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6分

你的声音这么近我却抱不到

毒药💊
2018-06-30 01:25:41

初中看的这部电影,那个时候我有一个喜欢了很久很久的人。时隔很多年,上了大学,又重温一遍,才发现原来以前竟然一点都没看懂。

封建的旧社会,怎么能允许男人和男人或者女人和女人在一起呢。就是连现在,多数人也是不能接受的。

就是在这么不合时宜的背景下。他爱上了他。

是从哪一刻小豆子意识到的呢?或许是小石头拿烟斗搅他嘴的时候。哦,从那一刻开始,他不再是小豆子,他是程蝶衣,从那一刻开始,他变成了虞姬,从一个“男儿郎”彻底变成“女娇娥”。他挣扎过,他不敢逾越那道性别的鸿沟,他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是“男儿郎”,而非“女娇娥”。可是当小石头因为小豆子说自己是“男儿郎”,而打他的时候,他找了个理由他终于解脱了,原来所有人都要他当“女娇娥”,所以他人戏不分,所以他演了一辈子戏,所以他当了一辈子真虞姬。

小楼,定亲了。他不会当然娶自己,自己心知肚明。他们是什么关系,蝶衣自己也说不清楚。兄弟吗?情人吗?亲人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任何一种关系,蝶衣都不想去承认,因为只要承认了,他们就没有关系了。

“菊仙姑娘,失陪了。”很简单一句话,里面却包含了一万句“操你妈,你是什么东西,给老子滚”愣了神,却只是说了一句“失陪了”。原来,这世界上最酸的是没有资格吃的醋。

他们定亲了,马上要结婚了,得想个什么办法留住他。无心插柳柳成阴。找四爷诉苦的时候,发现了自己找了多年仅仅是因为自己当年承诺送给小石头的剑,把自己“卖”给四爷当“红尘知己”,换来这把剑。自己以为赚了,满心欢喜,表面却波澜不惊的冒着大雨,连夜赶回去,想阻止点什么,看到烂醉在床上的小楼,把剑丢给他,淡淡的又有点期待的说:“你认认。”谁想到,人家根本不记得,只抽出剑说:“好剑。”对,自己是好贱,贱到喜欢你这么多年,到头来却还要被你叫当证婚人,贱到自己都想扇自己。不要再这么贱了吧。“以后我们自己唱自己的。”终于,我还是说了出来,跟你断了联系。

出事了,小楼被日寇抓走了。我都要出门了,菊仙才来找我,她很急,其实我也很急。可是我一定要刁难她,不然搞得好像我去救小楼像是她叫的一样。我故意假装不去,不理她,她开出了条件:“只要你把小楼弄出来,我就回我的花满楼,不打扰你们兄弟两个唱戏。”我当真了,我很高兴,答应了她。给日寇唱了戏,救了我的小楼。我以为会变,我以为一切都会回到正轨,我以为她会回花满楼,我以为你会和我再一起唱戏,我甚至都想好了我要把给你勾的眉再勾粗一点儿…我很兴奋,跑向你,“师兄,师兄…”我跑得比菊仙快一点。可是正好接上你吐我的口水。你和菊仙坐车走了。她骗我,你也骗我。她没有回她的花满楼,你骗我说要唱一辈子的戏。

我抽了鸦片,只有醉在鸦片的毒里,我才能暂时忘掉菊仙和你。我没办法想象你和菊仙怎么过日子,没办法想象你和菊仙是怎样每日每夜的欢愉。所以我抽了鸦片。

我被抓了。被指认为汉奸。菊仙到牢里找我,说你们商量着救我出来,我想出来,可是不想被她救出来。最后她递给我一封你写的信,竟说我出来后就两不相欠。欠?你欠我这么多,一次救我,就还完了吗?法官问我,是不是被逼的。我不说话。如果我承认了,我出来小楼与我再无瓜葛;如果我不承认,我将被处死。这个选择困难吗,我不承认。小楼,我想让你对我感到愧疚。我想让你知道,你选择菊仙,是错的。没想到,我还是被释放了,幸好不是你救的我。

文革,整个戏院都被批斗了。你被拉出来游街,我也换上戏服跟你一起。你被逼迫着揭发我,你还是说了。你说我是汉奸,你问我,“有没有和四爷,到底有没有?”呵,有没有,我有没有。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你不知道张公公早在那一日把我侮辱了。如若不是你,我也不会跟袁世卿厮混在一起。我也要揭发。揭发你是个背信弃义的人,揭发她是窑子里出来的妓女。你被迫跟她划清界限,你说你不爱她,从来没爱过她。我心里竟有一丝喜悦。然后,菊仙就死了。我有些内疚。

我有些彷徨,好多年没见了。11年了,22年没同台唱过戏了。不知道你在干嘛,不晓得你有没有想过我。今天终于再和你站在一起唱戏,可是我已经决心在你怀里死去。“你到底有没有一刻爱过我?”我很想问,可是还是没来的及问,我就咽气了。

有时候你我很近很近,你的声音那么好听,就在我的对面,看着你用尽全力的唱着霸王,我很开心,因为我是虞姬,至少台上你是属于我的。

像现在,你就住我对面。天天说话,天天见面,偶尔把门开着都听得见你在对面开心的笑。为什么这么开心呢。我也想知道。可是,这么近,我却抱不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