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之遥 一步之遥 6.4分

当代的神话与枪毙马走日的四阵枪

方寸节度
2018-05-17 看过

海报揭示了从政治到个人的主题,一步之遥即生活中只有项飞田和完颜英,没有马走日和武六。马走日和武六必须死。就像《一步之遥》在这个时代必须死。

1.影片结尾的新式婚礼

看过《千面英雄》的人,或许记得英雄对父母的反抗是理想与艺术价值的真正原点。而马尔克斯还是谁说过,当一个男从变得越来越像他父亲开始,就已经衰老。这两点男女一样。

电影的结尾,西式的婚礼,红风车与绿草地,不是当代新人热衷的婚纱照拍摄场地吗?为什么武家的婚礼变成了这么多新人的婚礼了呢?这是成人的童话,还是科学的神话?在无数对以理想之名结婚的新人之间藏着枪手,看着真正的理想之人,马走日在述说自己。

2.哈姆雷特的独白

从开头莎士比亚的问题,到后面姜文自己的独白。都是话剧式的表演。

我要么他杀,要么杀他———“砰”,第一枪。人的纯粹性,生命的纯粹性。姜文演过莫言的《红高粱》主题亦是如此。“长大后努力学习马克思主义,我终于悟到:高密东北乡无疑是地球上最美丽最丑陋、最超脱最世俗、最圣洁最龌龊、最英雄好汉最王八蛋、最能喝酒最能爱的地方——(摘自《红高粱》第一章)。赤裸裸的人,人的基础价值,生命的基础价值。这个不能说,于是开枪。但是打不准,因为体质也是人组成。最矛盾的根源。

把他爸的钱洗白了,那些舞女都是花钱请来的,那赛二爷呢?———“砰”第二枪,中了。

我把完颜给带出去的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就死了呢,那天晚上——“砰”第三枪,中了。

那天晚上,下着大雪啊,老佛爷把我叫到他那去,说小马,给我出出主意,我想老佛爷怎么又让我出主意啊———”,“砰!”第四枪,中了。

3.私人的情话与对你时代的尊重

后来那段周韵站在火车旁的镜头,是什么意思呢?姜文在从高处中枪跌落而死时:“我倒没觉着跟活着有什么不一样,就是不知道后来的武六怎么样了”。我认为,这是姜文的情话。在一个鼎沸的时代中,的“私人语言”。我很喜欢的姜文的另一部电影《太阳照常升起》中,周韵也是在火车的轨道上奔跑,喊着:“阿廖沙,别害怕,火车在上面停下了,他一笑天就亮了”。或许这的确有着小两口私人的经验与情话,我们不该细究,也不该多说,不礼貌,不尊重。如果有人说电影应该尊重观众,这是商业社会的道理。姜文也足够尊重观众了,他喊着,嘿,回来,回来。我已经被枪毙了。商品要哄好观众,艺术要正心诚意。怎么办呢?客人说这孩子将来要做官,于是得到赞同,这孩子将来要发财,于是得到亲近在鲁迅说这孩子将来要死的,于是遭到一顿痛打。撒谎的人得到了重视,说真话的人遭打。鲁迅写,我不想撒谎也不想遭打,怎么办呢?于是,学会:“这孩子,你看—嗯,呵呵,呵呵”。

姜文片中从头到尾,不都是这样么。这是艺术在当下的唯一出路,想走这条路,在走这条路,自然是得不到认可的。就像鲁迅的“呵呵”,要做的仅仅是不撒谎也不遭打。撒谎献媚的乡愿之人,才有名正言顺的出路。艺术家理想家兼顾正心诚意与撒谎献媚的妥协,在现实中,只能免去遭打。毕竟,在旁人看来“呵呵”算什么呢?自然大部分幸福于乡愿谎言的人,对这部电影自然不明所以。艺术家理想家的掘心自食,就他们看来不过是一次敷衍或玩笑的“呵呵”。

4.下士闻道,大笑之

艺术有传统,电影有电影的传统,头发有头发的传统。但是理想家自己剪辫子,大家是不让的。有电影知识的人不让。辫子,只能被逼着铰。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步之遥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步之遥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