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年华 花样年华 8.5分

我好像做了个梦 花样年华影评

中大南方数媒
2018-05-16 00:02:5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好像做了个梦(多图预警)

剧情梗概

《花样年华》的故事,发生在一九六二的香港。周慕云夫妇与苏丽珍夫妇在同一天搬进了一栋居民楼内,成为了邻居。从互相认识,到差不多每天都会在买面的街边相遇,两人也不过是点头之交,直到发现周的妻子与苏的丈夫之间存在有不轨的关系,周与苏才来到饭店有了第一次的正式接触。在三番两次的约会中,两人模拟着彼此配偶间出轨的情景,日子一天一天过去,配偶出轨的过程似乎已不那么重要。周与苏在这段特殊的关系中渐渐地意识到,两人间的感情已变得不同寻常。他们本是在配偶背叛的阴影之下,各怀心事地走近,却都陷入在了这敢爱又不敢爱的来回之间,当他们试图让这段感情随着时间慢慢变淡之时,却又发现彼此间已不能割舍了。两人在这段若即若离的感情中寻觅着、挣扎着、痛苦着、错过着。

影片分析

...
显示全文

我好像做了个梦(多图预警)

剧情梗概

《花样年华》的故事,发生在一九六二的香港。周慕云夫妇与苏丽珍夫妇在同一天搬进了一栋居民楼内,成为了邻居。从互相认识,到差不多每天都会在买面的街边相遇,两人也不过是点头之交,直到发现周的妻子与苏的丈夫之间存在有不轨的关系,周与苏才来到饭店有了第一次的正式接触。在三番两次的约会中,两人模拟着彼此配偶间出轨的情景,日子一天一天过去,配偶出轨的过程似乎已不那么重要。周与苏在这段特殊的关系中渐渐地意识到,两人间的感情已变得不同寻常。他们本是在配偶背叛的阴影之下,各怀心事地走近,却都陷入在了这敢爱又不敢爱的来回之间,当他们试图让这段感情随着时间慢慢变淡之时,却又发现彼此间已不能割舍了。两人在这段若即若离的感情中寻觅着、挣扎着、痛苦着、错过着。

影片分析

花样年华

搬家时,周慕云与苏丽珍的行李被忙碌的工人搞混,两人的生活开始在这狭窄拥挤的环境中发生交集。两对夫妇在刚搬进来时,各自的夫妻关系都温馨和睦,然而没有一点点防备,美满的生活从一个电饭锅开始被打破。苏的丈夫帮忙从日本代购回来一个电饭锅,周找他道谢时才发现妻子已经付过了电饭锅的钱,这本是一件小事,可能周的妻子只是忘记了跟周说而已,但随着时间的发展,更多的问题开始出现。苏在到隔壁借报纸时偶然得知周也喜欢看武侠小说,并开始经常地找周借武侠小说来看,在某次还书的时候,从房东太太口中得知,周因为和妻子吵架已经好几天没回过家了。这时我们发现周的妻子有意地隐瞒着周,深夜未归,这或许就是周夫妻二人吵架的原因。

镜头一转,画面随着苏丽珍曼妙的身姿来到了街头面摊,苏丽珍与周慕云曾多次在此擦肩而过。此时苏与其丈夫的关系,导演并未做过多的阐述,反而塑造的是苏孤独落寞的一个形象。苏因为丈夫总是长时间不在家,经常在晚上一个人出门买面。此时的镜头是缓缓地从苏丽珍的腹部慢慢地往后拉出来,我们的关注点一直被她那身旗袍所吸引着,苏的这一身打扮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场景中,总有着那么点格格不入。她来到小摊上,站立于蓝色的背景光源旁,与面摊那昏黄灯光下热闹的众人相比,好像被孤立了一般,此时的苏丽珍更显苦恼无助与孤独。

