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龙飞天 六龙飞天 9.0分

从一部剧了解朝鲜百年史(E31~E40)

紫莹
2018-06-25 23:47:4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E31(2018.6.25)

进入三十集,剧情节奏果然加快了。这一集的信息量巨大,我需要二刷整理思路。

虽然李芳远与郑道传的心理决裂是全剧最重要的转折点之一,然而这一集最让我心惊的是李成桂的那席话,“你不要指望自己的功劳得到报答,即使大业成就之后也是一样”,真是冷酷的父亲啊。

集末,刘亚仁露出了全剧最大牙床,瞬间回归为一个明朗的少年,取舍之间,李芳远非常明了。

二刷归来~

本集有两条主线剧情,一是郑梦周的心理斗争,二是李芳远的独立准备。

郑道传为郑梦周画的政治大饼馅料实在,美味诱人。将李氏家族关进王的笼子里,由郑梦周引领朝政,建立一个纯儒教国家。郑梦周将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首辅,推行治国理念,施展政治抱负。郑梦周经过一番痛彻的思想斗争,居然做出了与高丽共存亡的决定?Excuse me?圣父白梦周的胜利吗?宁愿雪中送炭,不愿锦上添花?私以为,编剧在这里处理的不是特别自洽。

说李芳远厌恶李仁谦和洪仁邦之流的恶劣行径,不若说他厌恶力量薄弱,无力应对的自己。李芳远的野心,实干精神与牺牲觉悟不允许势态超出他的掌控范畴。所以,当他发现自己为之奋斗的理想国度将捆绑他的手脚与欲望,他一定会奋起反击。

为了储蓄足以与郑道传对抗的力量,李芳远做了如下准备:1)与清流贵族联姻,请老丈人出山,培植政治势力;2)与父亲分家,招募私兵,蓄养军事力量;3)笼络人才,积极接触谋士河X,武士无恤,地下党头目焚伊,武装教头洪师傅,积攒人才库;4)主动献计成为双面间谍,掌握无名与郑道传双方的情报,借力打力;5)束发,放纵,舍弃温情与软弱,从心理上强大起来。

这里要强调一点,李芳远怀有异心是真实的,拔除无名的意图也是真实的,所以对于郑道传与无名来说,他都足够真诚且可以委以重任,这是最高级的间谍,没有伪装,只有实实在在的利益。

说说无名,这个组织虽然翻云覆雨,无所不在,但从来没有正面宣扬过自己的诉求。这一集,组织的中层领导人草英为获取李芳远的信任,言明组织行动的方针之一是阻挠革罢私田,被李芳远嘲笑目光短浅。虽然草英的说法有迷惑李芳远的嫌疑,但是有充足的理由相信这很可能就是无名的短期目标。如此历史悠久,人员庞杂的地下组织需要庞大的资金支持,故而,必然有显赫的贵族王亲在背后运作,私田革罢会动摇无名的财力根基,怪不得都急赤白脸地翻到台面上干扰了。

李成桂是个什么样的父亲呢?可能肩上的担子越重,倚重的人越多,对每个人的关爱就摊薄了,不然,一个愿意为了麾下士兵的性命豁出性命的热血男人怎么会对忙前忙后的亲儿子说出如此冷血的话语。品格高尚的人要求别人同样高风亮节,可人是有私欲的,当这种欲望得不到正面的肯定与疏导,便会寻求其他角度的释放。不会得到报答,那么就自己去争取。


E32(2018.6.26)

这一集的核心是土地改革进程中的艰难险阻。比起无名这种无聊的支线,这才是剧集该重点着眼的地方,当然,严肃的政治无比乏味,怎么拍出激昂感来十分考究编剧和导演的功力。

勘田量地,千头万绪,再加上人为的阻挠,官方数据缩水是可以预料的结果。就此推行,百姓获得的实惠太少,等同于改革失败;推翻重来,落地遥遥无期,同样民心渐失,真是一个两难的局面。

不过,郑道传可是当年太平门前一手破坏元朝建交的勇士和智士,一手釜底抽薪不仅赢回了民心,也彻底打碎了权门势族的算盘。官方土地档案全部焚毁,抹除了田亩上的姓氏,一切从零开始。

