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3分

《暴裂无声》中让你印象深刻的情节

商业江湖
2018-05-3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谈《暴裂无声》之前,先说一个故事。

城里人问山里放羊的孩子,小孩,你为什么放羊?

赚钱

为什么赚钱?

娶媳妇儿。

为什么娶媳妇儿?

生娃。

为什么生娃?

放羊

一直以来,这个带点儿幽默的悲伤故事用来讽刺传统观念、落后习俗对个人的影响。

而《暴裂无声》没有幽默,是一个纯粹悲伤的放羊娃故事。

还原故事

电影拍摄的比较隐晦,导演用留白的手法剪掉一些故事情节,我尝试着复述一遍这个故事。(以下是剔骨型剧透)

谷丰村村民张保民年轻时和人打架咬断了舌头,此后不愿说话。

2004年前,谷丰村旁的山上发现铁矿,弘昌矿业欲收购谷丰村土地用以开矿。村长成为矿业公司代言人,积极说服全体村民促成这笔交易。其他村民都同意签约,唯张保民拒绝,并在谈判时和羊肉馆老板丁海发生打斗,最终不慎用羊骨戳瞎丁海左眼。为了赔偿丁海,张保民离开妻子翠霞和儿子张磊去奉县(奉献)煤窑里打工赚钱。

但张保民的拒签并没能阻止弘昌矿业的开采。巧取不成弘昌矿业开始豪夺,违法开采矿山,谷丰村很快就陷入环境污染的恶疾之中,污水横流,飞鸟被毒死,村民患上慢性病。

随后弘昌矿业遭到举报,如果坐实“非法开采”的罪名,弘昌矿业老板昌万年将有5年的牢狱之灾,为了消灾,昌万年聘请律师徐文杰应对。徐文杰在股市崩盘中输了一大笔钱,急需用钱的他铤而走险,找人做伪证帮助昌万年脱罪,最终非法开采罪名不成立,法院判弘昌矿业缴纳一笔罚款结案。

2004年10月12日,在谷丰村旁边的山坡旁,昌万年支付给徐文杰50万酬金,并登上山顶准备射杀几只绵羊助兴。为了保护绵羊,放羊的张磊(张保民儿子)被射杀,昌万年随后用弓箭瞄准徐文杰威胁其不得将此事透露给他人,两人将张磊的尸体投入山洞中,但这一切被羊肉馆老板丁海的儿子目睹。

回城后昌万年发现射杀张磊的箭头丢失,怀疑徐文杰私藏了该箭头做证据,随后电话徐文杰,但惊慌失措的徐文杰不敢接听。这加剧了昌万年的怀疑,并最终绑架了徐文杰的女儿媛媛,希望以此来交换证据。但媛媛被四处寻找儿子的张保民无意救下,并巧合的藏于张磊被抛尸的洞中,不过张保民并没有看到藏于山洞深处的张磊尸体。

随后因怀疑昌万年也绑架了张磊,张保民独闯弘昌矿业办公室,在经历一番打斗后被昌万年捉住捆在车尾箱内,在车厢内张保民捡到一颗箭头,用该箭头割开绳子逃生。而在随后的打斗中,张保民将该箭头刺入昌万年大腿,昌万年拔出箭头时发现这就是他射杀张磊的凶器,进而意识到徐文杰没有私藏证据,对自己不构成威胁,他慌忙将该箭头掩埋在山坡上。

徐文杰在张保民的帮助下从山洞中找回女儿,但未告诉张保民张磊的死讯和抛尸在该山洞的事实,随后昌万年和徐文杰再次达成互不揭发的默契,重新确定了攻守同盟。

检察院再审弘昌矿业的“非法开采”案,昌万年和徐文杰以伪证罪被判刑,但二人都未供述杀死张磊的案件。

最终,丁海的儿子用粉笔在墙上划出了昌万年杀死张磊的过程,昌万年和徐文杰被依法处理,而张磊的尸体则随着矿山的爆炸湮没在飞灰中再也找不到。

故事足够精彩,但比故事更让人深思的是嫁接在这个故事内核上的现实反思。

阶层背景

开幕第一个镜头,放羊的张磊在高压线下的石墩上用石块堆砌了一个不规则的金字塔,而后来张保民来寻子的时候这个金字塔已经坍塌,因为磊字就是三个石字组成,石块的坍塌暗合张磊亡故的命运,但这个金字塔造型不仅仅出现在这个高压线下,还出现在在昌万年的办公桌上。