花样年华

这组镜头使人印象深刻,那画面长时间停留在昏黑的阶梯前,孤零零的一盏路灯照亮着一小块地方,人物就在这一小块区域活动着,从镜头前经过又消失在黑暗中。氛围的营造吸引着观众去揣测那黑暗下的空间,这种强烈的明暗对比拉大了空间上的距离感,给观众感觉就像主角二人走进的是孤独是不安。当人物离开画面,只剩下一个空镜,光亮与黑暗慢慢酝酿着,直到下一个人走进。两个孤独的灵魂就在这里一次又一次的擦肩而过,点头之间掺杂着点点同病相怜与自怨自艾。

该组镜头的处理方法在影片中曾两次出现,这两次所间隔的时间,观众并不能明确的知道。但在这两场相遇之中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地方,那阶梯上的一盏灯只在第一次擦肩而过时点亮过,而第二次相遇时两人已完全处在阴影当中,这也算是对两人处境变化的一种映射吧。在这期间,周慕云从朋友口中得知妻子曾和一个男人约会,苏丽珍也上演了一场抓奸失败的戏码,而时间所留下的痕迹或许只有那一墙的小广告。

抓奸戏中,苏丽珍先是跟她丈夫说今晚要加班,晚点才能回家,但画面一转便按响了周慕云家的门铃。她犹豫着,挣扎着,却始终不敢直接跟周的妻子挑明,只能委婉地试探着,但她能够清楚,她的丈夫就在面前这个女人的房中。这场对话戏拍到的只有苏丽珍正面的脸,导演让观众直视着苏丽珍的脸,她的神情被无限的放大,眼神飘忽,欲言又止,让人怜惜。直到周的妻子把门关上,苏也只是呆呆地站在门外,始终没有勇气去捅破这件事,她仍希望能够挽回这一段婚姻,虽然她的内心是那般的伤心与痛苦。

苏丽珍在公司中担任秘书,同时也游刃有余地为上司处理着他的一段婚外情,帮上司轻松游离于妻子和情人之间。从她提醒上司领带的区别这个细节可以看出,她的观察力是非常敏锐的,她丈夫的那些小动作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她的上司尚在意妻子是否会察觉到领带的变化,愿意花精力去掩饰欺骗一下妻子与情人,她的丈夫却是那般的肆无忌惮,把她一个人晾在那里不管不顾,想来她的内心一定是非常的痛苦。

某次从外面回来,苏丽珍刚想打开门就遇到了从屋里出来的周慕云,两人极不自然地寒暄了几句,他们的眼神都不由自主地被对方的领带和手袋所吸引着,却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道别离开,这都是后面剧情发展中重要的细节。紧接着,下一个画面便是苏丽珍接到了周慕云的电话,邀请她到餐厅来。

餐厅戏的第一个镜头便是座位上方飘着的一缕香烟的烟,然后接的一个餐厅环境的小全景,旁边的客人已经离开,只剩下餐具,这两个镜头都是为了凸显这一段谈话开始前,两人可能存在长时间的沉默。

终于周慕云开口打破了沉默,但这问题更多的是一种试探,他想请苏帮忙买一个手袋,而苏也提出想知道周的领带是在哪里买的,但这两个都是没有答案的问题,因为这两件物品都是他们的配偶送的。在经历了漫长的沉默与挣扎后,苏丽珍首先道破了谜底,他们的配偶都有着那一模一样的领带与手袋。

有趣的是,在之前要帮上司买手袋送太太和情人时,苏丽珍不无戏谑地说过,买一样颜色的两个就行了,大不了就是两人撞在一起而已。那时的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种事情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周慕云在和苏丽珍说话的时候一直不停地吸烟,此时的周似乎是在掩饰着内心的不安。而苏在回答周的问题之后沉默了片刻,她用勺子画圈划着杯底,这也是心不在焉犹豫不决的一种表现。很明显这里划杯底的声音被特意增强了,导演有意的用画面和声音强调着,两人的内心活动并不如表面看来的那般平静。当苏丽珍说出“你想说什么”,突然出现了一个很快的平移镜头,背景音乐也随之发生突变,这种节奏的突然变化,让观者大吃一惊,产生了极强的视觉冲击力,也使观者切实的感受到了这个问题的尖锐程度。但是很快地节奏就平复了下来,周拿起香烟抽了一口,维持着相对平静的外表,虽然那香烟已被他在桌下紧紧地掐住。周慕云没有回答,画面外苏丽珍自顾自地说着,观者只能想象着景框外的空间,适时响起的配乐,这一场摊牌的戏就此打住。

