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侠:黑暗骑士》(The Dark Knight)–人类与命运的永恒对抗

二刷电影
2018-05-17 16:54:15

「黑暗骑士」(The Dark Knight)的主角虽然是蝙蝠侠,但它已经不像其他漫画改编的超级英雄电影。片中的一切是如此真实,电影讨论的问题又如此沉重,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大部分超级英雄片都是清楚明白的「正邪对决」,剩下的问题在于那些超级英雄如何平衡两种身分﹝凡人与英雄﹞,那些问题与其他平民百姓没多大关系。「黑暗骑士」的黑暗,在于善行与恶行之间的模糊,以及人生的「无奈」──人们隐隐明白努力不会有回报,一切都是乱数决定的,但又得强迫自己相信,所做的努力总有一天会有意义,因为若不抱着这种希望﹝不论多么渺茫﹞,大家都会发疯。

就像受到诸神惩罚的西西佛斯,每天得推大石头上山,他明明知道石头仍然会掉下来,但他保持信念,每天辛苦地推上去,在过程中试着得到心理救赎。人生是苦的,然而还是得靠着意志力继续,这是一场人与命运的对抗,人不能像小娃娃一样逃避,等着难题消失,因为命运的难题不会消失,人终究还是要成熟地面对,命运会逼你去面对,就像西西佛斯推到顶的石头终究会掉下山。想想尼采(Nietzsche)的「强者的悲观主义」吧,他主张的是一种超人(overman)的存在,要人类超越存在的痛苦,仔细想想,这跟「黑暗骑士」的哲学很像,尤其片尾蝙蝠侠与警长Gordon相谈后离去的那一幕。

附带一提,美国口语里常说的”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在电影里被Joker改编成”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anger.”,但原本那句话的来源,正是尼采说的” Was mich nicht umbringt, macht mich stärker" (What does not destroy me, makes me stronger)。对不起,文章明明是要讲黑暗骑士却扯了那么多尼采,因为我实在很崇拜尼采,高中看了他的著作就无法自拔。很推荐大家看他的书,例如:「悲剧的诞生」、「查拉斯图拉如是说」、「上帝之死──反基督」等等。有人会直接把尼采视为像叔本华一样的悲观主义者,但我不认为,或着应该说,他不是那么简单的悲观主义者。改天再聊这好了,先讲电影。

我觉得黑暗骑士,是关于人类与命运的永恒对抗,以及人们做出的选择。

布鲁斯/蝙蝠侠的选择

在他与警方合作大力扫荡犯罪后,高谭市的罪犯们反而被逼急了,甚至狗急跳墙与他们不了解的Joker合作,造成更大的混乱,更多的死伤。正义的彻底执行是对的吗?该继续这样下去吗? 蝙蝠侠还有更艰巨的选择。Joker的出现,逼迫他思考为了维护正义,他可以做到哪一种地步。他面对的是毫无道德规范与限制的Joker,但他自己却有一套道德标准,使他必输不可,因此若他要成功,就得变得跟Joker一样,但那又违反蝙蝠侠的价值观与初衷。

另外,布鲁斯也必须选择,他要当个万人迷,还是做他认为对的事情而让大家讨厌他。Joker刺痛了他的弱点,对高谭市宣告,只要蝙蝠侠不公开他的身分,Joker就一天杀一人,这让全市人民都恨死蝙蝠侠了,当时的布鲁斯也为此感到难受,对管家说蝙蝠侠的弱点是他不想被讨厌。然而在片尾他做了选择,为了坚持他的信念,去做他认为该做的事情,他选择超越那些痛苦,包括让市民痛恨他、让警察追捕他,而他还得独自面对失去瑞秋的痛、以及救不了哈维丹特的遗憾。他是尼采说的”overman”,他选择超越他的命运与存在。哈维丹特/双面人的选择 如同他自己说过的,” You either die a hero or you live long enough to see yourself become the villain.”能不能永远做个好人,不全靠天生的本性,而得看一个人的遭遇,在Joker的观念里,”everyone can be a freak.”。而Joker在哈维丹特身上的实验,是成功的。在哈维丹特改变之前,他选择正义;在之后,他选择公平,成为一个可怕的复仇者。 Aaron Eckhart把哈维丹特的情绪改变演得很好。当瑞秋被炸死之后,哈维丹特即使变成了可怕的恶人,但还是让我很同情、很理解他的感受。他最挚爱、才刚答应要与他结婚的瑞秋,在被炸死之前,哈维丹特还安慰她一切会没事。到了电影后段,哈维丹特转变成双面人,拿枪指着警长Gordon的儿子时,他愤怒又心痛地问说,Gordon有没有当面欺骗过自己心爱的人,告诉对方一切没事?那一幕实在太让人心痛了,他一生致力维护正义,幻想他的努力会有好的报酬,怎知高谭市只变得更加混乱,他自己半身毁容,甚至连最心爱的瑞秋都保护不了。这不公平!他终于明白「运气」才是一切,人没法掌控任何事。

