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却被无情恼

蓝雯轩
2018-05-17 08:49:4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古龙笔下人物中,和很多人一样,我不太喜欢李寻欢。不过和很多人不喜欢他的原因不一样,我不会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存在李寻欢这样的人,恰好相反,我还真认识两三个“李寻欢”:他们都很真诚,也总固执在做一些自我牺牲的“崇高”行为,但即使不求回报,还是会因为这种自我牺牲没有达到相应的效果而感到痛苦,或许也会在深夜感慨着“人生几许失意,何必偏偏选中我”。我们一般把这种罕有的个性称为“圣父”人格。

人之所以成为人,当然主要因为我们除了利己基因外还多少有一些利他基因,这也是李寻欢这个人物得以永垂不朽的关键所在。只是李寻欢DNA中的利他基因超过了任何一种生物可能拥有的极限。“寻欢”,这个名字简直取得是神来之笔(即使古龙最得意的名字是傅红雪,可我认为“李寻欢”这名字论境界真是远高于傅红雪),李寻欢这一生不知道真是寻欢还是寻惨,但毫无疑问都是他自找的。他的“快乐”完全是建立在对自己利他人格的自我陶醉上——送

...
显示全文

在古龙笔下人物中,和很多人一样,我不太喜欢李寻欢。不过和很多人不喜欢他的原因不一样,我不会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存在李寻欢这样的人,恰好相反,我还真认识两三个“李寻欢”:他们都很真诚,也总固执在做一些自我牺牲的“崇高”行为,但即使不求回报,还是会因为这种自我牺牲没有达到相应的效果而感到痛苦,或许也会在深夜感慨着“人生几许失意,何必偏偏选中我”。我们一般把这种罕有的个性称为“圣父”人格。

人之所以成为人,当然主要因为我们除了利己基因外还多少有一些利他基因,这也是李寻欢这个人物得以永垂不朽的关键所在。只是李寻欢DNA中的利他基因超过了任何一种生物可能拥有的极限。“寻欢”,这个名字简直取得是神来之笔(即使古龙最得意的名字是傅红雪,可我认为“李寻欢”这名字论境界真是远高于傅红雪),李寻欢这一生不知道真是寻欢还是寻惨,但毫无疑问都是他自找的。他的“快乐”完全是建立在对自己利他人格的自我陶醉上——送爱人,送房子,送家产,一切一切,几乎不曾犹豫的全都送了出去,仿佛拥有它就是为了一次性的“施舍”,而他在这种施舍中感到了一种目眩神迷的,超乎凡人所能想象的“高级”快乐。

当然我今天要说的不是李寻欢,恰恰正因为我不想说李寻欢(因为不太喜欢,也不崇敬,甚至谈不上尊重),所以我才强烈推荐楚原1976年电影《多情剑客无情剑》

虽然不喜欢李寻欢,却不得不承认《多情剑客无情剑》在古龙小说中非常突出,非常经典,非常超乎想象又非常顺理成章,总之,绝对是好小说。这个故事里,包含了很多游离于人生边缘的悖谬、荒诞、温情、决然、危机……或者说,包含了太多层次的丰富人性。这决定了它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一类——可以改,但改成和原著相媲美的经典就很难(古龙的小说似乎都有这个特点。)相对而言,楚原的《多情剑客无情剑》绝对是其中最好的一部,因为他做了最聪明最好的取舍。

一直怀疑《多情剑客无情剑》指的是阿飞,因为李寻欢是用刀的(古龙的主角,武器不是刀就是索性没有,这是他气质的体现,因为他要写的是浪子,是边缘人物,是马槽里诞生的圣人,剑对他们来说太实在太主流太正统又太锋利了),用剑的当然只有阿飞,也只有阿飞的剑是无情的,李寻欢连刀都很多情(为了救人而不是杀人)。当然不否认李寻欢的主角地位,只是说,楚原大概非常敏锐的意识到了这一点,在他的电影中,似乎不自觉的把主角的位置给了阿飞,狼一样的少年阿飞。这一点细微的改动非常之妙。成长中的中二少年阿飞自然远比神神叨叨的李寻欢更适合作为商业电影的主角,而更重要的是,在一部90分钟的电影里,讲好阿飞的故事远比讲好李寻欢的故事要容易得多。

我一直欣赏楚原的聪明,他不是一个有大野心的导演,很敏感的就知道自己能力的边界所在,所以只在自己的格局里尽情的舒展,不会自不量力,也绝不越矩。这份聪明是现而今导演中极少有的。“野心太大,撑不起来”简直是个噩梦,老老实实说好一个故事很难吗?或许,真的很难。

原著中近百个人物,实际上最重要的只有四个:李寻欢、阿飞、林仙儿、龙啸云(林诗音就是个装饰)。楚原知道只要把这四个人物立起来了这部电影就不可能失败,所以他成功了一大半,至少一半。

林诗音似乎总是一个花瓶角色,在哪个版本的改编中都差不多。不过余安安的林诗音是真美,为什么不和井莉换一个角色了?