整场餐厅戏大部分景别运用的都是近景特写,画面非常的紧凑,镜头不断地左右移动着,去拍摄周慕云与苏丽珍的侧脸,拍摄他们的对话,这显得周苏二人有点针锋相对的味道,感觉他们是在互相侵入着对方,从小心试探直到互相验证了配偶间出轨的事实。两人在这里的灯光布置也是完全不一样的,苏丽珍是一个正面光再加一个补光,而周慕云比起苏丽珍少了一个主光源照亮他的脸,仅仅一个顶光和补光。两人相比之下,苏丽珍处在光明之中,周慕云则隐藏在黑暗之下,这可能寓意着此时的周慕云相对苏丽珍是要沉稳一些的。

这一夜,周慕云与苏丽珍二人来到了一条空旷无人的巷道之中,斑驳的老墙占据着整个画面,两人的影子从右边走近。摄像机随着两人的动作缓缓移动,但画面却久久停留在苏丽珍的小腹位置。此处整个的环境都在蓝色灯光的笼罩之下,两人之间的互动也是在窗户栅栏的影子之下进行着,感觉人物都被禁锢在了光影之中。这就像是一个牢笼,两人仅能在此扮演着对方的配偶,模拟着他们出轨的过程,试图找出配偶出轨的始末。

在两人模拟配偶出轨的这场戏中,两人的站位大多呈直角状,一开始苏丽珍在空间上的自由度更高一些,当周慕云抛出问题的时候,能够有足够的空间留给苏丽珍进行选择,表示此时的苏丽珍还是处于一个能够进行自我选择的地位的。而当镜头随着苏丽珍摇往右边时,苏丽珍走向了窗边,恰恰说明她是想要逃避的,但窗户的栅栏却也意味着她注定无法从这段关系中逃离。这时本已在画面之外的周慕云变成了主动的一方,他背对着观众进入画面并越过了苏丽珍,呈现一种入侵的姿态,侵入了苏丽珍所在的领地,在画面中把苏压迫到了一个角落里。

这里其实一共表演了两段模拟的戏,前面是周慕云在模拟苏的丈夫挑逗自己的妻子,后面一遍是苏丽珍模拟周的妻子勾引自己的丈夫,这两段模拟都以苏丽珍的逃避而告终。从前面可以看得出苏丽珍是较为在意丈夫的背叛的,而她又没有勇气直接去跟丈夫摊牌,只能寄希望于从模拟中去了解丈夫出轨的过程,但她最终又因无法接受丈夫主动出轨的设定而强行中止了模拟。周慕云的表现则让人感觉他并不是太过于在意妻子出轨的事,他只是在撩动着面前的这个女人,使她接受丈夫已经出轨的事实,并且能够接受自己,所以这个时候的周是一种旁观者的无所谓的态度,他并没有沉浸在这一段模拟的感情之中。

当周慕云说:“事到如今,谁先开口都无所谓了。”苏丽珍反击道:“你知道你老婆是个怎样的人吗?”说完便匆匆离开了。此处的镜头经过导演特意的安排,使用了越轴的手法,加强着苏丽珍离开得突然的感觉。这整场戏中,苏丽珍一直处在非常柔和的灯光之下,而周慕云则大多数时候只有轮廓光,塑造着反派一般的形象。紧接着下一个镜头便是这场戏中唯一的一个全景镜头,周慕云在那昏暗的巷子中回过头来,看着苏丽珍离去的方向,他的表情感觉只有无尽的冷漠与阴森。那眼神中没有一丝遭遇妻子出轨问题的受害者的样子,只留给观众一阵毛骨悚然。

画面再次来到餐厅,周苏二人为对方点下了配偶喜欢吃的食物,试图从饮食习惯来了解对方配偶的生活。影片中除了随着场次的不同而变化着演员的服饰,导演在此处也巧妙地设计利用了镜头的运动与服饰的变化,在同一个场景连续的时间轴里,通过服装的变换来表示时间的变化,用较少的影片时间展现了两人曾在同一场景经历多次约会的情况。

