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客人》-真相不只有一个?!

二刷电影
2018-05-1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个刚获得年度风云奖的年轻企业家在旅馆从昏倒中醒来,发现身旁的情妇已经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而警察正准备破门而入。那个旅馆房间后来被发现是一间无法让外人出入的密室,但背着老婆偷情的企业家却大声喊冤说自己不是凶手。那么,谁会是真凶?因为爱子失踪而伤心欲绝的父亲?因为老公出轨而心有不甘的太太?拿偷情来勒索企业家的嫌犯?还是因为偷情而身心俱疲的情妇自己?

一位热爱旅游和电影的朋友推荐我看《看不见的客人》这部电影,因为我对他的眼光有信心,看完之后,真的要大声击掌叫好,因为不但剧情悬疑而让人从第一眼就忍不住把目光离开银幕,中间的许多桥段及过程转折,还正好可以应用在我最擅长的谈判上,大家千万别因为这不是部英语片就错过了。

《看不见的客人》好看的地方,当然就在于结局到底是什么、谜团又该如何解开。不过,我真的很为自己骄傲,因为比上次的《斯隆女士》更快,从第一幕到马上接下来的两个主要角色会面开始,我已经猜出了这部片子的最大机关,再到了第一个版本的故事讲完,我已经知道了故事的转折关键在哪里。不过,当一部片子接下来的铺哏和布线都能被我看出来之后,还能让我看得那么津津有味而目不暇给,代表这部片子拍得实在是好,纯就动脑的娱乐成份来说,搞不好还胜过前面提到的《斯隆女士》。

又为什么不该错过这部悬疑好片呢?我帮各位整理出一些值得一看的重点:

1. 细节。女律师维吉莉亚和当成疑犯的企业家多利亚言词交锋时,女律师不断提醒多利亚,「细节,我要的是细节。」许多人想到谈判时,总先联想到辩才无碍的表达力,再来可能会想到运筹帷幄的思考力和分析力,至于记忆力、毅力、和耐力,好像很少人提到吧?

事实上,即使每一项能力都很重要,上面那种顺序却是完全错的。对谈判实务经验丰富的我来说,我在课堂上不断的跟大家强调的,反而是「回溯」的无比重要。

假如你进行了一场谈判协商之后,你所能记得的只有双方会谈的「重点」,那代表你根本不懂什么是「回溯」,因为之所以要回溯,是因为我们在乎的是细节,而且是每一个细节。

在《圆圈》中,女主角被面试时问到的其中一个题目,就是她走进公司时、接待她的柜台人员叫什么名字。在《梭哈人生》中,汤姆汉克斯每遇到一个陌生人,除了主动问对方的名字之外,还会问对方是哪里来的。每一个细节都很重要,因为你不知道自己何时会需要,而且你不主动去发现、你就不会知道。

在这个回溯的过程中,一般人最常发生的两个问题,一个是只在乎事件本身、而不在乎事件发生的顺序。每个人在谈判时会运用的技巧都大同小异,为什么我和你运用后的效果会有所不同?其中一个关键因素,就是顺序。所以,万一你每件事都记对了,但却记的颠三倒四,你甚至会因此犯下错误归因的大错。

另一个常发生的问题,就是你在让这件事在自己的脑海中留下印象的那一瞬间,你自行把这件事重新编码(encode )成你的版本了。在谈判中,我尽可能训练自己不要这样做,因为加上我自己的解读后,我就可能对对方的表达理解失真,况且,倘若我们一朝一日要双方一翻两瞪眼的来争个是谁出尔反尔,我需要的是对方当时的确切说法,而不是我印象当中的自我诠释。

除此之外,你不只需要记忆力和观察力,你对现场氛围的感受力也非常重要。「就事论事」的态度,万一被误用成你在谈判协商时只看事情或数字,那也难怪你屡谈屡败了。英文的read the air,不只指我们要听懂对方的弦外之音,更要能解读气氛。我们不见得能在现场就有效解读每种环境或气氛,但起码要带着一种不时思考「为何会如此」的好奇心,不要把凡事都视为理所当然。

2. 角度。提到密室杀人,前面提到的两位主角在片中提到另一件经典的仓库密室杀人:一个人在仓库上吊,他离仓库的四面墙都有20公尺,而他用来上吊的绳子有10公尺长,但他的尸体被发现时,脚却离地10公分(我听过的其他版本好像是30公分),请问这个人有可能是自杀的吗?