政治,说到底是资源分配的方式与手段。

PS:无名线越来越扯,莲香这种战争孤儿做头目到底有什么高明之处,感觉编剧在这里也是图穷见匕。

PPS:集末,李芳远向郑道传深情告白,肉麻的韩国人,受不鸟*罒▽罒*,脑洞再大一些,就是一出霸道总裁弱书生的基情大戏……

PPPS:没有看懂郑道传对李芳远的评价,那到底是夸呢?还是夸呢?还是夸呢?但是为什么有诸如“浅薄”“愚蠢”“轻率”这类词汇出现?啊,需要靠谱翻译。

这部剧于我来讲,除了性感得让人合不拢腿的刘亚仁,便是将政治书上干巴巴的文字变成了实操性的剧情。曾经政治是我所有学科里最厌恶的,如今我很有重新学习的欲望。


E33(2018.6.26)

同样是信息量和节奏炸裂的一集。政治使人猥琐,这句话在郑梦周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龙生九子,子子不同。同胞兄弟,李芳远可以说是天生反骨,欲壑难填;李芳雨却淳厚善良,忠心耿耿。一个遗传了耿直,一个继承了机变,两兄弟面对父亲是背叛者这一秘辛的反应更是截然不同。我的不祥预感早早应验,李芳雨怕是就此退出历史舞台了。

郑道传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私田革罢只是拿贵族的钱袋子开刀,斥佛却是在国民,尤其是底层弱者的精神食粮上动手术。若非有着强大的决心,抱着必行的理念,非常人有勇气触碰,这变革必须伴随着改天换地,否则定无好果。

这样巨大的震动果然给予郑梦周可乘之机,从离间李成桂开始,至与郑道传撕破脸皮结束,不惜拿出往日同窗之谊作伐,手段之下作,违背儒教理念。

政治会利用人性的善,掘出人性的恶,践踏高洁品格,拖入污朽之地。

郑道传的倒台离不开李成桂的默许。李成桂的人格魅力十分不稳定,自回军后便一直处于听之任之的状态,由着郑道传当枪使。这次被嫡长子戳了痛处,又被迫着远离灵魂的归处,干脆闭着耳朵遁逃了。连李芳远都看得出,失去了郑道传,李成桂绝对不是郑梦周的对手。即使李芳远同样对郑道传怀有敌意,也绝不能在郑梦周权势大炙之时对抗。

PS:李芳远对郑道传的感情用一句话可以形容:这个男人只有我可以欺负,别人通通不可以。


E34(2018.6.28)

干政治犹如坐过山车,朝得道,夕失势。尤其坐到高位,很多时候,一个荒诞不经的由头便能轻易舍去信任,抹杀功劳,坠下塔尖。

郑道传就这样轻易被摆了一道。

当然,这一集的重点是李成桂与郑梦周的博弈。铁血文人与儒者将军的对比是血淋淋的。

李芳远道出了真谛,对于沉浸在创业美梦中的人,一切都是为了理想,为了苍生,这个理由支撑着他们包容异见,容忍政敌,自我感动;而站在伟业对面的人看到的只有残酷的掠夺和悲惨的下场。没有什么高尚的事业,只有永远血腥的争斗。

道德是郑梦周和李成桂的铠甲,如今变成李的软肋和郑的武器。李成桂软弱一时几乎倾巢覆灭,郑梦周狠下心肠几近扭转乾坤,什么是力量?军队,谋士,情报以及铁血意志,最后这项是李芳远与李成桂最大的不同。

所以,我几乎可以想象李成桂对李芳远的复杂感情,论功劳,无人能出其右,但就是喜欢不起来。一个老实又软弱的人,怎么可能喜欢凶狠贪婪,如鹰鹜般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呢?况且此人守在身侧虎视眈眈。便是亲儿子又如何,反正不差这一个。

郑梦周与郑道传终于撕开了虚与委蛇的套路,撂出了你死我活的结语。既生瑜,何生亮。儒者与谋士并无不同,拼的是学识与智慧,仰仗着当权者独一无二的信任,不可共存,必分高下。郑道传设计出了当代终极乌托邦,敬佩是有的,料想郑梦周不愿做这蓝图中的卒子。以国运为棋,各显高招,痛痛快快的拼一场,大不了是个头点地,却也不负汗青。

这样一想,所有一切不过是三峰圃隐与李芳远的神仙打架,遭殃的却是忙前忙后的兵士和庸碌无常的众生。所以,百姓们那些薄凉之语又有什么错呢,所求不过一碗白米饭,再不过便是被野心家们拿来贩卖良知罢了。