周慕云的妻子从日本寄回来了一封信,保姆不识字,见是日本寄来的便以为是苏丽珍丈夫的信,想要交给苏。周看过信后难以抑制自己的恼怒,把信揉成一团,并用力地将作为前景遮挡的房门关上了,这一动作透过镜头将情绪也传递给了观众。随后苏丽珍打电话给周慕云询问信件的事,当苏问出“你猜他们现在在干什么?”紧接着出现的画面却是非常的蒙太奇。两人在一个暖调的房间内,神情举止都非常之暧昧,苏回头时还系了下旗袍的领口,这房间中刚发生过什么事情不禁让观众浮想联翩。这个房间在影片后面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场景,但这一场戏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此处,没有一点点的交待。

在回家途中,因为苏丽珍不想被邻居看到而说闲话,周慕云提前下了车,不巧的是突然就下起大雨,周因此发了高烧。苏得知周想吃芝麻糊后便煮上了一大锅芝麻糊,请邻居一起吃时,装作不经意地为周送去一份。从这种种细节都可以看出,苏丽珍还是非常的介意旁人眼光的,但她这时已对周慕云产生了感情,愿意特地煮上一大锅芝麻糊为他送去一碗。

周慕云向苏丽珍道谢时开导苏:“既然不是我们的错,又何必纠结于这段感情之上”,并表示想重新开始写小说,还邀请了苏一起写。随后便是两人写小说与互相讨论的多个场景,结合着轻缓的配乐,镜头缓缓移动着,两人乐在其中不知道度过了多长时间,感情也随着相处的日子而慢慢升温。

前一个画面还是两人在热烈地讨论着报纸上的文章,镜头突然一转,整个画面都被刺眼的白色充斥着,同时传来嘈杂的说话声。随着镜头慢慢地拉远,我们才得以知道那白光的来源是走廊上的吊灯。开头运用了声音转场,突兀地从全白的顶灯摇下来,造成了极强的视觉冲击力,非常有戏剧性地把前面所营造的短暂的美好给打破,导演通过这样的一个设计来让观众也能感受到周苏两人当时所感到的惊慌。周苏两人慌忙地躲进了房间里,此时的机位也是设置得极为巧妙,这是一个可能是从柜子底下看出来的镜头,充斥着满满的偷窥感,给人感觉这是一段不正当的关系,换了一个机位之后,依然是一个偷窥的视角,观众甚至还能看到那些衣服下摆在画面前形成的前景遮挡。

房间内的发光源很多,物品摆放也较为无序,经过了梳妆镜与衣柜镜子的反射后,整个房间在视觉上就更显杂乱了。此处画面氛围的营造也是对两人被困房中慌乱无措的内心的一种外在反映,大量地运用了前景遮挡来展现两人的状态,偷窥视角的拍摄暗喻着两人在此阶段的相处中已经开始趋于暧昧,发展出了不同寻常的感情。当仔细留意周慕云房中的布置时可以发现,那挂在墙上的相框虽然放满了照片,但里面却都是单人照,在夫妻的房中却没有一张夫妻两人的合照被挂出来,这反映了周慕云夫妇本身婚姻并不和睦的情况,双头灯、成双的水杯等物件也显示了夫妇两人生活在一起却貌合神离的事实。这场戏中,房间的布局装饰都没有摆正,包括画面也是倾斜的,用众多的细节展现着两人此时的状态,这更多的是像偷情被抓的凌乱感,也侧面显示两人此时的内心并不是坦荡的,他们对彼此都已产生了情愫。

此处的镜头调度也是非常的漂亮,画面从梳妆台镜子往左摇到人,再从人摇到右边衣柜门上的镜子,在并不宽敞的房间内利用镜子、灯光、摄像机运动,拍出了截然不同的两种状况。夜晚,灯光呈现昏黄的暖色调,摄影机位置也普遍较低,画面甚至有着轻微的倾斜,整个氛围充斥着一种朦胧暧昧的感觉,把两人身处其中的那细腻的情感用画面表现了出来,带着丝丝的迷离似乎两人都已有点情动的感觉。到了白天,画面却是回到了灰蓝的冷色调,摄像机也改为采用俯拍的角度,这时镜子里的镜像也为整个房间起到了视觉上扩大空间的作用,感觉两人的关系在此时明显疏离了许多,昨晚的一切仿佛只是南柯一梦。