这个题目不新了,所以直接剧透也无所谓:是的,那个人是自杀的,因为他当初站在一块冰块上,而尸体发现时、冰块已经融化了。

女律师提到这件发生在仓库的密室杀人时,她跟企业家说,我们要能水平思考(lateral thinking ),从不同的角度来找出原本看不到的答案。所谓的水平思考,和大多数人习惯的逻辑思考不同,而是设法找出各种不同的可能性。

但《看不见的客人》这部电影最妙的一点就是,你以为他们双方真的是在思考激荡出不同的想法吗?其实他们是在相互试探啊!我之所以那么快就能看穿这部电影剧情走向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动机很重要,而我无时无刻不在思考各个角色当下那样做的动机是什么。这也是看电影的好处之一,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很难看到一件事情的全貌,也很难在各个时间点看到每个关系人的动作并进行分析。所以,用把一整个故事演给你看的电影来训练这样的能力,会是一个更简单就能让自己思考升级的方式。

3. 假设。

为什么《看不见的客人》会让我想起《非常嫌疑犯》?假如你看的是卡通《名侦探柯南》、而你笃信柯南常挂在嘴边的「真相只有一个」的话,你可能会觉得现实世界中的谈判太过错综复杂。因为真相从来就不只一个,一件同样的事情在我们每个不同人的眼中,看到的所谓「真相」都是不同的,不但因为我们每个人看的角度不同,而且我们每个人的立场也都不同。

成龙的《警察故事》第1 集中,就为我们做出了这项说法的最好示范。当神勇跳上公车逮捕嫌犯的成龙上法庭接受嫌犯委任律师的质询时,律师问成龙说,「当时你可以看到公车的多少部分?」成龙很有信心的说:「全部。」对方律师马上咬住不放地说:「你说谎!」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状况?因为成龙认为他可以看到那辆公车的头尾及整面车身,这就叫做公车的「全部」;但是,他其实看到的只是公车面对他的那「一面」而已,所以他最多只能看到公车的一半。你可能认为嫌犯委任律师是在诡辩,但事实上以成龙当时的角度来说(更不要说他本人在移动中而更可能看漏),他的确看不到是不是有人从公车的另一面跳车。

《看不见的客人》和《非常嫌疑犯》最相近的地方,就是观众眼中的故事全貌,其实都来自于其中一位叙述者口中的故事版本,但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叙述者说的是这个故事的唯一版本呢?又或者,你怎么会知道,那个故事版本中的所有细节全都是真的呢?

在谈判中,我们往往有过多的假设,有些是自己吓自己,但另外有些就是太过想当然尔。

我就遇过一位自己家里的长辈,无论我们这些儿孙辈跟他说什么,他都觉得从小看我们包着尿布长大、我们哪里懂什么,而觉得外面的所谓「专业」人士说的才准。

在老人家眼中,那些「专业」人士不但比我们还懂,而且老人家会认为,「他们哪有必要来骗我!」跟年纪无关,但当每次我遇到有这种想法的人,我都觉得这种状况好笑中更带着一丝悲哀:即使对方没有理由或动机来骗你,也不代表对方有必要跟你说出全部的实情啊!甚至有很多时候,对方不是有意告诉你不实的资讯,而单纯只是因为对方没空听完你的全部背景资讯及来龙去脉,所以随口讲了一个大部分情况应该适用的简略版本;但他提的这个简略版本究竟适不适用你的情况,那就全凭运气了。

很多人觉得我很无情而对人性毫无信任,但我对我自己带的谈判团队向来是这样指导的:在能证明对方说的任何事情是真的之前,一律先假设对方说的都是错的。

觉得这样未免太冷血?请先看看《看不见的客人》,再来告诉我,我们到底可以相信些什么?

4. 确认。在谈判中,或是要做任何一件生死攸关的决定时,都需要确认,而且是反覆确认。我其实真应该在文章的这里加上一条防雷线,因为接下来再怎么样都很难不剧透了。

为什么我在第一幕就可以看出端倪?我就在想,这个走进大楼的人是谁?为什么她的神情如此紧张?跟实务中的谈判一样,多问自己问题,就更容易得到真正需要的答案。

当我在看《斯隆女士》时,其实也是一样的套路。为什么在那关键一幕中,双方要在现场演出这么剑拔弩张的争执呢?她俩不是前一晚才通过电话吗?

多问「为什么」,很多问题就算不能当场迎刃而解,至少你不会看到陷阱就不自觉的急忙往下跳。

在整个观影过程中,我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这个假设。因为主角并不是没有做出确认及求证的动作,所以当女律师和企业家的亲信律师菲利斯通电话的那一刹那,我真的以为自己猜错了;后来想想,谁说每个人在电话中都可以辨别出对方是不是真的就是对方声称的那个人?许多号称绑架的诈骗集团,不也是把许多接到要求赎金电话的父母唬得一愣一愣的吗?

所以,在谈判中,小心驶得万年船,别被人把船开到了公海都还不知道。多确认、多求证,万一无法确认或得到证实的讯息,务必参考上一点说的:一律先假设对方说的都是错的。

《看不见的客人》中另外一点值得赞叹并学习之处,就是女律师要和企业家疑犯周旋之际,给出了一个假的时限压力,还拿出一个像怀表的道具来,提醒对方只有3 小时的时间可以运用。

时间愈急、愈有可能犯错。从《选秀日》到《看不见的客人》,我们不但看到了时限设定的运用,更了解把时间当作谈判筹码的重要和必要。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看不见的客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看不见的客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