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影节·最佳】他的布达佩斯

默存
2018-06-26 12:41:50

赫尔辛基总是阴沉沉的。

像酒馆歌手唱的那样,“这是块坚硬多石的土地,也是块灰云常郁的土地”,行走其中的人们收敛了脸上的笑。来自阿勒颇的哈立德冷静地叙述逃难史,那么多的辗转,那样痛的分离,他字句清晰,眼眶不湿。

即便如此他也没能被这片坚硬国土收留,警察们执行着遣返程序,该决定不容许上诉,政府的面目冷漠死板,人的滚烫软弱对它毫无用处。哈立德马上就要离开他待过的第四个收容所,叙事色彩至此冷得像纪录片。

然而灰云阴郁的另一面也涌动着,构成它的是鲜活的人们,电影的这半面与纪录片风格完全相反,温暖调皮,像天真孩子会相信的童话。童话里老爷爷一夜能在牌桌上赢来足够盘店的钱,威胁哈立德的坏人会被突然冒出来的正义流浪汉们吓跑,全店员工穿上和服做寿司一本正经地卖蠢,被捡来的哈立德和流浪狗都被温柔留下,流浪狗还学会了阿拉伯语,明天就去占领布达佩斯。

这一面被韦斯·安德森式的对称、色调和独特的表演风格填满,让人相信正义终要战胜邪恶,离散兄妹定会团圆,但是事实往往就是偏差了一点点,不算最坏,却也笑不出来。

...
显示全文

赫尔辛基总是阴沉沉的。

像酒馆歌手唱的那样,“这是块坚硬多石的土地,也是块灰云常郁的土地”,行走其中的人们收敛了脸上的笑。来自阿勒颇的哈立德冷静地叙述逃难史,那么多的辗转,那样痛的分离,他字句清晰,眼眶不湿。

即便如此他也没能被这片坚硬国土收留,警察们执行着遣返程序,该决定不容许上诉,政府的面目冷漠死板,人的滚烫软弱对它毫无用处。哈立德马上就要离开他待过的第四个收容所,叙事色彩至此冷得像纪录片。

然而灰云阴郁的另一面也涌动着,构成它的是鲜活的人们,电影的这半面与纪录片风格完全相反,温暖调皮,像天真孩子会相信的童话。童话里老爷爷一夜能在牌桌上赢来足够盘店的钱,威胁哈立德的坏人会被突然冒出来的正义流浪汉们吓跑,全店员工穿上和服做寿司一本正经地卖蠢,被捡来的哈立德和流浪狗都被温柔留下,流浪狗还学会了阿拉伯语,明天就去占领布达佩斯。

这一面被韦斯·安德森式的对称、色调和独特的表演风格填满,让人相信正义终要战胜邪恶,离散兄妹定会团圆,但是事实往往就是偏差了一点点,不算最坏,却也笑不出来。

韦斯安德森·布达佩斯大饭店

与之一脉相承的画面构图风格

哈立德另一个留在此处的朋友说,悲伤的人会首当其冲的被送回去,因此他只能装作自己很快乐。所以单单冷静是不够的,当你在收容所的床上听人弹故乡的乐器,把眼泪咽回去的同时,还需得露出没心没肺的笑,这才真符合政府对于合格的“无害难民”的要求。

哈立德的故乡在电视机里变得越来越残破,西方的媒体说着他们的谴责,在圣彼得堡大学时每周二讨论新闻,俄罗斯老师也要用上两个小时解释俄罗斯的善意初衷和不被理解。彼时我同情着俄罗斯,希望新闻中滚动的гуманитарный коридор(用以疏散无辜群众的人道通道)能畅通。然而当我同哈立德一起看他的家乡,才深切感到两边争执的野蛮与荒谬,重要的从来不是哪方输赢,重要的只有停下来,然后对这个国度深深道歉。

哈立德的妹妹回来了,她说“死多容易,我想活着”,于是他用眼神和生命祝福她的活着。夺走哈立德生命的仇恨者也不是最大的恶人,顺着链条攀上去,推动他们相杀的另有其人,可怕的是那些人是不愿看见这些恶果的,他们还有“更紧要”的利益要去争。

所以哈立德躺在树下笑了,他对这场荒谬无能为力,艰难地活着完成了找到妹妹的任务,现在终于可以去容易的死亡里休息了。

他的流浪狗来接他了,他们现在就去占领布达佩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希望的另一面的更多影评

推荐希望的另一面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