在置景、灯光与服装方面,那冷光透过蓝白色的窗帘打在了盖着红色毯子的苏丽珍身上,周慕云却是穿着蓝色衬衫在画面较暖的一侧,整个画面配色分布得非常的协调,却产生了一种互不相干的感觉,两人也都是在对方闭上眼睛时醒着,仿佛都游离于这个环境之外。

苏丽珍在离开时为了不被别人怀疑,留下了自己的绣花拖鞋在周慕云房间,而这也成为了后面的一个伏笔。在遭遇了那次被困在房间里的窘况后,周暮云特地租下了一个房间用来和苏丽珍写小说。他跟苏丽珍提出这个建议时,苏因为上次的事已经有点心虚了,毕竟他们的这段关系虽然并未越轨,但要是被人发现了,闲言碎语是免不了的,而她只是一个在传统束缚中的普通女人,她退缩了。

周暮云此时是有点计划落空了的感觉,虽然苏丽珍拒绝了周慕云,但是周暮云另有办法。他消失了好几天,直到苏丽珍开始担心地打电话到周暮云工作的报社去询问情况,之后才接到了周暮云的电话。这里剪辑得非常的干脆,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下一个画面便已是苏丽珍坐在出租车上那焦急的脸,她已经慌了阵脚。

苏丽珍到达酒店后,穿着那身红色的披风来来回回的走了几趟,此处的镜头剪切得非常的急促,苏丽珍也走得非常的急切,画面的剪辑加强了她迫切想要见到周暮云的那种心情。这里的每一个镜头都非常的短,苏丽珍在那楼梯与走廊间反复地踱步,没有画外音的影响,苏丽珍高跟鞋慌乱地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尤为突出,而这也是为了表现她那挣扎犹豫的内心所特意设计的。

这一场戏中有两个主要的场景,主要色调分别是红色与蓝色。在那蓝色的走廊转角处,苏丽珍通常是慢下来的,表现得比较犹豫。而在那挂有红色大窗帘的走廊与楼梯转角中,苏丽珍总是表现得非常的急促。这里运用了很多个非常短的镜头剪切到一起,苏丽珍在那空间里往复地踱步,以表示她当时心中的焦急与犹豫,在见与不见之间挣扎徘徊。那鲜艳的大红窗帘把整个环境渲染得给人一种紧张压迫的感觉,但却又是那般的充满诱惑,这是一条面临着抉择的路。这时的周暮云一脸阴沉地站在窗边,等待着苏丽珍的到来,灯光从他头顶的正上方打下来,当房门被敲响时,周暮云低下了头,这时灯光的角度就变成了标准的反派光,他那深邃的双眼都隐藏到了眉骨的阴影之下,露出了那诡魅的一笑。这个镜头在周慕云打电话给苏丽珍之前也曾出现过,但那时的周慕云表现出来更多的是对实施报复的犹豫,尚有着一丝的抉择感,但随后便一笑了之,他要开始实施进一步的报复计划了。

漂亮的剪辑再次出现,房间内发生的事被省略掉了,观众不知道他们在那里面做了什么,也无须知道。当两人告别时,摄像机在较高的位置俯拍他们,苏丽珍前面那焦急的状态已一扫而空,变为了略带游离的眼神,她深知自己已陷入这段感情之中无法自拔了,却还是自欺欺人地说出了那句“我们不会跟他们一样的”。周慕云此时的状态相较苏丽珍却要平静得多,他总是能够置身事外而不受感情影响,没有丝毫犹豫地关上了门,他知道,苏丽珍一定会回来的。

