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正传 阿飞正传 8.5分

旭仔之难

陈沁
2018-06-27 16:22:1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旭仔之难 ——记张国荣电影《阿飞正传》 作者: 陈沁 唔知是几时几分,月亮洒在了路中间的铁轨上,未干的几处水变成了翡翠色,粼粼地闪着光,香港的夜色的确好“兰路”(靓)!那些轨迹是专为电车而准备的,苏丽珍和超仔并肩走着,闲慢的步子,踏碎了亮晶晶的气体,他们背后是分裂的驶程,“人”字形的各奔东西罢,彼此不过是对方人生的过客。

“我姐真的好棒的,毕业没多久便在洋行找了份工”,聊起姐姐时,几根头发随意搭在额前,他望向她;于关切的目光中感受到了自己的狼狈,她低下头去,愤愤命运的不公,花生粒大的一双眼睛有些孱弱,微微眯着,折射出倾羡。唯有叹惜自己的运气不好。不该碰见他买冷饮,不该被那弯下的脊背吸引过去;更不该盯住他的表,从此令对方愈发得寸进尺,产生许多段短暂却绮丽的午后。 超仔说,没有几个人会有那么好运的。两人站在店门对面的铁栅栏外,她的手触着那长了锈的,细嚼对面时钟上的数字,脑海里仍回响着争执,方才,他俯过来,较严肃地劝了一些话,偶然涉及敏感的词汇,她捂住耳朵大叫,那沉默的帽檐就拉低下来,没有再说什么,他大半个身影映在了墙上……“嗦——嗦嗦!

...
显示全文

旭仔之难 ——记张国荣电影《阿飞正传》 作者: 陈沁 唔知是几时几分,月亮洒在了路中间的铁轨上,未干的几处水变成了翡翠色,粼粼地闪着光,香港的夜色的确好“兰路”(靓)!那些轨迹是专为电车而准备的,苏丽珍和超仔并肩走着,闲慢的步子,踏碎了亮晶晶的气体,他们背后是分裂的驶程,“人”字形的各奔东西罢,彼此不过是对方人生的过客。

