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者 守望者 8.2分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Qwertyuiop
2018-05-16 08:45:51

『曾经有一个人,他既不属于朝廷,也不属于怒苍,他是这个世间最后的圣光。圣光不灭,黑暗不至,修罗不临,南瞻部洲,也就不会生灵涂炭……』——noam chomsky, requieum of the american dream, 2017

哦不,错了,这句话是台湾作家孙晓都《英雄志》,两千年前后出版的一卷。

不过,越战的时候chomsky大教授在MIT的草坪上的确是说了能让他被关进监狱都话。他的政治光谱大概跟『心之力』的作者差不多,且如dylan的neverending tour一样,永恒不变,就那几首歌。(如果崔健也有neverending tour会是什么样?21世纪的流行音乐大概会被这位韩国血统的摇滚大师改变很多吧。)

一如这个电影一样,『宇宙即我心,我心即宇宙』,可『濯缨濯足,咎由自取』。世事变迁之后,许多我们坚持的都被放弃了——中国读鲁迅的年轻人好像都去看fate了(没有黑鲁迅书迷和fate粉!),当年被麦卡锡洗脑的美国差点有个sociallist党魁(sanders)(其实不应该不是他的),那chomsy本是zionist的一支,现在那支却代表了完全不同的立场,搞得这位犹太最著名的学者之一有个『反以色列』的称号。这些都没什么不好,但是仔细想想,我们也放弃了很多好的东西。

再仔细想想,什么都没变。因为人性还是在那里,一如那些永恒的文学作品。chomsky老爷爷最关心的问题:核战争和全球变暖还是没有本质上得到任何解决,一如dylan的歌名『blowing in the wind』,一如崔健的『解决』……

孙晓孙大太监曾经在网上写过大概是这么一段话:『如果说世界指望着被哪个英雄拯救,最好指望卢云,而不是好莱坞的哪个超级英雄。』。如果那怀疑一个写武侠的不了解美国英雄,那么我可以说,孙公公早年在east coast一所挺好的学校学过公共政策。如果你觉得我不了解美国英雄,那么我可以说我也正在某个投了sanders的公立学校写这篇文字。

最后,doomstay clock 2018: 2 minutes to midnight……这个东西可信吗?稍微懂点概率论的人都会认为:这东西是无限不可信都,但是稍微认真思考一下自己人生都人,又会认为这东西无限值得重视,真的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真实写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守望者的更多影评

推荐守望者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