在他的办公桌上有另一个制作精美的金字塔摆件,在张保民独闯弘昌矿业办公室寻找儿子并打到一众保安后,昌万年正是用这个金字塔摆件将张保民砸晕。

这两处的金字塔都对应着社会阶层,在这个金字塔社会中,放羊孩子位于底层社会,他们摆出来的金字塔被风一吹就散了,而位于社会顶层矿主的金字塔则坚固无比,可以用来砸晕人的脑袋。

与此对应的是三个车牌,昌万年的悍马车牌为豢A;徐文杰的车牌为豢B;而张保民的车牌为豢C;A、B、C三个字母代表了三人所处的社会阶层,分别为上层、中层和底层。

除了金字塔外,另一个更显眼的比喻是羊——位于底层的村民是一群待宰的羔羊。

昌万年爱吃羊肉,在自己的私人会所中大啖羊肉,满桌的羊肉鲜红艳丽,他不紧不慢的吃着,并且邀请他的对手同时也是举报嫌疑人的李总一起吃。

李总说,最近信佛吃素了。

昌万年说,这可不是个好习惯,羊也吃素。

如果将这个桥段翻译成现实的局势,昌万年邀请李总加入他的阵营,一起非法采矿侵占村民利益。因为“山上山下几十个矿坑,哪个不是用我的车辆机器?只有你一家除外。”而不愿同流的李总拒绝了,这直接引发了昌万年的报复——如果不来一起吃羊,那么你就是下一个被宰杀的羔羊。随后昌万年的手下将李总打倒,抓了生羊肉塞喂李总,并威胁他交出最后两个矿场的经营权。

昌万年的生存哲学很简单,“要么吃人,要么被人吃。”他认为这套左手大棒右手金元的策略足以摆平任何人,比如对付村长的主要方式是拉拢,派人拉两车矿泉水,送几盒外烟,而对于律师徐文杰,50万买通做伪证,不就范就绑架你女儿。

但这个方法在张保民这儿卡住了。(电影中,手下回复昌万年说媛媛被张保民救走时,切羊肉的电动切刀突然爆出火花烧毁,手下查看后说羊肉中间卡了一根骨头,该桥段映射张保民是软弱羊肉中的那根硬骨头。)

昌万年先是对张保民进行拉拢,“(悍马车前挡风玻璃被砸)不用管了,儿子找到了回头来我的矿上上班吧!”拉拢不成,随后又是各种打斗威胁,但张保民依旧沉默的抵抗。

张保民是什么人?在昌万年看来,张保民是一个普通的羔羊,加之张保民不会说话,这更显示出他是一个“沉默的羔羊”。

但恰恰张保民是一个生性倔强的人

虽然咬断了舌头但他“不是沉默的羔羊”。

为什么无声?

在电影中对于张保民不说话的原因给出了解释,“年轻时和人打架咬断了舌头,就不愿意说话。”

注意,不是咬断了舌头“不能说话”,而是“不愿说话”也就是说张保民可以说话的,但是他不想说。

为什么不想说,表层意思是舌头受伤口齿不清,而更深的理解或许是张保民觉得说话也无用,说还不如不说。这是电影要表达的另一个意思,处于社会底层的羔羊,无论是否真的“失语”,其实都没有渠道表达自己的诉求。

张磊丢了,张保民先给校长打电话询问,校长却因为接待捐助宿舍楼的“大善人”昌万年而没有接听,学校丢了一个学生,校长不闻不问,却忙着和富豪合影留念。

从另一个角度看,穷人们对于教育的诉求得不到倾听。即便是教育工作者,对于这些孩子能否享受到义务教育也漠不关心,更讽刺的是校长还在帮助昌万年对接记者,昌万年拒绝了举办仪式的请求,却保留记者宣传自己的权利,直白的说,穷家孩子失学的事情无人过问,但富豪阶层捐助学校的新闻将出现在媒体上。这映射底层民众教育诉求得不到回应。

张保民去报警寻子,派出所里一个农妇正在哽咽的说自家的牛丢了,这头牛是家里的命根子,警察们不耐烦的倾听着。张保民报警后也没见到警察对于此事作出任何调查,准确的说,大部分村民遇到困难报警的结果都是不了了之。这映射底层民众法治诉求得不到回应。

谷丰村水源被污染,飞鸟饮水后死在渠沟旁,村民们只能喝带有异味的井水,并患上慢性病,翠霞每天都在吃护肝片,栓子他妈也出现类似的病症,而村长在昌宏矿业的庇护下常年喝瓶装水,对村民凄苦的生活熟视无睹。这映射底层民众生存诉求得不到回应。

