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里尼镜头下的宗教与救赎

陈儒
2018-05-15 看过

费里尼的电影里,宗教是一个重要的场景。这些描写客观地呈现在当时宗教传统衰微下的方方面面。开场,一般都会描绘宗教活动的宏大。比如在电影《大路》里, 杰索米娜就碰到了浩荡的人流,高大的神像,费里尼想以此来凸显其神圣和重要性。但与之相对,信徒和非信徒心理就显得复杂得多。对于信教徒,他侧重描写一种狂热的新教心态。这种教徒可能是患病的、生活疾苦的底层民众,他们在上帝面前感到卑微、罪恶,对神的力量十分崇拜,他们期望神能够将他们从痛苦解决出来。他们这种信仰的情绪是十分激烈、病态的。比如《卡比利亚之夜》里在圣母前悲恸的人们,或者是《甜蜜的生活里》淋着雨也要朝拜圣母的病人。这和我们平时看到的平和的宗教情绪略有不同。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这些场景多是有重要仪式性意义的有关。

而在稍微年轻一代人中,他们对宗教的信念已经大大减弱了。他们对上帝的信念并不在于上帝是他们生存的根本,而是上帝有可能通过他的神力来实现其物质的精神的愿望。比如在《卡比利亚之夜》里卡比利亚的女友就希望能获得一个度假小别墅的。更多时候,他们不会意识到上帝存在,更不会意识到因为这种信仰而需要在良心上辨别哪些是否。宗教依然能在仪式性的场合发挥作用,团结民众,鼓励人们的生活。但无论如何,宗教已经不再具有那种“爱邻居”的善念,只剩一下一幅“我和上帝两个人”的画面。在社会层面,自私自利,剥削,罪恶是常态。在《甜蜜的生活中》,关于圣母显灵的一幕就完全是由大人杜撰,媒体夸大,以此来吸引舆论和获取利益的荒诞演出,人们已经完全站在了上帝信仰的对立面!

在费里尼的电影里,下层民众多是生活困苦而又满怀希望,上层社会则是夜夜笙歌但在精神方面又极度腐朽。但他无意去把这两者对立起来,以此来达到某种批判社会的目的。比如在《卡比利亚之夜》,虽然名导演有钱有势,但对于卡比利亚也保留尊重,至于慈善家则是上层社会中的善人。也许,在某种程度上,在腐朽的、堕落的或者贫穷的毒癌已经侵蚀整个社会之时,费里尼的批判已不是针对某一个阶层,而是整个异质的资本主义文化。但是,在选择相信什么和谁这个问题上,费里尼仍有答案的。正如中产如马切洛只能继续堕落,剧作家斯泰坦选择自杀,唯有卡比利亚深处绝望而又坚定信仰,也许“她”才是社会的希望。而如果我们再考虑一下卡比利亚作为妓女的身份,就不难发现费里尼最终还是具有这样一种人文取向——当今我们社会的希望,不在有权有势的上层受众,而是在具有勇敢乐观之特质的人那里,而她们多是以下层身份出现。费里尼选择相信人性。从这个角度而言,费里尼的作品也是满满的现实主义气质!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甜蜜的生活的更多影评

推荐甜蜜的生活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