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 燃烧 7.9分

为什么我要烧掉开保时捷的富帅矮

一艾
2018-06-27 14:46:4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下有剧透


电影在结尾处并没有结尾

接下来还有这样一段

我写下来 姑且算是彩蛋

这是以一名心理医生的视角展开的

————————

嫌疑人李宗秀被带来我的诊疗室之前,其实已经供认了自己杀人的罪行

据坡州地方刑警描述,嫌疑人在坡州家中被捕时,并没有半点抵抗的意思

当时李宗秀正在做饭、拍黄瓜,没有逃走的打算,甚至车上的血迹也没清除

经查,那确实是被害人的血,仓库里遗失的刀具,也跟被焚烧的汽车里的匹配,人证方面有卡车司机,行车记录仪记录了一些信息,手机的通话记录,被害人朋友的指证,另外还有沿途的摄像头,可以说是不容狡辩了(他似乎也没有要辩解),相信很快,李宗秀的“嫌疑人”身份将被审判为“凶手”,一起严重威胁社会秩序的杀人焚尸案,将火速铺满网络电视报刊亭,想都能想到接下来的标题:

“著名财阀之子惨死豪车中、尸骨无存,竟是为了个女人”

“农夫之子缘何铤而走险,失业率或许是答案”

“父子两代皆为罪犯,暴力是种遗传病?”

…………

耸人听闻,只为点击

我都能看见人们刷着手机,皱着眉头,并不时“啧啧”评论的脸孔

而在这些到来前,仍是“嫌疑人”的李宗秀将接受我的精神诊断,他此时就在我的诊疗室里,坐在我面前

他的样子,比从警方、媒体处看到的,要更木讷,身体倒是结实,却有种自发的手足无措,这是种典型的因为自信心缺失而不断累积的自我保护,看着他的样子,我想起的是十九世纪俄国小说里的人物

(下面即我与嫌疑人的对话 “李”为李宗秀 )

我:李宗秀,我现在要对你进行一个简单的问询,可以吗

他点头

我:你确定此刻自己拥有清晰的头脑以及充足的体力来回答我所提出的问题?

李:确定

我:这就开始了——警察到你家的时候,你说了一句话,你还记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

李:“祭祀已经终止了”

我:“祭祀已经终止了”,我对这个很好奇,你能说说吗,什么“祭祀”,又是何时“终止”的?

李:当时时间紧迫,其实并没有想清楚,现在倒明白了,彻底明白了,祭祀其实并没有终止,祭祀继续着并得到了完全执行,虽然执行的主体变了,变成了我,客体也因此发生了转变,只不过隐喻最终还是兑现了

我:是什么隐喻?

李:像是做好一份意大利面条,然后自己吃掉,像是这样的隐喻

我:如此说来,焚烧的隐喻就是献祭吗,完成一场祭祀,祭品不可或缺,意大利面条供人吃掉,意面便是肠胃的祭品,那么把人连同车一起烧掉,人就成了祭品,你这样做,为的是奉献给某一种至上的主宰,我这样理解对吗?

李:并不是为了什么至上的主宰,是为了饥饿,人们做意面,为的是缓解身体上的饥饿,人们搜寻祭品,妆点好祭品,最后一把火烧掉,缓解的是精神上的饿,他这样做,就是因为饿得不行了,必须这么做,两个月一次

我:“他”——你是指“本”?

李:是本。

我:你向警察控诉说本有谋杀行径,而且非常频繁,平均每两个月就要进行一次,杀一个人

李:是的——

他没有说完,拾起茶几上的水杯,猛灌一口,目光始终平视

李:十次了,至少执行了十次,他烧了不下十个女人

我:十次?李宗秀,你觉得你的说法荒谬么?十次谋杀,每次都全身而退,至今逍遥法外?除了你,甚至没人报案。你觉得这说法真实吗?

李:真实,他说过的,“绝对抓不到的,韩国警察不会在意那些人”,他也是照着这个标准挑选——社会不会在意,家人也绝不在乎,甚至朋友都没有一个的女孩,他们是孤身在城市里游荡的鬼魂似的人,不幸被他遇到的,就会被他烧掉,像烧一座没用的谷仓

我:这便是你跟警察提到的被“献祭”的女孩们,申惠美就是其中的一个,对吗

李:是的

我:她是你朋友?或者,恋人?

