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愿望:当这个世界,不再存有圣母婊

小鲜电影
2018-06-25 11:03:04

适者生存,物竞天择

随着“世外桃源”号逐渐驶离“侏罗纪公园”,船上的人类突然发现,岸边还站着一只落寞的雷龙。

它伸着修长的脖子,对着渐行渐远的船只,不断发出自己的怒吼,好像是哀鸣,也好像是诅咒。

身后,是火山崩塌的浓烟和熔岩不断地向它袭来。

这一幕,在6500万年前同样发生过。只不过这一次,带着人类的见证,更加的震撼和心酸。

...
显示全文

适者生存,物竞天择

随着“世外桃源”号逐渐驶离“侏罗纪公园”,船上的人类突然发现,岸边还站着一只落寞的雷龙。

它伸着修长的脖子,对着渐行渐远的船只,不断发出自己的怒吼,好像是哀鸣,也好像是诅咒。

身后,是火山崩塌的浓烟和熔岩不断地向它袭来。

这一幕,在6500万年前同样发生过。只不过这一次,带着人类的见证,更加的震撼和心酸。

船上的佣兵再也没有忍住,眼眶湿润行注目礼,目送这个生命第二次被吞亡。

哪怕,这些佣兵前一秒还是恐龙的刽子手,身后载着一船即将被贩卖的恐龙基因和肉体。

但那一刻,仿佛带着某种宣言、或是暗示,让两个曾统领、和现统领地球的最高生命,进行了他们最后一次的“心与心”会晤。

我竟分不清到底是谁将要被毁灭。

至此,“侏罗纪公园”部分到此戛然而止,一个更大的、更有震慑力的“侏罗纪世界”即将来临。

到那时,恐龙不再只是博物馆里的史前化石或是人类圈养的宠物,人与恐龙的关系也将被重新定义规划。

《侏罗纪世界2》

如果说25年前《侏罗纪公园》的诞生,就是让消逝的恐龙重新挑逗起人们对世界探索的热情,对于未知和恐惧的热情。

那么25年后的《侏罗纪世界》,就是要一棒子打死人类的这种热情。

称霸世界的孤单感,让人类反复去咀嚼和享受对“恐惧”的探索,变着花样地体验对“弱小”的意淫。

而恐龙作为曾经生物圈的霸主,世界上最凶残庞大的动物之一,人类迫不及待地想要在它面前证明自己。

新一轮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谁又将是最后的胜者?

这个曾经庞大的生物圈霸主,整整支配了地球将近两亿万年,它们也曾似人类这般主宰着地球的一切生命,但是仍然被沦为自然的牺牲者,消失殆尽。

于是,人类这么多年殚精竭虑不断地思忖和焦虑:如何能不再重蹈覆辙,沦为恐龙一样的悲惨命运。

但在这之前,人类最按捺不住的,就是对自己身为“世界霸主”的宣誓。

“我”不仅要崛起,我还要带动“我的老前辈”崛起,我更要意淫出我的“弱小”,体会生命的珍贵和无常。

于是,25年前,就在大脑门诞生的那一年,斯皮尔伯格用一部《侏罗纪公园》改写了电影史的发展,更改写了人类对于自身意淫的延展。

复活恐龙算什么?驯养恐龙,制造恐龙,才是真正的本事。

所以当第一部男主角欧文骑着摩托车、,领衔一众迅猛龙去打架时,我就知道,这就是一部打着“爱”的名义耍帅的神棍片!

