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正传 阿飞正传 8.5分

今天不说旭仔,来说说苏丽珍和咪咪吧

silly是条狗
2018-06-26 看过

说了不说旭仔,还是离不开要先说一下这个无脚鸟,有了他的存在,才有了苏丽珍和咪咪的爱。一分钟追女,一对耳环追女,任何女生在他面前都会输的一败涂地,他慵懒的躺在那,你就拿他没有一点办法。想下换个人的一分钟,一定是直男撩妹的大型车祸现场,后边种种更是渣男的教科书。可是哥哥演绎的旭仔,那个一直在风里找寻的鸟,一眼就会沦陷在他那双飘忽又寂寥的眸子里,一切就变得合情合理。

苏丽珍和咪咪,有人说她们是红玫瑰和白玫瑰,我不这么认为,她们只是在旭仔迷失的爱中走不出的两个人。

那天有人跟我说一分钟,我觉得好好听

被旭仔靠近到耳朵红的女人,从他第一次出现,苏丽珍就逃不掉了。你发梦会梦到我,不睡没有用的,趴在前台上的苏丽珍睡时,阳光洒下的脸上,带着幸福的笑。由一分钟的朋友到一个小时,到每天都会见面,不知用了多久,想来不会太久。床头,苏丽珍摸着旭仔的头发,旭仔轻咬苏丽珍的手指,她手指在他唇边,这是我看过最性感的场面,不带走任何裸露的无限诱惑。

苏丽珍说要搬过来,旭仔满不在乎得说着好,每次看到这,都好怕苏丽珍说出后面的,你会不会同我结婚,明知道答案,更知道这句话问出口,他们的好日子就再也没有了。苏丽珍说她不会再来,她穿衣服走了,他还是那样,看不出什么表情。

我只是上来看看,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

打完人的旭仔,气呼呼地梳好头发,摇晃着手中的一只耳环,我在楼下等你。门外的大雨,旭仔一点都不绅士,怎样咪咪都会和他回家。走廊上,一个嘴硬却慌张,一个胜券在握,按住她的鼻子,然后等她张嘴,深深地吻下去。床上的缠绵,旭仔扶着咪咪的腰,扭动的香艳。咪咪写下电话,告诉旭仔一定要打过来,旭仔看过一眼放过一旁。咪咪警告他,要是丢了她就用硫酸毁他的脸,旭仔生气的把她按到床上。咪咪软下来,说今晚不想走,两人继续床上的缠绵,这就像是咪咪不想失去旭仔的方式。

楼梯口,咪咪随着歪仔的音乐跳着舞,一扭头,一眨眼,歪仔就沦陷了,她说叫我咪咪吧。写给旭仔纸条上的是梁凤英,旭仔说你不是叫露露吗,后来都说是咪咪,始终不知道她到底叫什么。

我只想留在你身边,爱的卑微却也留不住

好像一直在下雨,苏丽珍去旭仔的楼下找他,超仔带旭仔来见她,她说要拿回她的东西。他让她进来,又是楼梯里,苏丽珍说她想回来,旭仔说他不是钟意结婚的人,苏丽珍妥协了,说只要呆在他身边就好。她早就妥协了,在来之前,在遇到他时,就毫无办法了。旭仔说,何必迁就他,迁就了他一时,迁就不了他一世,然后转身说去给她拿她的东西,苏丽珍问屋里有人,旭仔不置可否。

屋里咪咪在听着什么,然后装作不在乎地躺在床上看旭仔找东西,漫不经心地去开冰箱拿葡萄吃着。旭仔让她脱掉鞋子,咪咪不肯,她不让,她说鞋子是她的,旭仔是她的,不是谁都能拿走的。苏丽珍推门进来,看到咪咪,然后转身就走。拿东西本来就是借口,当她放下所有骄傲,也回不到他的身边,忘不掉又放不下。已经迈出了她能做的所有了,还是不行,只是想留在他身边都不行。

苏丽珍在旭仔转身前问他,有没有钟意过她,旭仔说他一生会钟意很多女人,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不会知道最钟意的是哪一个。

后来,苏丽珍在好多个下雨的晚上出现在旭仔的楼下,只是再没上去过,不知道这样走过了多少个晚上。她每次都说,过了今晚她就会没事,可每次都不知道昨晚是怎么过的。那天晚上她忍不住抽泣,和超仔借搭车的钱。后来他们在搭车的路上说到她从澳门来到香港,说到她表姐要结婚了。

我才不会像她那么傻,我不会走的

咪咪生气地从窗台丢下鞋,穿衣服要走,旭仔说你走了就不要在回来。咪咪马上没了底气,前女友找上门,作为现女友的她连生气的资格都没有,我才不像他那么傻,我不会走的。然后用脚挑逗旭仔,无限风情,然后二人又是床上缠绵嬉闹。好像床上是咪咪唯一能不失去旭仔的方式。

咪咪永远不知道旭仔在想些什么,他好像反复说着无脚鸟的故事,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不是骗女人的把戏。旭仔不开心,咪咪穿着小礼服光着脚跪着给他擦地,说要赚钱养他,最后还是被旭仔轰出屋子。

无脚鸟最后要去找他的根了,咪咪去他的养母那里找他,说要看看她的屋,旭仔每次都叫她在外边等,她很想知道屋子里边是什么样,看了也不过如此。她说自己是不是好傻,其实只是爱的执著。

现在哭的是你,我早就没事了

咪咪去找苏丽珍,问旭仔有没有来过。她说旭仔始终更爱自己,终究是为了自己才不要苏丽珍的。苏丽珍淡淡地说,反正现在哭的是你,我早就没事了。苏丽珍是否没事,我们不知道,但时间总会冲淡一些。旭仔对每个女人都一样,他爱的时候是爱的,但谁也不能让这个无脚鸟停留。

该记得的我会永远记得

火车缓慢的在菲律宾的森林里穿行,旭仔生命的最后一刻,超仔问他,记不记得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你在做什么,旭仔仰着头憧憬着生命最后一刻会看到什么,说她告诉你了。是啊,该记得的他会永远记得,并不是骗女人的话。跟她说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已经去跑船的超仔的值班亭的电话响起,电话那头的苏丽珍是因为没有人说话吗,是忘记了还是放不下。

我真的好想去菲律宾

歪仔去找咪咪,咪咪以为是旭仔,表现出毫不掩饰的失望。在大雨中歪仔打了咪咪两个耳光,卖了车,给咪咪去菲律宾的钱。咪咪坐在那哭了好久好久,再看发现那段哭声真的好长好长,长到划破下着大雨的天。

最后咪咪去到了菲律宾,住在旭仔曾经住过的旅馆,但那只无脚鸟却再也不会在了。

没有根的鸟注定不会停留,在爱中受困的只是我们自己。咪咪和苏丽珍的痛,有时又是如此让人羡慕,因为她们生活中曾出现过那么一个人,一切都值了,受了爱情的苦,总好过一生没经历过爱。我们又何尝不是在盼着那样的人出现,然而永远不会有了。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阿飞正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阿飞正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