至还在潜移默化的性格层次加大贫富人之间的差距,就如我们所说的“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富裕给上层的青年更优秀的品质,贫穷却限制了下层青年的眼界。Ben比起自卑害羞的宗秀,他总是开朗大方彬彬有礼;比起有时会做出不合时宜的行动的慧美,他更是交友广泛什么圈子都能融入。宗秀如此珍视的,最爱的小说家,象征着自己文学理想的标志,在下次见面时就被Ben “偷去”学习、阅读了。

下层阶级通向上层阶级的道路在逐渐关闭,同时上层却又可以如此轻松地拿走下层珍视的一切。就如宗秀曾愤怒地告诉Ben“我喜欢慧美”时Ben嘲讽又不在意的笑容一样,阶级固化使年轻人的愤怒就像打在棉花上的一拳,毫无作用。

三、燃烧是否是生命的答案

李沧东曾在采访里说,他拍这部电影是因为他想知道,为什么年轻人总是那么愤怒。可从成片看来,愤怒与燃烧其实都只是短暂的状态,而我们所熟悉的空虚倒是更多地占领了影片中的年轻人。就像我们所熟悉的现实世界一样,巨大的贫富差距与难以改变命运的阶级固化,在日本让年轻人宅,在我国让年轻人佛,在韩国的年轻人怎么又能独自燃烧起来?

如宗秀,他总是面无表情、眼神空洞地忙碌着,周围没有一个朋友,与父亲的关系也很冷漠,直到慧美闯入他的生活,才给他带来了一点活力,这点活力让他不断地惦记着,甚至每天去喂猫、对着窗外打飞机;看起来一直很主动的慧美,用旅游、恋爱、性、毒品来填满生活,逼问生活的意义,但实际上卡债累累被母亲勒令不准回家,谈恋爱也很随便,她的生活就跟她演哑剧时假装存在的橘子一样,其实从物质上到精神上都极度匮乏。就连看起来拥有一切的Ben,好像自在自由地生活在世界上,但实际上总在朋友的谈话间打着哈欠,自己开车到郊外的湖边发呆,只能以“烧大棚”来刺激自我。

“大棚”在Ben的口中,无疑是下层人口的代指了,浴室里的化妆品与纪念品,还有那只叫锅炉的猫好似都在暗示着他以屠杀下层人口为乐,这便是他生命中唯一的燃烧时刻;慧美在抽嗨了以后脱掉上衣,在韩国的国旗下双手向天,跳起the great hunger的舞蹈,仿佛在那一瞬间突然领悟了生命的意义,这是她生命的燃烧时刻;而宗秀,终于爆发出积累了整个影片的愤怒,对残忍又无情的Ben的愤怒、对社会贫富不公的愤怒,最后杀死Ben且点燃他的跑车毁尸灭迹,对应慧美跳舞一般脱得精光,这是他生命的燃烧时刻。通过这些燃烧时刻,他们似乎都短暂地寻到了超越财富、社会、阶级的人生乐趣与意义所在,可是然后呢?这难道就是生命的答案吗?

当一个大棚燃尽了,Ben势必会找到下一个大棚点燃;当“大饥饿者”的舞蹈跳完了慧美还是得穿上衣服坐上Ben的副驾驶,被宗秀骂婊子;当愤怒爆发完了,宗秀还是得跳上破破烂烂的卡车,打开空调取暖。

燃烧是如此的短暂,它实际上什么都没有改变。燃烧的只有你自己,而不是他人或者这个操蛋的社会,你烧完后,上层还是上层,下层还是下层。更可悲的是你还没有在火焰中壮烈牺牲、解脱,而是眼睁睁看着那一团火焰灭掉,然后堕入到能清晰听见自己呼吸的黑暗中,感受随之而来的无限空虚。李沧东导演倒不如将拍此片的经验作为探索年轻人内心的一次冒险,与其让年轻人强行燃烧,不如一起来感受一下丧的力量。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燃烧的更多影评

推荐燃烧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