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流
2018-05-25 看过

半夜浑身疼痛卧床上,宿舍关灯内外安静悄然,侧身蜷着仿佛回到婴孩时代。床铺两面倚墙一面贴衣柜,这样狭小空间,我感到满足。哈姆雷特说,我即使被关在果壳之中,仍自以为无限空间之王。我喜欢这天神般的气魄,但觉被关果壳其实也不坏。广阔天地,自己渺小;而在果壳里,自己很大,像小池中的大鱼。人类对于狭小空间的偏爱,大约是源于时间和空间上的古老记忆。空间记忆是幼时在母亲腹中的混沌时光,时间记忆是百万年前祖先们在洞穴里聚穴而居的集体无意识。《易》说“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洞穴是屋子最早的模样,也是我们对狭小空间的最早记忆。

想起前年夏天17级大台风来袭,外面狂风暴雨屋里安谧,我兴致高昂听风雨最后始终入梦乡。法谚说“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能进”,但风雨都不能进的屋子岂不更佳?又想起儿时有个夏天我过生日,妈妈骑车出门给我提蛋糕🎂,我独自在家看窗玻璃的雨滴画成柳条,历历在目。歌里唱“没有哪个港口是永远的停留”,家是一个。再想起《上帝也疯狂》里一群人类欢聚一堂的画面,一大家子聚在小屋里,心下一热。这是我们的古老祖先生活的样子,大祖父们和大祖母们在这样的小窝里繁衍生息。这些记忆原先便有温情的色彩,我忽然想家。

2 有用
0 没用
上帝也疯狂 - 豆瓣

上帝也疯狂

8.7

12796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上帝也疯狂的更多影评

推荐上帝也疯狂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