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家族 生存家族 8.1分

电力恢复背后的夫妻关系的理想回归

一把迷糊汤
2018-06-28 01:28:3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场近似于灾难式的电力中断,掌握生活中绝对话语权的“媒体设备”刹那归零,通勤工作学校环境的“戏剧性”真空,以一种绝对人为营造的“原始”性社会状态的再现。黑夜降临、食物供应失灵、既地狱又天堂、既意外又危险的“不速之客”的到来、给现代家庭夫妻关系的一剂麻黄碱。

镜头下的家庭关系三种呈现

A家庭生活中经济基础即收入来源的“父亲”、生活协调者即主妇“母亲”、尚未对家庭贡献和做功的学生即子女

B和谐或理想的家庭关系

C孤家寡人的怀念

A关系即影片中的中心家庭,也是串联整部电影发展脉络的家庭关系。在该家庭显性的关系:婚后夫妻关系、即两方近似于维持和互相合作式的夫妻关系中,当妻子向丈夫寻求种种“呼救”式的帮助时,丈夫冷漠或者敷衍式的应答,此处也就为妻子私藏私房钱埋下了必然的伏笔。可以臆断,当丈夫退休、子女毕业独立之时妻子将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离婚。当然不能以一种道德绑架式的视点切入,更不能去评判合理与否。“私房钱”即“心理慰藉”或者是一个没有收入的家庭主妇的保险。此刻笔者脑海中浮现出日本山田洋次导演《家族之苦》,也是一种家庭崩塌式的“父辈离婚”。但是并未发展于此,归功于人类浩劫—断电。戛然而止的生活变奏,当丈夫无法从银行取出现金之时,而妻子财富权力的上升,同时拥有丰富生活经验的她,也在家庭关系中回归至平等或进一步上升取代丈夫为支柱。而失去经济话语权又生活日常处理能力“残疾”的丈夫,随之失去了家庭话语权和地位。陷入进退两难、举步维艰的沼泽地带,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渡河时父亲面临淹没时,儿子拼命的游向岸边抱紧母亲,而当母亲跌入坡底又被饿狗追咬时儿子的勇敢相救的对比。直至丈夫暂时死亡时,作为妻子尚心痛之余不能进食的崩溃边缘,而子女却反差式的并未表现出应有的悲伤和痛苦。而丈夫在逃命过程中,逐渐的也处于一种自卑或心理失衡状态,当高速路上遇到B家庭时,更是一次新的打击,拼命的剥下猫罐头的商标的镜头对面是食物丰富又十分协调的四口之家。而B家庭中的父亲—丈夫提起野外生活经验时说起,食物是生存三法则的第三顺序时,镜头给了父亲身旁成堆的滑稽的宠物罐头。本已失去信心和自尊的丈夫,种种对比和崩溃后,当然会再一次执拗的选择另一个方向前行。也不难理解在电影最后片段的照片中四个人的位置变化,远离逃离的父亲——前方中央的儿子妻子女儿团体之间的“划线”。

当四人来到农户大叔的“补给站”时,是夫妻的回归前奏。镜头中出现的两张家庭照片:农户的全家福、已亡妻子的遗照。此时两人地位已然重新分配,而此刻农户对亡妻怀念的直击渲染下,复之路途艰辛后再一次安全环境的到来。也为睡前妻子从阳台的拒绝身体接触到主动牵手的转变,两人间的关系获得了麻醉或者治愈性的回归导火。

渡河时,面对地图和实景差异——无路可走的状态,父亲意外的编起竹筏,获得了妻子和女儿的“新”信任。而此时另一个镜头中垂头丧气的儿子,此时两个男性角色的更迭,是父亲—丈夫重新获得认同。当丈夫沉入河水时也是丈夫的重新再生,因为此时的妻子内心的“男人”以一次爆发“雄性”荷尔蒙英雄式的消失而复活。

火车上二人的回忆东京之前的往事,和当年结婚的艰辛。夫妻的新的一次恋爱燃起。直至海边,妻子向父亲的大声呼唤,也是向丈夫的重新表白。而此刻暂时性的渔村生活,也将是一种“婚姻本该有的模样”的满足。

值得一提的是,假发多次出现在镜头中即丈夫“性的化身”。最初在丈夫已经处于紧张的迟到状态中,也不能忘记戴好发套。当回到家中像褪去铠甲似的卸下发套。当在农户家中,大叔的突然走进卧室,慌乱中到带错发套。作为一个中年男性,发套就像铠甲一般,守卫这那并不再阳刚和青春的男性自尊,当遇到尽管掺杂白却依然茂密的满头长发的B家庭丈夫时、尽管鬓白却依然可以竖起背头的农户,他依然执拗的守住“男性”菲勒斯。河面上飘起的发套似乎也预示着丈夫尚在,而火车上向窗外抛出发套,并不是不再需要,而是此时他已雄风再现,也不过是自我的一种快感表达。

灾难之后,画面又回归到东京家中,当丈夫对送来便当的妻子说“对不起”时,也是一种理想的婚姻回归。

而此时,我们并不能忽略,影片的“末日”背景和并不客观的影片逻辑中,丈夫落水后仍然活着和被拯救已经是一种人为的建构。

总而言之,逃命过程也是婚姻的“逃命和救赎”,只不过逃的是离婚之劫,而丈夫从高处跌入低谷,又再一次爬上高处,妻子从低处爬上高处,而又再一次复原。看上去是理想的复原,但实际却是妻子的一次“自慰”体验。

与其说是婚姻的重新登陆,不如说是一剂麻黄碱,暂时性的休克和满足。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生存家族的更多影评

推荐生存家族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