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正传 阿飞正传 8.5分

漫不经心的笔记

草籽
2018-06-27 15:42:1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元素

就像一本会动的南·戈尔丁风格摄影集,这个镜头知道故事的结局,所以在展开故事的时候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但依旧试图保持克制:镜子、玻璃瓶、花、花瓶、床头柜、钟、冰箱、钞票、香烟、楼梯、棕榈树、灯,具有某种个性的人和物质一样神秘莫测,灯光一视同仁地照在它们表面,组合成变幻不定的光影。命运虽说是在一开始就注定了,但过程中的那些偶然出现的细节还是那么令人着迷——它们很私人化却漫不经心,只有侵入人物生活的镜头能够捕捉到这些细节,至于人物本身,他们都沉浸在自己的情感之中而丝毫没有意识到物件与自己的关系,但通过镜头,他们和物件一并构成了一种氛围。

细节

细节处理的真实感:Mimi掀翻一个又一个的桌面和玻璃瓶;”歪仔“卖掉车子换来钱的时候,说话时候全身颤抖;“旭”发现自己没有支付假护照的钱,他愣住、掏出刀子和攻击对方的动作之间没有任何停顿,几乎是下意识的。电影的所有对话也是漫不经心的,就和两人街边聊天似的,但似乎都和身份议题有所联系——是镜头让他们看上去似乎“都对命运有所察觉,但还是无法控制地继续漫无目的地运行下去”——那只雀鸟在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在室内

...
显示全文

元素

就像一本会动的南·戈尔丁风格摄影集,这个镜头知道故事的结局,所以在展开故事的时候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但依旧试图保持克制:镜子、玻璃瓶、花、花瓶、床头柜、钟、冰箱、钞票、香烟、楼梯、棕榈树、灯,具有某种个性的人和物质一样神秘莫测,灯光一视同仁地照在它们表面,组合成变幻不定的光影。命运虽说是在一开始就注定了,但过程中的那些偶然出现的细节还是那么令人着迷——它们很私人化却漫不经心,只有侵入人物生活的镜头能够捕捉到这些细节,至于人物本身,他们都沉浸在自己的情感之中而丝毫没有意识到物件与自己的关系,但通过镜头,他们和物件一并构成了一种氛围。

细节

细节处理的真实感:Mimi掀翻一个又一个的桌面和玻璃瓶;”歪仔“卖掉车子换来钱的时候,说话时候全身颤抖;“旭”发现自己没有支付假护照的钱,他愣住、掏出刀子和攻击对方的动作之间没有任何停顿,几乎是下意识的。电影的所有对话也是漫不经心的,就和两人街边聊天似的,但似乎都和身份议题有所联系——是镜头让他们看上去似乎“都对命运有所察觉,但还是无法控制地继续漫无目的地运行下去”——那只雀鸟在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在室内,隐去背景声并强调人声的处理,加上迟缓的镜头推移和覆盖着汗液的皮肤的特写,带出大雨将至时候的闷热和困兽般的情绪,这里面有一种充满悬念的爆发力。而与加强音的暴雨一同出现的是一种寂寞无助的情绪:苏丽珍向警察借钱搭车、Mimi在看到“旭”不辞而别之后情绪崩溃。当大雨下落的时候,镜头对雨的关注似乎更多于身处其间的人。

对背影的跟踪——寻找之人或者徘徊不前、或者勇往直前,从来不顾身后是否有这么一个镜头跟着,镜头也不知道自己身后是什么,直到寻找之人回转头来,对着镜头的身后说了某句话。

人物

往昔:树林、窄巷、精致的妆容、肮脏逼仄的室内场景,他有时候远行有时候沉思,试图与环境隔绝开来以确认自己是什么。

当下:窄小的阁楼、贴画、屋子里堆满物件,他流畅地精心打扮,看上去正在为未来的某项社交活动做准备(虽说感到有点儿心烦,但除此之外还能做什么呢),并没有什么严肃的身份问题需要去解决。另一种形式的放任自流——逢场作戏、沉溺烟火,他关注与周围的关系而非自我的本质,不追求任何形而上,而只关注那些流动的、琐碎的细节,观看万花筒般散开的人群。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阿飞正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阿飞正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