李:我喜欢她,但她跟本保持着恋人关系

我:你嫉妒本?

李:不算嫉妒,只是好奇,有好多未解之处——他像个出题者,让我觉得世界好像个谜,同时他也是个引导者,带我去解题,甚至说他还是个老师,手把手教我体验什么是饥饿

我:你体验了那种烧人的饥饿感,然后饥饿感逼使你烧掉了他

李:不是,能了解到那种饥饿其实是好事,至少能见识他那种人的日常生活、精神状态,这也是宝贵的写作素材

我:那——

李:是“愤怒”,是福克纳小说里的那种愤怒

他几乎要弹起身来。他还是忍住了

我:那是因为生活境况的差距从而引起的愤怒吧

李:是他把她当作废弃而无用的谷仓然后一把火烧掉的愤怒!

提到申惠美,李宗秀的愤怒一下子喷涌出来,刚才就有的,现在更明显了,尽管他脸上仍带着那种呆滞,但他情绪险些失控,如果再继续用申惠美的点来刺激他呢

我:把人当谷仓烧掉,这确实让人愤怒,当然更是不可饶恕的——只是提到申惠美,我想说点我掌握的信息——申惠美这个女孩背负着巨额的信用卡债务,似乎也因为这个,家人中断了跟她的联系,她本人却好像不以为意,仍旧照着自己的节奏生活,不求稳定工作,没有固定收入,私生活也似乎不大检点,所谓的哑剧,不过浅尝辄止罢了,不可能有什么职业上的帮助,更严重的是近期的一笔大额开销,一趟非洲的自由旅行,令她的债务问题更为严峻,说实话,申惠美缺少恒心,毫无还款的意志,而就在这个时候,她遇到了本,一个标准的“金主”,她也与他好上了,开始了恋人的关系,我们不知道这其中他们经历了什么,结果是她忽然失踪,众人联系无果,假如真有你所说的那种“饥饿感”,我想,申惠美物质上的饥饿、加上行动力上的缺失,更能成为她企图诈取钱财还账、失败后消失避债的合理解释,警方目前也是依照的这个思路,至于你说的什么,因为“精神饥饿”导致的焚烧杀人,第一是没有证据,其次从常理上就很难叫人信服

李:我没什么反驳的,毕竟我也算是她的同类,你们眼中的那类人,由我们来做“脏事”,这才是符合社会常规的吧

本来想持续引燃他的愤怒,等我说了这样一通,他反而冷静下来,李宗秀的呆滞更加呆滞了,那里面似乎透露着一种——失望

李:不过单单对我来说,我需要的东西已经齐全了,也就是说我可以执行了

我:你是说谋杀的动机?

李:第一是猫,猫是关键

我:什么意思

李:猫是不能挪窝的,他家里忽然多出来的猫,是从她那儿拿来的,还有她的手表,被他当作战利品,连同别的女孩的遗物一起收藏在家里,再加上猫,我确定她已经死了

我:被烧了?

李:像烧谷仓那样,倒上汽油,划燃火柴,接着就烧起来了,可能吧他在一边抽着烟,看着她一点点烧光,就感到充实,心里就有他所谓的那种从骨骼深处响起的贝斯,这是他的高潮,要等到这高潮过去了,再打扫干净,剩下的他就装起来,开车到山顶上去,一把把撒到湖里,然后就像从来不存在一样,她就消失了

我:所以湖是第二点,你认为湖是藏尸地

李:是的,湖是地点

我:那你可有在湖中发现什么?

李:没

我:那还是不能证明什么吧

李:是啊,只是对我来说已经不需要更多证明了,只要搞清楚井的存在,就可以放手去做了

我:井?

李:小时候家附近的一口枯井,很多人都不记得有这口井了,连我也一度忘了,幸亏想了起来

我:那能说明什么?

李:说明了一切啊

他说完最后这句,起身离开了,带着他那身穿得很旧的衣服,李宗秀被重新拷上手铐

湖是地点,猫是物证,人证是他自己,动机是饥饿

在一桩未被证实的谋杀里,李宗秀认为自己完成了“犯罪”的拼图,并为之结了案

而由此连带而生的另一起谋杀,由他主导的杀人焚尸案

证据已经齐全了

他承认自己的动机是口井

怎么会是井呢?

那到底是口怎样的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燃烧的更多影评

推荐燃烧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