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漫威时代的超级英雄电影

刘康康
2018-06-26 00:43:42

《超人总动员》的第一部,在它所属的那个年代(2004年),是一部典型的反类型的超级英雄电影,整部故事的设定都有意识地恶搞和嘲讽了超级英雄电影的经典二元叙事矛盾,当然,它嘲讽的对象主要是《超人》系列(1978年理查德·唐纳的第一部到1987年西德尼·弗里尔的第四部)、《蝙蝠侠》系列(1989年蒂姆·伯顿的第一部到1997年乔·舒马赫的第四部)、《刀锋战士》系列(1998年斯蒂芬·诺林顿的第一部到2004年大卫·高耶的第三部)、《X战警》系列(布莱恩·辛格2000年到2003年的两部)以及最重要的《蜘蛛侠》系列(山姆·雷米2002年到2004年的两部)。在《超人总动员》的角色能力设定上,还一定程度上借鉴和恶搞了《神奇四侠》(弹力女超人和隐形会放防护罩的女儿)。

2008年的《钢铁侠》是一个很重要的分水岭,标志着漫威时代超级英雄片的到来。我说的分水岭并不是指,《钢铁侠》是漫威影业第一次独立制作的电影。我真正的意思是,《钢铁侠》这部电影改变了过去超级英雄电影(前漫威时代)最重要、最核心的二元叙事矛盾:双重身份。在《钢铁侠》的结尾,托尼·斯塔克对着媒体大大方方承认了自己就是钢铁侠,标志着整个超级英雄电影的叙事规则被打破了。

在《钢铁侠》之前,超级英雄的双重身份,是超级英雄电影最核心的一个叙事二元矛盾,整个故事的叙事张力都由此为基础来展开。

所谓双重身份,既包括《超人》系列、《蝙蝠侠》系列、《蜘蛛侠》系列、《绿巨人》(2003年)、《超胆侠》(2003年)里,主人公徘徊在超级英雄和普通人的两种身份之中,也包括《刀锋战士》系列、《X战警》系列里,主人公夹在超能者与普通人两种势力之间(刀锋战士是吸血鬼与人类的混血,X战警则试图维持变种人与普通人的和平)。

如果我没有遗漏的话,《超人总动员》(2004年)应该是第一部对超级英雄电影进行反类型解构的超级英雄电影。《超人总动员》之后,我认为比较值得一提的反类型超级英雄电影,分别是:2008年彼得·博格导演的《全民超人汉考克》、2009年扎克·施耐德导演的《守望者》、2010年汤姆·麦格拉斯导演的《超级大坏蛋》和2011年詹姆斯·古恩导演的《超级英雄》(之后他就变成了主流漫威超级英雄片《银河护卫队》系列的导演)。顺带一提,我并不认为马修·沃恩2010年导演的《海扁王》是一部反类型的超级英雄电影,而是一部很正统的超级英雄片(虽然趣味上很B级片,但超级英雄片本身就是从B级片发展来的)。再顺带一提,我认为《全民超人汉考克》和《超级英雄》都被严重低估了。

如果说以上这些影片是超级英雄的反类型的话,那么《超人》系列和《蜘蛛侠》系列在我看来就是建立起了前漫威时代超级英雄电影的经典叙事结构,尤其是《蜘蛛侠》系列之于超级英雄电影,在我看来其地位如同约翰·福特的《关山飞渡》之于西部片。

三部《超人》和三部《蜘蛛侠》有着很奇妙的镜像关系。《超人1》(1978年)里,建立起了超人—报社记者克拉克的双重身份;《超人2》(1980年)里,超人为了与路易斯的爱情,舍弃了自己的超能力,想与路易斯变成一对普通情侣,但最终出于责任再次化身为超人,放弃了对路易斯的爱;《超人3》(1983年)里,超人受到外星陨石影响,身上人性的一面消失,变成了一个四处破坏的超级坏蛋,最终作为普通人的克拉克意志战胜了作为超人的意志,恢复了正常。而《蜘蛛侠1》(2002年)里,建立起了蜘蛛侠—报社摄影彼得的双重身份;《蜘蛛侠2》(2004年)里,蜘蛛侠为了与玛丽·简的爱情,舍弃了自己的超能力,想与玛丽·简变成一对普通情侣,但最终出于责任再次化身为蜘蛛侠,放弃了对玛丽·简的爱;《蜘蛛侠3》(2007年)里,蜘蛛侠受到外星生物的影响,身上人性的一面消失,变得自大而任性妄为,最终在教堂钟声的帮助下,恢复了正常。

这两个经典的超级英雄系列片,都把双重身份的矛盾斗争作为叙事的核心冲突来结构故事。第一部是建立起超级英雄与普通人的双重身份,第二部是普通人的欲望压倒了超级英雄的责任(但最终平衡又被恢复),第三部是超级英雄的力量失去了普通人性的制约(但最终平衡又被恢复)。

所以为啥在前漫威时代,大部分超级英雄片都拍到第三部拍不下去了,因为叙事核心冲突已经被说完了,强行再拍个第四部就是狗尾续貂(《超人4》是垃圾、《蝙蝠侠4》也是垃圾,《刀锋战士》系列只拍三部曲,《X战警》系列也只拍三部曲,《蜘蛛侠》也只拍三部曲)。

《超人总动员》贯穿全片的笑料设计,都是拿超级英雄与普通人的双重身份做文章,而且在笑过之后,还多多少少有点苦涩。

神力先生装成保险推销员,挤在格子间里办公,他巨大的块头与格子间里其他人相比显得格格不入。他不忍心拒绝理赔一个顾客,让经理大发雷霆。经理告诉他:公司就像一个钟表,员工就是零件,员工不需要有自己的情感和道德判断,只需要精确地按照规章办事。

