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可及

Finchy!
2018-06-29 16:34:0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大概瞄了一眼各路评论,包括外网收费可以供cite写essay的网站,感觉跟我自己的想法差得比较远,所以下文非是正解,只是我随便一写,别当真……

首先镜头拉开,最先出现的黑人被苛刻地对待,ok,种族问题。有一个细节是,明明公交车上还有空位,司机却说没位置了,把门关了。司机是个黑人。然后有个人坐在车里,从车窗跟外面等车的人比划手势,意思是“后面马上就有车”。这个女人也是黑人。在我看来,这个女人和结尾Willie和Sam俩人跳舞是暗合的:在被歧视的种群内部,封闭的人群内部彼此之间友爱相处。这其实很难得,这儿埋了个线。

什么叫埋了个线。

镜头紧接着是Hally到了学校,他的同学嘲笑他,因为他爸爸是个残疾人。White,在这部片儿里其实也是一个封闭的人群,decent people with decent education,就像后来Sam所说的,你们white people可以自己坐在white’s only的椅子上,但久而久之,你们就只能一个人坐着了——而在white people这个封闭的人群内部,他们并不是友爱相处的,所以这个片子是讲歧视的,不是光讲种族歧视的,还有很多歧视,歧视残疾人、歧视家境不太好的人、歧视对数理化不太感兴趣的人……不要说跨种族了,哪怕在一个decent的

...
显示全文

大概瞄了一眼各路评论,包括外网收费可以供cite写essay的网站,感觉跟我自己的想法差得比较远,所以下文非是正解,只是我随便一写,别当真……

首先镜头拉开,最先出现的黑人被苛刻地对待,ok,种族问题。有一个细节是,明明公交车上还有空位,司机却说没位置了,把门关了。司机是个黑人。然后有个人坐在车里,从车窗跟外面等车的人比划手势,意思是“后面马上就有车”。这个女人也是黑人。在我看来,这个女人和结尾Willie和Sam俩人跳舞是暗合的:在被歧视的种群内部,封闭的人群内部彼此之间友爱相处。这其实很难得,这儿埋了个线。

什么叫埋了个线。

镜头紧接着是Hally到了学校,他的同学嘲笑他,因为他爸爸是个残疾人。White,在这部片儿里其实也是一个封闭的人群,decent people with decent education,就像后来Sam所说的,你们white people可以自己坐在white’s only的椅子上,但久而久之,你们就只能一个人坐着了——而在white people这个封闭的人群内部,他们并不是友爱相处的,所以这个片子是讲歧视的,不是光讲种族歧视的,还有很多歧视,歧视残疾人、歧视家境不太好的人、歧视对数理化不太感兴趣的人……不要说跨种族了,哪怕在一个decent的种群内部,我们都无法真的做一个decent的人。

在我看来,这部片儿一直在问我:如果现实跟你所期望的相差甚远,你要如何处理这其中的矛盾。

我和各路评论最不相同的点,在于Hally对他爸爸的态度,大家基本都觉得他是真的真的很爱他爸爸,但我觉得好像不是那么简单。Hally爸爸第一次出现是在颁奖礼上,我感觉Hally在看向爸爸时完全没有什么欣喜的表情,反而他爸爸摔倒之后,他脸上的尴尬是几乎能溢出屏幕之外的。后来镜头给到病房,可以说Hally还在为颁奖礼而生气,所以对病床上的爸爸很凶,那语气一点儿也不像儿子对爸爸的口吻,跟后来Hally在电话里跟他爸爸讲话的语气更是相去甚远(而我们都知道Hally打电话的时候哭得有多惨)。不想让他爸爸回家,生活上不方便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呢?我觉得更大的问题是,Hally的爸爸跟Hally给“爸爸”预设的样子相差太远了,他爸爸不能带他去放风筝,他也不能接受他爸爸的腿竟然是自己从船上摔下来而断掉的,他所预设的爸爸的样子,哪怕残疾,起码也得是在战场上光荣负伤。Hally后来说,Sam, I love him. 这句话在我这儿是存疑的,我觉得他爱的可能是一个他所接受的爸爸的设定,而不是他爸爸本人。面对理想、或者说起码是一个“拿得出手、而不让他在别人面前觉得难堪”的爸爸与现实中他爸爸之间的鸿沟,Hally选择欺骗,在电话里对他爸爸甜言蜜语,面对佣人时说“我是真的希望他好起来”,说“Sam, I love him”时表情也足够诚恳,也就是说他甚至自我洗脑。

