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世界》、哲人王、理想国

明不遇
2018-06-29 01:36:02

最近看《西部世界》突然有了一个困惑,描写人造人造反的题材有很多,但是造反成功过后,会形成怎样的政治环境呢?它是在何种方向上优越于人类社会,何种方向暗藏危险呢?

单纯一点的科幻小说是不谈政治的,而凝聚了拜物情结,比如我国著名的《小灵通漫游未来》系列,它反映的这样一种心理——在相对匮乏的物质环境中,首次看到科技带来的日新月异,对未来世界的消费和人的掌控能力感到一种期待。

另外一种「伪科幻」作品在政治、社会探讨上也没有任何建树,因为那些作家所做的往往是用科幻的外壳包裹一个非常古典的故事,以人为主体,忽略舞台本身的意义。比如在《星球大战》中,人的意志,人的能力占据了绝对的核心地位,科技产品只是英雄和枭雄们表现自我的工具,超然的因素「原力」则是一个远离科幻要素的神话概念。充其量,他们模仿了现实政治的一些元素。

...
显示全文

最近看《西部世界》突然有了一个困惑,描写人造人造反的题材有很多,但是造反成功过后,会形成怎样的政治环境呢?它是在何种方向上优越于人类社会,何种方向暗藏危险呢?

单纯一点的科幻小说是不谈政治的,而凝聚了拜物情结,比如我国著名的《小灵通漫游未来》系列,它反映的这样一种心理——在相对匮乏的物质环境中,首次看到科技带来的日新月异,对未来世界的消费和人的掌控能力感到一种期待。

另外一种「伪科幻」作品在政治、社会探讨上也没有任何建树,因为那些作家所做的往往是用科幻的外壳包裹一个非常古典的故事,以人为主体,忽略舞台本身的意义。比如在《星球大战》中,人的意志,人的能力占据了绝对的核心地位,科技产品只是英雄和枭雄们表现自我的工具,超然的因素「原力」则是一个远离科幻要素的神话概念。充其量,他们模仿了现实政治的一些元素。

科幻作品中另一个极端是对未来政治的无限焦虑,它的关键命题是,如何应对一个由人类创造,但脱离了其掌控的世界?在这种题材类型中,一个非常鲜明的元素是人工智能威胁论,如果我们的造物具有了取代我们的能力,接着会怎样?相关的讨论已经泛滥到让人腻烦。仍在继续更新的《西部世界》并不是依靠人造人造反这样一个老套的设定来获得观众的赞许的,而是其复杂的结构,谜语般的留下丰富空间的剧情和精致的设定。如果《西部世界》能够将剧情推动到多洛莉丝建国,那才是一个创举。

从目前展现的情结来看,在这个故事里,「人造人」实际上是人进化的形式,他们有人性,只是更为优越,西部世界仍然是一个关于人自身的故事,而不是关于另一个文明的故事。

人类自身的进化也是科幻艺术长盛不衰的题材,仿生机械带来的强化人、思维的云上传、基因设计带来的优生学革命,虽然类似的科技概念对人类阶层的重新划分导致了新的社会矛盾和伦理困境(如何保护不接受、或无法进行改造的弱者),但类似的设定从整个种族的层次上来讲,基本上是乐观的,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从这一思路出发,在一个人类不只是创造出「物件」,而是与其创造物合二为一的未来中,权力的现实可能是怎样的?

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从我有限的阅读和观影经历出发,作家们总是爱设定一个人类实现了部分进化,但却资源匮乏,社会分层明显的未来,从而充分掩盖进化带来的美好,并充分反映「现实社会」的特性和危机。比如在电影《银翼杀手》以及电子游戏《杀出重围》。一些科幻爱好者从这一类的作品中逐步归纳出一个专有名词——赛博朋克,在这个科幻分支中,阴暗、迷醉的未来都市,两极分化的社会图景,乌烟瘴气的社会风气和无所不卖的地下黑市都是鲜明的特色,这样的社会里,进化并没有真正发生,人们在身体上不平等,经济上不平等,当下社会的隐忧,被所谓的「进化」更加放大。

