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共舞 与狼共舞 8.9分

瑕不掩瑜

今天思考了吗
2018-05-1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影片采用的是线性叙事,以邓巴中尉的日记为线索将事情的发展顺序串联起来,主角叙述性的语言娓娓道来,代入感十足,每一位观众就像邓巴一样,跟随着他初到此地、初见苏族人、与他们相熟相识,以及对前方未知发展的迷茫配合着或轻柔或急促的交响,为本片奠定了悲剧氛围。

片中随处可见二元对立,导演巧妙地运用矛盾制造冲突,使情节张弛有度,配以节奏紧促、鼓点密集的交响乐,调动观众的情绪紧张起来,让他们好奇接下来的情节将如何发展,这也是为什么影片长达将近四小时,却不使人感到冗长的缘故。

第一个对立的矛盾是文明与自然的冲突,从主角邓巴中尉初到西部哨所塞克威克时从河中发现了一头死鹿,那时他说“水里的动物不是给毒死的,而是被枪打死的,但是,为什么?射击运动吗?是为了泄愤在?我最先想到是这儿的人太饿了,用它们来吃,但不可能,这些肉都烂掉了。……或许他们害怕了,也许这儿曾有过叛乱,我留在这里也找不出线索,可能援军来了能找到答案”,初到此地的邓巴中尉由于先前所处的环境和自身地位,对援军心怀期待,依旧是将他们作为同伴来看待的。但是他对于虐杀动物的疑问与困惑,又显示出他与其他白人士兵的不同,这为后续他与苏族人的交往埋下了伏笔。

在他与苏族人关系转好的阶段,恰逢野牛被大肆屠杀,俯视的大全景将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一头头血淋淋的野牛尸体表现得一览无余,邓巴坐在马背上眼神呆滞,“留在地上的证据已经证明……那种人是没有价值标准和灵魂的肆意践踏苏族人的权利,马车远去的痕迹留给我些许疑惑……我的心猛往下沉,因为我知道那只能是白人猎手,杀戮这些生灵,仅为了获取它们的舌头和毛皮”,野牛肉本是印第安人重要的传统食物,但是为了获得经济价值高的牛皮和美味的野牛舌,大量白人对野牛进行大规模捕杀,导致野牛一度濒临灭绝,野牛的大量死亡也客观导致了印第安人在美洲大陆的衰落。此时的邓巴已经与初来乍到时的他有所不同了,他开始对白人的行为产生了质疑、厌恶。

第二个对立的矛盾是白人与印第安人之间的冲突,在第一次风中散发跑到邓巴营地的时候,邓巴愤怒地赶走了他,并且将多余的军火埋起来,“以免落入敌人手里”,“一旦他们来了,就有他们好瞧的”

当他救了苏族人中的一个白人少女后,双方的关系出现了转机,苏族人开始频频到邓巴的营地做客,而邓巴也热情地将白人的食物、日用品送给他们,横亘在两个民族之间的冰山渐渐融化,彼此的距离愈发地靠近了。邓巴在日志中写道:“关于这些人我所听到的没有一样是正确的,他们根本不是乞丐、小偷,他们不是可憎的怪物,我已经理解他们了……真正的沟通来得很慢,绝大多数的进展建立在失败的基础上……和印第安人的交往已经有了令人兴奋的突破,我们都渴望着了解对方”。

电影中,邓巴不止一次在日记中表露出他的孤独,一个人驻守边疆,陪伴他的只有一匹马和一只狼,苏族人的真诚友好让他再度感受到了一种归属感,朋友的陪伴让远在边疆的他感受到一种温暖,苏族人的部落渐渐地成为了他的一个“家”。在他与苏族人为了储备过冬的食物而战时,他看着眼前的景象想:“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自豪,我从未真正地认识过邓巴是谁,或许名字本身毫无意义,但当我听到我的苏族名字一次次被唤起,我才第一次真正知道我是谁”,如果说前期邓巴还只是将苏族人作为朋友看待,那么此时的他已将自己看作是苏族人的一份子,就如同十熊所说,白人邓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名为“与狼共舞”的苏族人。

曾经的邓巴对白人与印第安人之间的矛盾感到迷茫,他既不赞同白人的行为,也不能对印第安人杀戮白人感同身受。他与两边的文化之间似乎都存在着隔阂,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属于哪一方,我想这也是造成他感到孤独的原因之一。他一直在回避踢鸟的问题,甚至用白人只是路过此地的回答来搪塞,隐瞒了终有一天他们将蜂拥而至的事情。

当他决定和握拳而立结婚的时候,这是他下定决心成为苏族人的一份子的时刻。但我个人认为这之后的情节发展对于矛盾的处理有些不当,在影片结尾处苏族人与白人的一场对战结束后,邓巴说:“在河边杀了些士兵,这是件好事,杀这些人无所谓,我喜欢这样做”。即便导演想运用个体的视角来重构西进历史,表现出对不同民族人民之间和平共处的向往和憧憬,但是历史的本质也是无法被改写的。白人与苏族人从未友好相处过,此前的亲密的来往仅仅是邓巴以个人的身份进行的,他无法凭借一己之力缓和两族人民之间的矛盾,正如导演无法只凭个人的视角来表现出两族人民友好相处的景象。真正和平共处的,仅是邓巴这个个体与苏族人民罢了。所以当邓巴与他原先所属的集体产生矛盾,而矛盾的唯一解决方法是他必须背叛一方加入另一方,于是他选择叛离白人阵营。此时此刻他的言行,丝毫没有表现出和平共处的意味,他仅仅是完成从一个白人变成一个苏族人的转变而已。

当然,邓巴与神秘的苏族人之间的感情转变还是十分令人动容的,这一感情线的发展满足了人们潜意识中的冒险与探求精神。影片结尾处,风中飘发大喊“你把我当作你的朋友吗?你能永远把我当作你的朋友吗?”,但邓巴紧蹙眉头,没有回答,只见他骑着马渐行渐远,或许无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毕竟永远这个字眼实在充满了太多的未知性,尤其是对于命运缥缈的他们来说。

���tqzd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与狼共舞的更多影评

推荐与狼共舞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