另一个巨大的鸿沟出现在Hally跟Sam、Willie两个佣人中间,他们时而亲密,比如Hally跟Willie玩枪战的时候(Highmore真的太可爱了吧!),比如Hally甚至知道Hilda这个人,还关心Hilda有没有去医院,紧接着Willie不小心把抹布扔到Hally身上,Hally一转脸就跟所有压迫黑人的white people一样,怒吼着what the hell do you think you are doing,狠狠地把抹布甩在Willie身上——英式英语真是连骂人都很decent呢,这句话的意思是——你不配。

Hally这个人最大的特点一下就出来了:反复无常。

我当时第一反应是,Hally只是把Sam、Willie这两个人当做佣人而已,心里觉得他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觉得他们低人一等。“托尔斯泰教育了他的农夫,而我教育了你”——这句话太妙了,多么高高在上又理所应当的语气啊!可见当时哪怕思想已经很进步,已经在看《战争与和平》的Hally,依然没有意识到,“歧视”这个标目下,还有什么。

风筝是个很简单的意象,简陋至极,摇摇欲坠,没人指望它飞起来,它却大鹏展翅一般直上九天——Hally和Sam之间跨种族的交情也是如此。

舞会也很简单,片子里也都讲了,象征一个没有冲突的理想世界。不过有一个细节是,这个舞会好像是只有黑人参加,清一水儿黑皮肤,换句话说,感觉像是黑人获得荣耀与尊重的唯一上升渠道,可能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那么热衷的潜在原因之一。但这个特征本身就是一种暗藏的“冲突”。所以标志着这个理想世界根本是海市蜃楼。何况这海市本身就摇摇欲坠——那些坐在评委席的黑人们,一脸“我靠烦死了能不能结束了?”的表情,封闭种族内部都不会没有冲突,何况整个世界呢。

但舞会总归是个美好时刻,你看那时候Hally和Sam聊得多开心啊。

可风筝总有落地的时候。

风筝落地的征兆是电话,Hally爸爸回来了。为什么Hally爸爸会打破这一切?我觉得一是因为Hally爸爸给Hally灌输的种族歧视的观点,二是因为Hally爸爸本身就象征着一团乱麻、不如所愿的人生——扯什么无冲突的世界啊?我家的冲突都已经把我逼到绝境了。

Hally真的很难懂了,太反复无常了,我不知道哪个他才是真实的。给Sam讲Napoléon the principle of equality的是他,Sam被振奋了,问他谁是Napoléon,呵呵一笑回答道“一个上等人”的也是他。所以后面一句句伤人至深的Hally到底是出于气愤的言不由衷,还是不再伪装的本性宣泄?我倾向于二者折中

——我们所期望的自己,与真实的自己,到底相差多远的距离?

读《战争与和平》,讲the principle of equality,说议会脑残,关心黑人佣人,甚至想和Sam再放一次风筝,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但这些未必已经成为了真实的你的一部分。你是不同的,你是有人文关怀的,你是进步的超前的,你是social reformer,但你也是瞧不起相信基督徒的,你是内心觉得不能暂时压抑性欲的人是低级的,你是会骂黑人的,你是会在黑人面前讲作践黑人笑话的。但你也是不忍心看Sam的屁股的,你是在做了这一切后怅然若失的。

你在怅然若失什么?

你失去的,是你一直想要成为,也一直立志、践行在成为的,理想的你自己。

那这一切的源头是什么?起码我们总要找一个靶子来blame吧?

追溯往事,Sam背着烂醉如泥的Hally的爸爸,而小Hally抱着拐杖、死死地低着头,跟在Sam的身后。身旁所有人都在耳语——真可怜。

会伤害人的何止只有种族歧视呢?

所有歧视都是不见血的利刃,画地为牢,把人狠狠地割开,一半属于可以见人的部分,一半属于自己唾弃的部分,前者越来越小,后者越来越巨大如山。

——like you owe an apology to the world for being alive.

最后会怎样呢?听完Sam一席话的Hally会彻悟吗?雨越来越大来象征人物越来越激烈的内心冲突是再老不过的梗了,但最后冲突的结果会是什么呢?有几个点我觉得可以拎出来说一下,Hally把钥匙留给Willie时,他是把钥匙扔在桌子上。另外就是,片尾cast的时候,没有Harold,只有Hally。

简而言之是一部从头到尾oxymoronic的片子,冲着Highmore颜值来的,没想到还挺有内容,Highmore演技了得,撑起了一个足够复杂足够真实的角色。

最后的最后,实在是让人忍不住感叹:Will we be equal?Will we be free?

Maybe for a long time to come.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哈罗德主人与男孩的更多影评

推荐哈罗德主人与男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