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辱 羞辱 8.2分

两个打仗的国家其实就像两个斤斤计较的恶心男

影评人 杉姐
2018-05-1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上一次在电影中讨论黎巴嫩的历史还是那部在2008年的惊人的动画作品《和巴什尔跳华尔兹》。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电影的严肃程度和给人带来的思考、震慑让人很难与粗粝线条的动画制作形式联系起来。

《和巴什尔跳华尔兹》

纪录片与动画电影的结合带来了比真实镜头更多的空间想象和现实意义。正如影评人木卫二先生的评论那样:“梦返杀戮之地,我宁愿身不在场”,《和巴什尔跳华尔兹》用最童真的电影形式讲述了一场关于黎巴嫩地区的大屠杀。

十年之后,2018年的奥斯卡金像奖上,黎巴嫩电影《羞辱》再次引起我们的注意,同样是残酷的历史,这次却以一种更平民的角度切入,把国家历史融进了两个男人的拌嘴中去了。

在豆瓣的本周排行榜中,《羞辱》已经连续两周位居第一。黎巴嫩这样的小国家电影,但凡能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讨论,肯定是佳作。《羞辱》获得了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提名,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狮奖提名、沃尔皮杯最佳男演员提名,从故事设计、节奏掌控、声光效果以及镜头的运动上来看,《羞辱》都是一部上乘之作。

故事发生在政党林立、教派构成复杂的小国黎巴嫩,虽然国土面积仅一万多平方公里,人口600多万,却有100多个党派团体、40多支民兵武装。黎巴嫩是阿拉伯世界中唯一一个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两大宗教组成、并基本可以相互容忍的国家。

《羞辱》是一个双男主的故事,小区违规管道改建,工头亚西尔为小区居民托尼修水管,可托尼却不让亚西尔进屋。

亚西尔眼看完不成任务了,就搭上梯子为托尼修管道,结果托尼没有领情,却把管道砸了个稀巴烂,还把亚西尔告上了法庭。

亚西尔去给托尼道歉,结果托尼一系列带有民族仇恨的语言激怒了亚西尔,一气之下亚西尔打断了托尼两根肋骨。

托尼因为断骨并发症晕倒,妻子意外受牵连早产,孩子有生命危险。

法庭之上,两个人的对话公之于众,在全国引起了强烈的关注,巴勒斯坦人和黎巴嫩人的关系再次陷入危机。

表面上看来,两人口角是因为一根水管。实际上,托尼的不可理喻和突然冒火仅仅是因为亚西尔的巴勒斯坦口音,这是一场民族争端。

《羞辱》是一部以小见大的影片,一根水管、两个不同种族的男人,最后上升到家庭、种族、历史,闹上法庭、受到全国的舆论关注,为了缓和两派的矛盾,最后甚至连总统都邀请他们谈话。两段历史被揉进了口角争端和法庭审判之中,从小到大,再从大到小,回归到最基本的个体单位,回归到人的本性上来,标准的法哈蒂式影片结构,十分工整。

虽然故事的背景在中东地区,但电影呈现完全是好莱坞电影的风格,章节工整、矛盾推进和整体节奏都恰到好处,干净利落又留有余味。当然这并不意外,导演齐德·多尔里曾长期生活在法国,并在美国接受电影训练,早年担任过昆丁的助理摄影师。

《羞辱》的故事创意是导演根据自己的真实生活改编的,他就曾和水管工人在争吵中,说出了带有歧视性的词汇,事后导演去道歉但被水管工拒绝了,包工头为了这件事开除了水管工,这让他意识到了生活在这样的国家,即使是一次个人冲突也有可能演变成政治事件。

两位男主的设置也十分有意思,控方托尼经常露着粗壮的胳膊,他的纹身就给人一种坏坏的印象,说话咄咄逼人、又蛮不讲理,经常都是怒气冲天,水管工、警察、法官他全都看不顺眼。

辩方亚西尔大热天都包裹的严严实实,沉默寡言,就连在法庭上面对牢狱之灾时也无法为自己辩驳,他明明是因为受到托尼的羞辱太气愤才打了人,结果却一直无法说出真相,电影中几次出现亚西尔欲言又止的喉咙部位特写镜头,窝囊到家的感觉。

