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物语 四月物语 8.1分

不是小说,是诗

wenstrovsky
2018-05-1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二次看完《四月物语》后,影片中的曲子不停地在我脑海中回响。

假如看完一部电影后你情不自禁地去找它的原声带来听,你就晓得这是一部好电影;这样的电影不多,我能想到的是久石让配乐的《菊次郎的夏天》和《太阳照常升起》。《四月物语》也是这样一部电影。

我喜欢《四月物语》,音乐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明朗的钢琴曲贯穿了整个影片。在影片的结尾,是忽然响起的旋律把故事推向高潮;此时的曲子也不止是钢琴声了,掺入的弦乐声增加了音乐的层次感,颇有点睛之笔的意思。而故事的走向仿佛随着旋律的律动而动,当旋律戛然而止,故事也就走向结束:虽然此时故事似乎才刚刚开始。岩井俊二大概打算让之后的一切都留待观众去想象了。

《四月物语》,片长只有67分钟。讲好了一个故事吗?也许没有。片子的开头便以一个少女的视角展开;描写的是少女从北海道独自来到东京上大学。第一遍看的时候免不了一头雾水:影片似乎没打算好好讲故事,而是描绘着少女刚刚开始的大学生活中的种种细节。她搬家时的窘境;在新班级里同学们都自信健谈,她却有些茫然无措;少女买了一辆自行车,很开心;少女寻找一个书店并在书店里流连。影片甚至拿出5分钟去描绘少女看的一部无聊的电影。尽管观众也许能从其大学新生的遭遇中找到一些同感,但这些细碎的细节越多,却越使得影片的主题模糊不清,让人难以琢磨。

少女屡次去书店,这让观众察觉到什么;当店中的男店员出现时,少女尤其地紧张。终于,影片开始回溯到少女的高中时期。于是观众了解到,少女高中时,喜欢的前辈去了东京上大学:而这个前辈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一个熟人从东京回来,带给她一本叫《武藏野》的书,并告诉她前辈在武藏野书店打工……于是她莫名地憧憬这个词;她决定要考东京的武藏野大学。

她考上了——这一点我们在影片的第一秒钟就已知晓。

影片是在雨中结束的。当少女又一次去武藏野书店,收银的前辈认出了她;他觉得她很眼熟。于是他们聊了两句:少女虽然很紧张,但我想她一定很高兴吧。她匆匆离开,离开时下起了大雨。她返回书店,向前辈借了一把伞;伞是红色的。她在伞下微笑,雨珠从伞的边缘洒落……于是影片就这样结束。

我们注意到影片大量的留白:有关少女如何喜欢上前辈的事,有关他们相遇后发生的事,都是取决于读者的想象。而正是那些琐碎的细节,那些“无关紧要”的细节,让独自从北海道来到东京的少女的形象鲜活了起来:她稍显腼腆,她努力交朋友,她喜欢骑在自行车上的轻松……她多么像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个人啊。

如果说一部叙事性的电影像是一部小说,这部片子并不是这样的;它不是小说,它是散文,是诗。

《四月物语》是诗。无需阐述那些正面平摄、主观视角、晃动的跟拍视角等等拍摄手法,也不想大谈特谈岩井俊二对色彩与构图的运用。看看下面这两张图吧:难道《四月物语》不是诗吗?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四月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四月物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