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观影视角——现代性与基督教语境下的楚门世界

逃离客西马尼
2018-06-29 16:18:00

怎样从铁笼中走出?如何从舞台上退场?

整部影片的核心无疑是围绕着楚门如何逃离并突破自出生起所处的铁笼(cell)中展开的。乐观点看,这部片子讲的是楚门跨越那道社会规范所框定的边界,去打造属于自己的规则和世界,用独属于自己的reality去代替Christof为他设立的所谓桃花源(seaheaven)中的reality。征服边界与摆脱庸常的主题无疑是极为讨巧的现代性主题。

Christof的凝视

但是,如果联系本片极为明显的象征与隐喻——导演作为创造者(I'm your creator),甚至导演的

...
显示全文

怎样从铁笼中走出?如何从舞台上退场?

整部影片的核心无疑是围绕着楚门如何逃离并突破自出生起所处的铁笼(cell)中展开的。乐观点看,这部片子讲的是楚门跨越那道社会规范所框定的边界,去打造属于自己的规则和世界,用独属于自己的reality去代替Christof为他设立的所谓桃花源(seaheaven)中的reality。征服边界与摆脱庸常的主题无疑是极为讨巧的现代性主题。

Christof的凝视

但是,如果联系本片极为明显的象征与隐喻——导演作为创造者(I'm your creator),甚至导演的名字Christof也显然是耶稣基督的隐喻:他可以控制楚门的世界中的日升日落,四时节令,给不听从他的绝对命令的楚门降下灾异,通过摄像头随时掌控和知悉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导演的角色定位就是新时代新世界的上帝。楚门最终突破了这个世界的边界,凭借自己的自由意志逃离了“上帝”控制。不像圣经中的人之始祖亚当那样因犯下了原罪而不可救赎,楚门恰是凭借自身的自由意志实现了自我的拯救。或者再开一个脑洞,Sylvia就隐喻着第一夏娃,因为夏娃的“引诱”和暗示,楚门开始对自己的所身处的世界产生了怀疑,相当于食了善恶智慧之树上的果子,开了心智(参见创世记3:6),并最终背叛了“上帝”Christof。早奥古斯丁的解释中,圣经之旨在于人犯下原罪,违背了上帝的命令之后,人就失去了来自上帝的灵性,意志陷入了永恒的分裂状态,人从根本上无法凭借自身扭曲的自由意志得到拯救,只有通过《新约》中道成肉身的基督(Christ)的救赎回到上帝赋予人的原初自然状态,即自由意志完全朝向上帝,完全信从上帝的状态,摆脱原罪状态。由此,置于圣经框架下加以解释,楚门获得拯救的方式是完全和基督教传统相反的。楚门不是宗教意义上的朝圣者或者殉道英雄,而是现代主义意义上的英雄。

“In case I don't see ya, good afternoon, good evening and good night."

可Christof上帝式的形象也有着其独特的现代特征:最重要的就是其“创造”的商业盈利性目的。楚门从一开始就是为一个真人秀所培养的演员,只不过他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场木偶戏,自己是其中唯一不自知的最耀眼的跳梁小丑,也只有楚门是真正意义上的Christof的造物,因为他是这个世界中唯一的活生生的人,其他人都是雇佣来的演员。Christof和上帝的最大差别也就在于上帝造人的目的是为了人自身,为之赐福,让其子孙遍布(参见创世记1:28);而Christof创造楚门在于让他为自己牟利,不仅“上帝”凝视着楚门,地球上电视信号所及的每一处,观众都在凝视着楚门。在影片的部分,楚门以仰望的姿态一言不发地倾听Christof来自天上的声音,是为神性之象征,此时自上而下所传递的话语也包含着Christof见证与“创造”楚门生命的全过程。但是紧接着,Christof的角色迅速转向世俗的商业之神:“Well say something, god damn it, you are on television. You are live to the whole world."楚门不仅被创造成为人,更被创造为演员,被打造成商品。商业的力量取代信仰的力量成为现代人终极的信靠。因此,楚门的逃脱也绝不仅仅是传统观念意义上的对自然和基督教之神的反叛和征服,也可以被理解为是对商品拜物教之神及其掌控的挣脱和胜利。

在现代性与基督教的二重语境之下对楚门和Christof的定位及其分析都存在着张力,这种张力不仅体现在楚门与Christof作为造物主与被造者之间的冲突,也体现在不同解释框架之下起角色意涵本身的深刻分裂之中——在神性的存在与物质的崇拜、自然与神的背叛者与现代性英雄之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楚门的世界的更多影评

推荐楚门的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