这个事情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从“公园”到“世界”的铺垫,人类除了“自以为是”的能力愈来愈大,其他方面丝毫没有长进。

时间线追溯到《侏罗纪公园》。

1993年,人类第一次从保存在琥珀里的、吸饱了恐龙血的蚊子身上提取出了恐龙的DNA……

先不说这只史前蚊子是否还能完整地保存在现在,单说其体内的那点恐龙DNA也早已随着时间被慢慢降解。

虽然说尼安德特人和长毛象的DNA已经被成功分离。但迄今为止人类发现的最古老DNA也才100万年历史。

也就是说,6500万年前的恐龙,人类的科学技术根本不可能达到。

其次,假使这群科学家真的提取出了珍贵的恐龙DNA,它也会被切割成数以百万计的小片段呈现在我们眼前,要把它们组织起来,简直是要比登天还难。

最后,当你千辛万苦地复制出了所谓的“恐龙”,或许那早已不是真正的恐龙。

DNA是一个起点,从这个起点出发,你需要最完美的“天时地利人和”才能孵化出你想要的恐龙物种。

就算孵化出来恐龙物种,震撼了世界,你接下来更需要考虑的是立法、规划许可、抗议群体以及生态系统的延展……

所以说,当《侏罗纪世界2》在融合了前四部各种各样的bug之后,还能坚挺地为观众传递着“贪婪有错、大爱无疆”这样的价值观实属不易。

虽然《侏罗纪世界2》,还是在为《侏罗纪世界3》铺设价值观。

此时的恐龙,除了在体力、体格上远远强过人类之外,它们更在人类的“自以为是”的基础上拥有了狡黠、睿智、勇敢、忠心等品质。

这就是真正由人类缔造出来的基因产物“暴虐迅猛龙”。

它的皮下脂肪,可以让它忍受两支超高浓度的镇定剂,而丝毫不会对它有任何影响;它的智力,也可以让它像董存瑞炸碉堡一样,在面对人类“龙口拔牙”时,懂得静待最好的时机反击。

而当初由“星爵”欧文驯养出来的霸王龙blue也展示出了超高的情商,在面对人类三番五次的迫害之下,它仍能用自己的友好帮助人类。

这部剧存在的意义,就是重新规划“善”与“恶”,铺设一种新的对立。打破人类天生自以为是对弱小的“同情心”,真正实现物种之间的平等。

恐龙真的需要我们保护吗?我们真的有资格决定这些物种的去留吗?

在影片的最后关头,众人需要面对的是,到底应该拯救陷于毒气中的恐龙,还是将恐龙放生,任由它们逃到人类的世界?

为了实现对这一终极命题的探索,《侏罗纪世界2》不惜将基因改造上升到了“克隆人类”。

克隆小女孩梅茜这一角色的加入,不仅可以从情节上毫无违和地放生十几种恐龙到人类世界,更可以从她嘴里自然说出来:恐龙也是生命,人类不该擅自决定它们的生死。

对此许多人反手就给了这部影片的差评,这种编剧到底是什么价值观?

但大脑门想说的是,到底是该拯救人类,还是拯救恐龙?在《侏罗纪》系列里,这根本就不是同一道选择题。

在它们的规划中,人类从始至终就不该参与到“恐龙的生死”。

那些擅自破坏大自然的圣母婊,打着“拯救”的名义随意更改规则的圣母婊,必然就该得到“不得善终”的惩罚。

在这部影片里,第一部“复活恐龙”的本杰明·洛克伍德老头在这一部死在了自私自利的商人米尔斯手里。

女主角克莱尔与男主角欧文也在众人的注视下,接受了米尔斯最直指痛处的教育。他们在与恐龙的朝夕相处中,难道没有一丝考虑过“钱”的升值?

包括“爱与善良”化身的小女孩梅茜也被在最后证实是“克隆人”。

这就是对人类的惩罚。四部侏罗纪系列,不断打脸这群“自以为是”的专家和圣母。

所以当《侏罗纪世界2》的最后,十一个被复活的恐龙物种奔跑在全新的生态体系之下,寓意向着光明的未来前进时……

有人担心的是人类将被庞大的恐龙所主宰,我却担心的是这群圣母在未来是否还会依然存在。

-FIN -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侏罗纪世界2的更多影评

推荐侏罗纪世界2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