阿飞是楚原塑造的最好的人物,楚原改编下的阿飞和李寻欢也是所有改编古龙剧中描绘最到位最富张力的情感。光凭这一点,我想这部电影被认为是楚原的代表作,古龙改编剧的代表作都毫无问题——我们所渴望看到的好电影,不就是它抓住了最简单的一点却直接击中你的内心么?楚原的阿飞做到了。

阿飞是爱李寻欢的,那种爱,超出了普通人所能想象的极限,也几乎不可能简单“友情”两个字来形容。惟有现实中无父精神上无母的阿飞才能真正理解并且认同自带光环的“圣父”李寻欢——因为沉沦底层私生子的他受过的苦,因为他从未得到过的爱,也因为他性情中纯粹偏执又来不及经历挫折的少年锋芒, 还有狼一样天生的直觉。他知道如果这个世界有有一个人能绝不算计你,全心全意为你考虑,甚至可以为你牺牲所有,当然是李寻欢,只有李寻欢。问题在于一般人根本承受不起李寻欢这种“大爱”,他们绝不相信真有这样的人,更无法理解他的任何逻辑所以只能成天提心吊胆的怀疑他别有用心。这是“圣父”的悲哀,人性的软弱的,“水至清则无鱼”在任何时候都适用。惟有初出茅庐的阿飞简直是小鸡遇到了鸡妈妈,一出场便认定了李寻欢,这是奇妙的缘分,而更多,则是两人气场的契合。阿飞是一株长在贫穷土壤之中亟待成长需要精心灌溉呵护的奇花异草,而李寻欢则是无时无刻都在发散光和热不发散就会爆炸的小太阳。所以阿飞自然只能像向日葵望着太阳那样眼巴巴的望着李寻欢,甚至有些可怜兮兮——没办法,这就是爱。

第一次见面,李寻欢要请陌生人阿飞喝酒,桀骜不驯的阿飞“不是我自己买的酒,我绝对不喝”生生怼了回去。但就因为一句“等你有钱了,你请我喝酒如何?”阿飞就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前所未有的信任、尊重和理解(可怜的孩子,你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之后就飞蛾扑火了,为你生,为你死,为你生不如死——

李寻欢自然也爱阿飞(他爱所有人),不过比起阿飞,他更爱龙啸云,因为龙啸云的出现成全了他“圣父”人格的完成,没有龙啸云,他一生也不会知道自己竟然能这样的伟大,能牺牲这么多,能给予别人这么多!这好像是李寻欢用尽一生力气等待的一个机会,他如何不满足?“我这一生,该如何报答你!”龙啸云总是喃喃的说。可李寻欢何须报答?他只需要自己仰望自己。所以他才会把一切都给了根本不会报答他的龙啸云,却几乎什么也没给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阿飞。然而阿飞得到了一点点就会想着自己得拼命长高开花结果(李寻欢只和他喝了一顿酒,他就能用命闯兴云庄),只是他不知道“报答”本身就是李寻欢本能逃避的。真有趣!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如此难以捉摸,龙啸云和阿飞都是李寻欢命里难逃的劫数。

对李寻欢来说,龙啸云这样的人才是他一生追求的挚爱吧……又是一个“我心照明月,明月照沟渠”的故事。

至于龙啸云了,那就悲催了,原著中他是一个强行被拉近李寻欢编导的戏剧人生中的观众,古龙自己都说,他不坏,只是怕,是懦弱:他的一切都是李寻欢施舍的,他怕李寻欢随时都会拿走,而自己根本不能说个“不”字——因为他比谁都清楚他本就配不上得到的这一切。没有人能承受不属于自己却被别人设定的人生。楚原也许拍不了这样的龙啸云,他电影中的龙啸云设定是处心积虑的要打败李寻欢,所以他处心积虑救了李寻欢,处心积虑抓住李寻欢的性格缺陷让他心甘情愿的把一切让给自己,最后处心积虑的要让李寻欢成为江湖公敌,身败名裂而死。从未爱过任何人的龙啸云于是瞬间成了全电影中气场最强的人物,远远压倒了李寻欢。这肯定不是注重讨论人心细微幽深之处的古龙想要的,但在这部电影中却可以说“合适”:唯有这样的BOSS才配得上李寻欢的自以为是,“你想要利用感情的时候,就得像我,够冷够狠,否则就像你,一辈子都被感情支配着,在痛苦和悔意中过日子!”真是给了李寻欢一记狠狠的耳光啊。剧情集中的电影要寻找一个恰当的点让所有人物的张力全部打开,楚原确实牺牲了龙啸云的复杂性以及这个人物身上人性深度,不过作为电影,倒意外的圆满了。