在这样的社会中,而那些代表了进化的「改造人」反而被危机感强烈的人类设定为奴隶。以《银翼杀手》为例,资本主义高度发达,大企业成为权力核心,消费主义弥漫。强大的人造人或者接受了改造的人类站在权力阶层的核心中,而是被设定了的寿命(报废期)和特殊的功能以满足原人类的需求——《西部世界》故事的又一祖源。总得来说,这种「有他没我,有我没他」的设定,已经使人类进化这一题材的乐观面在流行文化领域被深深埋没了。

在「进化」这一概念上,有一个奇特的科幻作家值得单独拿出来探讨。2017年在中国上映的科幻片《降临》改编自华裔科幻作家姜峯楠的原著小说《你一生的故事》,姜的小说我非常喜欢,他是一个非常与众不同的作家,比起一个科幻作家,他更像半个语言学者、半个神学家,以及一个哲学「实验家」,从的短篇小说集来看,他总是喜欢用科幻的素材搭建起一个别致的「实验室」,在其中检验对世界的认知,对人的认知可能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比如在他的小说《通天塔》里,他让人们成功建成了圣经故事里的巴别塔,并触摸到天空——一道金属墙壁,人类激动将天空凿破,突然被卷进了水里,在经历一番挣扎后,他们被水流冲上了地面,冲到了巴别塔脚下的一片湖畔,原来,天空和地面是连通的!整个世界的结构是折叠的,在一个无限的循环中画地为牢。这个故事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姜峯楠善于将现代物理学给人带来的谜题和困惑放在哲学和宗教的语境中,以天才般的想象力进行混合。

在电影上映之前一年,我读了他的另一篇极其精彩的小说《领悟》(点击阅读原文可看),在这部小说里,主人公因为一次事故大脑受伤,经历治疗后智力获得了非凡的成长,这一设定实际上并不独特,但姜峯楠在这里再次发挥了他的特长,试图探讨一个极端的,触摸到人类智力极限的人类,对于已经远远被甩在他身后的人类社会,会采取怎样的态度面对政治,面对社会,他会是一个介入者,还是一个不介入者?

姜峯楠最后采取了柏拉图式的态度——一个沉浸在理智世界中的哲学家将体会到最好的幸福,在「爱智「的道路上远走高飞,对于世俗要务视之为劳役而非特权。他创造的」超人「最终选择了独善其身,并且被他的同类视为死敌:」我对外部世界的事物没有表示出任何兴趣,也没有进行任何调查研究来帮助芸芸众生。我们俩都无法改变对方。我认为外部世界跟我的终极目标关系不大,他则不能容忍一个具有超常智慧的人单纯做个自了汉,置苍生于不顾。我的人脑—电脑联接计划将会在世界上产生巨大反响,引发政府、公众的反应,进而干扰他的计划。正如格言所云,我不仅无助于解决问题,自己反倒成了问题的一部分。

在《领悟》里,超人只有两位,其智力都达到了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掌控全世界的水平。在小说的结尾,拯救世界的介入者战胜了消极的主人公,一位哲人王就此诞生,故事到此结束,很难做接下来的思考,这样一位哲人王将创造怎样一个世界?

关于哲人王的有关设想或许都倾向于进入一个思维牢房,那就是我们知道由一个全知全能的哲人王来统治是最好的统治,但归根到底究竟这个哲人王会如何统治,谁都不知道,毕竟我们都不是哲人王。

不过首先,我们可以设想哲人王是不被七情六欲左右的,那么他如何能够理解凡人性?他的正义观是不是不可替代的?还是因为根本上正义是多元的,所以有各种各样的哲人王?他遵循何种标准去进行统治?他是否可能会为了某种伟大的事业视人命草芥,还是为了人类自身的繁衍不惜牺牲一切事业?