于是,原本他的「幸运硬币」的两面是一样的,如同瑞秋说的,「你掌握自己的命运」,那时的他是个自信满满的正义使者”white knight”,但是瑞秋死后,幸运硬币一面被烧黑了,哈维丹特开始相信运气,明白老天无眼,或者他只是睁着眼欣赏着自己的sick jokes。于是,哈维丹特靠着翻铜板决定一个人该不该死﹝这不是跟老天一样吗,哈﹞,至少,这很公平。他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其实是因为他放弃了希望与信心。Joker的选择 我一直不愿称Joker为「小丑」,总觉得这会与”clown”混淆,因此请容我以Joker称呼他。 Joker什么都不需要选,他只是随机决定、见机行事。不晓得为什么,我总认为Joker这角色的设定很像上帝。他说自己代表的是「混乱」与「无政府主义」,但真正说来,他制造的是「乱数随机选择」与「公平」。甚至,他不是个完全冷眼旁观的上帝,而是个想对自己创造出的人类做实验的上帝。编导Christopher Nolan没有给Joker背景故事,当然啰,上帝不需要背景故事。Joker不代表善或恶,不论好人坏人他都杀,他超越了善恶,人的生死对他而言只是「无」的循环。这个”Joker”甚至分不清”jokes”与”sick jokes”的程度差别,更加深了他的变化莫测与难以预料。

因此Joker可以不带感情地选择实验对象。他让两艘船个别拥有另一艘船的炸弹引爆器,并说先炸掉对方的那一船可以活下来,否则两船都会死;哈维丹特是个正义到会发光的”white knight” ,这种特质,与哈维丹特对人类怀抱的正面希望,一定让Joker看了笑到肚痛,绝对是Joker完美的实验对象与玩具,于是Joker扮演上帝,给了哈维丹特一些命运转折,看他是不是还能那样正义光明;瑞秋的死对小丑根本没意义,他只是用此来玩弄哈维丹特与蝙蝠侠罢了,”it wasn't personal”;而蝙蝠侠是如此地正义、如此喜欢「秩序」,又是能与他匹敌的可敬对手,对Joker而言是个再有趣不过的猎物,他不仅玩弄蝙蝠侠,还要展示他对哈维丹特的实验给蝙蝠侠看,Joker基本上是对蝙蝠侠心理虐待,想看看之后蝙蝠侠会变成什么样子,如果没有他,Joker也会觉得不好玩,所以才会深情款款地对蝙蝠侠说”You complete me . ”。只是,蝙蝠侠面对Joker/上帝/命运的挑战与实验,他并未退缩或改变,他选择超越。

Joker说到人与秩序的荒谬时,讲了一句” Nobody panics when things go according to plan, even if the plan is horrifying.”。这种人类对安全感与秩序的无条件渴望,在我看来简直就是西方宗教的起源。大部分的人们必须有信仰,才能平静地接受发生在他们身上的遭遇,当他们不理解上帝为何做出某些事情、不明白为何有可怕的灾害、为何让某些好人死掉、让恶人猖獗时,他们想出了一个答案:上帝有个”master plan”(神圣蓝图),而且是渺小如人类无法理解的,每个人都是那个”master plan”的一部分。多么容易的解释,多么懒惰的剧本。于是Joker/上帝/命运在电影中对着双面人说"Do I really look like a man with a plan, Harvey? I don't have a plan.”。对于瑞秋的死,Joker也告诉双面人,”I am not a schemer. I show schemers how pathetic their attempts to control things really are. So when I say that what happened to you and your girlfriend wasn't personal, you know I'm telling the truth."这段话多么像是上帝对渺小的人们说的话:「你们以为我有计划,但抱歉,我没有。我会让某些人在某些时候死掉,这不是针对任何人,而是天地的运转就是如此,我就是如此。你不需要寻找原因与解释,因为根本就没有原因,你也不用搞一堆计划来试着掌控自己的命运,因为我才是上帝,你只是人。」

