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三和人才市场》的几个问题

我叫实验报告
2018-06-28 看过

  看了《三和人才市场》之后突然想看看那些被《起跑线》按套路洗脑的家长们是什么样的反应,为人父母最怕看到孩子过得不好,《三和人才市场》中的人过得不好,他们是一些无论如何没能赢在《起跑线》上的“年轻人”,当今社会中,“阶层固化和制度不完善”早已成为了比“教育资源分配不合理”更加残酷的现实。

宋春江露宿街头

一、为什么安逸过早的成为了青年一代的常态?

1. 家庭教育的缺失

  底层个体的生活状态和思维方式是有巨大差异的,唯一的相同点是经济水平相似,年轻人的一蹶不振,和受文化教育水平并不相关,如果一定要和基础教育相结合的话,三和大神们的沦落和“家庭”教育的缺失脱不开干系。三和的年轻人中,大多数都有着留守儿童的童年经历,二代打工者的面临的选择比第一代打工者更多,他们通过网络更多角度的看到这个世界,不愿意重走父辈人的旧路,却不能找到突破瓶颈的方式,他们知道一代打工者的艰辛,却也无法改变同样的事发生在成年的自己身上。

2. 最低成本的生存方式

身份证+银行卡成套交易

  三和大神的世界中触底可能会反弹,但不触底就没有反弹的动力,日结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我是一个自由的人,独立的个体,我不为谁打工,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除非我活不下去了…”其实很难说这个思路是错误的,只能说明挂B是他们的最佳选择。挂B没有成本,逍遥自在,同样是活着,活着的成本却是最低的,与其努力奋斗却一事无成,苟且偷生的性价比还是很高的,只要你能接受看不到希望的生活状态。

3. 缺乏责任感的一代人

诈骗横行的市场周边环境

  越是年轻的人,越不排斥这样的的生存状态。年轻同样是三和大神最大的资本,时间是翻盘的唯一希望,有限的时间里,要做最厉害的事情才能翻盘,以富士康的流水线工为代表,三和人才市场提供的长期工作岗位,所从事的劳动都是基础的体力劳动,压力大挣钱少,这些工作不够厉害,没有前景,赚到的钱可以支持日常开销,却不足以让大神“翻盘”,这些工作没有吸引力,找到一份这样的工作每天辛勤劳动、耗费青春却看不到希望,还不如挂着。

  较之长工,日结无需特殊的专业知识,没有学历的要求,赚一天玩三天,如果再也没有碰到什么好机会,至少活的不亏。其实“短视”不只是三和大神的心态,自诩中产的人们何尝没有相似的困惑。但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个世界上可能没有一个人真正的需要他们——年轻的三和大神大都没有子女。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三和大神的经济能力之低、生存状态之差,不足以成家立业,没有孩子的年青一代,不但看不到希望,还缺乏责任感,他们不需要做那些长工用微薄的积蓄供养子女,也没有理由因为每天都要劳动而失去娱乐的时间。

二、当一个底层青年人的见和识大于他所正在经历的阶层时,他们如何改变?

  总资产百万以上多达七万人的深圳,实际的工业支柱是外来务工的700万劳动者,外加每年百万的青年流动工作者,这些人不单养活了自己,同时看到了一个现代化城市,和它的诸多问题。在手机和网络等高度发达的今天,即使身在世外也能洞悉世界进程,大多数青年人的见和识都在他们身处的阶层之上。

邓大海提及富士康自杀事件

  邓大海作为一个旁观三和大神的人,从富士康的中层到专门介绍日结的个人中介,体会最深的莫过于市场黑暗、阶层固化和青年人的堕落,他讲:“这里的人习惯不同,看明天都比较少一点。”

宋春江、王磊、赵伟都面临着相似的处境

  而宋春江等人是最典型的三和大神,落破程度和乐观心态形成了鲜明对比,宋春江的身份证和银行卡都卖了,手头竟有三家注册公司,总注册资金高达1500w,当然他也承担着巨大的法律风险,可他还补充到:即使有什么法律责任也没人能找到他,因为他根本就是一个连身份证都没有的人。这点补充让人看到了绝望,这样的黑色人生经历在漫长的时间中已经变得可以轻描淡写了,从宋的身上我们看到,他并不是不想改变,也许关心他的人不知道他的处境才让他觉得自在。

陈勇由于经济困难选择外来务工

  陈勇深圳务工三个月,本能上大学的他由于经济困难等原因选择打工,但他似乎还有斗志,他觉得自己会变好。

  事实上,《三和人才市场》纪录片中的主角们是一群特殊标签的人群:青年、务工人员、童年留守经历、最低经济水平,或者说NHK的这部纪录片真正记录的并不是所有三和大神,而是那些年轻的三和大神,本应朝气蓬勃却浑浑噩噩的人,他们面对的是阶层固化、上升通道被封闭的社会现实,他们的个人选择服从社会结构,而距离个人意愿越来越远了。阶层固化的本质是利益固化, “拼爹”现象“二代”问题等一系列社会现象由此展露。

陈用发说:我怎么舍得让孩子回去,感情在那里。

  “二代打工者”虽然是小众人群但却数量十分庞大,他们是社会当中的特定阶层,他们中的很多人可能不再抚养子女,有能力抚养子女的打工者面临两种选择,交由农村的老人抚养,他们的孩子也许会成为第三代打工者,或努力赚钱想办法让子女在城市接受教育,那样的孩子将会得到更好的发展。但“二代打工者”这个标签人群,会永远存在,无论变成三代打工者还是四代五代,他们从改革开放而来,成为当今社会中不可缺少行业支柱人群,他们的生存状态也的确侧面反应了我们的社会体制存在的一些——无法解决的问题。

陈用发带着妻子和孩子逛街

三、三和人才市场中以低端人才为主的社会功能是否重要,究竟是什么应该得到改变?

  深圳房屋水电生活起居物价偏高,长期从事基础劳动的外来务工人员基本工资较低(2180),在特定的劳务制度下,提供基础劳动者的社会保障,或以一部分社会资源作为补贴,鼓励长期从事正规劳动的外来人员的相应政策的完善——迫在眉睫。

  随着主流制造行业的发展,工业化城市对生产力的需求日益增强,三和人才市场的社会功能无可取代,但与此同时,不法交易随之而来,利用外来务工者经济水平较低、警惕性差等特点,赌博、高利贷、身份信息买卖等不法交易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生态圈,不法交易的背后就是暴力、违法行为和逃避责任,严厉打击违法交易,整治流动人口密集的区域,彻底清理黑市和不良生态圈,解决一部分人的“出路”问题,才应该成为治理市场环境的重中之重。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三和人才市场 中国日结1500日元的年轻人们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和人才市场 中国日结1500日元的年轻人们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