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味黑色幽默

小冷门
2018-06-28 00:45:49

喜欢特立独行的年纪,很容易被一些黑色幽默的东西所吸引。

像《冰血暴》、《低俗小说》、《两杆大烟枪》,都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

当后来自己想做编剧,想到一个荒诞气质的创意,也常常会兴奋好几天。

一次,参加一个编剧培训班,发现大家都热衷于类似的点子,突然就觉得这事儿挺没劲的。

是不是黑色幽默,本身并不意味着酷,也根本不能成为是否独特的证据。

这一类型的魅力,不在于它那些表面的特点,而应该在于一些隐而未彰、深刻和微妙的东西。

随《疯狂的石头》的诞生,华语电影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类似的作品。

仅在去年,就有《杀不死》、《大世界》、《轻松+愉快》、《提着心吊着胆》。

这还只说了热度较高、口碑较好的。

单就剧情来说,这几部电影的类型识别度都很高——

牵涉各种犯罪,复杂的多线叙事,偶然性频繁介入,及,大量的蠢货角色。

在我看来,虽然它们费了很大力气去进行模仿,但最终却没有太多地触及到这一类型的精华。

《我说的都是真的》,也是一部明显的同类型电影。

刘仪伟导演、小沈阳主演的这部电影,讲的是一个类似于《狼来了》的故事。

小沈阳饰演的夏至,信口开河编造了一个绑架故事,不料说中真相,遭到犯罪团伙的追杀。

由于平日里一贯喜欢吹牛皮,所以当他这次真正遇到了凶险,没有人再相信他的话。

初看上去,这个故事还蛮有新意的,除了《狼来了》,我们似乎找不到别的故事与之对照。

不过,稍微做一下归纳,我们就会发现,它其实和《杀不死》有着很高的相似性。

它们都讲的是无辜者阴差阳错卷入凶案的故事。

我们之所以会感到陌生,是因为,夏至被卷入的原因,实在是想当然到出乎了我们的意料。

再往前回溯,《杀不死》模仿的,应该是科恩兄弟的《谋杀绿脚趾》。

在那部电影中,主人公因为名字和一位富翁一样,遭到了一伙亡命之徒的敲诈勒索。

谈到黑色幽默电影,科恩兄弟是一个避不开的话题。

这俩兄弟,如果不能说是该类型的开山鼻祖,至少也可以说是集大成者。

他们俩的电影,几乎涵盖了黑色幽默电影所有的剧情模式、角色类型、主题和滑稽技巧。

以至于,现在所有的同类型电影,都可以看做科恩兄弟电影的衍生产品。

满嘴跑火车的夏至,俨然是《谋杀绿脚趾》中沃特(约翰·古德曼饰)的一位近亲。

不过,沃特是一个妄想狂,他以一种近似偏执的激情,对自己脑中编造的东西深信不疑。

相较而言,夏至就只是习惯并喜欢胡编乱造而已。

这中间有本质的区别。

沃特的所作所为,实质上是一种自欺,是对现实的逃避,触及到了人类的某种生命真相——

在现实世界中,我们正是通过自欺,来躲避世界加之于我们身上的羁绊与束缚。

而于夏至而言,说谎只是他的一种自觉的娱乐方式,是他身上的一个小毛病。

在这部电影的结尾,为了呼应影片的主题,运用了一个讽喻意味明显的长镜头。

在这个镜头中,出现了我们在日常生活里能碰到的各式各样的骗子——

投资人、创业者、推销员、乞丐、用首饰换取爱情的富翁,以及,用美色换取首饰的姑娘。

我觉得,用这些人的任何一个做主角,都是比让夏至做主角更明智的选择。

他们的欺骗行为,无不建立欲望、妄想和执迷之上,是罔顾现实,亦是铤而走险。

而夏至毫无功利心的欺骗,由于缺乏现实的土壤,因此就难以让人产生刺痛之感。

欺骗与被骗,一直是颇受科恩兄弟偏爱的主题。

在他们的镜头下,不仅骗子受到严厉地审视,受骗者也是他们针砭的对象。

《缺席的男人》,主人公试图加盟一家干洗店,不但落了个竹篮打水,还惹上了一桩凶案。

受骗,其实是因为情愿受骗,是投机的恶果,是对自己之滑稽可笑的视而不见。

种种你争我抢、尔虞我诈,最后无不指向空无,从而成为徒劳,成为对荒诞的一种阐释。

在黑色幽默电影的根底,是对人性和人类处境的深刻洞察。

这根本没有被刘仪伟注意到,他刚得到一点黄铜便匆忙收手,结果忽略了真正的金子。

与之相伴的,是对阴差阳错的大量运用,这制造出了许多笑点,也多少让人感受到了荒诞。

但是,那同样不过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因为,所谓的荒诞感,归根结底,依赖的还是人类行动的徒劳和对这种徒劳的无视。

没有这一面向的探讨,便不可能有真正的荒诞。

电影和文学中的黑色幽默,只有站在哲学思考的基础上,才可以说是有效的。

刘仪伟利用凶杀、多线叙事、偶然性、蠢蛋等元素,最终取得的是一个徒有其表的结果。

最后我们再聊一下愚蠢。

《我说的都是真的》整个故事得以发生,有赖于犯罪团伙老大的无下限智商。

但凡他还有一点脑子,就不会把夏至的话当真,也不会把夏至的存在当作威胁。

这种低智,和我们常在别的黑色幽默电影中见到的愚蠢,实际上是非常不一样的。

比如《冰血暴》里,老丈人拎着一箱子钱,去跟暴徒交换他的女儿,结果死于非命。

他的愚蠢,在于他的傲慢和顽固,这蒙蔽了他的眼睛,使他无法辨别真正的危险。

准确点来说,黑色幽默电影中的愚蠢,更接近于盲目和自欺,它指涉的到底还是人性的弱点。

而刘仪伟的这部电影,无意去思考这种普遍性和典型性,却反而将目光投向了个别性。

个别性的缺根筋,虽然在现实生活中并不是不存在,但却无法让人产生共鸣。

即便允许这类角色存在,也不能让他成为大反派,不然就会削弱主人公所遇阻力的可信性。

一旦在可信性方面裂开了一道缝隙,观众就会掉入出戏和走神的鸿沟。

作为一部黑色幽默电影,《我说的都是真的》不应该将《狼来了》作为它的模仿范本。

不要说谎的道德寓言,或许仍能让孩子们信服,但成年人,似乎已经不需要这样的故事了。

他们的昏昧灵魂,需要更深刻、更响亮和更尖锐的警醒。

《掩耳盗铃》和《竹篮打水》正是这样的故事,它们,才是黑色幽默电影的纯粹先祖。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说的都是真的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说的都是真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