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娣 莫娣 8.9分

真实的奇迹

风若吹
2018-05-17 09:00:08

Maudie说,“我不出门,画的东西都是凭记忆。”一个人的眼睛只汲取了这世界的只字片语,却用心中的放大镜将其化作无尽绚烂的美好。获得幸福与记录美好其实和一个人拥有与见识过的世界体量无关,而在于内心的敏感和执着。就像Maudie说的,“我需要的不多,只要画笔在手”,这种由内至外的对生活方向的确信让她可以走过几十里路奔向Louis残破不堪的家,让她可以忍受Louis大男子主义的凌辱,让她可以放弃在家中选择和决定的权利,并忽略低微的回报和世人的冷语。她唯一在意的就是每一副画作的完整性,以及那个她未曾谋面便离开她身体的美丽生灵。她的伟大不逊于世间曾存在过的那些天才画家,甚至更高于他们。因为她几乎从未因生活的刁难而感到畏惧彷徨,电影中,那低垂的头颅每次抬起,总有一张坚定纯净的笑脸。我不曾觉得她在向生活的压迫挑战,因为那些不堪在她的眼中或许从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她并没有树立那么多气节和需要坚守的东西。

电影中Louis的刻画几乎更优,Ethan帅气的脸庞没让人出戏,全程的苦大仇深脸呈现着一个将生活所有美好都压制到内心最深处的人,毫不掩饰地表现着蛮横、暴躁、难以相处。我不觉得他有多么的“护妻狂魔”,那只是“极度反差”的刻画

...
显示全文

Maudie说,“我不出门,画的东西都是凭记忆。”一个人的眼睛只汲取了这世界的只字片语,却用心中的放大镜将其化作无尽绚烂的美好。获得幸福与记录美好其实和一个人拥有与见识过的世界体量无关,而在于内心的敏感和执着。就像Maudie说的,“我需要的不多,只要画笔在手”,这种由内至外的对生活方向的确信让她可以走过几十里路奔向Louis残破不堪的家,让她可以忍受Louis大男子主义的凌辱,让她可以放弃在家中选择和决定的权利,并忽略低微的回报和世人的冷语。她唯一在意的就是每一副画作的完整性,以及那个她未曾谋面便离开她身体的美丽生灵。她的伟大不逊于世间曾存在过的那些天才画家,甚至更高于他们。因为她几乎从未因生活的刁难而感到畏惧彷徨,电影中,那低垂的头颅每次抬起,总有一张坚定纯净的笑脸。我不曾觉得她在向生活的压迫挑战,因为那些不堪在她的眼中或许从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她并没有树立那么多气节和需要坚守的东西。

电影中Louis的刻画几乎更优,Ethan帅气的脸庞没让人出戏,全程的苦大仇深脸呈现着一个将生活所有美好都压制到内心最深处的人,毫不掩饰地表现着蛮横、暴躁、难以相处。我不觉得他有多么的“护妻狂魔”,那只是“极度反差”的刻画产生的增强效应。相反,这个人物的主体性格依旧是自我为中心和易怒体质,没有人能够轻易改变几十年形成的性格。但可以改变的是,压制在他心底的那些柔软和温暖在一点点释放出来,以他刻意塑造的“不经意的,并非我愿意”的方式“别别扭扭”的方式释放出来,如同烂泥中开出花朵,这就完全不违背人物原本的基调,这就是现实中真实存在的人啊。就像Maudie得知女儿依然活着的时候被巨大的悲伤笼罩,Louis依然只顾着怒骂她忽略自己的重要性,那一刻每一位观者估计都难免心寒,但没错,这就是他,不会突然呈现善解人意,而只会在那些看不到的场景中为Maudie找到她的女儿。

这对夫妇的存在像是世间的奇迹,但电影的每一处细节又让人不怀疑这是绝对真实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莫娣的更多影评

推荐莫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