很快两人便开始了在房间内的写作,苏丽珍看向周慕云的眼神,那爱意不言自明,而周看着苏时的表情却是忧心忡忡的感觉,更有着对自己开始陷入感情的不满。苏与周对比,此时的周始终是处于顶光之下的,可见这段感情只有苏丽珍沉迷于其中。而灯光与苏的表演也产生了鲜明的对比,她在那惨淡的灯光之下,愉悦地书写着笑谈着,一切的愉悦都是那般的虚幻,也许是因为在真实的生活中并没有美好可以依恋。

这里的镜头运动把梳妆台上的三面镜与人物身上的服装利用得淋漓尽致,没有一句台词,镜头伴随着配乐缓缓地摇移着。旗袍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换着,这也侧面反映出,他们的配偶已经长期不在家了。斑驳的镜子前,周慕云与苏丽珍谈笑风生。镜子并不完美,暗喻着这段感情的不真实,并且正一点一点地受到腐蚀。苏的生活正因为周而发生着改变,而结局却注定会有残缺。

苏丽珍回家时遭到了房东的劝诫,告诫她要注意分寸,不能总是往外跑。苏丽珍第一次直面旁人的眼光与看法,她终究是个被束缚在传统中的女人,她畏缩了。在拒绝了周慕云的邀约后,她连出门买面的习惯也舍弃了,除了上班便一直待在家中,即使周打电话找她也从不回复。

这一夜,突然的暴雨把两人困到了同一个屋檐下,周慕云想撑伞送苏丽珍回家,却因苏丽珍害怕别人的流言蜚语而作罢。在屋檐下的独处,两人才终于开始直面这段感情。在此周慕云向苏丽珍坦白了爱意,但也清楚苏丽珍不会离开她的丈夫,所以选择了独自去往新加坡。那句“我们自己知道没什么不就行了”苏丽珍不知已说过多少次,但已越来越没有力度,他们都已深陷在了这段感情之中。周希望苏能够帮他一个忙,模拟分别,给他一个准备,但这分别却是由苏丽珍来拒绝周慕云,好像是在逼着苏丽珍去直面自己内心的真实感情。

这模拟的分别,画面先从窗户的栅栏开始,暗喻两人其实还是一直受这世俗所不容的感情所束缚着的。苏犹豫了良久终于开口,但她选择了背靠在墙上,明显她是底气不足并缺乏安全感的。这时候周慕云从画面外走进,这个动作被做了抽帧加慢速的处理,强调着它的侵犯感,仿佛他是在入侵着苏的领地把她攻占。这场模拟戏虽然表面上是由苏丽珍去拒绝周慕云,但其实还是由周慕云掌握着苏丽珍的内心控制着她的行为。此时周慕云的灯光也是只有一个轮廓光,为他塑造了一个高高在上的形象,仿佛就是一个幕后的操控者,苏丽珍的命运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周慕云转身离开后,给到了苏丽珍一个紧紧抓住自己手臂的镜头,经过了抽帧的处理强化着力度。苏丽珍拒绝周慕云的过程已经深深地刺痛了自己的内心,她仅能通过这样的手部动作来压制下自己内心的痛苦,最终她还是败下了阵来,靠在周慕云的肩上泣不成声。

此时周慕云的表情却是极为惊悚,既无爱意也不是怜惜,却有着一种阴谋得逞后的沉着,苏丽珍在他的掌控之下,渐渐陷入了他的圈套之中。周慕云却并没有阴谋得逞后的那种得意,因为他发觉自己也慢慢地陷入进了自己所布置的爱情圈套当中。

周慕云离开后,苏丽珍坐在那2046号房间内,这与此前在2046内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此时采用的都是固定的机位,静静地看着苏丽珍独自一人流泪。画面清晰,一目了然,与之前那虚幻迷离的氛围形成清晰对比,突出此时的苏丽珍面对着这个如梦如幻的虚像被打破的悲惨现实。苏丽珍的画外音出现:“是我。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周慕云也曾打电话到苏丽珍的公司讲出这句话,但当时苏丽珍并没有接听那个电话,周慕云只是在电话另一端独白罢了,就如此次,苏丽珍也是独自一人在2046中的喃喃自语。