人生的本质是乱数随机选择,Joker对双面人说:”And you know the thing about chaos, Harvey? It's fair.”是的,老天是公平的。没有原因、没有立场所做出来的选择才是公平的,如果老天因为你做善事而让你活得比别人好,那叫做不公平。真实世界中,善人不一定活的好,恶人不一定活的差,这就是公平。老天一直都很公平。哈维丹特明白这点之后,彻底失去了所有信心与希望。瑞秋的选择布鲁斯或许是瑞秋的真爱,但布鲁斯的蝙蝠侠生活不可能让瑞秋幸福快乐。布鲁斯一再承诺总有一天他会放弃蝙蝠侠身分,但瑞秋对他说”You can't ask me to wait forever.”。即使布鲁斯要她等待,但聪明的瑞秋看得出来,布鲁斯不可能放得下,甚至,蝙蝠侠才是他的本尊,布鲁斯则是他在现实社会中的分身,这是连布鲁斯自己都还不明白的,瑞秋早他一步看清楚,因此理智地选择哈维丹特。对她来说,爱情就是两人能够正常而幸福地结婚、生活、组成家庭,稳定并脚踏实地过日子。这是布鲁斯几乎不可能给她的。管家阿福的选择瑞秋决定嫁给哈维丹特之后,交了封信给阿福,希望他选择适当的时机把信拿给布鲁斯。但是阿福在片尾,选择把那封信烧了,我想,布鲁斯决定为哈维丹特背负罪名以让市民对未来怀抱希望,而阿福则决定烧信,为布鲁斯保留希望。因为,如果布鲁斯发现瑞秋的选择,「蝙蝠侠/黑暗骑士」的身分会让他更痛、更伤心、更难以承担,因为那个身分,正是让他心爱的人选择离他而去的唯一原因,他不可能平静地继续担任黑暗骑士,甚至有一天他也会变成哈维丹特/双面人。管家阿福的选择是个白色谎言,他希望布鲁斯保有坚持决心的力量。混乱与秩序…谁是疯子?

大多数人会认为Joker是疯子,因为他代表了「混乱」。然而,坚持「秩序」的人不也一样疯?蝙蝠侠为了坚持他的信念,几乎失去了一切,他没有正常的生活,青梅竹马的女友为了他的蝙蝠侠身份离开他,甚至连市民都讨厌他,把高谭市的混乱怪罪于他,布鲁斯的选择不是疯狂又是什么?又或者,如Joker所说,”Nobody panics when things go according to plan, even if the plan is horrifying.”这不也是一种疯狂?在911恐怖事件后,美国竟然可以通过「爱国者法案」(The USA PATRIOT Act),赋予政府极大的权利对公民进行监视,大摇大摆侵犯隐私权与民权,这是个恐怖的计划,但人民却能为了「回归原有秩序」而接受。对于极端混乱与极端秩序的坚持,同样都是疯狂,不能因为哪边的支持者比较多,就称为「正常」。如果Joker是疯子,与他相对的蝙蝠侠或许也是,因此Joker不想失去蝙蝠侠,”You complete me.”

希望与信心

既然处在随机决定的世界,我们渺小的人类要如何保持活下去的信心与意志?唯一的答案就是「希望」了,这与「基督山伯爵」的结论差不多。于是,蝙蝠侠愿意担任黑暗骑士,承担所有哈维丹特犯下的罪行,让人们相信哈维丹特自始至终都是那位坚持正义的”white knight”;管家阿福决定把瑞秋给布鲁斯的答案给烧了,他想让布鲁斯保有希望。以全然理智的角度思考,「希望」也许是愚蠢的,但是没办法,若失去希望,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信心/信仰(faith)是很重要的,对我来说,人生的最大难题,就是如何在明白人的无奈与无力之后,仍能”keeping the faith”。因此即使我没有信仰,我仍然肯定各种宗教的价值,它们试着为无助的人类提供慰藉,给予大家力量。人类与命运的抗争是永恒的,若是没有坚强的心灵支持,很容易放弃与堕落。

谈完电影剧情,再闲谈其他小细节吧。

Tim Burton的蝙蝠侠与Christopher Nolan的蝙蝠侠,简直像是从不同星球来的,杰克尼克逊的Joker适合Tim Burton的蝙蝠侠,希斯莱杰则是Christopher Nolan的完美Joker,要是这两人互换一定是灾难,所以没有什么好比的。 最后想说一下,我是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没有一丝丝的信仰,或者说,我认为上帝可能的确存在,但是他压根不在乎任何特定人事物的死活,因此对这部片的解读也是从这样的角度出发。如果朋友们有其他不同角度的意见,欢迎分享!* 我的确是个悲观的人,但这不是因为我懦弱,而是因为我坚强,我自己有faith。我可以接受生命中的乱数选择,可以接受运气超乎一切,可以接受造物主并没有所谓「神圣蓝图」。如果我很懦弱,就不会有能力,在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状况下,平静面对人生悲观的真相。 我不认为Joker在「黑暗骑士」中是个反派,他只是…现实的化身。「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在我心中,当我们开始严肃思考人生的意义时,上帝会拿出一张鬼牌,笑着说:”Why so serious?”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蝙蝠侠:黑暗骑士的更多影评

推荐蝙蝠侠:黑暗骑士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