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欢喜变成灰

关漓
2018-05-2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眼中的杨慧芳和顾建华——

“顾建华不是坏人。”

杨慧芳心里,大概是这样想的。并且,在余生的日子里,她会适当地提醒一下自己。

杨慧芳不能跟一个好人分开。万一某天她动了离婚的念头,所有认识的人都要来劝她。

劝说的理由无非就是:

顾建华不是坏人。

她看似听进去这些话,很温和地告诉他们,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事实上,杨慧芳根本不是一个需要别人同情的女性。她用不着建议和劝解,观众更不用纠结,杨慧芳和顾建华之间到底有没有过真正的爱情。

可能他们有过欢喜的阶段。杨慧芳在饭桌上回忆起来,很年轻的时候,他给她讲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故事。当年的顾建华,自负有些才华,能够压制住杨慧芳,然而他没有长远的眼光,他看不到杨慧芳的未来,看不清她将成为整个剧团的台柱,成为一个家庭的凝聚力量。

也有可能,他们一点欢喜都不曾有。因为顾建华不会恋爱。不会撒谎。他表达情感的方式,看起来温和,其实相当粗暴,没有经过思考。看看他如何跟沈秀娟相处——送洗过的杨梅给沈秀娟,沈秀娟怕杨梅汁滴到衣服上和作业本上;他去酒吧听沈秀娟唱歌,沈秀娟匆忙找了理由跑开;选择他以为合适的舞厅,约沈秀娟去跳舞,沈秀娟笑他跳舞的笨拙样子,一半是好笑,一半是嘲笑。

年轻人哪里瞧得上这些?不过都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沈秀娟是抱着吉他在小酒吧唱歌的洒脱女孩。顾建华真的一点都感觉不出来,沈秀娟面对他时的敷衍和尴尬。他不明白,自己只是一个没有爱情天赋的中年男性而已。

杨慧芳的生活也不用回到过去,回到沈秀娟出现之前。回到过去有什么好?顾建华不会有一丁点儿的改变,他永远会是那个古板、木讷、不解风情,并且自以为是的顾建华。

杨慧芳不可能忘记顾建华和沈秀娟之间的微妙暧昧,晓阳不在场的时候,杨慧芳一次次把它拿出来说,用一种淡淡的,带着讽刺的语气。不为什么,就是想刺伤顾建华。他们不会离婚,但是家庭的主导者,从顾建华,换成了杨慧芳。

我本来以为,在大剧院里,舞台上的杨慧芳,唱的是自己的不甘心。细想就会知道,那句词,是唱给顾建华的——

无限欢喜变成灰。

临近结局时,杨慧芳身着白色衣裙的背影,飘逸但是坚定。她不是柔弱的人。她反而是顾建华的依靠。从此,他们的地位不再平等。杨慧芳成了掌控一切的人。她是从悲伤里站起来的女人,是深夜坐在桥上唱戏,唱词唱腔都分毫不差的女人。

顾建华坐在岸边,她却稳稳地站着,允许顾建华靠着她的小腿失声哭泣。她的内心,可能还有一丝微笑吧:中年人,别挣扎了。你徒劳找回青春的样子,又可笑又悲凉。干脆承认:你会为了很小的职位、很少的金钱、虚幻的爱情痛哭。你想控制的,统统控制不了。你甚至丢失了仅剩的领土,失去了在家庭里的威严和地位。不如就安稳地过下去,接受厌弃,也接受怜悯。

80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5条

查看更多回应(15)

西小河的夏天的更多影评

推荐西小河的夏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