在周慕云于新加坡的新家之中,苏丽珍来到此处给周慕云工作的报社打了个电话,他们都没有说话 “你不用说话,响三声就好”,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在离开时,苏丽珍把在周慕云处的自己的绣花拖鞋也带走了。周慕云即使去到新加坡却依然把苏丽珍的鞋子带在身旁,可见他确实是爱着苏丽珍的,而苏丽珍把鞋子带走,也算是一种了断吧。

数年后,苏丽珍再次回到香港那栋居民楼中,租下了他们故事开始的那间房子,而这时她已是孩子的母亲了。周慕云也回来探访旧房东,却发现已物是人非,即便他知道了隔壁的新住客正是苏丽珍,恐怕也不会再去打扰她的生活。

影片后面插播了一段戴高乐访问柬埔寨的时事性影像,暗喻着旧时代与新时代的更替。后来,周慕云来到了吴哥窟,向墙洞倾诉着自己心中的秘密,他说的是什么?是忏悔?抑或是把对苏丽珍的感情留在了古老的吴哥窟,没有人知道。但就如后面那悠长的空镜,充满形式感的镜头运动仿佛在告诉观者,这段感情会一直在这里,即使被掩埋,但永不会被遗忘。

影片背景

《花样年华》于2000年9月29日在中国香港上映,发行版本片长为98分钟。故事改编自刘以鬯的著名小说《对倒》,由王家卫兼任导演与编剧,杜可风担任摄影,张叔平担任剪辑、艺术指导、服装设计,这样的铁三角组合可谓强大。

影片一经上映,好评如潮,曾获第53届戛纳电影节2项获奖、1个提名,第2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5项获奖、7个提名,第37届台湾电影金马奖3项获奖、6个提名,而凭借该片获得当年戛纳最佳男演员的梁朝伟和身着旗袍摇曳生姿的张曼玉更是成为了当年最为登对的银幕情侣。

王家卫导演一向以风格显著著称,作品部部堪称经典,他的第七部作品《花样年华》则是他最具现实主义风格的作品。王家卫作为该片的编剧,是从导演的角度出发考虑,整部片子也是以影像为本的。“电影里有些东西是用不着语言也能明白的。那是基于影像的共通语言。”当导演希望摄影师能够用某个速度进行拍摄时,会在拍摄现场播放音乐,从而带出节奏,“一段音乐足以说得明白,胜过千言万语”。

《花样年华》总是空出了一些情节,许多事不可明言,采用着惊悚片的手法拍摄,每一幕都很短,借以维持着戏剧张力。片中几乎每个画面都有着隐喻,层层的谜团之下包裹着两人复杂的心理变化,如此简极的故事之下隐藏了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王家卫导演将那各种元素应用得浑然天成,无论是那烟雾、镜子、窗户、影子、街灯、时钟,都为每一个画面营造着独特的氛围。电影是光影的艺术,而这部《花样年华》则完美诠释了电影所应具备的一切元素,用镜头来说话。

整部影片的视听元素几乎都是呈现出唯美主义的色彩,尤其是那光影间的变幻极具风格韵味,王家卫式的怀旧早已成为一种独特的电影风格。影片中一直被津津乐道的张曼玉的旗袍、日本作曲家梅林茂的三拍子主题音乐,烘托着整部电影的气氛。这部意境十足的电影也成为了王家卫心中怀旧的影像,他含蓄地表达着那个年代的压抑、伤感、阴暗、悲凉。两个主角游走于寂寞、传统、挣扎、释然之间,塑造着那年代的失落感与沧桑感,在风雨摇曳的背景之下讲述着那凄美暧昧的故事,成为了一个时代的记忆。

如若有兴趣深入了解《花样年华》的深层故事可关注 凤梨说 公众号,持续关注我们对王家卫导演的电影点评。

也可上bilibili搜中大南方数字媒体艺术,有我们的影评视频。

网易云搜凤梨说也有相关影评的音频,声音很好听,欢迎关注。

扫二维码关注凤梨说

文案:赵崇超

排版:郑欣

小组成员

刘日华,郑欣,陈铄杭,赵崇超,黄丽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花样年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花样年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