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叔 我的大叔 9.4分

《我的大叔》剧终评:一部人生剧的养成

韩影书
2018-05-26 看过

当一部剧结束时,有的会让人恍然大悟,有的会让人愤懑烂尾,有的则会让人留下一份深深的牵挂,《请回答1988》如是,《我的大叔》如是。

那片小区,那所小馆,那间公司,那一群邻里亲朋,那一对互相打望的人,就此落在了脑海里,融入到我们的记忆中,当时间过去很久,想起他们,或许就像我们经过的一段相遇的时光。

一、人生剧

我们这个圈子里,部分人对韩剧总有一个顽固的“三宝”标签,宁可埋头堆码自己的婆婆妈妈,也不屑于瞧韩剧一眼,但根据个人所遇,其中有一个例外:《请回答1988》,我见过一个近五十岁的大爷,在会上聊及这部剧满怀赞叹,滔滔不绝。

一个别国的剧,怎么就能让这么多不分职业和年龄的中国观众,如此惺惺相惜?我想起了那位大爷的结论:不同的是生活方式,相通的是人生滋味。

饭菜不语,滋味以百言;人心万千,滋味同酸甜。

滋味,不是虚幻。

虚幻,是很多(男)人嘲讽韩剧的把柄,荧幕内外两个世界,抬

...
显示全文

当一部剧结束时,有的会让人恍然大悟,有的会让人愤懑烂尾,有的则会让人留下一份深深的牵挂,《请回答1988》如是,《我的大叔》如是。

那片小区,那所小馆,那间公司,那一群邻里亲朋,那一对互相打望的人,就此落在了脑海里,融入到我们的记忆中,当时间过去很久,想起他们,或许就像我们经过的一段相遇的时光。

一、人生剧

我们这个圈子里,部分人对韩剧总有一个顽固的“三宝”标签,宁可埋头堆码自己的婆婆妈妈,也不屑于瞧韩剧一眼,但根据个人所遇,其中有一个例外:《请回答1988》,我见过一个近五十岁的大爷,在会上聊及这部剧满怀赞叹,滔滔不绝。

一个别国的剧,怎么就能让这么多不分职业和年龄的中国观众,如此惺惺相惜?我想起了那位大爷的结论:不同的是生活方式,相通的是人生滋味。

饭菜不语,滋味以百言;人心万千,滋味同酸甜。

滋味,不是虚幻。

虚幻,是很多(男)人嘲讽韩剧的把柄,荧幕内外两个世界,抬眼香车美颜,低头一桶泡面。但个人认为各有所爱,我对此倒也能理解,即便现实灰灰,如何不能念下灯火煌煌?

相对不同的是,《我的大叔》里的人扑腾腾地亮相走出来,不光鲜,不梦幻,每种样式的灰头土脸都不像是在表演,无需对号入座,那份落地生根般的真实感,已经直接缩短了心理上的距离概念。

滋味,需要熬煎。

《我的大叔》的剧情节奏不快,故事节点的推进自然而然,少了些许刻意,矛盾冲突点日常般从时间线上长出来,人物的性格和其中的滋味,就在这不疾不徐的时间里炖了出来。

滋味,即人生。

一个人能被别人的人生打动,往往是Ta有着浸润你的感染力——朴东勋的善良让人踏实,李至安的境遇让人心疼,亲朋的热情让人温暖,甚至老妈的嫌弃都让人觉得无比熟悉,《大叔》像给每个人都调和了一种属于Ta的味道,恰到好处,进而以不同的通路飘散到观众的感官里,整部剧便在情绪里活了起来。

真实是人设,熬煎是过程,人生剧是《我的大叔》做出的最后滋味。

二、小橘灯

剧末,朴东勋大叔和李至安握手别过,背向笑意,却悠然飘出一句令人猝然泪目的对白:「至安,抵达安宁了吗?」「嗯,是的。」

我瞬间想起了一篇课文:冰心老人的《小橘灯》,文章最后的语句余味是如此相似:十二年过去了,那小姑娘的爸爸一定早回来了。她妈妈也一定好了吧?因为我们「大家」都「好」了。