在这部电影中,两人的性格之所以出现如此大的差异,并不是因为家庭环境种种,而是因为两个人的政治背景,火爆男托尼是本地居民(基督徒),沉默男亚西尔则是从巴勒斯坦逃到黎巴嫩的难民,他们是阿拉伯人眼中的“黑鬼”。一个是坐地户,一个是背井离乡,行事自然天差地别。

黎巴嫩的宗教争端让整个国家从上到下斗争不断,本片中他们正在经历15年内战,电影中处处可见激烈的大范围的游行和激烈的演说。但,此时的黎巴嫩不只有内忧,还有外患。

随着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冲突升级,中东大部分地区开始战乱,大量巴勒斯坦犹太难民涌入黎巴嫩,令本就混乱的黎巴嫩难以负重,正如影片中的一句台词:你知道,最近大家都不容易,所有人都很愤怒。

《羞辱》的庭审过程是民族战争史,有意思的是,随着庭审的推进两位当事人都被剥夺了话语权,托尼、亚西尔的沉默和律师之间挖尽所有的对比手法高明。

导演齐德·多尔里坦言,在这部电影中借鉴了美剧的制作手法,这让我联想到前不久刚刚刷过的一部美剧《法律与秩序真实重案:梅内德斯兄弟》,与《羞辱》的拍摄手法有相似之处。

它是老牌明星美剧《法律与秩序》的衍生剧,《法律与秩序》是美国电视史上播出时间最长的犯罪剧,没有哪部剧能像这部剧播了20季、456集,换了那么多主角之后还有高居不下的收视率。

《法律与秩序真实重案:梅内德斯兄弟》

在《法律与秩序真实重案:梅内德斯兄弟》这部剧中,观众虽然从第一集就能猜到杀死父母的真正凶手就是他们的两个儿子,但这并不能影响大家的追剧热情,有风格的女律师莱斯利、有故事的两兄弟以及相当难以裁决的案件结果让后面8集漫长的庭审过程相当出彩。

《羞辱》和《梅内德斯兄弟》一样花了大部分时间在庭审的过程上,梅内德斯兄弟为了维护父母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尊严,兄弟俩决定把从小遭受父女性侵的事情带到坟墓中去,《羞辱》中亚西尔和托尼也因为不想在公众面前暴露自己的民族仇恨而拒绝在法庭上说出真相。

所以,两个案件从一开始就因为难言之苦被捂住了嘴,这样的“捂”带来的自然是后面真相示人后的惊喜和快感。《羞辱》中,控方、辩方的两位律师因为女法官的一次失误透露了父女的特殊身份,给人物增添了立体感。

表面上来看,托尼是受害者,他被打断肋骨、妻子早产,就连他的修车行也被砸了,但亚西尔每次出手,必定是因为托尼说出了让他极度无法忍受的话语,从这点来看,亚西尔是受害者。

当庭审逐渐升级,托尼残酷的童年又被大众所知,他之所以如此气愤如此咄咄逼人,全是因为那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在那场大屠杀中他几乎失去了所有的亲人,电影的真相是这个世界上无法判断的对与错。

《羞辱》是一部形式感很强的影片,细致工整之外,也有匠气太浓的遗憾,因为故事与宗教和个人的生活小矛盾有关,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伊朗电影《一次别离》,两部电影虽然都很精致,但《羞辱》显然没有《一次别离》那样的灵动,《一次别离》中深长的情感和余味太难得了,我们感叹《一次别离》怎么会把家庭题材拍的这样大,但《羞辱》却无法给人这样的震撼。

导演把两个民族、国家之间的冲突比作两位发生口角的男性,他们因为很小和很小的一件事就能打起来,他们可以骂人、可以打仗,但一句“对不起”就是讲不出口,亚西尔为了向托尼说出那句对不起吃尽了苦头,最后终于决定骂他一顿,激怒他,让他狠狠地打自己一拳,然后才说出那句“对不起”。

托尼和亚西尔一直是水火不容,但是修车工出身的托尼从后视镜中看到亚西尔的车坏了,他把车倒回来给亚西尔修车,十分意外,但暖心过后二人的矛盾仍然无法解决,只能交给法院。

这完全是一种属于男人的方式,就像两个正在打仗的民族一样,我们可以仗义相救,但我们无法捂手言和。

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羞辱的更多影评

推荐羞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