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之地 寂静之地 6.3分

電影院同步全場安靜

水麦Maicy
2018-06-25 18:08:1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難得在往日嘈雜的二輪電影院看了一次全場鴉雀無聲的電影,這種自發性的不敢吱聲說明了電影行銷上的成功,巧妙地將主題植入到螢幕外的場景(對比舉一反例《鬼關燈》,前提噱頭不錯,可惜被劇情誤導到評價不佳的窘境)。《噤界》帶來的“守口如瓶”效果,讓人自然聯想起溫子仁成功的《死寂》(至今是我的噩夢),從“尖叫就會死”到“發出聲音就會死”的升級背後,不知是否對電影院噤聲禮儀有一定的諷刺。但拋開現實層面的推測外,《噤界》應當榮登今年最可怕的恐怖電影之一。

拋開評價與盈利不談,單就故事本身,其實噤界在人物定位上很是明確。

首先是悲劇英雄·父親。作為一家的支柱與主導,父親的角色在影片剛開始就充當著“保護者”,同時他也隱約是犧牲覺悟最高的人,比如他飛奔去小兒子身邊就已有預示。而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身份,那便是“殉教者”,無論是在地下室裏獨自研究分析怪異、收集報導資訊以便某天派上用場、帶大兒子去瀑布說話等,都是在知識傳播上以先驅身份受教(唯一奇怪的是他和女兒說“妳不能去地下室”似乎並沒有特殊回避原因,有點純粹為鋪劇情)。然而作為力量和知識第一的父親,卻因秉持著大愛的性格而註定其會發展成“悲劇英雄”的類型。

崛起的女權力量·母親。艾米麗將母親這個角色表演得非常真實,初期她是和死神幾度擦身的柔弱女子,也曾被不看好會走到最後,實在是由於運氣好和丈夫孩子的及時救援才活了下來,可她後期堅強與崛起的原因,多半是對子女的保護欲和自我拼搏的最後一股氣力,生產戲算是兩種時期轉化的關鍵過渡,經受巨大痛苦和恐懼的考驗之後,母親的角色算得到了重生;為其在最後關鍵關頭的勇敢起了促進。

聰慧的殘障·姐姐。多數情況下在電影中,智力障礙或身體障礙者往往能活到最終,可能源於善良的心靈或特別有所指意,但這個定論在《噤界》中依然湊效;姐姐不僅被設定為以往電影中叛逆長子的身份、也在後期成為受災難洗禮過後重生的智慧代表(前期陷於對弟弟的自責中,此角色的心靈成長多半會成為形勢改變的契機)。

雖然很多網友給差評的原因是因為bug不少、且帶入個人思考去想總會覺得“我如果生活在那樣的世界裏,應該會比主人公活得更好”,這我不否認,確實從邏輯上來想,有很多設計是不符合常理的(比如為什麼不把釘子拔掉?為什麼嬰兒哭的瞬間不會被殺死?為什麼不在地板上鋪棉被、在牆和門窗放床墊隔音?為什麼要在牆上懸掛那麼多易碎易引起聲音的相框?……)但這並不應該變成指責這部影片不出色的證據,他們在整體上並不影響觀影感受;其次,很多設定還是蠻貼近觀眾同理的,如自我奉獻時的叫喊(森林裏的老人伏筆)、助聽器和耳機廣播等等。特別提示:在電影院看此片和在家電腦看完全不一樣,電影院的壓迫感和緊張感簡直讓人窒息,雖然嚇人的點不是很多,但細思極恐的潛在危機暗示,還是令人嚇破膽。

---------------------------

噤界 ★★★☆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寂静之地的更多影评

推荐寂静之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