E35(2018.6.28)

喂,洪仁邦大叔,虽然我很想念你,但你这个出场也太惊悚了吧,简直是冤死鬼视角。

李芳远果然是洪仁邦的亲学生,在此人生抉择时刻,只有洪仁邦能够洞察他最隐秘的心思。即使两人走在不同的道路上,却使用着相同的手段。

杀死圃隐,对于李芳远来说从来都不是什么心理负担,他可不管什么学脉,什么儒者世界,为了宏图伟业,一切都可以“换一批”。

这个行为背后的隐忧在于,值不值得出头去做这件冒天下大不韪之事,毕竟他的目标可不是为了成就别人的大业。

这里,不得不深刻探讨一下,郑梦周,一个死不回头的郑梦周真的对郑道传,对李成桂,对他们的伟大事业那么重要吗?一而再再而三的规劝,容忍,圣母般的召唤,最后统统化作匕首捅向自己的心脏。冠冕堂皇的说辞是郑道传希望尽可能避免流血,实现和平政变。然而,就如李芳远说的,没有流血的霸业是痴心妄想。所以,留着郑梦周,不过是郑道传和李成桂此等儒学推崇者希望竭力避免历史骂名的累赘手法。

话又说回来,连脸皮都不愿舍弃,口口声声扯着道义和名分的大旗不放,霸业何日可成?只能由真正心急的野心家来扯下这块正义的遮羞布,掏出匕首捅进高丽的心脏,迎来朝鲜的日出。

李芳远做出了选择,推着所有人跨出至关重要的一步,事成之后,他迎来的不是海阔天空,而是更为险恶的斗争,毕竟,既想登王位,又不愿脏了手,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E36(2018.6.30)

当坏人比做好人出彩的郑梦周大儒光荣下线了;李芳远扯开了大业的道德伪装,露出包裹的政治野心;没脖子的三峰痛彻心扉后终于有勇气面对创业与谋逆的阴阳双面。

善竹桥上,李芳远第三次争取郑梦周的站位,面对死亡威胁,郑梦周吐露了真心话,儒者不追随百姓,而是包容和引导百姓,忠诚便是他的引线。事到如今,百姓的生生之乐已非讨论的前提,立场才是本质,且无法调和,恰如李方地与拓四光的拼杀。

便如郑道传事后反思,他认为的正确主张并不能轻易说服圃隐。每个人的世界都是不同的,基于本我世界的主张并不具有传导性和普适性。三观自洽的世界绝不会受到其他世界主张的颠覆,如此妄想的人自私,自满,且自我欺骗。所以,无论是主观还是客观,郑梦周的确死于郑道传之手,这事儿没跑。

李芳远的确拿李成桂半点办法也没有,反之亦然,血缘本是如此。李成桂愿意听从的只有郑道传,虽然在他高于生命的荣誉感面前,郑道传也可以眼睁睁被牺牲。

如他自己所言,李成桂的确不懂政治,这一点和《权力的游戏》中的Stark很像,将帅之才,手握生命与鲜血,必须公正,慈悲,爱民如子,而这些赖以生存的职场精神却是政治中最不需要的道德累赘。一直以来,李成桂被郑道传保护得太好了,以至于天真得以为只要占据道德制高点,大业便能居于不败之地。显然,教训虽然会迟到,但从不会缺席。

政治是斗争,是博弈,是责任。

李芳远舍出了自己的千古名声为这血腥肮脏的大业拼得了生机。便是不谈眼下的危局,圃隐不死,李成桂与郑道传会一直蹉跎于和平禅让这条不通之路,推举出一代代新的高丽王再在政治斗争中将他们扯下来,直至民心耗尽或错失立业之机。李芳远愿为自己的政治理想立于污泥之中,忍受世人的唾骂与恶语,向死而生,低至尘埃里便只有冲向云霄这一径可走。


E37(2018.6.30)

此集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是成业,下部是守业,整体基调十分激动人心。

上半部的重头戏是郑道传与无名的辩论,很有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思辨的意味,只是莲香一口一个“人类”,“欲望”,“推动”,“发展”,真是无比出戏,总之,无名线是败笔。