神力先生的儿子因为跑得太快而被妈妈禁止参加学校的运动会,儿子争辩说,我不应该为自己跑得比别人快而羞耻,我很自豪跑得比别人都快。妈妈却说,你要做的不是超越大众,而是融入大众。

最有意思的设计是《超人总动员》里的反派,一个原本崇拜超级英雄的小男孩。但他没有超能力,只是一个普通人。神力先生嫌他碍事,告诉他普通人是不能当超级英雄的,只有像神力先生这样天生具有超能力的人,才能当超级英雄。这让反派从绝望转为了对超级英雄的憎恨。凭什么只有拥有超能力的人才能当超级英雄?于是,反派借助机器发明,开始捕杀那些具有超能力的超级英雄。

说到这里突然想到,在前漫威时代,超级英雄电影里,主人公都是凭借个人的力量、意志在战斗,而反派往往是借助高科技而变身科学狂人。比如超人与卢瑟的战斗,就是血肉之躯对抗现代科技;蝙蝠侠虽然是满身外挂装备的富二代,但他坚持不用枪这类热武器,而是赤手空拳或者使用冷兵器,与那些使用高科技武器的反派作战;山姆·雷米版本的蜘蛛侠,他的吐丝能力是一种超能力变异,而不是借助高科技装备,反而是反派绿魔和章鱼博士,都是典型的科学狂人。

某种程度上,超级英雄与普通人的双重身份对立,其实也是个人意志与现代科技的对立。前几天看后浪新版的《美国电影美国文化》这本书,作者约翰·贝尔顿也提到好莱坞科幻片中,一个潜在的核心叙事矛盾,就是现代科技对个人的异化。在前漫威时代,超级英雄电影本身也是科幻片与动作片的类型杂糅,还带点后西部片的个人英雄主义味道。

从2008年《钢铁侠》开始,到2012年《复仇者联盟》作为一个高潮,漫威改变了由《超人》—《蜘蛛侠》开创的超级英雄电影叙事结构。苦大仇深的双重身份二元对立矛盾被舍弃了,个人与科技的对立也不复存在(钢铁侠是一个完全依靠高科技装备的超级英雄,某种程度上就是《超人总动员》里的那个反派)。一种叙事更加扁平化但也更加紧凑、剧情更加轻松娱乐化的漫威式超级英雄电影成为主流。DC在做了几次不成功的尝试之后,终于把《正义联盟》完全拍成了一部漫威式超级英雄片。

《超人总动员2》是一部前漫威时代的超级英雄片,它在今天上映,还真有点怀旧的味道。它依然延续了第一部里,超级英雄与普通人的矛盾,但不怎么提双重身份了。除了一开始,女儿被男同学看到了脸,爸爸只好请黑衣人消除了男同学的记忆,女儿的初恋就这么没了。这可真是一段古典的超级英雄片剧情啊!就像那位消除记忆的老头子,老态龙钟,念叨着这是最后一次帮你们了。除了这一段,基本上弹力女超人和神力先生的身份,在电影里是半公开状态了。

为弹力女超人做形象公关的剧情设计,让我联想到《全民超人汉考克》的剧情。威尔·斯密斯演了一个反英雄的超级英雄,穿着随意、任意妄为,被普通民众讨厌,一个被汉考克救了的男公关决定帮助汉考克在公众面前改变形象,第一件事就是,超级英雄得有一身制服!

让神力先生在家带孩子的剧情,本身我倒并不觉得是什么讨好女权的政治正确。男人带孩子本来就是好莱坞的经典喜剧套路,从《克莱默夫妇》到《窈窕奶爸》,都屡试不爽。我个人比较不满意的是,弹力女超人和神力先生两条线缺乏互动,比如神力先生因为受不了妻子在外大出风头而自己默默无闻,于是也想在大众面前一展身手,结果却把事情办砸惹出乱子,夫妻爆发矛盾,但最后恰恰是神力先生误打误撞,因为之前帮倒忙而暴露出了屏霸的真实身份。这样设计,不仅会让丈夫的转变更加自然,也让屏霸身份曝光不那么刻意,最重要的是两条叙事线有了互动。

当然,反派的设计,还是太简单了一点。大部分观众应该都能提前猜到。这点远远不如《超人总动员》第一部。但这部的反派依然坚持了超级英雄与普通人的矛盾这一点来做文章,说实话,我是挺愿意打个怀旧分的。

其实我并不反感漫威式超级英雄片,但,从2008年至今,看了10年了,用张国立先生的话说,难免有点审美疲劳。既然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什么大的革新出来,看到这么一部前漫威时代的超级英雄片,还是有点感动的。

希望多一点不一样的超级英雄电影。我十分怀念2009年到2011年的那段时间,各种反类型、反英雄、与众不同的超级英雄片百花齐放,漫威也还没有过于套路。那时候看电影还是很开心的。可惜回不去十年前了。

PS:我知道在《钢铁侠》之前,2005年蒂姆·斯托瑞导演的《神奇四侠》就已经公开身份,没有双重身份的矛盾对立了。但我个人不喜欢这部电影,在票房上它也没啥影响力,远远达不到《钢铁侠》对超级英雄片带来的变革效应。所以,漫威时代肯定是从2008年算起。

6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超人总动员2的更多影评

推荐超人总动员2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