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创作和思想的漫谈

海漚
2018-06-30 01:49:48

形式是适应于目的的。因此娱乐大片并不是失败的,它达成了它的目的。

评价是体系,人们总是混乱的运用它。

事实上,绝大多数人并不拥有评价的能力。因为人的生活是依靠本能。就好比在网络撕比中,目的不是辨明真理(这里不涉及真理本质的辨析),而是气死对方。

回到《斩》中,它因为它的形式而是深刻的吗(这里的深刻是指传统思想体系中的深刻)?比如和很久以前的、形式混乱制作拙劣的《宇宙骑士》相比,《宇》有着希腊悲剧一般的内核,而《斩》实际上是通俗的升级打怪故事。

好比美国流行的创意写作一般,写作是可教的,语言、结构、思想,这一切都是可以学习和训练的——但很明显,目的决定了它的形式,它们中的大部分要么是肤浅的,要么是虚伪的。

好比《斩》中开篇男主与两个路人的对话预示着男主将要去的地方的混乱,但不过这是非常简单的技巧而已。

我曾想这样一个问题,我花一昼夜的时间就可以看完《卡拉马佐夫兄弟》,那么我是否就明了了陀思妥耶夫斯基一生的思考呢?是否就和经历过死刑考验的他一样呢?

我现在认为我了解了一些,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原因是因为文字。我没法以大法官为题写下洋洋洒洒的论文,但我了解他

...
显示全文

形式是适应于目的的。因此娱乐大片并不是失败的,它达成了它的目的。

评价是体系,人们总是混乱的运用它。

事实上,绝大多数人并不拥有评价的能力。因为人的生活是依靠本能。就好比在网络撕比中,目的不是辨明真理(这里不涉及真理本质的辨析),而是气死对方。

回到《斩》中,它因为它的形式而是深刻的吗(这里的深刻是指传统思想体系中的深刻)?比如和很久以前的、形式混乱制作拙劣的《宇宙骑士》相比,《宇》有着希腊悲剧一般的内核,而《斩》实际上是通俗的升级打怪故事。

好比美国流行的创意写作一般,写作是可教的,语言、结构、思想,这一切都是可以学习和训练的——但很明显,目的决定了它的形式,它们中的大部分要么是肤浅的,要么是虚伪的。

好比《斩》中开篇男主与两个路人的对话预示着男主将要去的地方的混乱,但不过这是非常简单的技巧而已。

我曾想这样一个问题,我花一昼夜的时间就可以看完《卡拉马佐夫兄弟》,那么我是否就明了了陀思妥耶夫斯基一生的思考呢?是否就和经历过死刑考验的他一样呢?

我现在认为我了解了一些,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原因是因为文字。我没法以大法官为题写下洋洋洒洒的论文,但我了解他,因为我将他注入了我自身之中。

一切待售卖的物品中,它的一切特质都是为它的目的而服务的。人类言语的虚假是超乎想象的,比如自由是可以售卖的特质,对自由的追求、对自由的辨析、对自由的展示,以及一切周边——但凡可以售卖的——都是可以售卖的。

这里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众多言论中,绝大多数并非是为了它所声称的更加高尚的目的,而是出于他们自身的欲望和恐惧。

老鸨总是强调自己从小养大了孤苦的小姑娘。

我们不得不承认,虚伪与庸俗的并非是个例,而是拥有这样存在形式的人类群体自身。

固守樱桃园的人坚信苦行与牺牲,但时间的车轮无法阻挡,在未来,应该是没有樱桃园容身的空间的。

分辨是困难的,困难之处不在于知识的学习,而在于人类肉身的限制。因而言语是空虚的,徒增混乱。

我说书读完了,并非没有我不知道的事。人类的一切活动都是知识,像师尊说的,金匠的技艺也是知识。

只是我所选择的部分都已明了,或者说,我被穷尽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斩·赤红之瞳的更多剧评

推荐斩·赤红之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