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尔罗斯 梅尔罗斯 9.1分

我们为什么要小声说话?论“改变”的可怕(从伊顿公学说起)

NO TEARS
2018-05-15 19:48:5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一集里我想不仅仅是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的演技值得关注,台词,构图,镜头运用都是非常出彩的。

今年注定又是一个小荧幕的大年,剧集在商业化的道路上相比电影,已经开创出了一条崭新的道路,而且更有活力。一些电影化的内容已经在剧集中被导演们用的炉火纯青,一些电影工作者也纷纷参与创作,以弥补商业化带来的电影时长缩短,影视公司的压力等等的大银幕的不完美之处。

...
显示全文

第一集里我想不仅仅是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的演技值得关注,台词,构图,镜头运用都是非常出彩的。

今年注定又是一个小荧幕的大年,剧集在商业化的道路上相比电影,已经开创出了一条崭新的道路,而且更有活力。一些电影化的内容已经在剧集中被导演们用的炉火纯青,一些电影工作者也纷纷参与创作,以弥补商业化带来的电影时长缩短,影视公司的压力等等的大银幕的不完美之处。

这个不断放大并且移动的镜头眼前一亮

这个窗外视角也很喜欢

如果说第一集,是镜头,构图和表演等等这些外在的新意撑起了整整一个小时;而第二集,真正隐藏在此剧内在的野心才逐渐显现出来。

“我们为什么要小声说话?”这是夫妻两人从梅尔罗斯家餐厅出来之后,意识到依然被大卫梅尔罗斯的阴影所笼罩的结果。

伊顿公学,这是大卫梅尔罗斯的学校,而这个学校所培养出的学生也就是几百年来英国公认的贵族上流人士。百年来,英国皇室,英国政府等等多少权贵出自这里,而相比大卫,这种反差估计让我们都很惊讶。

1.压的过头的弹簧

据说,哈里王子在参加完伊顿公学毕业典礼之后做出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将双手握成拳,并且高呼:“棒极了!”

森严的等级制度和保守的校风是出于校方保持学校贵族氛围的需要。其实,除了这两项被人诟病的校风以外,最让伊顿人觉得恐怖至极的恰恰是它的学习氛围,秉承着“绅士是在忍耐、约束甚至折磨中造就的”法则,伊顿公学对于学生的要求近乎到严苛的程度,这绝对让那些把脚翘在课桌上听课的美国学生无法想象,上述三种品质是学生一入校就必须要牢记的。

然而,美国与伊顿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教育理念,却在本集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交锋了。

大卫所谓挫折教育,在美国女看来十分不可理喻。但是呢,大卫这一批伊顿学子从小又的确是这样被对待的。这种方式很大程度上没有让“大卫们”厌恶讨厌,由于这种教育给他们带来了地位,优越感,使得他们无法抗拒这种教育在他们心中的神圣地位。

用压力激发潜力,是伊顿公学深信的原则。因此,学生们最害怕的就是分班制度,伊顿会根据学生单科成绩将班级分为快慢班,这就如一场生存游戏,哪一科优胜就能进入快班学习,享受到的教育资源和优势是显而易见的,看似普通的分班等级制度无形中让学生记住了优胜劣汰的残酷,激发了成功的斗志。“这所学校太过强调优秀了,以至于那些没有什么特殊天赋和骄人成绩的学生很难生存下去,有些达尔文进化论的感觉,一旦你不适应,就等于说‘我是个被淘汰的失败者’。”曾经有一位伊顿学生接受《时代周刊》记者的采访,直言在伊顿的精神压力前所未有。年过半百的艺术家亚历克斯·阿克斯布里奇至今不愿回忆他在伊顿公学的生活。一次接受采访时他说,那简直就是惊悚片,现在他路过伊顿还心有余悸。英国前财政部首席大臣乔纳森·艾特肯被指控作伪证时,为了表明自己不畏牢狱之灾,竟说:“我几十年前在伊顿待过,什么苦没吃过。

2.希望的代价

大家还记得《死亡诗社》里的伊尔顿学院吗?

约翰·基汀为学生们带来多彩人生的希望

罗宾威廉姆斯所饰演约翰·基汀,来到了这个同伊顿公学相似的贵族学院。这种黑暗中飘渺烛光一般的希望,最终自然要以悲剧来熄灭。而梅尔罗斯家不幸生活不也是来源于此吗?

