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割,开路 收割,开路 暂无评分

收割,開路!

K
2018-06-2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三個城市人與農田有著不解之緣的故事。導演是我的電影與錄像藝術科老師,他絕對是一個亦師亦友的存在,無時無刻都在憨憨親切地笑,禮數、分寸在他身上都顯得沒那麼重要了。從這部片出爐直至幾天前,他不懈地邀請我們參加公映會,再詢問我們的看法意見,謙卑得使我覺得他不像一個導演,也不像一個師長。

  何滿義,一個在信心不足時習慣雙手交叉放在胸前,走路抬頭挺胸,頭髮已斑白眼神依舊透出倔強的,愛面子的,堅韌又不失教養的香港中年人的模樣。從路上,地鐵上,我時常碰見這些身上散發著曾與輝煌時代並肩奮鬥過而自豪的中年男人,他們努力維持當年身強力壯獨當一面的英偉氣息,極力掩飾在這新時代的無所適從。無疑,身為貨櫃車司機是他人生中最無法忘懷的一段時光,使他懷緬,也使他懼怕,畢竟他也老了,開始尋求安穩了,那些具冒險挑戰不知前景的路途,自己已無力再走了。從貪玩好賺而入行見識過很多,經歷過很多,不斷的新鮮刺激使他獲得一時滿足,而後漸漸看見這份職業的危險性,很多人因此而喪命,才意識到自己相安無事只是幸運而已。沒有永遠的幸運,一場貨車意外使他險些癱瘓,一次誤送違禁貨品入監二十七天才用關係而得以釋放,而繼續下去碰見的不知會是甚麼。從前的圖書館,從前的體育課,那些單純都讓人懷念,所以他反璞歸真,選擇了最單純的,也是自己熟悉的,安分守己做個農夫。他將那份吃苦耐勞投放到農場上,用心經營,不惜工作至深宵,但片段中所見,來來回回照顧農作物的始終只有他一個人,他一邊吃著自己的成果,一邊感嘆「白菜好吃,很甜,卻沒人懂得欣賞」,這是一個創作者常有的心態,也是古人懷才不遇時的心情。在蔬菜銷售過程中,農夫作為源頭用心最多,收益卻最少;城市對於農業的不重視令這行業搖搖欲墜;無法生活單純同時滿足其他人和自己的期望。「也許會失敗,但有賭未為輸」他說。

  若每個人生來就有其使命,那麼她必然是屬於農田的。農田耕作是一項需要耐心、時間、喜愛加注而成的工作,你所下的功夫全都會體現在種出的農作物上。洪愛珍說起自己的種田經就一臉滿足,津津樂道起來。沒有很多複雜的故事,說起她的耕作之道,不過就是:一年以上沒有耕種叫荒地,暫停三、$N個月的叫休耕;凌晨灑水可以節省時間,灑水不用看著;菜種得太過密集會影響長成的質量,太疏會長雜草,所以需要時不時去疏理;灑完肥料用掃把將掉落在菜葉表面的肥料掃回土裡能避免淋水之後醃壞菜葉等等的一些細節,都是她四十年的經驗之談啊。她很純粹的、不帶牟利心態,只是很喜歡種田而已。她不是這個社會最需要的螺絲,無法幫助商業城市運行,但不能夠因此便剝奪她快樂的來源,不能。

  作為農業工作者中寥寥可數的大學畢業生,職途上也曾一帆風順,黃如榮滿懷自信、野心與抱負,期望運用自己在城市中縱橫多年的經驗結合農業,一展拳腳,使得在香港這個忽視農業發展的都會能夠重新重視農業,提升其在社會中的影響力,農民的聲音能夠被聽到,說起話來更有份量。一口官腔的他,時不時都會詢問照顧媒體的各種需要,他可以不計成本親身運送蔬菜到各處尋找客源和機會,能屈能伸是作大事的必要條件。跆拳道是他真正的興趣,用來培養性情,所以不能將其商業化。要躋身農業,低頭默默耕耘於自己的田地並不是他最擅長的,找到其中需要並且適合他的地方,必然是以一個農夫的身分去改善這個行業的弱勢,跟政府協調溝通。他毫不介意向他人表明他與其他農夫們的差別之處,即便農友們埋怨他太出位,但他的存在其實是必要的。角色不同用意不同自然會引起思想衝突,但同時也能碰撞出火花,彌補過往所缺失的不足之處。

  還記得小時候,外婆種在門前那塊土地上的蔬菜一天一天,一點一點在生長,我會每天不時地去查看它的生長進度,每長高一點就會為見證它的成長而雀躍,跑來跑去對鄰居朋友們奔走相告。對小孩而言,無法清楚地意識到自己的成長,所以對於能清楚看見的成長中的事物,都會感到新奇有趣。洪愛珍那單純喜愛耕種的純粹,從中獲得滿足與快樂,自然而然地相伴了四五十年,是很多人在尋找的天賦,不用刻意去堅持,不用勉勵,喜愛做一件事情是很自然的。何滿義在雨天中落寞而孤寂的身影。黃如榮的媽媽無可奈何地說著:「現在做農夫的人都很傻,但要傻,就要傻到底。」。任何職業,沒有誰更識時務者為俊傑,誰更高尚之分,都在默默耕耘,吃苦耐勞,用心做好力所能及的都很值得學習。香港這個城市,要學著靠自己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收割,开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