在冰心老人的文章里,那个在困苦环境中坚强照顾母亲的小姑娘,用橘子瓣做出的小橘灯,照亮的不仅是山村漆黑的路,还温暖了她们对生活的信心。

《我的大叔》何尝不是?诺大的城市里日夜明亮,深陷困苦的人,望着明天却是沉沉灰暗。他和她彼此为对方点燃了一盏小橘灯,燃成了长夜里的一份希冀。

剧情流淌十六集,朴东勋和李至安关系的本质,其实就是这盏互相点亮的小橘灯。

我在剧半评时用过这样的标题:《你是来救我的是吧?是吧?》——人在不确定一件事情时,会习惯性使用重复设问,对,是设问,因为想得到心里已有的答案。

而在剧半时,他和她都不敢肯定,对方就是救赎自己的那位:「朴东勋和李至安的手里或许都拿着一把钥匙,钥匙的名字叫懂得,因为懂得,所以无需那么多言语,就像春来时的脚步轻盈,救出被寒风裹挟的万物。」

剧终之时,他们和我们,都可以扔掉「或许」这个词了,钥匙的确就在他和她手里,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一路相扶了那么久,小橘灯已经照亮彼此。

那么纯净地笑着结束,真好。▼

三、我的大叔

笑意别过,结局圆满。而我所欣慰的的圆满,还包括一层含义:大叔和李至安并没有在一起。

甚至恰恰相反的是,如果Ta们走到了一起,这剧就烂尾了。

片名叫《我的大叔》,选择的是李至安的角度,其中既包含了「我」对大叔、也包含了大叔对「我」。

我们可以用一百种迹象细节来揣度Ta们的相「对」之间有丝丝缕缕的爱意,但也能拉出更多种线索,来证明这不是重点。

如果只有爱情才能点亮一个囹圄中的女孩,我们刻板且狭隘了女孩的内心需求;如果只用爱意来评价大叔的种种行为,我们则低估了人心善良的力量。

不是所有的困顿都可以用爱情救起,也不是所有的温暖都一定源自爱意。

在我看来,朴东勋大叔对李至安给予更多的是心疼,像怜于一种遭遇,如心疼一份弱小,似保护一个孩子。

而他初始不知道的是,这个孩子也在怜他、心疼他、保护他。

以致剧情行将最后时,大叔少见地对着病中的李至安哽咽着说:「你这样的小孩子怎么能……可怜我这样的大人?这一点,让我心疼得没法活了,那么小的身子,怎么能来保护我呢?」

这一句,只这一句,就是Ta们之间所有过往的最好注脚。

人心柔软,不缺少爱、心疼、保护,缺少的、难得的是相互——「我」和「我」的大叔,恰恰就相互如此。

戏份很少、不能言语的奶奶是清醒的旁观者,但更像是隐秘的编剧代言人,她最后给孙女留下的手语是:「真是一段美好的缘分,也很珍贵,你要知道报恩,你要幸福,那就是报恩了。」▼

此岸,知遇之恩,是为知恩;彼岸,幸福之终,是为报恩。

路不同,各有荆棘;夜漫长,各有惶惶。感恩所遇的扶持和善良,求得所想的安宁和幸福,剧中剧外,我们都要如此。

「至安,抵达安宁了吗?」

「嗯,是的。」

从知恩,到至安,就是这部剧的全部,大概也是编剧在演员和角色之间架起的最大彩蛋。

愿我们善良且知恩,让我们努力而至安。

✎文:韩影书 ©著作权所有

●附︱《我的大叔》剧半评: 你是来救我的是吧?是吧?

313 有用
1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2条

查看更多回应(22)

我的大叔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的大叔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