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兔记 驯兔记 8.2分

给老郑家的情书——最好的爱,是让TA自由生长

肖鹦歌
2018-06-2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驯兔记》,应该是我心目中年度最棒短片吧。黑暗童话的气质,非常郑渊洁。

就好像小时候的梦终于成真了一样,激动,又充满希望,希望老郑给我们造的梦越来越多地成真!

小演员们奶声奶气的声音太讨人喜欢,与刻板严厉的大人形成对比。小孩子们用全然天真的心接纳大人制定的标准,并坚定地认定这个标准,从观众旁观的视角看,是一种太过夸张的荒诞,但是从更大的视角看(例如上帝视角),我们现实世界的每个人却都不得不身处其中。

很多小细节的处理也有意思:兔子,听话乖巧;“一一班”,暗示着舆论/标准一律;老郑的出现,作者进入作品,就好像上帝来自己造的世界传道(哈哈,其实最主要他是一个大卡司);最后的梦,为了规避审查,也让整个故事的荒诞、人物的脸谱化回归到真实,童话故事有了寓言性质,我们却又被结尾闪烁的兔眼吓了一跳,质疑这种真实。

不知道别人的童年怎样,我的童年到成年意识的启蒙,是老郑的《童话大王》给的星星之火,凿开了封闭世界的墙,透进自由意识的一束光。我算是后期才进入的童话大王世界,那一时期的郑渊洁童话正在往成人童话转变,现实启发颇为深刻。《舒克和贝塔历险记》最后完结在“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大灰狼罗克》的各个小故事都很牛掰(“重视名利”,《她们与天才交臂失之》、《幸亏她们与天才交臂失之》印象太深了),皮皮鲁的《恐怖易位》,还有其他诸如《杀人蚁》、《巴拉娜》、《白客》、《智齿》、《金拇指》、《鬼车》等等。这些都是当年的我不能完全体会的,现在想来,仍旧惊叹,随便一本都是电影好素材。

而当时的现实世界也很讽刺,《童话大王》的购买者们——孩子们的父母们,无法容忍这些成人童话,担心会影响孩子们幼小脆弱的心灵,导致《童话大王》停止刊登郑渊洁新作品(当然是老郑同意的)。这是一大憾事,如果老郑继续写下去,不能想象他的童话世界将会是怎样的斑斓。(我相信他手头肯定有一些压箱稿,他跟读者的父母们发过誓有生之年不会发表,唉。)

当年是那样的世界,而现在,小学生都开始读《三体》了,写出了这样的句子:“如果将我出生的那一刻定义为拥有全部时间的话,时光确实从我手中流逝了;但如果将我死去的那一刻定义为我拥有了自己全部的时间的话,那么,我一直都未曾失去过时间,而是一直在获取时间。”是不是与老郑小时候“早起的虫儿被鸟吃”有异曲同工之妙!稍有不同的是,那时候的老师只有一个正确答案,而现在的老师,开始可以接纳孩子们的不同了。

最终,一代一代的大人们,将被这些孩子们取代。

看过一系列的皮皮鲁对话录,看过一些老郑父子相关采访稿,就像粉丝看偶像,虽然距离遥远,偶像对具体某粉丝一无所知,但对于粉丝来说,偶像却像一直陪伴在粉丝身边的朋友。老郑父子就像我们的老朋友一样,我相信在很多《童话大王》粉丝心中,皮皮鲁与郑渊洁的儿子郑亚旗是合二为一的。 “亚旗”的名字很有意思,不知道是寓意着想让他成为亚洲的旗帜,还是不需要争冠军、按照世俗标准“低于”别人也没关系的旗帜。小时候的我以为是前者,现在的我更偏向后者。

郑渊洁小时候因为“早起的虫儿被鸟吃”而被老师批评,郑亚旗小时候也因为类似的原因而退学。当时的学校不能容忍多元价值标准,现在的素质教育大概好了一些,但是即便心知肚明,大家还依旧为孩子的择校、赢在起跑线而举全家之力买学区房、报各种培训班,不管愿不愿意承认,人生就是在一个社会标准下进行的,除非你能跳出现世的格局,以当下的快乐为快乐,而又有几个人能做到?而事实上,活在当下也只是一种苦中作乐的自我安慰。

父母无条件地相信儿女,愿为他们站台,这是小孩子建立安全感的来源。郑亚旗很幸运,因为郑渊洁无条件支持和相信他,和他站在一起与小学老师的规则对抗,争而不得便退出这游戏规则。但是有几个父母能做到这一点,甚至是《驯兔记》中的皮皮鲁父母?他们可能会说,人家是郑渊洁,我要是郑渊洁也敢那样。真的吗?

我倒是挺相信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可以做到。当然需要有好几代人的迭代、变迁、努力。我自己是80后,却对90后、00后有着深深的欣赏,他们生长在互联网时代,知识流动的畅通,让他们飞速成长成熟,形成了他们更加自我而丰富的世界观价值观。虽然阶层固化越来越严重,但社会最后的发展总会归于更高水平的平均和混沌(当然最最终的结局是毁灭)。

昨晚看了一个TED视频,上面说,很多时候做实验获取到数据,实验者们会剔除掉明显偏离正常曲线的数据,因为其是干扰数据、无效数据,这个过程,不就是社会对人的驯化过程吗?但是其实,人都是活生生的人,每个人都不可能生而成为平均数据的人,平均数据只是高数据与低数据的中和,我们生而是高数据也罢、低数据也罢,其实只是测量标准的一种反映,如果把测量标准颠倒,高的就成了低的。所以,这个标准,真的是应该努力靠近的标准吗?

当然我相信自由生长的郑亚旗的成长也应该不是一帆风顺的,我猜想,他应该也对自己的选择有过质疑,有过彷徨。但正是这些反思,才能促使他更加成长。他饱览的书,也给他提供了很多间接经验,讲到底,爱学习并能够在实践中奋斗的人,运气总不会差。有机会也很想了解一下他这一路的心路历程。

郑亚旗现在执掌着童话大王世界的运作。多年来有很多公司想要将郑渊洁作品影视化,但郑亚旗都拒绝了,他认为国内影视技术还不是时候。只有对老郑作品真的爱,才能抵御诱惑,坚持到真正适合的时代到来。

郑亚旗想要把童话大王世界打造成漫威宇宙。可能在我心中,她更像DC宇宙,不吝反映黑暗,却仍向往光明。当然到最后,童话大王世界,就是童话大王世界自己。

PS,《超人总动员2》开头的贴片三分钟小短片《包宝宝》,有一点《罐头小人》的意思,如果《罐头小人》能拍成大荧幕动画,合家欢+社会深度的成人视角,肯定会成为年度大爆款!

2018-6-25

9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驯兔记的更多影评

推荐驯兔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