“我姐真的好棒的,毕业没多久便在洋行找了份工”,聊起姐姐时,几根头发随意搭在额前,他望向她;于关切的目光中感受到了自己的狼狈,她低下头去,愤愤命运的不公,花生粒大的一双眼睛有些孱弱,微微眯着,折射出倾羡。唯有叹惜自己的运气不好。不该碰见他买冷饮,不该被那弯下的脊背吸引过去;更不该盯住他的表,从此令对方愈发得寸进尺,产生许多段短暂却绮丽的午后。 超仔说,没有几个人会有那么好运的。两人站在店门对面的铁栅栏外,她的手触着那长了锈的,细嚼对面时钟上的数字,脑海里仍回响着争执,方才,他俯过来,较严肃地劝了一些话,偶然涉及敏感的词汇,她捂住耳朵大叫,那沉默的帽檐就拉低下来,没有再说什么,他大半个身影映在了墙上……“嗦——嗦嗦!” 什么声音吵醒了,她猛然抬头,忽地,放大的时钟渐渐半圆、消逝,被漆黑吞进去,“砰”!突然有些肃穆,矮钝的妇人把门拉上了。明天,发条还会走,表针还会转,依旧是超仔说的—— “不妨事,一觉醒来什么都过去了”。可她竟不能再梦见曾经的场景了,那个4月16日光临敝店的,把脸凑得很近的同龄人…… “你是不是对每个女孩都这样”,另一个女孩拨下一点帘子,手指在门板上摩挲,木纹上染上了一点殷红,狠狠地向着门那边的人,情夫的上一任情妇——她巴不得她立马消失!不一会,他返来,要求她立即将拖鞋还回去,自尊就这样受了辱,她索性“粗鲁”起来,趿着鞋跳上床,三步蹿了下去又两步蹿了过来,不满地大叫, 半祼露的胸脯一荡一荡,怎么也不肯物归原处…… 但是, 即使知道是欺骗,她仍然对他投怀送抱,任他捏住自己的双臀,伴着音乐扭动,轻轻的,流动着浑浊的曲线,他抬起孩子般的脸庞,生生地看着、哼着,一双仿佛漏了一些白的光来,不经意要裏住正冲的丰满,鼻翼的气息令斯沉醉,一对纯洁的眸子,竟是那么急切地想要吮吸母性。然而人并非天真,颤影的光阴中,他拈着一只耳环 “窸窣”;当勾诱引溢了男女碰撞的荷尔蒙,暴力的残余也剩得温柔,从此欲罢不能…… “我都知你几次去睇佢……” 呵,恰恰错了,苏丽珍懒得管这些事了,再也不去理 ,“我早就好返,该哭的是你。” 她淡淡地说完,猫下腰捡拾空杯子,对方直直奔店里来了,她一点不奇怪,也不责怪——当初她能把拖鞋给她扔下去,会在店里乱摔东西,可见那个男人也没怎么依恋她嘛! 出于某种同病相怜的好心,她请女孩坐一会儿,马上就要打烊了。苏的气度令梁有些占下风,接着,没来得及收拾心情,她匆匆赶去旭仔母亲家,还想强行续些什么交集,房主是旭仔的养母,打开门时,这位五十多光景的太太罩了件舒适的睡袍,站在她面前。面对靓服华饰的女孩,太太顿了下,有些局促。 “他会不会跟你一起去美国”。养母摇摇头,提起母子的事,也是那么无奈: 他把喝得醉醺醺的她扛出来放在床上,随而探额头、替她掖好被角。明明照顾得很有心,事后却“假装”薄情,唉,是不是早就飞到生母那儿去了呢?太太友善地送别了她,只言片语的交代暗示她不要为此拖延——旭仔不过是逢场作戏。 告别了所有,他独自踏上征程。镜头照见晃动的的画面——晃动的房屋、林木,晃动的花、草、树……他摆着有力的双臂,一路相反,愈行愈疾,一无所顾。渐近昏色的小径,丢给我们一个背影,再也不愿意回头。那样的偏执与自我,似阳台上的自恋,黑胶“嗒嗒”地旋转着,步伐情不自禁地曳移,和着节奏拍手,一左一右,一前一后,更擅长调节转换,肢骨都兴奋起来,这会儿对镜自擂,一会儿又挪至阳台,嘟着嘴,更放肆地舞弄着自己双臀,他比女人还妖魅,优游地陶醉着,穿着汗衫,骄傲而自在,以至于总是忘却其他人。临行前,他找养母最后一次谈话,养母呆立在梳妆镜旁,她实在被他的“坚硬”震慑了,许久才转过头,红丝从眼底冒了上来,中角处有泪楚,开始断断续续的哭泣,只有自己是那么的不舍得他,而他却一味地拒绝,不能体谅自己的苦心……“哎,想去就去吧,菲律宾那位才是你的亲生母亲” 她似乎想通了。船笛声从画外传进了童年的家,他可能偶尔会想起——她就倚在甲板的栏杆边,前方是“呜呜”的鸣响。“母亲”缓缓朝自己的方向偏过来,飘向他的眼神,是那样的接近驶向分离的海水——蔚蓝、苍凉和死寂…… 被自己的生命来源否决,所肯定的东西便再也没有意义,所前往的,即是一条不归之路。然而还得大干一把,与超仔结伴同去火车站,故意掀起一场挑衅的争执,把候车室胡搅了一阵,枪声四响,斑痕的尸体压着尸体,累及他人,顿时“作鼠逃窜”。而以前玩过的那些女朋友,却在另一个平行时空安然无恙——苏丽珍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了,梁凤英还在四处寻找他、问香港旅舍;不过他的露露也会很快明白,迷茫终结的是迷惘者,一切不知来路的,以嗟来之食负重潇洒的,都无免于难!在接近黎明的某个时辰,超仔回到桌位,刚要问候朋友,忽然,眼睛瞪得老圆,他发现——旭仔的腰部左右,黑色的血烂得好深,整张脸笼上沉重的幽绿,不受支配的身躯横占了两条座位。这一枪,果然致命! 可惜了,那个人还活跃在记忆里面。关于最后一幕、最后一番说话,超仔犹新——之于“别人”的质疑,旭仔扬扬得意,“有机会的,不过你冇自卑哦”。坐在陈旧的火车厢里,本以为都是压抑的风景,谁知,再怎么“无尽”,终会迎来明天,怆惶的脑袋搁在那儿,天的暗色驱散了一点,太阳光一点点从树林渗进来,散在他虚弱的脸上,眼睛微微地睁着。终于要亮了,天气真好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阿飞正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阿飞正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