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正传 阿飞正传 8.5分

多年后重看《阿飞正传》有什么感受?

Concerto43
2018-06-29 11:18:31

墨镜的电影从来不需要看懂,影像和声音成为叙事工具,而真正树立自己风格的则是独特的场面调度。

开场《Always in My Heart》,优雅的拉丁旋律温柔顿挫,指尖的滑动、揉弦迅速将情绪带入复古忧伤的基调之中。镜头缓缓移过翠绿雨林,这是个梦境,旭仔一生不可自决的命运如此坦白。

初遇苏丽珍,杜可风的镜头贴的很近,手持跟拍。一系列细节,此时的声场非常丰富,脚步、启瓶、硬币的滚动,然后是旭仔单刀直入:我们是一分钟的朋友。

墙上的挂钟出现了几次,但是不同于《正午》,它在叙事上并不体现时间的准确性,而是提示时间的在场。

故事被设定在60年代,通常而言,电影选择主色调会是红色或者暖黄色。但是绿色是基于何种考虑?我的理解是和雨林以及雨水形成呼应,它会营造霉变腐蚀的气息,一如倦怠疲惫的爱情。

旭仔离开露露被学友跟踪的大场大雨,不仅是一个人的出走,更有强烈的时代隐喻。正如友邻所说,旭仔生母及家俑的国语口音在粤语、沪语中具有鲜明的指向。

大光圈的运用不仅可以用光线雕琢面孔,而且虚化的后景更加突出人物孤独感。摄影机选取了多个窥视角度,楼上拍街角、隔墙拍独舞可以看到安东尼奥尼建筑心理学的影响,

...
显示全文

墨镜的电影从来不需要看懂,影像和声音成为叙事工具,而真正树立自己风格的则是独特的场面调度。

开场《Always in My Heart》,优雅的拉丁旋律温柔顿挫,指尖的滑动、揉弦迅速将情绪带入复古忧伤的基调之中。镜头缓缓移过翠绿雨林,这是个梦境,旭仔一生不可自决的命运如此坦白。

初遇苏丽珍,杜可风的镜头贴的很近,手持跟拍。一系列细节,此时的声场非常丰富,脚步、启瓶、硬币的滚动,然后是旭仔单刀直入:我们是一分钟的朋友。

墙上的挂钟出现了几次,但是不同于《正午》,它在叙事上并不体现时间的准确性,而是提示时间的在场。

故事被设定在60年代,通常而言,电影选择主色调会是红色或者暖黄色。但是绿色是基于何种考虑?我的理解是和雨林以及雨水形成呼应,它会营造霉变腐蚀的气息,一如倦怠疲惫的爱情。

旭仔离开露露被学友跟踪的大场大雨,不仅是一个人的出走,更有强烈的时代隐喻。正如友邻所说,旭仔生母及家俑的国语口音在粤语、沪语中具有鲜明的指向。

大光圈的运用不仅可以用光线雕琢面孔,而且虚化的后景更加突出人物孤独感。摄影机选取了多个窥视角度,楼上拍街角、隔墙拍独舞可以看到安东尼奥尼建筑心理学的影响,而苏丽珍和巡警夜里行走的那个后方俯拍可以联想到老塔《镜子》中母亲的跟拍。

电影几乎不用正反打交代人物关系及量级,景深处的对方总是朦胧的。人物总是望向取景框以外,没有直视镜头的破墙之举。在人物心理演绎的选择方式上王家卫不需要观影者的互动,他给你的角度是观赏笼中鸟,鸟儿啾啾,这就叫诗画余韵。

局促的空间恰恰提供了构图的压迫性,无论是周暮云的三分钟整装待发还是大多室内戏,结合景深的人物调度都在强调灵欲交融的不可能。所以旭仔离开生母的升格跟拍,所有的时间规整和空间塑造全部垮塌,《Always in My Heart》再次响起,越来越慢的脚步点题风中的栖息。

113
3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阿飞正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阿飞正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