诉求得不到回应的后果是——村妇们求诸神佛,男人们求诸暴力,孩子们求诸奥特曼。

吃了寺庙里请来的斋饭,也烧完了符咒后,仍旧没有等到磊子的回来,绝望的翠霞抱着羊羔坐在自家门前失声痛哭。这个疾病缠身的村妇没有能力去寻找儿子,她只能寄希望于神佛,而现在这个唯一的幻想也破灭了。

而张保民与世界对话的主要方式就是拳头,从小打到大,倔强而无畏,但这从侧面看出张保民是聪明的,并且是深刻理解这个社会的人。他知道作为底层民众想要与上层社会沟通,最好的方式是暴力——不怕死是底层民众在与权贵沟通时唯一的优势。

电影中多次出现奥特曼,磊子茶壶上的贴画、丁海儿子的奥特曼面具,村里孩子坐在电视前看奥特曼的镜头。孩子们将奥特们视为英雄,因为奥特曼总能将破坏家园的怪兽打死,而这些孩子的家园——谷丰村现在也被一群巨大的“怪兽”吞噬着——扬起烟尘的矿车在村中奔跑,轰隆隆的炸山声不绝于耳,灰蒙蒙的雾霭在空气中弥漫,毒死飞鸟的污水在肆意流淌,还很可能毒死他们心爱的羔羊。孩子们希望能有一个属于谷丰村的奥特曼出现,将这些矿场怪兽统统赶走,但这个愿望显然是不现实的。

因此,这个世界没有声音,无论他们是否会说话。

回到开头的那个故事,城里人昌万年在律师的帮助下摆平了一场官司,免除5年的牢狱之灾,心情舒畅的档口遇到了放羊孩子张磊。

但他没有问“小孩儿你为什么放羊?”

而拎着弓箭,站在山顶上霸气的喊着:“小孩儿,你的羊多少钱一只?”

开篇那段是个故事,结尾这段是现实……

几个细节

影片中很多细节值得玩味,我挑选几个自认为好玩儿的。

2004年10月12日

张磊失踪的时间是2004年10月12日,这一天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携夫人访华,并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讲。

他说“凡是来到清华大学参观的人,都不能不对伟大中国突飞猛进的发展,每天给人民带来的新的知识和机会而感到兴奋。各位,你们尽可对自己的国家和国家25年来的成就感到骄傲。”

他还说“变化越是迅速、越是令人兴奋,就越需要谨慎把握,需要明智和以人为本的领导。我们必须找出办法保护贫穷和弱势群体的利益不受侵犯,朝气蓬勃的年轻一代不被剥夺变化带来的各种机会。”

我不知道导演是不是有意选择这一天,但这段话挺有意思的。

不过这段时间确实是中国股市近20年来的低点,A股从2001年的2200点跌倒2005年最低时的998点,四年的时间都是漫漫熊市。

暴裂无声第一次定档的时间是2007年的10月13日和张磊失踪时间差一天。

弓箭包里的杂草

昌万年的弓箭包里有很多杂草,这证明上次带着这个包到了谷丰村的山坡上,并且弓弩就是作案工具,在射杀张磊后,慌乱中的他收拾弓弩,将杂草一并放入弓弩包。

徐文杰的眼镜

在检察机关问询徐文杰还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时,他摘下了眼镜,回忆起10月12日在谷丰村旁边山坡上昌万年射杀张磊的一幕,那一刻他眼神中显露出愧疚和悔恨,或许他脑海中划过揭发昌万年的念头,但下一个动作他就戴上了眼镜,恢复了平常冷漠的神情回复了一句“没有”。

真相是什么?

电影以字幕的方式给出了结尾,昌万年和徐文杰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刑,试图告诉观众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但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结尾几乎不可能出现。仅靠丁海儿子一个人证很难为昌万年和徐文杰定罪,张磊的尸体被掩埋在大山下,凶器又被昌万年埋在荒山中,没有尸体、没有物证,检察机关该如何取证起诉?所以更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丁海将实情告诉张保民,张保民起诉追查,但受制于物证消失,该案件不予立案,实际上,大山的崩塌意味着这个案件的沉冤。

版权所有:商业江湖 转载联系微信号:living_lu

同步更新,搜狐号、今日头条、UC、百家、企鹅号、大风号、网易号等。

有希望报道的选题欢迎联系:luhl2017@126.com

如果觉得文章不错,请长按指纹处识别以下二维码

1675 有用
9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26条

查看更多回应(126)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