李成桂终于在“众望所归”之刻接下了沉甸甸的玉玺,实现了表面上的和平禅让。事实上,哪里是和平?暗流汹涌中的角力从未停歇。怎么可能避免鲜血?圃隐的头颅还高悬在菜市口上。一切不过靠史官大笔一书罢了。

倒是恭让王王瑶是个从善如流,识大体的好宝宝,不贪婪,不纠结,携美全身而退。

郑道传身兼数职,很有宰相首辅的派头,不过一代之制中的士大夫牵制之策看来只针对王位上一人而已。

创业团队窝在小旅馆里吃泡面的时候,诸人朝夕相处,群策群力,上市敲钟之日便是“好久不见”之始,唏嘘。

李芳远很有自知之明,安静待在污名粪坑里,甚至还想烧一把火把这坑再筑牢一些。虽然在李成桂的一众将才后裔中,李芳远是嘴炮担当,但面对困境的这份破釜沉舟之勇实乃铁血王师之魂。


E38(2018.6.30)

果然这剧情节奏像被鬼追一样快的惊人呢,但是,观感超级爽!

刘亚仁的演技被全面激发,现在无论怎么看,李芳远都是一个十足的野心家。

建国时有多拼命,成事后的分裂就有多迅速。不止李芳远与郑道传变得剑拔弩张,郑道传集团内部也开始分化,所以,他才会那么急切得需要掌握所有政权。

这高位者邪门儿起来就没救了,多少兄弟倪墙的惨案都是由于父亲的不智。康夫人果然女中诸葛,左一句右一句“您不是已经决定芳硕了吗?”就把李成桂忽悠瘸了,快速舍弃了出生入死的二儿子和殚精竭虑的五儿子,埋下祸根。话说这天命之言在封建王朝简直不要太好使。

李芳远是洪仁邦亲学生盖章定论,这手段招式都是成体系的,还不时提起名讳刺激一下心力,效果不要太好。

很少见地夸赞一下无名,集末莲香说服芳远那段话术非常经典,运用的策略亦深含棋意,以小见大,高瞻远瞩,见识了!


E39(2018.6.30)

快节奏剧情让人欲罢不能,分分钟想知道李芳远如何反制郑道传的包围圈夺取胜利。

这一剧主要勾画了剧中诸人面对李芳远与郑道传决裂时的选择。

妍熙一直是坚定的郑派,虽然受尽苦难,但她一直都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与之相反,李方地则是always know nothing,他在焚伊和妍熙之间摇摆,无论是郑派还是李派都不愿为敌,他最后会被这两种势力撕裂。

焚伊代表着百姓的态度,可她的心使她不由倒向李芳远,李芳远撩功卓著,“我需要你”,“我恳求你”,一句比一句撕心裂肺,真想冲到银幕中亲亲抱抱举高高……咳咳……

无恤在对错之间挣扎,在正义与义气之间摇摆,政治如一台绞肉机,转瞬间将往日情分碾碎,单纯的无恤还无法适应这种无情的转变,拓四光的结局会成为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吗?

闵多敬真是个人才,她和李芳远是同一种人,若是生为男儿,必是李芳远的首席智囊,为他出谋划策,助他登峰造极。可惜,她承担着妻子的角色,在丈夫需要释压时却无能为力,只能转而求助焚伊。她是最好的政治伙伴,却是一个失败的妻子,婚姻于双方都是枷锁。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李芳远不惧树敌,河X是很好的例子,李慎迹也是。

突然想起赵末生,他会带来惊喜吗?

PS:编剧安排郑道传在商团发现了无名的印鉴,正反双方均智商在线,势均力敌,好看!


E40(2018.7.1)

焚伊那无厘头的举动揭示了两个层面的含义:1)弱势群体永远是弱势群体,上位者的胜利与他们无关,权利永远都是需要自己争取的。2)李芳远与郑道传正面宣战了,顺便还暗搓搓地讽刺郑道传厌恶出色君主,独揽大权的阴暗野心。那句“我一直怕您像对待圃隐大人那样也会说服我至临死前呢”真是嘴至贱则无敌的经典表现。当然郑道传这个事件受益者用善竹桥事件刺激李芳远也是够伪善的。

李慎迹这个小倒霉蛋儿,是想和被李芳雨砍杀的韩具营争夺炮灰榜首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六龙飞天的更多剧评

推荐六龙飞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