不妨以《西部世界》为素材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假设我们承认一个前提——一个具有凡人性的人必然不可能是哲人王,因为凡人性意味着欲望和衰朽,人类是「不稳定「的,所以哲人王必须是脱离了凡人性的人。

我们看看《西部世界》里的人工智能符不符合这一标准,首先,女主人公多洛莉丝将最终推翻人类的政权,并建立了人工智能的国度,在这个国度,会有阶级吗?我们知道,在《西部世界》里,所有人的能力数值都是可以调整的,并且不排除有进一步优化的潜能,因此本质上来看只要多洛莉丝愿意,她可以让自己的国民通通变成梅伊那样的超能力人造人。

多洛莉丝该做出何种选择呢?无疑,她可以按照社会运转的功能需求选择创造一个大体一致,但分出工种的社会,在这种情况下,意味着多洛莉丝中人的成分几乎让位于机械的成分,这样一个人造人的社会也不会强过蚂蚁的社群,生存和复制成为核心,换言之,一个完美无聊的世界。

不过,这很可能不会是多洛莉丝的选择,因为《西部世界》中的人造人被费尽心思地注入了人的成分,她们理解爱情,珍惜亲情,追求自由,各自有各自的道德观念,并且需要一个故事背景来构成驱动,换言之,她们本质上还是作为人来行动的,只是具有在身体和智力上的无限潜能。那么,多洛莉丝显然符合哲人王的一个定义,即她是一个人,可以理解人,只是比普通人远为优越。

那么,她要按照哲人王的理想,精心设计和规划另一个人类社会,扫除了「恶「的社会吗?为了搭建一个保留个性,又和平稳定的社会,多洛莉丝显然会局部地调试她的人民,对于那些不该保留的因素,全部去除,就像她对自己的恋人所做的一样。

按照这个方向去思考,一个同样的问题又阴魂不散的跟了上来,那就是按照何种标准去选择社会的价值谱系?哪些道德品质和性格人造人需要更多一点?哪些要少一点,哪些要完全不存在?这一切都需要一个标准,当然,一个可行的路径似乎是,洛多丽丝可以将明显没有必要的因素从人造人身上去除——比如暴力,愤怒。其他的一切要素可以按照系统随机分配,将一切交给概率而不是总有偏见的价值判断。

不过,显然不可能对于一切人造人公民都执行这样的政策,还要考虑到生产与工作的问题,在人类社会中,生产与工作往往造成和加剧人类之间的不平等,让有人类意识的人造人担任不同的工作会造成严重的不平等,分配岗位的过程也会引起各种矛盾。此外,人性并非工业化生产的增益因素。因此,多洛莉丝在物质生产领域必须使用无意识的自动化机器,而自动化技术在高智力的人造人族群的发展下必定会登峰造极。

在科技研发、世界探索等领域则必须保留创造力和即兴能力,但需要将机器的情绪进行调整,以配合高度活跃的智力因素。这样的造物介于有人性的人造人和完全无意识的机械之间。还有在军事上也应该执行同一政策,以基本无人性,但具有决策能力的机器人进行军事行动。

于是,三个阶层划分开来分别对应柏拉图《理想国》中的三个公民身份——生产者(自动化机器人、研发型机器人)、护卫者(军事机器人、具有自由意志的公民)、哲人王(多洛莉丝)。当然,在这里护卫者的定义已经与《理想国》不一致了,因为出现了一个单独的阶层,具有自由意志(或者说,即兴模仿自由意志的)的公民,正是这个公民阶层与多洛莉丝还保留着人性。

这个阶层,可能会是历史上唯一一个不焦虑的中产阶级,但人们不禁疑问,在这样一个完美的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里,没有意识形态宣传(多洛莉丝可以自由调整系统),没有生活的困苦艰辛(多洛莉丝可以随机分派波澜壮阔的故事线,但难以与现实的美好相平衡),艺术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作为人性的那部分,会如何感受其自身存在的意义?

PS:夏天身体有些不舒服,还兼顾学业和工作,我常常感到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每周的练笔……为了在完成工作的同时加快推进我的阅读计划,也许我会采取更加灵活的时间安排,也许我会咬着牙坚持下去(我知道「灵活」常常成为不干的借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部世界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西部世界 第二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