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陌生女子的来信》:我爱你,这是我的劫难

卡斯蒂亚公爵
2018-05-16 07:00:12

多情女子薄情郎。

这恐怕是爱情悲剧中最最普遍的一种设定模式,无论古今中外,不知有多少艺术作品中的女性经历了这种悲剧。但只要我们回过头来细想一下,虽然看似此类模式中的男人都不是东西,可是为什么多情女子会格外偏爱薄情郎呢?

《一封陌生女子的来信》中的这场爱情悲剧同样如此。自从丽萨在十四岁那年看到住在隔壁的钢琴家斯蒂芬·布兰德的第一眼起,就彻底爱上了这个改变了她一生的男人。不管是少女时代随着改嫁的母亲搬到远方,还是与斯蒂芬发生关系后又被对方「遗忘」,甚至带着私生子嫁给一个贵族衣食无忧地生活了十五年后,仍会一次次、心甘情愿地奔向那个薄情郎。直到儿子因伤寒死去,自己也因绝望而不再留恋人间,才写下一封长信,收信人正是那个从没记得过她的钢琴家。

...
显示全文

多情女子薄情郎。

这恐怕是爱情悲剧中最最普遍的一种设定模式,无论古今中外,不知有多少艺术作品中的女性经历了这种悲剧。但只要我们回过头来细想一下,虽然看似此类模式中的男人都不是东西,可是为什么多情女子会格外偏爱薄情郎呢?

《一封陌生女子的来信》中的这场爱情悲剧同样如此。自从丽萨在十四岁那年看到住在隔壁的钢琴家斯蒂芬·布兰德的第一眼起,就彻底爱上了这个改变了她一生的男人。不管是少女时代随着改嫁的母亲搬到远方,还是与斯蒂芬发生关系后又被对方「遗忘」,甚至带着私生子嫁给一个贵族衣食无忧地生活了十五年后,仍会一次次、心甘情愿地奔向那个薄情郎。直到儿子因伤寒死去,自己也因绝望而不再留恋人间,才写下一封长信,收信人正是那个从没记得过她的钢琴家。

影片改编自奥地利著名作家斯蒂芬·茨威格的同名小说,故事情节大体相同,但也有几处做了修改。譬如小说中的作家成了钢琴家;小说中丽萨为了抚养孩子不得不成为交际花,而电影中则是嫁给了一个贵族;小说中的作家直到最后也没记起丽萨,而电影中的钢琴家想起了她,并深感痛悔。对比小说文本和电影文本,可以说原著更能体现丽萨一生的悲苦,以及造成这一情况的根源。

在电影中,丽萨爱上斯蒂芬的原因比较简单。隔壁搬来一个英俊潇洒、才华横溢的年轻音乐家,对一个少女而言几乎便是致命的诱惑。再回到前文提到的一个问题——为什么多情女子会格外偏爱薄情郎?因为大凡薄情郎都会甜言蜜语讲情话呀,至少影片中斯蒂芬的情话水平绝对是大师级的。恋爱中的女子有多少是用「心」而不是用「耳朵」的?又有多少能分得清是情话还是真话?多情女子们本能地用耳朵恋爱、本能地只听情话拒绝真话,那么最终被薄情郎们骗了,又怪得了谁呢?

或者说爱情本身就是理性与非理性的产物。王洛宾在《在那遥远的地方》里就留下过一段令人会心的歌词:「我愿做一只小羊,坐在她身旁。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既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旁人还能怎么说。

而在小说中,茨威格更是偏重从一个女人的成长经历方面来看待丽萨。丽萨自幼丧父,母亲深居简出,与旁人几乎没有交际和来往。在这个前提下,丽萨看不到成人世界,无从了解正常的两性关系。而作家斯蒂芬的出现,仿佛就像是有个成人世界强行将她拖入深渊。于是,丽萨始终在成长与拒绝成长中纠结,始终在践行「我爱你,与你无关」,不求物质上的回报、不求肉体上的贪欲,就算知道斯蒂芬是个情场浪子也毫不动摇,她心心念念的只是希望对方能认出自己。

这一点,从长信的第一句话便能得知,「你,从来也没有认识过我的你。」

丽萨的悲剧恰恰在于需要通过他人来定义自己,而又苦于无法与他人联系在一起。很爱你,却不知道该如何靠近你,所以觉得离开是可以的,并没有什么不同。结果反正都是这样,是好是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曾经迷恋你。带着这样的觉悟,丽萨最终选择了死亡,只是用死亡来救赎却也难言胜利。同样是单恋,用金庸小说里的人物来对比,丽萨既不像自负至妄、背水一战的李莫愁,也不似伤心寂寥、彷徨无措的李文秀,而更像是一生追逐「曾阿牛」这个影子的殷离。

丽萨一生痴爱的也许不是斯蒂芬这个人,而是十四岁时看到的那个让她惊艳的年轻作家,就好比殷离心中永远只有那个打她咬她、蛮横倔强的曾阿牛,而不是多年之后对她关怀有加的张无忌。金庸和茨威格虚构了「殷离」与「丽萨」,但却反映了爱情世界里真实存在的心理状态。爱上一个幻象,既是那么美妙,又是那么悲哀。一见钟情的那一刻,便是她劫难的开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封陌生女子的来信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封陌生女子的来信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