大卫梅尔罗斯毕业于伊顿公学,却违背父亲愿望,成为了一名心理医生。这可是叛逆的巅峰了,可想而知大卫是勇敢的,带着对父权的反抗一路走到今天。虽然剧情没有完全展开,但是我们可以想象到,大卫这一决定的代价与整个家庭如今的病态有着紧密的联系。这种恶性循环,可能真的是希望所酿成的。

“我们为什么要小声说话?”我们又得回到这句话上来。这种整个病态的理念以一种病态的方式被大卫吸收,并更加病态地施加到了整个家庭甚至社会。但是,大家或认为自己无能为力而默认这种观点,或像一批同样的伊顿学子一样本身就认可这种观点。扩大来讲,整个社会也是这种状态,也是一种恶性循环。

3.“改变”如何将人拖入万劫不复

“永远不要给一个一直处于黑暗的人一丝光明。”

这种改变,对于大卫梅尔罗斯而言,就是违反父亲的愿望当了一名心理医生;对于埃莉诺梅尔罗斯而言,就是宗教;对于帕特里克而言,那就是性与毒品了。当然,后来的戒毒对于帕特里克来说就是再次改变了。

控制一切,高高在上的“权威”、“贵族”们,不过是受着畸形教育刺激而毫无人性的机器。当某些“反抗”、“自由”想要打破这种枷锁,就会带来更深的痛苦,甚至无法解脱,代代相传下去。解脱的唯一办法,依然还是回归那枷锁里(如下图的南希姨妈)。

无法改变的“上层人士”

我们能看出帕特里克十分地想要摆脱父辈的阴影,但是始终无法真正走出阴影。他看到了别人所谓的“光明”,想要改变。帕特里克在面对母亲要把房子转让给宗教团体的“无理”要求十分愤怒,然后就讲出了如下台词:

We can drive a man mad is being forced to have the emotion he is being forbidden to have at the same time .

简单来说,就是上天赐给你一个混蛋的灵魂,却用社会的皮囊限制住你,从不让你真正得到。正如帕特里克说自己儿子一般,他们生下来就是个错误。

这段绕口的台词很贴切地反应了帕特里克此时矛盾的内心。一方面,帕特里克从小不断收到虐待,从而畸形“继承”了父亲的人格阴暗面,而另一方面,吸毒,酗酒,糜烂的性生活成为了帕特里克脱离童年阴影苦海的解脱途径,这是麻醉自我的一种方式。而后来的戒毒则是社会直接想要帕特里克直面过去,改变一切的另一种更加残酷方式。第一种方式是梅尔罗斯一家甚至包括大卫都有的脱离苦海的经历,而第二种则是帕特里克所面临的独有的情况。他“自甘堕落”脱离了“贵族”的圈子,从而得到了被社会“说教”的机会,也是他为何面临矛盾痛苦挣扎的原因。

浑浑噩噩,痛苦抛到脑后,“说教”却硬是让你直面痛苦,告诉你这是对的,那是错的,跟你说那些你的父辈一辈子听不到的价值判断。结果是帕特里克看似更有“道德”,对待一只昆虫的态度都与父亲截然不同。

然而由于太深的伤害,特别是母亲甚至把房产给予宗教组织这一举动,就像帕特里克所说,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忍不住愤怒。况且他还不是一个普通人,他体内流淌着梅尔罗斯家族的血液。这种直面生活他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麻醉自己,依然是帕特里克最渴望的事情。

帕特里克不断地在面对家庭时失去控制
补救,真的有用吗?

一切哪有那么容易。戒毒,就要直面童年阴影。抛弃糜烂的性生活,回归正常家庭生活,就会发现自己与父亲是多么相似,自己对于一个家庭的破坏力是如此之大。

离开,表面当然是说离开南希姨妈家,而针对帕特里克来说,妻子是希望他真正忘记这一切无法改变的事实,去关心真正可以改变的下一代的命运。我们这些置身事外的人当然都是这么想的,可是想总归想,就像我每每称呼为老混蛋的大卫,难道这就是到头来他应该得到的?不,大卫与帕特里克都是勇敢的挑战者,但最终结果不是大卫能够决定的,也不是帕特里克能够决定的。这是整个社会大机器笼罩在梅尔罗斯家族的诅咒。一切以“改变”起因,最终被社会浪潮吞没。恐怕只有毁灭现代社会的一切,回到原始社会,才能真正避免这类悲剧的重演。

何尝不是呢?

父亲给予了帕特里克这种“emtion”,但生活却不让他真正拥有,这种分裂的痛苦身边无人能理解分担,这也是帕特里克剧中表现出的精神分裂症状(幻音)的重要原因;而大卫老混蛋至少没有因为“改变”而困惑,无人会向他说教,借助酒精,他也活得快乐。帕特里克可能在剧中有一个正面的结局,真正脱离过去,给予孩子更多拥抱;但对于真正生活在我们身边真实的帕特里克们,我依然持着悲观的看法。

4.逃避or纵容

相比当年幼时的自己,现在也一样无助。

帕特里克一直对于母亲没有很好地保护他而愤怒,他认为母亲本可以做些什么,她纵容了父亲。

埃莉诺作为母亲至今仍在逃避。
大卫梅尔罗斯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变态代言人,可恨,可怜。
逃避纵容什么的都滚开吧,勇敢说“不”!
4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梅尔罗斯的更多剧评

推荐梅尔罗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