坏得丝毫也不犹豫的龙啸云

岳华演过不少反派,在楚原的电影中比较重要的就演了律香川、无花、唐傲、李玉函等,但不得不承认,龙啸云是他演得最出彩最淋漓尽致的角色。尤其是到了最后,毫无悔意的龙啸云杀死林诗音,又不顾一切要杀李寻欢时,这个意志如此坚决把坏贯彻到最后一刻的人顿时让人肃然起敬。

至于林仙儿,实在是一个败笔。那个纵情任性的魔女,只有古龙才能塑造的出这样的女人,这样的聪明,这样的贪婪,这样的本能,这样的强烈——可惜这个人物似乎让所有人都退却了,荧屏上没有出现过真正的林仙儿。小家碧玉的井莉不演天下第一美人还说得过去,一演还要演个为父报仇的孝女,那就真的吃不消了。井莉也演不了真正的尤物林仙儿,算了,这部电影中的林仙儿纯粹是个过目即忘的人物,倒是后续1981年《魔剑侠情》中的林仙儿有几分原汁原味。

井莉并非不美,但不是让人惊艳的那类——阿飞和林仙儿这条线在这部电影中淡化了很多。一是林仙儿实在没有那份颠倒众生的魅力,迷住阿飞有点说不过去,二是这部剧的官配绝对是欢飞啊。

还是阿飞成全了整部电影,尔冬升除了身材太高大之外,的的确确配得上狼一样的阿飞,那么锋芒毕露,那么单纯无知。阿飞是无情的,除了李寻欢,他几乎感受不到什么是感情(当然被林仙儿骗是另一回事,那是年少必经的迷恋,而非真正的感情),阿飞也是多情的,他可以用生命去回应别人的情感。电影中,几乎从未有过表情的阿飞叫李寻欢“小李”(在原著中则从未用过这个称呼),在兴云庄众人围攻怀疑李寻欢时一把抓住李寻欢的手:“走,我们喝酒去。”在少林寺斩钉截铁维护李寻欢说:“你要动一动我就杀了你。”单纯到让人心疼的孩子。一句“小李”,刻意拉近和李寻欢的年龄和情感距离;万千人之中,无论何时眼中都只有李寻欢一人。这让人倍加感到这个孩子内心的孤独和渴爱。加上从头到尾都是一脸“你们居然怀疑我圣父是坏人,是不是眼瞎?”的执着,甚至愿意为了洗清李寻欢的嫌疑而自己假扮梅花盗去杀人——李寻欢你的真爱应该是阿飞啊,你才眼瞎啊!

小宝那时真好看

很多人都说,《多情剑客无情剑》如果找狄龙来演李寻欢的话,阿飞的角色就是为姜大卫量身定做的。抱歉,虽然狄姜一生推,但我认为姜大卫不适合阿飞,真正为阿飞量身定做的是小宝。狄姜之间天然有一种化学反应,你无法想象他们在一部电影中却居然不是彼此的挚爱。姑且不论李寻欢和阿飞确实隔着辈,小宝的

这部电影里的阿飞,似乎只剩下野兽的本能,他的善恶是非观非常薄弱,只因为依恋李寻欢的温情,就偏执得无怨无悔。我想也许真的只有生活在远离人群的荒野之中的人才能做到。感觉得出楚原明显更喜欢阿飞,这大概也是人的本能。李寻欢的恩和爱总归常人无福消受,只有单凭本能行事毫无心事的阿飞能承担。这样单纯得孩子谁不爱了?就像我们爱一条桀骜不驯的狼,一只忠贞不二的狗一样——虽然这样说很对不起阿飞。

我想,喜欢阿飞,也正是因为我们每个人内心都保留着对纯粹情感的向往,那不掺杂任何功利、阴谋、心机,毫不保留的坦率情感,让人没有顾虑的接受和付出。清澈的阿飞,简单的阿飞,当然他还很好看,真是很好看。那么年轻,那么生涩,有一双敏感的眼睛,脆弱的女孩般的唇形,还有坚韧的下巴和强烈的神情。一点也没有姜大卫的邪性,却有他的灵动。阿飞是天赐的阿飞啊~~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万里飞雪,将苍穹作洪炉,溶万物为白银。”

《多情剑客无情剑》的境界,在所有的改编中,楚原应该是最好的一部。因为天地苍茫,却不一定容下两个孤独的人。人都最怕寂寞,却偏偏要寂寞。最终李寻欢与阿飞在雪地相互告别,注定要各自走各自的人生——很喜欢楚原这里的克制处理。到了第二部《魔剑侠情》,实在有点过了。

说起来,人太多情,或许真会敏感,会孤独,会倍感脆弱和遗憾,可是无情的人生又有何乐趣了?人在一生中能抓住的东西那么的少,爱和恨,不妨都拥有一点。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多情剑客无情剑的更多影评

推荐多情剑客无情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